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6. Charlotte

  「喲夏洛蒂。」   「嗯。」   「夏洛蒂早啊!」   「您也早。」   「夏洛蒂訂單來了!」   「謝了。」   「夏洛蒂。」   「傑森。」   「啊夏洛蒂妳終於來了……」   「去找艾瑪。」   「夏洛蒂我的絲襪呢──」   「鬼知道。」   「夏洛蒂……」   夏洛蒂重重的關上身後的門,把側背在肩上的背包隨手甩到椅子上,吸了口氣。   「瑪莉!瑪莉──這麼多單到底要接哪一個啊瑪莉──」   每個人都知道夏洛蒂。若有人問起,在大樓底層的任何一個人都會說:「Ah, Charlotte!」,啊,夏洛蒂啊!知道啊,Boss的私人糕點師嘛!在The Old Willow兼職的夏洛蒂!常常看到她!跟個男孩一樣的小夥子!但若搭電梯開始往上走,就會開始看到一些西裝筆挺的男人。他們會說,「Charlotte, we know her.」夏洛蒂,我們知道她,但這些男人不會再給更多的消息。若繼續向上,過了第四十層樓,就會走入一個城市裡的成人樂園。在這裡,可以向任何一個依偎在躺椅上的女人詢問,她們大多會勾起嘴角並拋個媚眼:「Oh, so you want to meet Charlotte. Which one, the Primrose Charlotte or our little Chartty?」噢,所以你想要見夏洛蒂。哪一個呢,月見草夏洛蒂還是我們的小夏蒂?你要找夏蒂的話,你可得是VIP,因為夏蒂只會在頂樓。   一旦到了頂樓,能見到的只有那幾個特定的人。星期二、五、六,能見到幾個固定的社交界交際花,星期三是見客戶的日子,星期一是休息日,星期四與星期日則是私人的工作時間。   其中,名為「蝶」的西班牙裔女子或許可以給最多的消息。若向她問起夏洛蒂,她會揚起眉毛,給予不敢置信的眼神,然後用那帶了一點迷人異國口音的英文回答:「What matter do you seek with Charlotte?」你有什麼事情要找夏洛蒂?不,她不住在這裡。啊,不,她是我們私人聘請的糕點師,我們這的客人多,時不時會需要招待他們一些小點心嘛。順帶一提,夏洛蒂的瑪德琳可是這一區最好的,你有機會肯定得試試。   但她知道的肯定比她願意說的還要多。   若有個能讓她信任的人,在某個深夜與她一起幾杯紅酒暖腹,她或許,會把那些沒人聽過的故事與之分享。若要從別人口中打聽夏洛蒂的消息,只有蝶,Mariposa,能給予最完整的、最詳盡的過去。   那要從位於布里克斯頓還要偏南的地區開始說起。那是個夾在兩條大街中間的廢棄工廠區,一個就連野狗都唾棄,連神都不願正視的廢地。人們喊那塊地方「The Grey Alley」,灰街,臉上往往伴隨著連自己都察覺不到的驚慌與優越感。   在她成為夏洛蒂之前,她只是當年從灰街撿出來的其中一個垂死的孩子。灰街的孩子,尤其是年紀小的,或受了傷救回來的,聽話,好控制,而且忠心,至少大樓裡的人是這麼說的。大概八歲左右,把她撿回來的人這麼說,醫療費花了不少,但恢復的挺好,神智也挺清楚。   聽說,她清醒之後,足足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讓大樓的人差點以為撿回來了個啞巴。   她並不引人注目,幾乎沒有存在感。她不多言不多語,不哭不鬧。有一次看顧孩子的其中一人喝了酒,一掌重重的朝她臉上搧下去,幾乎能讓任何孩子腦震盪的力度換來的只有她將近一分鐘的昏厥,與醒來後不見一滴淚水的安靜。   負責小街的老大或許就是在那時候開始注意到她。   「不會是頭腦有問題吧?」老大這麼猜測,但在幾個簡單的測驗後,他發現女孩的智商沒有一點問題,社交能力也完全正常。「灰街的孩子。」最後他只能給出這麼個結論。   她一直到小街的組織開始訓練新一批扒手的時候,才正式被老大給正視。他教這些孩子偷竊的技巧,並指使這些孩子上街找到他安排好的手下,在這些人沒注意的時候從他們的口袋裡取走一枚硬幣。被發現的孩子會遭到一頓毒打,並挨餓到隔天早晨。第一次上街的孩子幾乎沒有成功過,幾年來都是如此。所以當她在第一天把二十枚指定銅幣交到老大手中時,老大直覺地認為她肯定是耍詐,像是從其他地方偷來這些銅板,或是夥同其他孩子一起作弊。   第二天,老大將指定物品換成寫著代號的紙條。在街上的手下一共有十八人,她帶回了十六份紙條,因為其中兩人的紙條被另外兩個孩子成功偷走了。   第三天,老大親自跟在她後頭,親眼看見她是如何自然的走向前,若無其事地取走指定的手帕,然後消失在人群中。他的手下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直到老大向前詢問,那手下才一臉茫然的檢視自己早已空蕩的口袋。   又經過了幾次的測試,包括較高難度的偷竊技巧,老大終於將她推薦到了頂樓。「這孩子的資質在街上太浪費了。」他這麼說。「好好培養,對組織而言絕對會是一大助力。」於是她來到了頂樓,穿著破舊的髒褲子與上衣,一頭男孩子般的短黑髮,帶著幾乎沒有表情的臉面對組織接近最高層的男人,與他身邊的女人們。   男人說,我可以給他找導師,訓練他的技巧,要培育一個孩子是沒問題,可是在頂樓可沒人能照顧他,忠誠需要家庭的培養,這裡沒有人能這麼做。女人們訕笑著,抬著頭斜眼瞄著眼前骯髒的孩子,沒人願意出聲。   「我可以。」其中一個女人,女孩,站在她們所有人身後的女孩,用她帶著異國口音的英文說到。她走向前,彎下身子好與眼前的孩子平視。「妳叫什麼名字?」   她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女子,臉上隱約閃過一絲困惑,「老大和其他人叫我小鬼。母親叫我小賤人,廢物,或母狗。」   「噢,這樣呀,這些稱呼可不行。」那女孩伸手拍了拍孩子身上的髒污。「從今天起,妳就叫夏洛蒂吧。我叫瑪莉柏紗,不過妳叫我瑪莉就好了。這樣好嗎,夏洛蒂?」   夏洛蒂看著女人那隻沾染灰色髒污的手,再次出聲的時候,聲音有著些微的顫抖。   「好。」   四年後,黑暗中的影子開始出沒於不黑不白的灰色地帶,安靜無聲的取走能引發黑幫戰爭的秘密文件,在各個商業組織中埋下不存在的汙點,或是挖出埋於地底見不得人的勾當,敏感人物離奇的死於意外,特定的人物卻奇蹟的活過一道道生死關卡。若再次問她,誰是夏洛蒂,在幾杯暖腹的紅酒後,那名西班牙裔的女子或許會勾起血一般豔紅的嘴唇。   「你想知道的,應該是誰是黑暗中的影子。」   或許她會這麼回答,但也或許,她只會用那雙勾人的眼眸望著你,晃著手中的紅酒杯。   「So, what matter do you seek with Charlotte?」 <06.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