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零章 開端

第零章 開端   我被捲入了遊戲中。   同樣的話若被在一個小時前我聽到,我大概會覺得這個人不是在開玩笑就是瘋了,但現在我無法對自己是不是瘋了做評斷,只是我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不是在開玩笑。   可是我就是被捲入了遊戲中,一款叫做"瑪奇"的線上遊戲。有看過一個叫駭客還是什麼來著的動畫的人大概就會知道,裡面的角色現實中的身體昏倒了,而精神被"捲進了遊戲中"。   ……好吧,我承認自己沒有很認真的去看那個動畫,況且那是不知道幾百年前的東西了,我的記憶錯亂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那都不是重點啦!   我明明只是一個在放暑假的死高中生,在家裡很快樂的開電腦玩線上遊戲,準備打完我的G11貝卡主線任務就下樓吃晚飯的,可是為什麼我現在會被卡在一款愚蠢的黑心轉蛋遊戲裡啊!   難道是因為我在貝卡地下城所以就會被卡嗎!可是我在貝婷伺服器玩了這麼久也沒有被停啊!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修理完全失敗了,你的闊劍被折成了兩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佛格斯──!」   這一切就跟佛格斯大叔手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奶油一樣令人費解。   我該早點提醒老師不要把東西拿給老佛修理的。   那麼,我就趁著雷納德老師跟老佛掀桌的時候,來把我一個小時前的故事給講一講吧!   好,給我聽好啦。   一個小時前,我還只是一個放暑假在家遊手好閒玩電腦的高中生。先在此聲明一下,我不是阿宅也不是腐女,並沒有一天二十四小時躲在家裡不出門的超能力,也沒有整夜不睡覺然後把大白天的時間全部睡完的毅力。   喔,不過我絕對沒有歧視這種生活習慣的意思。   我要說的是,我只是一個朋友來電話說要去哪就立刻OK的傢伙,沒事在左右耳上打了合計八個耳洞,高中畢業打算去唸廚師大學,一直想騎摩托車但太危險而遲遲沒有下手,雖然會開車但比較喜歡讓別人載我的人。   簡言之我是個很懶,又沒有大志的人。   所以啦,事情發生在一個看似平凡的午後,我跟著家中兩老前去他們的公司幫忙做事,然後下午五點多時回到家。   母親大人一如往常的在廚房用她精湛的刀藝跟料理搏鬥,父親大人一如往常的拿個電話跟大陸的工廠和美國的客人談生意。我唸大學的老哥也一如往常的頂著剛剛睡醒的克依頭,下樓問晚餐要吃啥。   既然大家都如此的一如往常,我也不好意思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改變,所以我照慣例躲到書房開始用電腦,上完了FACEBOOK玩完了My Restaurant的遊戲,目標轉攻瑪奇。   順便在此抱怨一下,那個逼放升級簡直是慢性殺人。   以前懵懂無知被騙去把帳號升級,過了一段每次上線登入都會出現問題的黑暗日子,現在黑橘竟然強迫每個人都要升級否則不給玩,是不是要每個不肯買橘子吃的玩家都拋棄瑪奇投奔另一個遊戲啊?   無論如何,我又一次的透過逼放登入了瑪奇,很開心的選擇了我的主要人類角色登入了遊戲。   「叮!」   一登入,好友訊息的聲音立刻響起。   「水球安安OwO」   我的嘴角泛起一絲淺笑,密我的人是跟我一起從G1時代混到G12的線上好友,粉色夢境。      想當初還沒有馬,班克爾剛開,我倆可是徒步從提爾克那一路跑到班克爾呢……真是一段克難的日子啊,哈哈哈……   「粉粉安喲XD」   我回道,一邊看我的主線解到哪了。   嗯……看來似乎是要去找火山區的那個不肯給我貓袍的化石女人,然後去貝卡地城教訓路卡斯一頓是吧。   「水球在幹麻?」   「在解主線 要去貝卡教訓路卡斯 要不要來?」   回著,邊操縱著角色跑去跟那個化石女人對話,然後準備大陸移動回到杜巴頓。   「這麼好玩的東西怎麼可以不去呢XDD」   雖然攻略上寫那是個"簡化後"的貝卡地下城,但對於我這個混到不行動不動就半年一年不上線的稚嫩玩家,還是想要找多一點夥伴陪我去啊──   「哪 我們兩個就夠了 不用找太多人啦=w=」   喔喔!不愧是我同生共死的好友!竟然立刻識破了我的心聲!   「你……你確定嗎 我可是很嫩的唷QQ」   「有我在 怕啥 >wO」   ……也是,別人粉粉的累等可是我的兩倍多呢……   「好 那就全程靠你了! 那 六線貝卡見?」   我非常阿莎莉的回到,而且絕對沒有在開玩笑。   「嗯嗯 我買個水就過去」   「好 我等陸移 等等從杜巴標過去」   「OK OwO」   我望著那個"標",發現錯字就如潑出去的水,一翻出去就收不回來呀──   看了看愛爾琳時間,9:30,能大陸移動還要一段時間,所以就先在克拉營地裡晃晃。   講到這裡,我才發現我忘了自我介紹。   嗯,真名就沒啥好說了,反正都被困在遊戲裡了,無所謂啦!   我在瑪奇裡的ID是紅水球,一個稚嫩的人類。主要技能以近戰為主,副技能是團補,不過也只有R5的威力而已。最弱的大概就是煉金術了,最高的煉金術技能是F。而得意技就是我的料理啦!可是有R7呢!雖然死練活練也沒人看的到,不過我自己高興就好。   「叮!」   「水球 我到嚕」   什麼!這傢伙會瞬間移動嗎!   「囧 我才剛要大陸移動到杜巴」   「– 3 – 快一點快一點」   「遵命!」   右手飛快的點選了"大陸移動",由於本人家的電腦不是很好,所以螢幕花了快半分鐘的時間卡在一片漆黑中,等杜巴原形畢露後,我飛快的點選了寵物欄,召喚出我的凡人單人馬,烤麵包樹。   呃,由於我居住的地方買不到橘子,所以沒辦法搶購獅鷲或轉一隻聖獸坐騎來玩,現有的寵物都是以前還在台灣時買的。   不過我不認為我會把錢扔在轉蛋上就是了啦。   騎著烤麵包樹一路狂飆去貝卡──反正要到那裡還要一段時間,就順便講一下烤麵包樹這怪名字的由來。   想到這名字時是影世界還沒開放,大家全擠在塞維爾收賽高中四賽豬的時候。   我也忘了當時是在跟誰說什麼從書上讀到"麵包樹"這東西,只記得那時候我在塞維爾等著賽豬賽中或賽高野團,一邊囂張的高聲吶喊我下一寵物的名字要取名為麵包樹。   還記得當天我嘗試使用那名字時,那名字明明就可以使用的。可是過了兩天,等我買到愛爾琳跑的最快的單人馬時,發現這名字已經不能使用了!是不是我太囂張讓有心人故意把這名字取走呢?這點我是不敢肯定,但我還是想要用麵包樹這名字啊!   然後我就發現這匹馬的顏色看起來很像烤焦後的產物,所以就乾脆在前面加了一個"烤"字。   從此烤麵包樹就誕生了,還拖累了我的下一隻寵物──一隻顏色看起來很像烤焦了的蛋糕的黑曜石蜥蜴──於是世上便有了烤麵包樹與烤蛋糕樹。   多麼浪漫淒美的故事啊。   「水球~」   無論如何呢,我已經飆入了貝卡地下城。   螢幕上站在我身邊的女性角色──一個全身粉紅到不行的玩家正對我擺出敬禮姿勢。   容我介紹,這位就是粉色夢境。   從認識她到現在從來沒見過她穿除了粉紅色以外的任何衣服,某種程度還挺偉大的。   「久等了xd」   我將烤麵包樹叫回去,召喚出塔吉羅,我的暗騎虎斑貓。   我本人是個聖騎啦,卡在神聖騎士是因為光騎長了兩個蟑螂翅膀實在太醜了而不願將神聖之心點到一,不願轉暗騎是因為還要重新修練技能覺得很麻煩。   慢慢的換完裝備,身上萬年不脫的紅色雪山袍遮住了一身穿著盔甲的醜陋樣子。      「好 出發吧!」   「恩=w=」   我將那一套神秘的內衣丟入了貝卡地城,正式進入了將近一年沒打過的貝卡。   或許這裡就是一切的開端哪。   操縱著角色在地下城裡跑著馬拉松,一邊聊天一邊打怪,一切都是這麼平常,除了打到一半不知從哪裡衝出來的一隻盜墓者把我KO以外。   「吼啊啊 祝福噴了六個」   我很不客氣的亮起了毛。   「XD 盜墓者太愛你了吧」   粉色夢境幫你復活。   哼哼,我等級可有78,給她復活可真是便宜她了。   「哇 救水球經驗好多 快 去給我多死幾次」   「沒問題 給我十組祝水我就讓你救」   「哼 小氣= 3 =」   我開始憤怒的跳起祝水來,一次竟然噴六個,有沒有搞錯!   「姆 水球」   「恩?」   粉粉停頓了一下,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又要打什麼驚爆性的宣言,像她要結婚了或類似的。   上次她這樣停頓,告訴我的消息就是她把自己的五改手工巫破神刃請精靈吃掉了。   「有沒有想過我的性別」   ……好怪的問題。   「呃…不是女的嗎= =?」   這幾乎是不可動搖的事實了吧!這麼粉紅色!講話這麼可愛的傢伙!   又是一陣停頓。   怪事就是在這一陣停頓中開始出現的。   相信有接過轉暗騎任務的人都知道,當暗騎盔甲在你身上佔空間時,你去跟每個NPC對話時螢幕中央都會出現一段白字,像什麼「這個人 還有那個人 都瞧不起你?」或是「我借給你我的力量」之類的蠢話。   而現在正開心的跳著祝水的我身上並沒有任何佔空間的盔甲也沒有跟NPC對話,但這段白字現在正無緣無故的浮現在我的螢幕上。   "紅水球……"   「粉粉 我問你喔」   不管這傢伙到底在停頓什麼,我先問我的問題。   「?」   「打這個任務螢幕上會出現那個白字嗎」   「什麼白字?」   「就是那種給你指示 說啥時要吸生魂的血那類的提示」   「雖然打生魂時系統不會提示你什麼時候要吸血 不過在這裡應該是沒有吧?」   「沒有嗎囧」   "到愛爾琳來……"   「沒有啦 這裡不會有什麼白字提示 這裡能有什麼提示啊XD」   「那那那 為啥我的螢幕中央一直出現奇怪的白字啊囧」      「嗄?」   "到我這裡……"   「又來了」   "來解開……我的秘密……"   「什麼東西啊@@?」   我很想回她"我也不知道啊",可是我突然發現我的電腦拒絕讓我打字。   而且一個白色的光點逐漸從電腦螢幕中間擴散,白正緩緩的吞噬我螢幕上的一切。   我愣愣的看著螢幕上擴散的白色,猛然意識到這說不定是駭客病毒的一種!重點是我還差一間就到王房了啊!難道我那六個祝水要白噴了嗎!   正想開口大罵乾的四聲時,一件極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螢幕上的白從正方形框框裡溢出來,開始充斥著整個書房,我四下張望,發現自己逐漸的被白色包圍,而且這陣白光越來越刺眼,極度驚慌中的我不得不瞇起雙眼,在將兩眼完全閉上前,我瞥見那一行字……   "來把我找出來。" <第零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