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章 兼職吧!

第三章 兼職吧! 「喂!起來了!別睡懶覺!」 「嗯呃……現在是暑假啦……今天沒課……」 我含糊不清的嘟噥著,翻了個身打算再次進入夢鄉。 「妳睡昏頭了嗎?愛爾琳哪來暑假這種東西?夏天才是學習的大好時光!」 藥草的香味傳入我的口鼻。 耳邊是爐子上咕嚕咕嚕燒著什麼東西的聲音,還有人在走動的聲音。 底下的軟墊感覺起來一塊一塊的,而且我每次翻身就會有種要掉下去的感覺。 我猛然坐起身,睜大雙眼打量著週遭的事物。 魔法教室裡,小妖魔正站在桌子上攪拌著鍋子裡的東西,有著桃粉紅色長髮的女性則穿著一身應該是睡衣的服裝在教室裡給盆栽澆水,小灰狼則舒適的躺在我身旁,似乎在等我起來。 ……這不是夢!這不是夢啊! 我原本還抱著期待的心情,想說如果醒了就會發現這一切只是夢一場,然後我就可以繼續渾渾噩噩的度過我的暑假,等開學再開始一點都不努力的唸書,然後… 「清醒啦?」麗莎老師開口,而我只是呆愣的轉過頭望著她,「看來是還沒清醒的樣子啊?……」 說著,她掏出就連睡衣裡都藏著的冰矛魔杖。 「喔!我醒了!我醒了!」 想起昨天雷納德老師頭上被噴水的慘況,我趕緊一翻身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身旁的小狼也跟著站起來,慵懶的抖了抖身子。 我伸手一抓,把我那個有護目鏡的帽子扔進背包裡,然後在沒有鏡子的情況下整理起了自己的一頭亂髮。 「哪,等等妳跟小妖魔準備一下,去醫療所兼職去。」麗莎老師對我們下達指令。 「什麼?」說這話的人不是我,而是那隻小妖魔。 我也感到不解的偏了偏頭,「對啊,妖魔去兼職做什麼?」 「不然要留在這裡被等等來上課的學生玩嗎?」 唔!有道理! 小妖魔似乎也接受了麗莎老師的說法,大力的點點頭。 「呼嚕嚕……妖魔去兼職多奇怪。」低沉的吼音從下方傳來,名為法墨德的小狼此時正滿足的伸著懶腰,「乾脆就跟我一樣假裝成寵物算了。」 「科碰,特拉熊會講話?」小妖魔用他尖銳的嗓音問道。 「我不叫特拉熊。」法墨德回道,「你會講話,我就不能講話?」 然後壓著嗓子發出一陣低吼。 「什麼?這是對待恩人的態度嗎?」小妖魔蹲低身子,擺出一付咬牙切齒的臉。 「好了,你們兩個都別吵了。」麗莎老師出聲喝止,我突然發現麗莎好像對平息混亂很擅長。 「你,在外頭少講兩句話。」她先指著法墨德,然後轉向小妖魔,「你也是。一般人可不習慣看到你這種生物在光天化日之下跟人類並肩走在一起。」 「你們倆都聽到啦。」 我在魔法教室裡的浴室裡說道,這裡的浴室看起來讓我有一種回到古代的錯覺,但同時又夾雜著現代化。 地板是用一個個正方形的白色磁磚鋪成的,裡面有著看起來跟我家差不多的白色馬桶和洗手台,洗手台前掛了一面有著貝殼裝飾的橢圓形鏡子。 可是那個灰色浴缸卻是那種非常復古,需要有人在外面燒水的那種浴缸。 而且裡面沒有燈,只有那掛在牆上的火炬。 我在這間奇異的浴室裡做了簡便的梳洗,走出來後發現大家都準備的差不多了。 「我們去醫療所吧,順便在路上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 「女鬼大人說了算。」 「那,麗莎老師,如果方便的話,我們可以在這裡再住一晚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將紅色雪袍給套回身上,藉此蓋住了我的項鍊。 「當然沒問題,你們就住到村長回來為止吧。」麗莎老師的聲音從後方的小房間傳來,我猜她大概是在換衣服。 「嗯,謝謝!那我們先去醫療所囉!」我在門口對著裡面大喊,麗莎含糊的應了聲。 這是我在愛爾琳的第一天。 要說起來,昨天那簡直是一團混亂。 碰到了娜歐,卻完全問不出個所以然來,碰到了汀,卻因為碰了他的頭盔而被趕走。 來到提爾克那,我唯一的希望-鄧肯村長又不在,這真是上天在惡整我吧? 陽光灑在我身上,我卻感受不到應有的熱度。 「女鬼大人是哪裡來的人呀?」 在我們三人,或是一人一妖一獸,走出學校時,小妖魔開口問道。 「我是地球人。」我冷靜的回答。 「地球是什麼?妖魔我沒聽過這奇怪的東西。」小妖魔甩著腦袋,每走兩步就要小跑步一段才能跟上我和法墨德的腳步。 「那你呢?有名字嗎?」 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我問起小妖魔的身世。 跟我比起來,小妖魔的故事大概簡單的多。 「我?從來沒有人給妖魔取名字。」小妖魔回答,由於跑的太累,索性跳到了法墨德的背上讓牠背著。 「吼,你很重。」 「比你輕。」 我無視這兩個傢伙的對話。 「沒有名字?不過你昨天不是提到一個杜巴頓的小雪……?」 小妖魔愣了愣,然後不知所措的搔了搔頭,「呃……那個嘛……小雪這名字是我給她臨時取的啦……」 「……臨時取的啊。」我望著一旁的小妖魔,忍不住因為他的害羞而竊笑起來。 根本就是因為喜歡別人所以才幫別人取的名字吧? 還故意要說是臨時取的,這難道是雄性生物的天性嗎? 「沒有名字我們就幫你取一個不就得了。」法墨德提議,「看你呆頭呆腦的樣子,就叫二愣子如何?」 「科碰。」小妖魔認真的撫著下巴思考著,「不要。這名字太難聽了。」 「幫你想名字已經不錯了,還囉唆。」法墨德露出一口利牙,隨即又收回去,「不然你想叫什麼?」 「取個帥一點的。」小妖魔的雙眼盯著前方,「就叫書裡讀到過的格里斯貝恩好了!」 「你?」我瞥了一眼騎在法墨德身上的小妖魔,「你當格里斯貝恩個頭也太小了點吧。」 「而且這麼長的名字誰記的住。」法墨德附和道。 我仨繼續往前走,而關於名字的話題不曾中斷。 是說我從來不知道凱琳的食品店與小廣場間隔了段這麼長的距離。 食品店前擺著一箱箱新鮮的蔬果,店內則傳來陣陣麵包香;小屋子上的煙囪此時在陽光下正冒著陣陣黑煙,想必是屋內的凱琳正為今天供應的餐點而努力著。 石子鋪成的小廣場與食品店中間擺放著幾張長方形的木製桌椅,由於現在時間還早,在這裡與我們一同用餐的人並不是很多。 此時的我們-法墨德、小妖魔和我-正坐在其中一張桌椅上,邊吃著新鮮的早餐邊繼續討論小妖魔的名字。 當然路人驚異的目光是免不了的。 「小柯?小洛?小恩?」 我一手抓著吃了一半的麵包,一手拿著一杯喝了一半的牛奶。 「小凱?小琳?」法墨德人模人樣的跟我們一起坐在椅子上,接道。 「科碰……」小妖魔喝了口頻果汁,沉思著。 「我知道了!」我放下手中的牛奶,一臉好不容易想到答案的表情,「就叫你撈貓告,如何?」 法墨德和小妖魔同時一臉不解的望著我。 「……撈貓告是妖怪的意思。」我在一陣沉默後答道。 小妖魔正想開口說話的時候-看他的表情應該是想拒絕-一道雪白的影子突然從空中劃過,阻止了小妖魔即將出口的話。 「哇!白色貓頭鷹耶!」我指著天上朝我們筆直飛過來的雪白貓頭鷹,驚訝的大喊。 「嗚?」 法墨德和小妖魔也跟著抬起頭來,我們三個就這樣看著白色貓頭鷹在我們頭上飛過,然後落下了一泡屎。 「鳥屎?」 小妖魔不敢置信的望著桌上白白的東西,不過很快的就被法墨德罵:「就說你是個二愣子,那不是鳥屎,是一封信。」 說著,牠用鼻子將那坨差點被誤認成鳥屎的信捲推給了我。 我伸手將那封信打開,默默的讀了裡面的內容後,臉色大變,但隨即又恢復正常。 「信裡寫什麼?」小妖魔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我搖搖頭,然後撕下貼在信裡的一個水晶墜子,忍不住再把信給讀了一遍。 信中的字跡相當整齊秀麗,看起來是個女孩子的筆跡。 而信裡的內容大致上是這樣: 紅水球: 昨天是到愛爾琳的第一天,一切都還好吧?聽說鄧肯村長與米恩神父一同前去了艾明馬夏,我已經派了貓頭鷹去通知他們趕快回村一趟。 信中提到了紅水球,妳的事情,所以鄧肯村長回來後一定能幫助妳的。 另外,關於妳的遊戲寵物傳輸到愛爾琳世界的事情,出了點小問題。 由於在傳輸過程中,被那隻貓發現,所以妳在遊戲中所有的寵物都無法召喚了。 不過,再與那隻貓的協議後,牠同意讓你們能召喚一隻寵物,雖然只有一隻,但也很夠了? 另外在信中貼了一個水晶墜子,使用方法與妳的項鍊一樣,這個墜子讓妳可以從寵物身上拿取東西,這樣就算不召喚也可以拿取寵物背包裡的物品。 村長會在近日內歸來。祝一切安好。                     娜歐 「……」 至少能召喚一隻寵物。 比沒有好。 可是我寵物這麼多是能召喚哪一隻啊? 「法墨德,」我開口。 「嗷?」 「那封你看守著的信在……」 「我的項鍊裡。」牠回答。 「那就好,那就先放在你那裡吧。」我拍了拍牠的頭,然後將手上的信封捲起來,和那顆水晶一起扔進背包裡。 一口喝完杯中剩下的牛奶,我滿足的拍了拍身上的麵包碎屑。 管他能召喚哪隻寵物,到時候每隻都嘗試著喊喊看就行了。 另一方面也有些感謝娜歐,若沒有她的幫助,說不定現在我正穿著新手服露宿街頭呢。 原來不包VIP,娜歐還是會來照顧我們的! 只是橘子把娜歐醜化了,才會讓我之前對娜歐有那樣的誤解。 「大家都吃飽了吧?」我問。 小妖魔滿足的擦了擦嘴,大力點點頭。法墨德也將盤裡的最後一片肉給拋在空中,張嘴吞下,然後搖著尾巴跳下椅子。 「我看特拉熊根本就不是狼,是狗才對。」小妖魔在跳到法墨德背上時小聲說道,法墨德對他露出鋒利的牙齒示威。 「小心我一口把你吃了!你這個二愣子!」 「小灰狼,脾氣真壞。」 「好啦,別吵了。」 我出言叫這兩隻生物閉嘴,因為四周的村民開始逐漸多了起來,來自各方關愛的目光也是越來越折人。 「我們去醫療所吧。」 在快到達醫療所的路上,我開始研究起那個水晶墜子。 「開啟背包。」 水晶墜子展開成一個紫色的布袋,大小跟我的背包差不多大,我好奇的朝裡面窺視,發現裡面塞滿了……玩偶。 「玩偶?」我拿出一隻黑色的小蜥蜴玩偶,不解的翻轉著。 「那是玩具箱嗎?」小妖魔也跟著伸個頭。 「不,我想不是……」 我隨意的翻著水晶裡的玩偶,發現這些玩偶全部都是我遊戲裡的寵物。 「這隻是芝妮娜,然後這個是墨邱莉……」 我翻過白色大麥町,黃色的雙人馬,還有其他寵物的玩偶,發現除了法墨德以外還少了一個傢伙。 「咦?……好像少了一隻……」 再翻了一次。 沒錯,的確少了一隻,不會是那隻貓偷偷把其中一隻給吃了吧? 消失的那隻是我的米雅安特羅斯,一隻長得像鸚鵡一樣的可騎乘用雷鳥。 記憶中,從小看到大的東西,不管是卡通還是電影,貓好像都會把鳥吃掉。 ……不會吧!我的雷鳥怎麼說都比我還要大一隻,難道那隻貓真有這麼大能耐把牠吃掉嗎? 還是說,那隻貓把我的雷鳥給剁成小塊,放在冰箱裡打算吃上一個禮拜…… 米雅安特羅斯,你死的好慘啊! 「嗷。」法墨德的一聲嚎叫將我喚回現實世界,「醫療所到了。」 「唔喔!」我停下腳步望著眼前的屋子,白白淨淨的,屋裡還傳來一股藥味,的確很有醫療所的感覺。 而屋子旁邊則豎立了一個木製牌子,上面寫著:"招兼職工!早上太陽升起,影子指向正西邊時開始。" 「好古人的時間!」我瞪著眼前的牌子,「這裡難道沒有一種叫做早上六點整的東西嗎?」 「科碰,妖魔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小妖魔回道。 也是,記得剛玩瑪奇時每個人都擠在杜巴頓搶兼職,那時候看影子可是每個人必備的專長。 想當年每棵樹上的果實都是才熟了就立刻被玩家打下來啊…… 不過,這樣說來,我不會是被捲入一個連G1都還沒開始的瑪奇世界了吧…… 雖然不能肯定真實的愛爾琳一定會有主線這種東西的存在就是了。 「吼,要進去嗎?」法墨德望著我,問道。 「嗯,進去吧。」 這間醫療所跟記憶中的一樣,有兩層樓。 左手邊是一條靠著牆壁的長椅,長椅上方的牆壁上則貼著一些有關醫學的海報。 在進去一點是一張木製書桌,上面堆了一疊疊的紙,幾本大概是跟醫療有關的書籍整齊的放在桌子的邊緣。 醫療所最裡面看起來似乎是一個小房間,若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屋主的臥室。 「哈囉?有人在嗎?」 我朝裡邊喊道,但沒有人回應。 「奇怪……」 由於昨天驚見鄧肯的消失,現在發現醫療所裡的迪莉絲不在她的老位子上並沒有太過驚訝。 「沒人。」 跑進去偷看的小妖魔跑回來對我們宣佈著。 「沒人?奇怪,那門為什麼是開著的?」我看了看門口,感到不解。 法墨德動著牠黑色的鼻子,嗅聞著四周的空氣,「這裡不久前還有人待過。」 「那…我們等等看好了?」我提議,然後拉了拉自己的紅色雪山袍坐了下來。 小妖魔跟法墨德也跟著坐在我身旁,形成了一個頗為詭異的景象。 「醫生!醫生呢?請救救她!」 我們才坐下去,連位置都還沒調好,外頭就衝進來一個男子。 男子手上抱著一個女人,這男子穿著一身盔甲,頭上也戴了一個頭盔,而此時這個女人渾身是血的攤在男子的懷裡。 「喔喔喔!發生了什麼事!」我被嚇得花容失色…… 開玩笑的。我沒有那等的花容也沒有那等的脆弱,只是面對眼前的混亂,讓我也跟著驚慌失措起來。 「醫生?醫生呢?不對!醫生不在這裡!我們也是在等醫生回來呀!」 在一團混亂中,我也不知道那名男子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他只是匆忙的將女人放置在一張床上,然後轉過身來面對著我們。 「你們,」他開口,聲音裡帶著幾絲顫抖,「有誰會醫療嗎?」 「醫療?」我們三人互望一眼。 「女鬼大人不是會治癒嗎?」小妖魔用他尖銳的嗓音提醒我。 「喔!對!」我猛然想起來自己在遊戲中的確是會包紮和治癒,可是…… 「我不記得治癒的完整咒語了。」小妖魔擺出一張雙眼往下吊,嘴巴張的大大的表情看著我,看起來挺像我之前提到的國字"囧"。 「為什麼會忘記!」 「這麼長的咒語,我哪記的住?」 「她沒有呼吸了!」男子的驚呼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快去拿鳳凰羽毛!」 「什麼?在哪?長啥樣?」 於是場面又是一陣混亂,在我的翻箱倒櫃下,法墨德用牠的鼻子聞出了一根散發著柔和的橘色光芒,摸起來比一般鳥類還柔軟的羽毛。 「是這個嗎!」我把那根羽毛遞給男子,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將羽毛一把接過,然後放置在女人的胸前。 那根羽毛碰觸到女人,奇蹟發生了。 彷彿是女人的餘溫喚醒了羽毛的某種能量,這根散發著柔和光芒的羽毛就這樣緩緩的沉入女人的胸口,過了一下,原本應該是死亡了的女人又開始呼吸,從她腹部微弱的起伏便可看出來。 「復活了!」我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沒想到鳳凰羽毛還是有它的用處。 「趕快急救!鳳凰羽毛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男子大喊著,讓原本鬆了一口氣的心情再度緊繃了起來。 「女鬼大人,快想想辦法呀!」 「在想了在想了!」 天天天天哪,怎麼辦?不管再怎麼努力的回想,治癒的咒語在我腦海中就是呈現一片空白。 不過,看那些小說電視裡面,法術什麼的好像只要修練到比較高階就不用唸咒了耶…… 不管了,隨便喊喊看吧! 「治癒!」我對著女人大喊一聲,今天的第二次奇蹟發生了,我身邊竟然真的多了五顆小光球。 YES! 暗暗在心裡大喊一聲,然後撲到女人身邊,讓身旁的小光球滑到她身上。 隨著小光球一顆顆的消失,女人的臉色也比剛才好看了些。 至少是暫時脫離險境了吧? 不管怎麼樣,還是再用幾次好了。 「妖魔,你負責把女人身上的血給清乾淨。」 「知道了!」 小妖魔拿著乾淨的布沾了水,將女人臉上的血跡給擦去。 當我給予女人第三波光球時,我才發現這些小光球無法治療女人身上較嚴重的傷勢。 「看來,能治療的傷口都恢復了。」 一直守在一旁的男子開口說道,從他的聲音能聽出他已經冷靜,也放心了許多。 「恩……那剩下的這些傷怎麼辦?」 我指了指她腿上一根刺破肌肉組織,蠻橫撞出的骨頭。 「或許要包紮。」法墨德開口說道,順便將一捲繃帶放在我手邊。 包紮? 我望著手邊的繃帶,雖然在遊戲中自己的包紮技能的確是有R9,而且在現實生活中……或是說在被捲入瑪奇之前,我有拿過運動醫學這堂課,但我也只是略懂一些簡單的包紮技巧,而現在面對這個骨頭刺穿皮膚的驚人畫面,叫我怎麼包紮啊- 可是不包紮的話,這女人的血又會慢慢的流光,這樣我就真的會被鬼糾纏了…… 不管了!救人要緊,總是要試試看! 「那……我就來試試看好了。」 我嚥了嚥口水,開始用顫抖著雙手嘗試將女人的骨頭推回去。 事情相當意外的,比我想像中的順利。 不曉得怎麼回事,我包紮的每一個步驟就像經過訓練的醫護人員一樣,只是速度慢了些。 我小心的給女人腿上經過處理後的傷纏上了繃帶,「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呼……」那個盔甲男重重鬆了口氣,「謝謝你們。」 「哦,不會啦。」 我尷尬的笑笑,這種救人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吧。」盔甲男換了個坐姿,然後開始擦去盔甲上的血漬,「我叫崔佛,這位是迪莉絲。」 笑容僵在我臉上。 這位醫生大人自己受了重傷,眼前的盔甲男還衝進來喊醫生,有沒有搞錯? 避免有人不知道,這位叫做迪莉絲的女人,也就是我們剛剛搶救的女人,正是這間醫療所的女主人。 而崔佛則是離醫療所再往村莊邊界一點,站在棕狐狸中,看狐狸發呆兼站哨的村莊守衛。 大概是沒發現我的表情,盔甲男崔佛繼續講下去。 「我是這個村子裡站哨的年輕人,為了避免魔族從艾菲地下城與希德斯特雪原衝出來,村裡只能徵一些自願者去看守村莊邊界。而我就是其中一個自願者。」 「恩……那……迪莉絲小姐怎麼會變成這樣?」 遊戲中的迪莉絲絕對不會莫名奇妙的衝出去,搞的半死不活的被一個暗戀自己的人給抱回來。 「啊,是這樣的。」崔佛將染了血的布放在一旁,「前兩天,村莊裡的一個小男孩患上了罕見的疾病,被帶到醫療所來看病。迪莉絲小姐診斷出了病因,但能醫治小男孩的藥物卻只有在艾菲地下城的寶箱裡才有。」 他吸了口氣,然後緩緩的吐出。 「迪莉絲小姐為了取得這種藥物,想一個人動身前往艾菲地下城。我因為不放心,便也偷偷跟去,誰知道進去後發現迪莉絲小姐變成這樣……」 我們三人又一次的互望了一眼。 「所以,那個材料是沒拿到囉?」小妖魔開口問道,崔佛沮喪的搖搖頭。 奇怪。 印象中,艾菲地下城是一個連拿著木棍的新手都能輕鬆闖過的地方,迪莉絲怎麼可能被傷成這樣? 「無論如何,她沒事才是最重要的。」 崔佛說,而我們三個只是點點頭。 「對了,還不知道該如何稱呼?」 崔佛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嚇了一跳,不過我馬上從失常狀態回復過來,趕緊回道:「我叫紅水球,這隻妖魔是……妖魔。這隻灰狼叫法墨德。」 崔佛點點頭,「今天真是多謝你們了,要是沒有你們的幫助,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呢。」 「醫生!奇怪,醫生呢?」 我們四個一齊望向門口,只見兩個渾身是傷的年輕人步履蹣跚的走進醫療所,一臉不解的打量著我們。 「請稍等一下。」崔佛對那兩個年輕人喊道,然後站起身,轉向我們,「雖然很不好意思,但能麻煩你們三位今天留在醫療所幫忙嗎?晚上我會請蘿拉過來照顧迪莉絲小姐的。」 法墨德沒吭聲,只是躺在地上打了個大呵欠。 小妖魔也只是搔搔腦袋,扶了扶戴在頭上的帽子。 見他們兩個都沒有異議,我對著崔佛點點頭,「恩,就交給我們吧。」 「在醫療所裡,使用治癒法術的話,魔力值是不會減少的。我就代替迪莉絲在這裡謝謝你們了。」崔佛感激的對我們說,然後在我的要求下,將迪莉絲抱進了她的臥室後,便回去值勤站崗了。 小妖魔和法墨德被我吩咐去把染血的床單換掉,也順便把被翻亂的櫃子整理整理。 「好!」我轉向坐在長椅上等候的年輕人,「我是今天的代理醫生紅水球,有什麼事情就來吧!」 經過這一天的"實習",我的包紮技術可是瞬間進步了不少。 我們三個在醫療所待到夜幕低垂,有著橘色短髮的女孩蘿拉來了後才放心的回到學校。 當然,貪吃的我們在回去的路上不忘買了晚餐,打算回去跟麗莎老師一起享用。 「鳳凰羽毛只對剛死的人有用。」麗莎老師吞下滿嘴的食物後解釋道,「只要身體還沒有完全冰冷,鳳凰羽毛就能讓人起死回生,不過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又往嘴裡塞了一口炒青菜。 「對了,」法墨德邊撕咬著肉塊邊口齒不清的說,「這個二愣子到底要叫什麼名字?」 「對啊,我到底要叫什麼?」小妖魔啃著手上的紅蘿蔔,「真的不能叫格里斯貝恩嗎?」 「哎唷,你那麼小一隻,取格里斯貝恩太奇怪了啦。」 格里斯貝恩可是上古傳說裡的巨人,旁邊這隻妖魔體型比我還小,怎麼當格里斯貝恩? 「既然他這麼喜歡格里斯貝恩,就叫他小格里斯貝恩好了。」麗莎老師幫大家想了個主意。 「不,那太長了,沒人記的住。」法墨德在一陣沉思後說道,「不然就叫小格好了,簡單又有意義。」 「好!就叫小格吧!」小妖魔,現在是小格,開心的大喊。 我望著眼前的三個人,也只得跟著點頭。 至少,現在小妖魔的名字應該很難讓人忘記了吧?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這樣搞了一整天,好像完全沒有兼到職耶。 ……這就是所謂完全偏離重點的一天嗎? <第三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