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章 推翻巨魔像

第十章 推翻巨魔像 「就是這裡了。」 我們在跑了不知道多少個小時,一路上還成功的煽動了不知道多少哥不林之後,終於跑到了洞窟最底層,一個充滿綠色和紫色黏液、只有少許陽光和一扇紅色大門的廣大圓型空間。 停下腳步,綠色的哥不林、紫色的哥不林、白色的哥不林、偽裝成魅魔的人類、灰狼、和妖魔一齊看著這扇門。 「說不定……」我一臉嚴肅的開口,眾生物一齊轉頭等待我的最後熱血宣言。 我抬頭,看著眼前紅色的大門,通過這扇門,我們就要面對被強化成精靈或巨人守衛,強度有無限個九的超級BOSS了。 「說不定我們一開門就會看到巨魔像在打架,這麼一來,我們就坐在旁邊等他們打完,來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就行了。」 此話一出,立刻換來法墨德和小格鄙視的目光與滿堂哥不林的喝彩。 「塞維爾地下城不是中級才能看到巨魔像打架嗎……」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可是我們一群生物現在情緒正高漲,沒人有時間理會是誰敢說這種洩氣的話! 「我們要讓那些巨魔像和骷髏見識一下,對人類復仇的決心!」 「喔──」 「沒錯──」 「現在,讓我們把門撞倒吧!」我揮著長劍,使出領導者的才能──指使其他人去送死,自己站在後面看好戲。 為什麼要把門撞倒呢?因為我們一路直衝下來,一隻哥不林都沒殺,自然是不可能出現什麼王房鑰匙之類的東西了。 站在哥不林後方,看著他們使出渾身解數的拆門,我這才深刻的體會到為什麼大家都想搶著當王──自己只要動動腦妖言惑眾一下就有一堆人急著代替你送死,這種感覺真是超出"爽"這個字能形容啊! 反正我剛剛為了煽動哥不林,把人類的壞話都給說盡了,現在就大方的承認──吾身為人類,就是可以這麼殘酷無情卑鄙無恥以下省略我也不知道多少個字! 「轟咚──」 在哥不林的肆虐下,紅色的大門就如它豎立在那裡時一樣宏偉的倒地,激起滿地綠色黏液,由於那個場景實在太過驚人,可能會造成別人的不適,我就不在此多加形容了。 無論如何,門倒了。 我們站在門口,誰都不敢輕舉妄動;門內完全沒有半絲光線,剛剛大門砸在地上時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了回來,除此之外,一點動靜也沒有。 「……沒聲音耶。」我的聲音過了三秒後從黑暗中傳回來。 「科碰。」 「……科碰……科碰……科碰……」無盡的迴音。 眾生物動作緩慢的望向小格。 由於這個氣氛實在太凝重,就連小格都不好意思再發出聲音替自己辯解。 「小格。」我用氣音喊道,至少那個迴音沒有這麼驚人。 「幹麻?」小格也壓低聲回答,眾哥不林的目光全落在我倆身上,那畫面說有多險惡就有多險惡,就像銀色靈魂裡,那位長相凶神惡煞、頭上種朵小花但其實心地善良的屁先生望著某隻白色巨犬,一臉險惡的說:"定春看起來很可愛,真想把牠吃掉"一樣的感覺。 「放火焰魔法扔進去。」我指了指那黑的啥都看不到的洞窟。 「丟到巨魔像怎麼辦?科碰。」小格圓瞪雙眼,雙手緊拉的帽子,一副隨時會因為驚嚇而昏厥的樣子。 「丟到更好,這樣我們就知道目標在哪了。」 其中一隻哥不林丟下手上的魚骨頭,野蠻的抓起小格的衣領,用那雙藏在陰影中的發光雙眼瞪著小格。 「放不放?」 「哎喲──我的八字呀!」小格舉起左手,掩面痛哭,同一時間抬起右手,朝黑暗中射出一道火光── 「你看見了嗎?」我一臉嚴肅的問站在我身旁的哥不林。 「沒有。」哥不林也用同樣嚴肅的臉回答,順便在此一提,用我們人類的角度來看,哥不林的臉無時無刻都很嚴肅。 火光劃過黑暗,在短短的幾秒內照亮了黑暗中潛藏的危險,不過由於這光線衝的太快,以至於沒人看見那些潛藏的危險究竟是啥。 「啥都沒看到,小格,再放一次。」我對在一邊被拉著衣領懸吊在半空中的小格下令,抓著小格的哥不林聞言,又一次抓緊他的衣領,擺出殺死人不償命的嚴肅臉。 「不!」小格用他淒厲的尖銳嗓音大聲否決了我的要求,正當眾生物抄起武器打算將他包圍時,小格圓睜著他呆滯的雙眼,用顫抖的細長手指指向黑暗。「我看到了。」 「他看到了!」「看到了!」 哥不林面面相趨,那隻抓著小格衣領的哥不林一臉凶神惡煞,或嚴肅的抓著小格上下左右前後亂晃。 「看到什麼?」 屏息!眾生物盯著小格,等著他的回答。 小格的神色比剛才還要驚慌,他開口,一字一字的緩緩說道:「在火燄衝過黑暗時,我看見了……黑暗裡有一張張白色的臉!科碰!」 「……那就是骷髏啦!又不是見到不該看的東西,講得這麼可怕幹麻啊!」剛剛好不容易被我塑造出來的高雅氣質伴隨著這句話崩塌了,好在哥不林的情緒也跟我一樣亢奮,所以沒人注意到我的變化。 「不要拖拖拉拉了!殺進去就對啦!」我拔出長劍,仰天長嘯,縱使現在看不到天空。 「喔喔喔喔喔喔喔──」哥不林聞言,紛紛掏出不知道藏在哪裡的火把,強迫小格幫他們點起火,就這樣一個傳一個的將火把點亮,然後火光四射、殺氣騰騰的衝進黑暗中。 我說……這些傢伙有火把是不會早點拿出來嗎! 好在他們全衝進洞裡,所以沒有哥不林看見我臉上的猙獰表情。 「沒錯!就是這個氣勢!打倒人類!打倒沒用的首領!」猙獰是猙獰,正事還是得做。我高舉著長劍加入哥不林,一起衝進這個被火光照亮的巨大圓型空間裡── 好家在這裡沒有綠色黏液,只有散落在灰色岩石上的白骨和青苔;這裡跟其他洞穴沒什麼差別,地上、牆壁和天花板都是灰色的岩石,石縫間偶爾還有水滴下來,由於沒有半點陽光的關係,這裡唯一的生命跡象只有一點點因為水滴而產生的綠色青苔。 至於王房裡的怪物呢?大概是我進來的晚了一步,我看到的唯一怪物正被一群哥不林暴民給整骨中。整骨的詳細說明,就是一具拿著木棒會自己走來走去的骷髏被哥不林這邊拆掉一根骨頭、那邊打掉一根手指,前後不用五分鐘好好的骷髏就散成一地白骨了。 「可憐的骷髏,科碰。」妖魔小格難過的垂下頭,嘆了一口氣。 「如果你被骷髏的木棒打一下,你就不會覺得他們可憐了。」我雙手扠在腰上,目送著可憐的骷髏歸西。 想當年剛玩瑪奇,吾被這些骷髏整的多慘啊,那個木棒一揮角色血就全黑了── 不過,現在的重點是……巨魔像咧? 「紅,退後。」被我吩咐不准出聲,從剛剛一直沉默到現在的法墨德突然開口,而且低沉的吼音聽起來比平常都要來的緊繃。「快退後,退到門口去。」 「呃?」我的腳步隨著法墨德往後退的動作跟著向後走,法墨德站在我面前,頸毛直立,對著洞穴深處發出陣陣低吼。 我後腳才碰到原本矗立著紅色大門的那條線上,就聽見洞穴裡傳來一陣驚人的怒吼聲,音量大的讓整個洞穴震了一下。 「科碰,是巨魔像!」妖魔小格尖銳的聲音在那陣吼聲稍稍平息後傳入我耳中。 那聲音很難形容,聽起來像是某種從地底深處傳上來的吼聲,但又跟野獸不一樣,這聲音感覺很空洞、沒有生命,音質很低,而且一點都不討人喜歡。 小石子和塵土也被震得從上方掉落下來,在哥不林肆虐與沙土瀰漫的情況下,我終於看見了傳說中的巨魔像。 呃,怎麼說呢,實在比遊戲動畫裡看到的還要震撼幾百倍啊。 玩瑪奇打巨魔像的時候,感覺就是"喔,一團石頭啊,殺吧。"可是當一隻有三層樓高、全身用巨大岩石塊組成的生命體真的在眼前出現時,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做,至少我的第一個想法是"怪物!逃啊!" 可是這裡不是地球,不能依賴什麼警察啊阿兵哥的,那要怎麼辦呢?就靠哥不林吧。 「巨魔像出現了!打倒巨魔像!」我站在離巨魔像最遠的地方高聲吶喊──連我自己都感到羞恥──命令哥不林衝上去把巨魔像擱倒然後我就可以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隻哥不林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還好哥不林就是這樣愚蠢的生物,就見成群的哥不林衝上前,這群抱著巨魔像的腳,那群爬上它的手臂,還有幾群拿著木棍胡亂敲一通,哥不林弓箭手當然就在後方射箭了。 「唉,哥不林果然好用。」我雙手搭在腰上,用與眼前景象完全不搭調的輕鬆語氣說道。 「……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一點?」法墨德看著一隻被巨魔像打飛落地的哥不林,若有所思的開口。 「法墨德,你要知道,在這個……呃……狼吃狼的世界裡,對敵人是不能抱持一點點憐憫心的,不然死最慘的人就是自己。」我低下頭,一臉正色對法墨德說教,話講一半想起來法墨德是一頭狼,所以稍微改了一下用字。 「不過我們是不是也該裝一下啊?」妖魔小格搔著肚子,愣頭愣腦的提問。 「嗯,我們就在後面扔一扔魔法好了。」我點點頭,話才說完才想起來,我還不知道要怎麼扔魔法。「呃,小格,只有你會火焰魔法,去吧!」 「當我是哥不林啊!科碰!」 「來戰吧!」 小格一怒之下差點脫帽與我格鬥,當我也擺出格鬥家的架勢時,法墨德出聲阻止了這場惡鬥。 「別鬧了!只剩下我們三個了。」小狼的吼音中除了警戒外,還帶了點無奈。 「哩供蝦?」我跟小格保持著蹲馬步握拳的狀態,一齊看向法墨德,小狼重嘆一口氣,示意我們朝巨魔像的方向看去。 我動作優雅的瞇眼、轉頭、頭髮在空中輕盈的飛起在落下──然後我口中就爆出了一串不雅字眼,不過為了維護未來棟樑的心靈,詳細說了什麼已經被自動消音了。 只見一隻用岩石組成的有手有腳只缺一個頭的生命體用力將最後一隻哥不林打飛,眼前的景象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花花綠綠、面目全非!還好附近沒有河流之類的東西,不然下游的人就會咦奇怪,河為什麼變綠色的了…… 讓我用火星文將以上的話重述一次。 就是巨魔像在短短的時間內解決了所有哥不林,正一個像在那邊揮拳跺手不知道在發什麼瘋。 「……所以我們還是必須上場的意思。」我心情沉重的說道。 「是的。」法墨德也用同樣沉重的語氣回答。 我沒有跟哥不林一樣的熱血氣概,當然不敢說衝就衝。為了拖延時間,不是,為了做好萬全的準備,我取出盔甲頭盔護手靴子換上,最重要的當然就是我的紅色雪山長袍──做為人,要打倒巨魔像就要用正當的方法,不能穿成不能見人的德性衝去把巨魔像嚇死,不戰而勝;那樣太無恥了,而且我的自尊心也會因而受創──總之,我穿上了紅色雪山袍,蓋住難看的盔甲,雙手拿起兩把紅色闊劍,準備好了! 「所以……」我站在原地,看著遠方大概還沒注意到我們的巨魔像。「巨魔像要怎麼殺?」 「我問誰去?」法墨德反問。 「對耶,看它一身岩石,我看岩石碎掉之前劍會先斷掉,科碰!」小格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語氣說出這令人洩氣的話,還好我跟法墨德早鍛鍊出無視小格的功力,所以沒被他這話給嚇倒。 「難道要在石頭的接縫中給它來幾個重擊?」我摸著下巴,瞇起眼研究著巨魔像的身體構造。 「可以試試。」法墨德點點頭,接著說出一句比小格的威力更強大的一句話:「火把快滅了。」 哦,難怪我怎麼老覺得巨魔像的身影好像越來越模糊。 不對!火把滅了要怎麼打巨魔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能再拖了!小格,你負責找出這鬼地方的光源,法墨德,你速度比較快,適時引一下巨魔像的注意,我試試重擊巨魔像的關節!」 「知道了!」 「走!」我雙手提起闊劍,跟法墨德一起朝巨魔像衝過去,小格慌慌張張的衝去拿起一根還在燃燒的火把,開始觀察起岩壁的構造。 與巨魔像的距離開始縮短,望著眼前還在跺手的巨魔像,我開始思考,如果重擊沒有效果,那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反正到時候在見招拆── 「碰!」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響。 不要懷疑,這個重物就是我。 虧我玩瑪奇玩了這麼多年,巨魔像將雙手放在地上震地的時候,要用走的不能用跑的,不然就會淪落跟我一樣的下場──被震飛。 至於為什麼法墨德沒事,那乃是因為牠小狼早就跳到岩壁上閃過了震地風波,也證明了我不需要擔心牠的安全,牠能照顧好自己。 我揉著被摔的發疼的背,爬起身時忍不住大吼:「去他的影任務!太久沒去塞維爾收証打巨魔,都忘了!」 然後巨魔像就發出一陣疑似是笑聲的三連音波。 「喔喔!死沒良心的東西,還敢笑!看我把你給……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對不起我知道錯了啊──」 好不容易穩住身子,原本想喊一些能振奮士氣的話,沒想到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巨魔像高高舉起一隻岩石手臂,最上方的岩石還不停的在轉動,它邊舉手臂邊發出一陣類似咆哮的詭異吼音── 只要玩過瑪奇就會知道,巨魔像現在是要擊地了,距離不夠衝上前阻止它,就趕快跑吧! 我用跑百米的速度開始逃跑,但人類的腳程終究跑不過巨魔像的擊地威力,只感覺到地面狠狠一晃,我被二度震飛,又一次狠狠的摔到地上。 最慘的是,我錯位了……我是說,不知道什麼原因,我明明是朝離開巨魔像的方向在跑,但這一震卻把我往巨魔像的方向震回去,所謂電腦網路不好就是沒辦法嗎! 「混帳!在現實生活裡也能錯位是怎麼一回事!」我二度悲憤的怒吼,巨魔像又一次的發出疑似是笑聲的三連音波。 我發誓等我回到現實生活中,一定要在塞維爾地下城住上一個月,一天至少要一擊打倒巨魔像三十次。 就在這個時候,情勢有了轉機。 巨魔像突然停止它難聽的笑聲,而且身子僵了一下,接著,它轉過身,兩條手臂向後擺,仰天長嘯。 我揉著背,爬起身來,這才看見原來是法墨德引走了巨魔像的注意,牠此時正小心翼翼的繞著巨魔像走著,因為那石頭怪又在震地。而我呢!當然不能讓法墨德一個狼獨自跟巨魔像纏鬥。 巨魔像震完了地,又是仰天長嘯,它一揮手臂,打算用那塊巨大灰色岩石打向法墨德,小狼在巨石揮向牠的一瞬間用力一躍,跳上巨魔像的手臂,岩石狠狠砸到地上,漸起一地綠色黏液,順便打爆了幾具倒在地上的哥不林屍體,只見腸子啊內臟什麼的全噴了出來…… 法墨德順著巨魔像的手臂往上衝刺,牠停在手臂與身體的連接處,張口一咬,硬是抽掉一塊岩石,很顯然法墨德的攻擊生效了,就見巨魔像全身一直,又一次發出咆哮聲,法墨德趁著巨魔像還在哇哇喊痛的時候,從它身上跳到岩壁上,後腳在岩壁上一蹬,撲回巨魔像的腿部,又把一塊連接處的岩石給咬下一塊。 在法墨德跟巨魔像奮戰的同時,我也忙著被滿地哥不林給絆倒或踩到黏液滑倒,此時正第N次爬起身,朝著巨魔像和法墨德前進。 那個,其實小說裡的勇者不是那麼好當的。 「嗷嗚!」 我跨過最後一隻哥不林,正式走到巨魔像附近時,法墨德的哀號聲傳進我耳裡。 抬頭一看,法墨德似乎是被狠狠打了一下,整隻狼橫躺在地上,牠吃力的想要站起身,但剛剛的那一擊實在太重,讓牠一時間還沒辦法恢復過來。 巨魔像又是一陣咆哮,緊接著,它抬起那個岩石大腳,眼見就要朝法墨德踩下去── 在此聲明,現實世界中如果你被一塊比你身型大上不知道幾倍的岩石壓一下,瞬間消失一半的不是那條粉紅色的血量,而是身體。 「打狗也要看主人!」我將兩把闊劍狠狠刺進巨魔像另一隻腿上岩石的連接處,使盡全身的力氣將劍往上一撐,在關鍵時刻把好幾塊岩石給撐了出來,讓巨魔像痛的或不管它感覺怎樣的大吼一聲,收回往法墨德身上踩下去的巨大岩石。 太棒了,現在有一隻非常火大的巨魔像想要把我宰了。 我踉蹌的退後幾步,此時的巨魔像已經失去了年輕時漂亮的灰色,現在的它這一塊綠那邊一塊紫,還因為關節的石塊被人抽走幾塊而面臨成為殘廢的危機,我想在這種情況下,不只是巨魔像,換作任何人心情都不會好到哪去。 「喔喔喔,好生氣的樣子,嗚哇啊!」我用力往旁邊一撲,勉強閃過巨魔像的亂踩攻擊,巨魔像踩了一腳綠色黏液,心情更差了,它又一次發出怒吼,舉起手臂轉著岩石,可惜這次我的距離夠近,趁它還沒擊地時一個箭步衝上前,朝著它腿上的連接處一刺,又給我砍走兩塊岩石。 這攻擊成功的阻止巨魔像擊地的動作,然而巨魔像是這麼好對付的嗎! 「女鬼大人,快趴下呀──」小格的聲音從我頭頂上方傳來,我們先不去探討他為何會爬到天花板上,而且我也沒那個時間去探討,因為下一秒我已經被一塊不知從何飛來的巨大岩石塊給擊飛了。 這一撞讓我差點把五臟六腑全給他吐出來。 待我稍稍恢復一點意識,我第一件察覺到的事情,就是本人正躺在哥不林的死屍上。 然後是一陣強烈的暈眩,再來口中湧上一股甘甜,甘甜不到一秒,瞬間轉成令人作嘔的鐵鏽味。 人生第一次吐血,感覺實在有夠差。 嘗試爬起來,全身卻像同時被千百根針扎進去一樣刺痛,痛的讓我眼淚都流出來了,不過,至少這代表我還活著,還沒死。 「紅!」遠處好像有誰在叫我的名字,現在頭昏腦脹的,實在很難去判斷是誰在大喊,或周遭發生了什麼事。 巨魔像空洞的三連音波在我上方響起,感覺到自己被陰影籠罩,肯定是那個混帳石頭想要用它的大岩石腳把我踩死吧?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至少要讓我看清楚是誰宰了我,這樣我才能化身厲鬼去纏它一輩子! 忍著幾乎能殺人的刺痛,我奮力一翻身,將臉朝向上方,瞪著這塊高高抬起,然後踩下,將讓我陰魂不散的巨石── 「我死了肯定變鬼回來找你算帳!」我悲憤的喊出自己的遺言。 「冰刃!」 <第十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