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一章 弗魔族的動亂(上) 混水摸魚的境界

第十一章 弗魔族的動亂(上) 混水摸魚的境界 「我死了肯定變鬼回來找你算帳!」我絕望又悲憤的對朝我踩下來的巨石喊出遺言,然後閉上雙眼,等著靈魂飛出體外,開始鬼魂的復仇生活。 「冰刃!」 沒想到我說要變成厲鬼去找巨魔像,它竟然給我回了句"冰刃!",果然嘗試跟石頭對話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身體的刺痛逐漸減輕,還好,死了原來沒有這麼痛苦,大概是因為大石頭把我的脊椎給踩斷的關係吧?阻斷了我的神經,就不會有知覺了。 啊啊,我肯定會變成死狀悽慘的那種厲鬼,說不定還會因為下半身被踩爆而變成那種拖著腸子四處亂飄的傢伙。 想了真叫人感傷,可是我還是要說,橘子是款騙錢的黑心遊戲,就算包服務請娜歐可以避免當今的慘劇,我也一點都不後悔自己當初不願受騙! 「妳到底想躺多久!快起來啊!」巨魔像低沉的噪音中夾雜著某人又氣又急的吶喊,我靜靜的躺在那些軟軟黏黏的東西上面,伸了伸腳。 感覺不大對勁。 「女鬼大人快走啊──」有人拉著我的手臂,硬是想把我拖走,可是他的力氣不夠大,在這樣拉下去我人沒動袍子會先給他拉破。 ……我根本沒死吧! 想到這個可能性,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著在一旁拖著我的手臂的小格,爬起身就是頭也不回的逃跑。 「原來這就是重生!呵哈哈哈──噗啊!」我邊跑邊狂笑,直到腳下踩到某團黏呼呼的東西N度滑倒為止。「咳,不管怎麼說,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抬起頭,看見悽慘程度跟我不相上下的小格──身上臉上鼻子上全沾滿了詭異的綠色、白色和紫色黏液,如果不是情況這麼危及的話,我倆大概可以站起來一起唱戲,反正臉上顏色全齊了。 「大石頭快把妳踩死的時候,一個騎著黑馬的女孩突然衝出來放了奇怪的冰塊魔法,把巨魔像的關節給凍住了,科碰。」妖魔小格跟我一起躺在哥不林的死屍上,兩手緊抓著帽子回答道。 「原來如此,王子騎白馬,公主騎黑馬。」我望著小格鼻子上的紫色黏液,一臉嚴肅的說出這句完全不是重點的話。 「然後我就跑來,給妳放了治癒,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小格挪了挪身子,一臉嫌惡的把擋在他面前的白色哥不林手臂給推到一邊去。 「那法墨德呢?」 「在那。」小格伸出細長而且沾滿綠色黏液的手指,指向被哥不林死屍擋住的某個地方。 我向前爬近了一些,把那隻擋住視線的綠色哥不林給推滑下去,這下終於看見那位騎著黑馬的女孩和我家的法墨德。 那女孩騎在一匹壯碩的黑馬上,身上穿著只有黑白二色的長袍,手上還拿了一把銀灰色的魔杖,她靈活的騎著馬在哥不林死屍和黏液中穿梭,一邊還能朝被她和法墨德圍在中間的巨魔像發射魔法之類的東西,我跟她距離相隔太遠,沒辦法看得很清楚。 「好痛!肋骨斷了嗎?」我嘗試爬起身,身上卻猛然傳來一陣刺痛,本人這輩子從來沒有骨折過,所以不知道那陣刺痛的起因到底是什麼,但最大的可能應該就是骨折了。 被一塊大石頭給撞上就像過馬路被車撞一樣,內傷大概可以靠治癒魔法治療,但骨折這種事就必須被歸類為"黑血",需要包紮了吧? 「女鬼大人,這裡有生命藥水,妳喝喝看。」小格爬過另一具綠色哥不林死屍,爬到我旁邊一起躲在屍體中觀戰,他不曉得從哪裡掏出一瓶裝著紅色液體的瓶子交給我。 「謝啦。」一口灌下那瓶喝起來跟水一樣的紅色液體,其他部位的刺痛感又消了一點,但胸口下面一點的地方卻還是在隱隱作痛。 「沒辦法了!我已成傷兵,無法再戰!就躺在這裡看他們兩個解決巨魔像吧!」我一拍哥不林,發出偉大的休戰宣言。「反正我一向討厭這些魔法系的傢伙,從來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幹麻。」 「可是女鬼大人,妳這樣不會感到羞愧嗎……哇啊!」小格拉著帽子低下頭,躲過從巨魔像身上飛出來的碎石塊;我看著那個騎黑馬的傢伙身手敏捷的騎馬跳躍,躲過巨魔像龍捲風一樣的石頭攻擊,邊躲還能邊從魔杖裡射出亮晶晶的魔法攻擊巨魔像…… 在看看另一邊的法墨德,早在巨魔像啟動石頭龍捲風攻擊前趴低身子,剛好躲過上方旋轉的大小石塊。 「一點都不會。」見識到那兩位的威力後,我問心無愧的回答。 「妳……」某個恐怖的低沉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我倒抽一口氣,緩緩低下頭望著那隻綠色的、黏黏的、突然牢牢抓住我的袖口的手。 還好附近全是類似的生物,所以我沒把那隻手當成什麼從馬桶裡伸出來的鬼手。 「妳……是人類……」低沉顫抖的聲音說出這句在數分鐘前,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話,只可惜現在哥不林全陣亡了,所以此話的效用就像換季清倉一樣的大打折扣。 小格看了我一眼,我默默的抬起頭,見到那隻綠手的主人。 我神色凝重的看著哥不林隱藏在黑暗中散發著精光的雙眼,還有嘴唇上疑似是口紅的詭異紅色,那雙往下坍塌的詭異綠耳朵,最重要的就是沾滿綠色、紫色、白色黏液外加碎石子的嚴肅臉。 「對,我是人類。」我趴在哥不林的死屍上,與還殘存一口氣的哥不林互望著。 抓住我袖子的哥不林聽到這句話,眼中的精光瞬間爆發。 「喔喔喔──……人類……吃了我的魚啊──……」這隻哥不林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稍早前就是這傢伙請我吃的魚。 「善哉善哉,哥不林施主,人已成屍,魚已下肚,已死之人不能復生,已消化之魚無法……重返大海。總之,要學會放下,才能前往弗魔族極樂世界。」我一臉顫慄的拍拍那隻滿是黏液的手,然後一臉顫慄的瞄一眼我那隻沾了更多黏液的左手。 「咳啊!我的魚──!」哥不林拖長顫抖的嗓音,用僅存的最後一口氣喊出遺言後,垂下頭,就此長眠。 「我想,我們還是起來意思一下好了。」我扳開那五隻緊緊抓住我袖子不放的綠手,故作正定的從哥不林屍體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黏液。 「同意。」妖魔小格拉拉帽子,跟著起身。「可是女鬼大人,妳不是受傷了?科碰。」 「是啊,但受傷不代表不能換個位置躺,是吧。」我大方的走到沒有哥不林死屍的空地上,一屁股坐下。 這下就不會有還剩半口氣的傢伙叫我把魚吐出來了吧! 妖魔小格一臉震驚的伸出細長的手指,對我尖聲高喊:「女鬼大人!妳厚臉皮的等級幾乎可以到達神的境界了!」 下一秒我已經拖著負傷的身子跟小格在地上扭打成一團,大概是因為我有傷在身,加上滿身黏液不好行動,我竟然跟一隻小妖魔打得勢均力敵。 「接招吧!」我黏液手一揮,直攻小格的帽子。 「哇啊!想都別想!」小格咬牙切齒的掩護著他的粉紅尖帽,在地上翻滾好幾圈,躲過我的攻擊。 巨魔像那邊情況如何我是沒時間管了,我跟小格的戰況進行到了水深火熱的境界,今天不是我脫了雪山袍,就是他摘下粉紅尖帽! 「喝!別想逃!」我使出水球飛撲術,後腳用力一踏,卻因為滿腳的黏液而滑倒失敗。 「哇哈哈哈!想拿到帽子,等一百年吧!科碰!」小格用蹲馬步的方式站在原地,一手護著帽子,另一隻手抬在半空中準備隨機應變。 「可惡的東西!再接我一招!」我用力一揮手,嘗試隔空奪取小格的帽子,但我們都知道愛爾琳不是巫師的世界,所以那頂帽子當然還好端端的頂在小格頭上。 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原本沾黏在我手上的三色黏液,因為這大動作一揮,此刻全直奔向小格的粉紅帽子,小格沒料到我會來這一手,大驚失色之下,趕忙舉起雙手想掩護帽子,但他晚了一步!三色黏液已抵達他的粉紅尖帽,並就此寄居! 小格自覺晚了一步,先是一臉驚駭的用手指戳了戳帽子,感覺到在上頭逐漸滑落的黏液,震驚轉為悲痛,在由悲痛轉為熊熊怒火,只見他那雙呆滯的眼裡爆發出憤怒的火花,一股名為肅殺的氣息從他矮小的身上散發出來。 我踉蹌的站起身,捲袖一揮,將身上的黏液拍到地上,然後兩腳與肩同寬,定身一站,直直對上小格噴出火花的呆滯雙眼。 「今天,就讓我們來做個了斷。」我一字字緩慢而清晰的說。「你將為你不當的言論,付出慘痛的代價。」 「原本我是大妖魔有大量,不想跟妳爭。」小格咬牙切齒的尖聲說道。「但妳竟然敢侮辱我偉大妖魔的帽子,既然如此,我再也不能忍下去了!」 「科碰!」小格抬腳,舉著雙手朝我攻來。 「來吧!」我握著拳頭,邁開步伐朝小格衝去。 「碰!」小格踩了一腳黏液,連一步都沒跑成,當場倒地。 「啪!」我因為腳底本來就沾滿黏液而再次滑倒,只不過這次倒在一灘黏液上,所以倒地聲音比較不同。 就在這個電光石火之際,另一股更強大、更險惡的殺氣從我們身旁傳來。 小格跟我互望一眼,發現殺氣並非來自於對方身上,於是我們一臉驚恐的轉頭一看── 「……你們,在三秒內給我爬起來坐好。」 BOSS法墨德一聲令下,我和小格在一秒半內從地上爬起,並端坐在原地。 「對不起,我們知道錯了。」 法墨德用牠能殺人的黑眸瞪了我們幾秒後,才收回殺氣,恢復原本其實不怎麼和藹也不是很可親的小狼姿態。 「沒事吧?」牠朝我走近些,用鼻子輕輕碰一下我的手。 「還活著!只是胸口裡面有種刺痛,不知道是骨折還怎樣。」我站起身,因為身上的黏液多到無藥可救的地步,我也懶的再伸手把它拍掉了,接著打量了一下現在的情況。「欸?巨魔像給你們解決啦?」 剛剛還不曉得在哪裡的巨魔像,此刻已經銷聲匿跡,不見了蹤影,僅留下滿地哥不林死屍、黏液與碎石,整個巨大的圓形空間再次恢復寂靜,剛才慘烈的廝殺景象就像從沒存在過。 「嗯,那女的朝巨魔像扔了幾道雷,終於把它打垮了。」法墨德回答,邊轉頭望向後方。 「喔!對!那個一身黑白的黑馬公主,跑哪去了?」 我這問題才提出來,就聽到馬蹄聲朝我們靠了過來,然後是衣服磨擦的聲音。 「大家有受傷嗎?」富有磁性的女性嗓音先傳進耳裡,然後一身黑白色長袍的女子從馬上躍下,站在我們面前。 她是個體型纖瘦的人,就算身上穿著長袍,還是可以從布料貼在她身上的線條看出來;這女子,或女孩,目測比我高了大概十公分,大概也是十九、二十歲左右吧,膚色相當白皙,墨黑的眼睛和髮絲讓她身上的黑與白顯得更分明、顯眼。 我望著她,越看越覺得實在很眼熟。 似曾相識的感覺在心裡湧上,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啊!我想起來了!」我一驚,伸出手指著眼前的女子。「牛排製的圍巾長袍!難怪我總覺得妳身上這件長袍好像在哪看過!」 女子擊掌,也是一臉驚喜的望著我,回道:「妳身上的雪山長袍也是她做的吧!真巧,竟然穿著同一牌子的衣服!」 接著,我又是一驚,而且這次是認真的。 「啊!」我望著她漆黑的雙眼和長髮,還有她身後壯碩的黑馬;像民謠一樣的曲調,吟遊詩人輕聲的道別,還有牛皮紙上四個小字──提爾克那紛紛浮現上腦海。 「妳是吟西雅!」 女子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一下,她抬起手將垂在臉邊的髮絲撥到耳後,看起來雖然驚訝,但還是點了點頭。「嗯,我就是吟西雅。是鄧肯村長……」 「不,是我前幾天夢到妳。」我一臉正色的回答。「當然跟什麼夢中情人之類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我突然夢到一個叫吟西雅的吹笛人牽了一隻黑色的夏爾馬,要從艾明馬夏跑到提爾克那。」 「咦?」吟西雅將手輕掩在唇邊,看起來像是在思考的樣子。「跟村長說的一樣呢。」 我一聽,神色瞬間大變。 該不會是鄧肯那死老頭……趁我不在偷偷跟別人講我的壞話吧! 就知道鄧肯是個面善心惡的陰險老人!這年頭果然誰都不能信啊! 「別擔心,不是什麼壞事。」大概是發現我猙獰的表情,吟西雅趕緊露出笑容,擺了擺手。「嗯,剛剛沒機會介紹一下,讓我重新來一次。我就是吟西雅,其中一個被捲入遊戲裡的米列希安。」 「科碰,你們人類還真奇怪,一定要在這麼奇怪的地方聊天嗎?」妖魔小格一臉嫌惡的望著手上的黏液,想把它甩掉,卻徒勞無功。 我們頓時沉默下來,看看附近滿地的黏液、哥不林死屍、碎石塊,在看看彼此狼狽不堪的樣子。 吟西雅還好,那件長袍上有許多破損的地方,身上倒是不見什麼黏液,反觀我跟小格,幾乎可以上台唱戲的悽慘模樣…… 「是啊,反正巨魔像都趴了,咱還是邊走邊說吧。對了小格啊,是說你爬到天花板上幹麻?」 「妖魔當然是在點燈!」 「什麼?洞穴裡哪來的燈?呃!真的有欸!」 「不然妳覺得這洞穴為什麼會這麼亮!科碰!」 「不好意思,他們兩個一直都是這德行。」法墨德尾隨在我跟小格身後,無奈的對後方牽著馬的吟西雅說道。 「很活潑的兩個人。」吟西雅露出微笑,抬頭看了前方一眼。 「最後一個米列希安……跟弗魔族的動亂難道真有關聯?」 我聽見她用喃喃自語的音量輕聲說道。 「碰!」 然後我又因為腳上的黏液而滑了一跤。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