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一章 弗魔族的動亂(下)

第十一章 弗魔族的動亂(下) 法墨德、妖魔小格、我,還有據說叫吟西雅的黑……米列希安和她的黑馬一同走進有陽光灑落的女神像空間。 金黃的光束斜打在泥灰色的岩石上,讓這唯一沒被黏液污染的地方有了些許綠意。女神像坐落在洞窟中間,兩個看起來頗為陳舊的木頭寶箱就放在女神像一旁,就跟艾菲地下城一樣,沒有太大落差,唯一的差別大概是女神像面前沒有光束打下來,所以沒有迪莉絲要的那種小白花草藥。 「不好意思,剛才裡面的景象實在太……不宜談話了,現在這裡像樣點,那,讓我重新介紹一下。」我拍了拍手上的黏液,但它們實在太強韌,始終不肯離開我的手,我只好放下跟別人握手的念頭,免的留下差勁的第二印象。「我是紅水球,聽鄧肯那面善心惡的老妖怪說,我是最後一個闖入瑪奇的米列希安,這個看起來像小型哥不林的傢伙其實是隻妖魔,我們都叫他小格,這隻兇惡的小灰狼是我家的法墨德。」 「科碰,手太滑了,箱子打不開。」 「吼,不要亂摸!」 「看妳身上的袍子就大概可以猜到妳是誰了。」吟西雅嘴邊掛著微笑,點了點頭。「鄧肯村長有跟我提到妳的事情,叫我來這裡找妳的也是他。」 我略微一驚,沒想到鄧肯竟然還有一點良心,會派人來支援! 不過更讓我驚訝的,是這位吟西雅小姐的好眼力──我低頭看了看身上五彩繽紛的雪山長袍──變成這種顏色還能猜出來我的真面目,實在了不起。 吟西雅舉起左手輕搭在臉頰上,繼續說下去:「我猜玩瑪奇的人要到地下城來應該都會扔金幣,何況這裡的人各個愛錢愛得不得了……」 「啊啊,多虧了妳,我才沒有變成拖著腸子到處亂飛的惡鬼。」我一臉感動的望著吟西雅,不過礙於滿身黏液,沒有辦法學漫畫人物緊緊握住她的手。「大恩不言謝,不過以後我大概也沒辦法報答,所以還是先說一句謝謝了。」 「你看!我就說女鬼大人的厚臉皮指數超出神的境界了吧!」 「嗷、這完全破錶的指數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不用客氣,再怎麼說我們都是被捲入遊戲裡的人。」吟西雅輕輕擺了擺手,然後轉過頭看了洞穴裡成堆的哥不林一眼。「不過,我們還是出去說吧?一直待在這裡感覺好像怪怪的。」 「喔,說的也是,如果等等哥不林全爬起來,好像挺驚悚的。」我點點頭,接著,我們五個很有默契的一齊轉頭望向陰森森的哥不林亂葬崗── 一群人趕緊快手快腳的打開寶箱,把金幣、藥草撿一撿,在一同衝上女神祭壇離開這鬼地方。 五隻生物一起走出塞維爾洞窟,我是不知道那畫面是什麼樣子,不過有兩隻小棕惡狼一看到我和小格,立刻夾著尾巴用光速逃跑就是了。 「我想我們真的需要回去清理一下。」望著那兩隻逃離我們視線範圍的小惡狼,我感慨的說道。 「同意。」妖魔小格雙手垂在兩邊,愣頭愣腦的甩了甩頭。 「那……我們先回村莊在說?」吟西雅牽起黑馬的韁繩,轉頭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我們三個怪傢伙。 「嗯,雖然第一次見面啥都還沒搞清楚,但還是先回去好了。」我點點頭,隨口喊了聲:「米雅安特羅斯,召喚!」 藍綠色的大鸚鵡現身在一陣柔和的白光中,牠溫馴的黑色雙眼注視著吟西雅和她的黑馬,再來轉向法墨德,最後看向我和小格──順便強調一下,我倆此時正盡力露出最有親和力的笑容回望著藍色鸚鵡──牠的黑眼圓瞪,張著鳥嘴發出一聲尖銳的鳥鳴,當場倒地不起。 「……回去。」倒在地上的藍色大鸚鵡消失在一陣白光中。 「噗……抱歉、那一起走吧?」吟西雅白淨的臉上帶著一點都不礙眼的笑容,左手牽著黑馬,右手拉下微掩蓋住面容的黑白長袍帽子,露出藏在下方有著護目鏡的寬帽與一頭亮眼的直黑長髮。 ……我剛剛絕對聽到吟西雅偷笑一聲。 「哦哦,不用刻意等我們,妳可以先回村莊沒關係,反正我們這德行也沒有惡狼敢靠近啦,啊哈哈。」我揮了揮沾滿黏液的手,擺出自以為和善的笑容並很有禮貌的無視那些隨著手部動作飛散的黏液。 「不要緊,一起走也可以順便講講……」她頓了一下,上揚的眼尾緩緩落成一直線。「被捲入遊戲裡的事情。」 「我在大概三個多月前被捲進遊戲裡,先是在提爾克那留了一陣子,接著就帶著蒼穹,也就是牠,」吟西雅轉頭看了身旁的黑馬一眼。「開始在愛爾琳到處旅行,一方面是為了找到其他米列希安,另一方面,是為了找到一切的根源。」 我點點頭,法墨德和小格安靜的跟在一邊。「嗯……我的話,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講起,反正就是莫名奇妙的打G11打到一半,就被一陣白光給吞掉了,後來又聽說什麼七勇士拯救上古的愛爾琳啦、最後一個米列希安、來自原本世界的物品啥來的,反正就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對了。」 「噗,我第一次聽到那些東西的時候,也跟妳有一樣的想法。」吟西雅露出秀氣溫和的笑容,理了理臉旁的黑髮。「鄧肯他跟我說了差不多的話,說如果撿到原本世界的物品,就表示身體已經完全接受這片世界,可以留在愛爾琳了。」 「哦哦──所以他沒有在騙人啊──」我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嗯,雖然很令人難以置信……」吟西雅轉頭望向前方無止盡的草原。「鄧肯知道被捲入愛爾琳的米列希安只有我們兩個而已,因為,除了被傳送到其他大陸的米列希安,好像只有我們兩個想到要去找他的樣子。」 「難怪他會說不知道其他的米列希安是誰。」我不敢做出什麼動作,免得黏液到處亂噴。「對了,妳也有收到什麼預知或提示之類的東西嗎?」 吟西雅側了側頭,漆黑明亮的眸子轉向我。「妳說妳夢到我從艾明馬夏跑到這裡?」 「唔,正確說來,是我一睜眼的時候,詳細夢到什麼已經不記得了,不過吟西雅這三個字莫名奇妙的跳進腦海裡,然後剛剛見到妳的時候,才把完整的夢境想起來。」我抬頭看了看逐漸陰沉的天空,看起來像是馬上要下雨的樣子。 「這樣嗎……我想,告訴妳應該沒什麼關係。」吟西雅緩緩點了點頭。「我會收到沒有註明誰寄來、從哪來的信紙,紙上通常只會寫幾個關鍵字,而且,只要跟著信紙的指示走,就能碰到跟米列希安有關的事情。」 妖魔小格突然尖聲怪叫一聲,細長的手指指向前方,他張大著嘴,像是看到什麼很可怕的東西;法墨德也停下腳步,前半身略微壓低,頸毛警戒的直豎起來,凶狠的低沉狼吼從露出白色尖牙的嘴中傳出。 「什麼東西?」我順勢朝前方望去,一片雜草叢中有幾抹棕色的狼影,匍匐在地上,像是在吃什麼東西。 「咦……」吟西雅瞇起雙眼,往前走了兩步。「那是……」 「別太靠近,進入牠們的警戒範圍,牠們可會一群衝上來。」法墨德沉著聲音說道,吟西雅點點頭,接著挪了挪身子,仔細的看著狼群啃食的東西──幾乎在同一時間,我倒抽一口氣,吟西雅輕聲驚呼了一聲。 其中一隻棕惡狼換了個位置,讓我們清楚的看見牠們獵物的其中一部分,一隻穿著鞋子、沾滿血跡與泥污的腿,是人腿。 吟西雅毫不猶豫的掏出綁在腰間的金屬魔杖,只見魔杖頂端浮現出一團逐漸擴大的火焰,緊接著,火焰脫離魔杖,筆直的朝棕惡狼群衝過去,其中兩隻惡狼被火焰擊中,發出一聲哀嚎,夾著尾巴在草地上不停的打滾;棕惡狼群被這陣突如其來的火焰給驚動,全轉過頭盯著我們看,令我驚訝的是,牠們眼中閃爍著的紅光。 「糟糕!牠們都受到弗魔族的影響!」吟西雅舉起魔杖,上頭開始聚集起一道道閃爍不定的白光,還發出像電擊一樣的「啪啪」聲,我猜那應該是瑪奇遊戲裡的雷矢,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可怕的棕惡狼無視我和小格驚人的花臉,全部衝過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小心喔啊啊啊──」我拖著負傷的身子往一旁閃過去,躲掉棕小惡狼的攻擊,運氣很差的小格因此差點被刮傷,但他身為妖魔,實力當然不會輸過區區一隻小惡狼,就見他動作敏捷的迴身,從指尖射出一團火焰打上棕小惡狼,當場把牠轟離危險範圍。 「什麼啊──我是傷兵耶──為什麼還要在這裡跟狼纏鬥喔喔喔喔喔──」我拔出剛剛才綁在背上的雙手劍,往朝我撲來的大狼肚上劃下一刀,法墨德從旁跳上去,緊緊咬住那隻被我砍到的狼的咽喉。 吟西雅朝剩下的幾隻惡狼放了幾個冰矛魔法,我拿著雙手劍直直刺進棕惡狼的嘴裡,牠們的屍體散在草地上,鮮紅的血液在碰到草地的一瞬間,瞬間轉變成黏稠的黑色液體。 「黑血?」我不解的盯著地上的黑色液體,這些液體完全沒有滲入草地的跡象,一灘灘的黑色黏稠物像凝固一樣的結在雜草上,吟西雅對這些血液的變化倒是沒多大興趣,她匆匆收起魔杖,快步走到那個我認為不可能還活著的食物……我是說被惡狼攻擊的人身旁,蹲低身子,仔細的檢查著那具很有可能是屍體的人。 「他還活著!」吟西雅抬頭對我們喊道,接著輕說了聲"治癒",將一點一點的白光往那個不死之身上送去。 「喔喔喔不會是疆屍吧!」我神色驚恐的將雙手劍收回背上,邊無視胸口的隱隱作痛邊朝吟西雅和那具疆屍走去。 「吟西雅大人這是在拯救疆屍嗎──」妖魔小格一臉震驚的站在原地,法墨德默默的看了他兩眼,無奈的搖搖頭,朝我跟吟西雅的方向走來。 「這傢伙……有點眼熟。」法墨德盯著躺在地上,滿身是血的男子說道。 「唔,你也這麼認為嗎?」我摸著下巴點點頭,但看在吟西雅這麼努力救人的份上,我也加入治療傷患的行列,喊了聲:「治癒!」 隨著白光沒入男子的身體內,他的傷口一個個逐漸縮小,那張長了橘色汗毛的險惡面容也一點點的清晰起來,這個面色發橘的年輕男子此時正輕皺著眉頭,緊閉著雙眼,似乎短時間內不會清醒。 「啊,我知道這哪位了。」法墨德盯著男子的臉,若有所思的說道。「他應該是跟那個女孩一起躺在棕惡狼出沒的草叢裡聊天的人吧。」 「欸,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就是我們在前往塞維爾地下城的時候,在高空中看到的那個橘色貓臉人。」我跟法墨德像疑惑解開一樣的點著頭,直到黏液不小心滴到那張橘臉上才想起來自己應該要救人。 還好吟西雅沒被我們兩個無情無義的傢伙影響,她簡單的替橘臉人包紮一下,朝黑馬蒼穹撇了一下頭,接著抬起橘臉人的手臂扛在肩上。「我先帶他回村,他傷得太重了。」 「喔喔,沒問題,救人要緊,」我幫吟西雅把那位橘臉人抬上馬,因此讓那位橘臉人身上沾了不少黏液,但他現在應該不會太在意這種小事。「那麼我們就回學校再說囉。」 「好,把他安置下來後,我在去學校跟你們會合。」吟西雅躍上馬背,前方載著橘臉人,她對我們點了點頭,也沒做什麼動作,黑馬蒼穹就開始向前奔馳而去。 「……啊,這年頭還真難找到像她這樣熱心的人。」我望著吟西雅騎馬遠去的背影,心理頓時一陣感慨萬分。 「是女鬼大人太無情無義了!」妖魔小格激動的指著我,我正想回嘴,豆大的雨珠開始從陰暗的天空打下,不過現在似乎不是詩情畫意的最好時候,因為附近完全沒有避雨的地方,我們也沒有小艾麗的避雨防護罩喔喔喔喔喔喔── 「哇呀!下雨了!」妖魔小格抱著帽子尖聲亂叫,但沒有躲雨的地方,他也只能繼續叫下去。 「沒辦法,我們就來一段一點都不浪漫的雨中三人行吧。」我無奈的看著霧雨濛濛的野草原,聳聳肩。「而且這天氣看起來一點都不適合飛行。」 「嗚哇!女鬼大人,妳原形畢露了呀!」小格又來一段震驚的尖叫,叫的我也跟著一起緊張起來,就連他原形畢露這句成語用錯地方了都沒注意到,還跟著他一起起鬨── 「什麼!我終於原形畢露了嗎!那小格你也原形畢露了啊!」我驚訝的指著小格,原本滿身的黏液一碰到雨水,竟然一點一滴的開始溶解,震驚之餘,我瞄到一旁棕惡狼的屍體還有黑色液體,發現那些黑色的古怪液體一碰到雨水,竟然也開始逐漸消溶。 「古時候的人相信,雨水是女神的眼淚。」小狼法墨德無視我們莫名的對話,牠望著棕惡狼的屍體,還有緩緩消去的黑色液體。「吟西雅說他們受到弗魔族的影響,那雨水大概是天然的淨化。」 法墨德說的沒錯。 棕惡狼的屍體在雨水的洗滌下,開始化成點點白光,逐漸消失在我們面前,就跟安黛莉修女淨化巨大白狼時的情況一樣。 「唔。」我抬起手,看著緩緩消失的黏液。「總覺得,週遭的人好像有什麼事情沒跟我們說。」 法墨德晃了晃腦袋,從棕惡狼消失的位置上啣起一張黑色的卷軸,小格接過那張卷軸,端詳著上頭紅色的字跡。 「這是弗魔族的記號,科碰。」 好不容易,我們三個在雨中一路走回提爾克那的學校,到達村莊時天色早已暗了下來,一路上不少村民被我們悽慘的落湯雞貌給嚇得緊閉門窗,還好站在教室門口的雷納德沒被我們全身溼透的樣子嚇到,雖然在看到我們的一瞬間臉上隱約浮現出驚恐的神色。 吟西雅早我們一步到學校,聽說她已經把橘臉人安置在醫療所了;我呢,在好好洗個澡換一套乾淨的衣服前,被麗莎老師強迫灌下某種奇異的粉紅色藥水,胸口的陣痛感才逐漸消去。 「所以、事情就數這樣,不用替握們或哥不林感到太撥傷,這係一個你死我活的淤險四界。」 我抓著香氣四溢的白麵包,口齒不清的跟在場幾位聽眾解釋完賽維爾地下城的經歷、棕惡狼吃人、被吟西雅拯救的橘臉人、弗魔族的卷軸等等事情,一邊跟小格、法墨德、大肥鸚鵡像餓死鬼一樣的在提爾克那的魔法教室裡與食物廝殺。 擺滿魔法課本、製藥瓶、藥草和雜物的長方形桌旁,坐著麗莎老師、雷納德和鄧肯村長,我們對面則坐著吟西雅,也就是那位出現在我夢中,還在塞維爾地下城裡衝出來救我一命的米列希安。 眾人臉色沉重的望著我們幾個搶白麵包的難民,最有智者風範的鄧肯先反應過來,面目猙獰的怒喝:「吃東西的時候不要講話!沒禮貌的東西!」 一道黑影如閃電般出現在上空,但經歷了塞維爾地下城的磨練,我早在鄧肯邪惡的柺杖敲到我頭上之前,抓著白麵包,翻躍椅子,在地上漂亮的坐了個迴避後單膝跪坐在地上── 「哈!沒有人可以干擾我吃──喔啊!」 話還沒說完,我就被一本天外飛書砸中倒斃。 「年長者在訓話的時候不可亂跳!還有吃東西的時候在地上滾來滾去,成何體統!沒禮貌……」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白麵包啊──」 接下來差點上演起水球大戰鄧肯之校園記,但有兩個不識相的老師架住我們,避免了瑪奇裡的有屍故我在事件。雖然眼鏡男和小辮子男因此失去了登場的機會,但這其實不是個偵探小說,所以就別計較這麼多了。 無論如何,我們在充斥著敵意的氣氛下,再度坐回桌旁。 「反正事情就是這樣,我的新手任務完成了。」我拍了拍手上的麵包屑,突然發現沒有黏液的人生實在是太美好了。「那把小艾麗也還你,先聲明我忘記我臨走前把它擺哪了,所以得麻煩鄧肯村長你自己找一下。」 「哦,沒關係,找不到就算了,我也不是很急著要那把劍。」鄧肯笑著點了點頭,臉上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真的露出慈祥和藹的神情。「那我們來說說……」 「主人──主人──我在這裡呀──」教室裡某處傳來細微的陣陣呼救,麗莎老師喝著茶,雷納德一臉專注的等著鄧肯接下來的發言,妖魔小格吃飽撐在一邊沒事幹,法墨德躺在椅子上動了動狼耳,大肥鸚鵡繼續啃麵包,只有吟西雅疑惑的微微轉過頭,望向某本魔法教科書下的光芒。 「你們有聽到什麼聲音嗎?」吟西雅轉過頭來看了看我們,纖細的手不明顯的朝聲音來源指了指。 「沒有。」眾人面不改色、異口同聲的回答。 「好,我們言歸正傳。」鄧肯坐挺身子,將雙手放在拐杖上。「從各城送來的消息來看,弗魔族的氣息的確越來越不穩定,連野外的動物都受到影響,這實在叫人擔心,尤其是完全沒有理由的增強實力……這點,我們都在懷疑,很可能跟紅水球,妳有關聯。」 「我?」抓緊手邊的棍子麵包,我神色凝重的看著鄧肯,雖然我有意的把那隻貓的橘毛剃光,但也不至於成為製造混亂的根源吧! 難道說……因為我把牠的毛給剃光了,牠大發雷霆,才會讓弗魔族開始爆動! 「沒錯。」鄧肯褐色的雙眼定定的看著我,讓我差點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正當我想大喊把貓毛剃光也是沒辦法的事之時,鄧肯緩緩接上一句:「身為最後一個進入愛爾琳的米列希安,也就是第七個米列希安,我們都認為妳可能是一切的關鍵。」 「什……什麼意思?」我驚魂未定的坐好,順便啃了一口白麵包。 「弗魔族的王,錫古,極有可能早就警覺到七個進入愛爾琳的米列希安這件事,祂也很有可能早在你們進入愛爾琳之前,就開始某種計畫,讓弗魔族的氣息越來越不穩定。」鄧肯神情嚴肅的說道,一邊的麗莎老師和雷納德臉上也是毫無笑容的專心聽鄧肯解釋。「而妳一進入愛爾琳這世界,大概就觸動了命運的某個關鍵,讓愛爾琳將發生的事情、躲不掉的事情……開始運轉。」 我花了將近三十秒的時間消化完鄧肯的話,又取得一個不變的結論:完全聽不懂。 「也就是說……命運,或不管到底是什麼的安排就是這樣,最後一個米列希安一到愛爾琳,事情就會開始發生。」吟西雅很好心的重新解釋一次,她漆黑的眸子望著木製的桌子。「我想,大家現在最擔心的……應該是愛爾琳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 「該不會是指……G1什麼的會發生……吧?」我一臉驚恐的緩緩問道,妖魔小格坐在一邊搔了搔腦袋,露出完全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的表情。 「我想……」吟西雅抬起頭,從她的眼中,我可以看出跟我一樣的心思。「就是這樣沒錯。」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意思就是我們要對戰G1的格里斯貝恩、G2的什麼巨魔像、G3的怪龍還有很多亂七八糟雜七雜八的東西嗎嗎嗎嗎嗎── 「紅水球沒事吧?」雷納德看著面色鐵青的坐在椅子上的我,向隔壁的麗莎老師問道。 「嗯?她不是常常這樣嗎?沒事,過一下就會恢復了。」麗莎老師說得一臉雲淡風輕,殊不知此刻的我是如何的想要一頭把自己給撞死。 「不過村長,野生動物都受到弗魔族的影響,越來越多人會被動物攻擊,要不要通知其他城鎮的教堂採取行動?」雷納德面色凝重的發問。 「嗯,我會拜託米恩神父通知其他教堂。」鄧肯深深一嘆,往椅背上靠。「紅水球,杜加德森林的事情,其實跟弗魔族也有不小的關係。」 整間魔法教室突然安靜下來,雷納德跟麗莎老師互望一眼,張開嘴,卻什麼都沒說;妖魔小格放下麵包,不解的看著我們,原本躺在一邊閉目養神的法墨德也睜開漆黑的雙眸,看著鄧肯。 我抬眼,對上鄧肯村長和吟西雅沒有絲毫笑意的眸子。 「把你們之前沒講的事情,全告訴我吧。」 <第十一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