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母親節賀文

母親節賀文   傍晚時分,蜘蛛旅團和幾位穿越者如往常的聚集在客廳裡等夏塔做好晚飯出來喊人。   「明天是母親節耶。」其中一位穿越者,月希雅在剪裁布料時開口道。   「對唷,我差點忘了!」蜜芙拉,另一個地球來的穿越者一臉驚訝的點點頭。   他們來到獵人世界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了,差點連五月的第二個禮拜天是什麼日子給忘了。   「母親節?那什麼東西?」小滴側了側頭,不解的提問。   「就是為媽媽慶祝的日子,母親節那天小孩和爸爸都該給媽媽準備一份禮物。」月希雅停下手邊的工作,轉過身面向那幾個將注意力放過來的蜘蛛。「我們也該慶祝一下才對!」   「幻影旅團哪來母親這種東西?」飛坦冷聲道出這不可否認的事實。   是啊,幻影旅團可是從流星街出來的人,連朋友都沒有了,還提什麼家人?打從出生開始,就只為了自己而活,見到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是自己的敵人,一旦脫離了嬰兒時期,就註定要一個人面對殘忍的現實。   什麼是母親?什麼是家人?對流星街而言,這些名詞是多麼珍貴,同時也是多麼可笑。   飛坦此言一出,立刻換來眾人一陣尷尬的沉默。   「夏塔和派克諾妲不是挺像媽媽的?」伊弗蘭無視眾人間尷尬的氣氛,翻著書頁。「整理房間、叫人起床、別人受傷時負責照顧傷患、負責買菜、做飯、烤餅乾、烤蛋糕、聽別人抱怨、勸架……」   「……」   每次有人睡過頭,都是夏塔或派克去叫他們起床。   每天早上起來,總是看到凌亂的客廳被人收拾的整整齊齊。   有人受傷時,都是派克細心的幫他們擦藥,嚴重一點的傷勢,就由派克和夏塔輪流熬夜照顧。   夏塔負責旅團的三餐加點心,派克會在團員為了任務而熬夜時,在半夜爬起來幫他們泡杯咖啡。   每次有誰在那裡機哩瓜啦的報怨什麼時,有派克默默的聆聽。   團員鬧起來時,有夏塔在一旁說一些無厘頭的話或塞餅乾緩和氣氛。   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讓這些曾經有過母親的穿越者,在這兩個女人身上看見媽媽的影子。   就連在場幾位蜘蛛都不得不認同伊弗蘭的話。   「原來這些都是家庭主婦會做的工作啊?」富蘭克林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   「啊──這麼一講,害我也懷念起媽媽來了……」蜜芙拉單手撐著頭,望向天花板。   「好!那決定了!明天就來給派克和夏塔過個母親節吧!」月希雅很有精神的拍桌定案。「吃完飯後,我們大家一起去買母親節禮物。」   「嗄?有沒有這麼麻煩……」   「吃──飯──了──」夏塔的聲音從餐廳那頭傳出來。   月希雅和蜜芙拉相視一笑。「噗,真的好像我媽。」 -   「現在開始我們分開行動。每個人都一定要買東西喔!不然的話……」月希雅金色的雙眼掃過旅團的每個人,連團長庫洛洛也不放過。「那我們兩個小時後在這碰頭。走吧!」   說著,她拉起蜜芙拉和瑪奇,大步走向熱鬧的商店街。   「我從來沒給別人買過禮物這種東西。」窩金煩躁的摸了摸頭,卻也沒辦法,最後還是和俠客一起晃入人群中。   「結果還是被拉出來了。」庫洛洛看了熱鬧的大街兩眼,平常都是他在發號施令,今天竟然被一個女孩下令去找禮物,感覺也挺新鮮的。   「走吧。」   幻影旅團團長也跟著庫嗶一起進入商店街。   剩下的幾個人見團長都行動了,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比如說飛坦,還是跟著同伴三三兩兩的尋找起所謂的「母親節禮物」。   現在,就讓我們先把鏡頭帶到月希雅組。   「該買什麼好呢?」蜜芙拉邊走邊看著兩邊櫥窗裡的商品。「夏塔我也只知道她喜歡下廚而已,派克我就更不了解了。」   「派克可以給她找些衣服、鞋子之類的。」瑪奇建議。   「那夏塔呢?鍋子嗎?」蜜芙拉歪著頭,一臉認真的思考著。   「嗯……」瑪奇和蜜芙拉一起陷入沉思,直到月希雅大喊一聲:「啊!看那個!」   「什麼東西?」   三人一起抬頭,望向櫥窗裡那兩件金光閃閃的衣服──   兩件都是經過特殊設計的套裝,其中一套帶著濃厚的成熟魅力,貼身的剪裁讓布料襯托出女性的身材,黑色與紅色的應用讓那套衣服帶了幾許艷麗與神祕。   另一套衣服則偏向中性設計,整套衣服帶著黑灰色調調,短褲短袖,腿上還附帶了兩條能配帶短刀的皮帶。   「就是這兩套了!超適合派克和夏塔!」月希雅搶第一衝進店裡,蜜芙拉趕緊拉著瑪奇跟著進去,避免等等發生店員受傷的意外。   「小姐──請問櫥窗那兩件衣服多少?」月希雅掛著燦爛的笑容,指著被她看上的那兩套衣服。   「這一套要七十萬戒尼,那一套要六十八萬戒尼。」店員小姐掛著親切可人的笑容回答。   只見月希雅默默的轉過身,走到門口,開始轉著脖子、扭著手臂,活動四肢。   伸展完四肢後,月希雅走回店裡,面向那位店員。   「十萬戒尼!」   「不好意思,我們是名牌店,不能殺價……」   「哦?妳以為名牌就了不起嗎?妳是不是想說我在路邊一塊石頭上刻上香奈兒,那塊石頭就瞬間變成好幾十萬的石頭?」   「嗯,就是這個意思。」      月希雅金色的雙眼中閃過幾抹精光,店員小姐的臉上也掛起「老娘可是惹不起的」神情。   蜜芙拉跟瑪奇重重一嘆,看來她們要在這間店裡待一陣子了。 -   畫面轉到窩金和俠客這邊。   「女人都喜歡什麼東西?俠客,你比較常跟她們周旋,你覺得呢?」窩金搔了搔頭,滿街五彩繽紛的東西讓從來不出來買禮物的他看得頭昏眼花。   「派克跟小夏應該跟一般女孩子不太一樣。」俠客東張西望著,看起來像是在找什麼特定的東西。「派克嘛,雖然看起來像是成熟的女人,但內心其實還像個小女孩一樣,我們可以去找一些可愛的小東西,吊飾什麼的都可以考慮看看。」   「哦哦。」窩金一臉佩服的點點頭,跟著俠客一起走進一家粉紅色的店裡。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幫忙嗎?是要挑選母親節禮物吧?我們這裡有很多適合媽媽的精品唷!」店裡的小女孩一見俠客,立刻換上一張清純無辜可愛的少女臉,她熱情的朝俠客靠過去,完全冷落了站在一邊的窩金。   「嗯,我想找那種適合成熟女性的商品,最好是可愛一點的,有小動物的更好……」俠客的娃娃臉上掛起了溫和的鄰家男孩笑容,看得店員又是一陣眼冒愛心。   「沒問題!我們這區的商品一定很適合!」   「窩金,要不要也來看看?」俠客轉頭對身後跟這間店格格不入的大個子說道,他身旁的女店員此時正拿了兩個小貓造型的吊飾。   「不用了,你幫我找一個就行了。」窩金回答,這種粉色的小女孩地方還真不適合他這種人,此時的他只希望俠客能趕快選一選,趕快離開這地方。   「嗯。小姐,你們有手鐲或項鍊之類的東西嗎?」俠客繼續對女店員放電,又過了十分鐘,俠客終於買了一個黑色小貓的手機吊飾和銀色骰子造型的皮包裝飾。   「謝謝光臨!下次一定、一定要再來唷──」兩人在女店員的愛心目送下離開商店,窩金這才鬆了一口氣,轉了轉僵硬的脖子。   「果然還是你有辦法。那小夏呢?」窩金接過那個可能會被他一捏就碎的銀色骰子,不解的打量著這個奇怪的小東西,邊向俠客問道。   「這個嘛……」頭一次,窩金看見號稱蜘蛛大腦的俠客臉上露出難色。 -   換到庫洛洛和庫嗶這邊。   「團長,要給派克買什麼?」庫嗶雙手放在口袋裡,跟庫洛洛在大街上慢慢的走著。   「派克諾妲啊……」團長微微抬起頭,不見底的黑中看不見任何情緒。   打從旅團開創時,不,在更早之前,他就認識派克了。   她喜歡什麼,大概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花吧,最好是玫瑰。」庫洛洛淡淡的答道,沒人能從他的雙眼中看見他真正的思緒。   他還記得,年輕時的派克諾妲,還在流星街的她,是如何在垃圾中撿到一本勉強還能翻閱的雜誌,與她看著雜誌中那朵朵玫瑰的眼神。   五月的第二個禮拜天……現在想起來,那也是他倆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母親節……的確是人類創造出的節日中……令人難以理解的日子之一。」   送玫瑰,算是一種紀念。在流星街,同伴勝過世上的一切;派克諾妲,的確很適合母親這一詞。   庫嗶沒有答話,團長像這樣自言自語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那小夏呢?」   「夏塔……」庫洛洛睜開雙眼,庫嗶知道他們的團長正在思考。「也送花吧,不過……要送盆栽才行。」   「了解。」庫嗶點頭。   其實庫洛洛在眾人的一舉一動中,悄悄的將每個人的個性給摸得一清二楚;也就是這樣,他才是幻影旅團的團長。 -   剩下來幾組,我們就飛快的描述一下。   飛坦、芬克士和剝落裂夫三人在街上晃了將近半個小時,卻還是不知道該買什麼。   「煩死了啦!母親節到底是誰想出來的!」芬克士當街怒吼,卻沒有人能給予肯定的回答。   「有時間在這裡吼,倒不如趕快想想要買什麼。」火氣也逐漸上升的飛坦額角頂著青筋,雖然很想直接轉身回旅團,但天知道月希雅那女人會做出什麼事來惡整他。   「派克就給她買女人用的東西好了,小夏……我想送什麼她都會接收……吧。」剝落裂夫說得一點都不肯定。   信長、小滴跟富蘭克林則停在大街中央,為到底該買哪一類的禮物爭執不休。   小滴堅持他們應該送咖啡給派克、甜點給夏塔。   信長認為送武士刀沒什麼不好,大不了在上面綁個粉紅蝴蝶結不就成了。   富蘭克林則提議送手槍給派克,夏塔就給她買個全套菜刀。   其實他們活這麼大年紀還維持單身是有原因的。   最後一組,西索和伊弗蘭。   這兩位男士在挑選禮物上並沒有經歷什麼太困難的挑戰,事實上,兩人很快就挑好禮物了。   伊弗蘭選擇最客觀也最不會失敗的母親節特別巧克力和康乃馨,西索嘛……咱還是保留一下這個驚喜好了。   兩個小時後,眾人滿載而歸的聚集在一起,看來他們都對自己挑選的禮物很滿意……至少大部分的人是這樣。   「好,明天我們要讓派克和小夏休息!所以我和小芙負責早、中餐,晚上我們去餐廳吃,我已經訂好位置了。」月希雅很有領導精神的指揮大眾。「咖啡交給瑪奇,你們別露出這表情,我喝過她泡的咖啡,沒有毒。狐狸,早上時你負責拖住夏塔,讓她留在房間裡,洛洛,你負責派克。小滴、庫嗶、富蘭大叔,你們負責整理房間。信長、窩金,你們兩個不准打架。飛坦、剝落裂夫和芬克士,你們三個負責放餐具和佈置。果農和伊弗蘭,你們兩個負責特殊效果,像讓花瓣從天上落下來之類的。都明白了嗎?」   眾人沉默的望著她,上頭彷彿有隻烏鴉飛過去。   於是月希雅不曉得從哪弄出紙筆,開始解釋起明天的「母親節驚喜」。 -   夏塔猛然睜開雙眼,她的生理時鐘告訴她是時候醒來了。   今天是星期天,得跟西索一起去買菜,早餐她想換點新口味,試試中式傳統早餐其實還不錯,稀飯配醬瓜這樣的早餐還真令她懷念。      還有樓下客廳肯定又是一團亂,雜誌派克大概已經收好了,飛坦的那些遊戲片要收起來,沙發的枕頭要扔回沙發上,蜜芙拉撿回來的那隻小動物要吃不一樣的東西……   邊想著星期天一天的工作,一邊起身進入廁所盥洗。   換了一套等等要外出買菜的服裝,夏塔抓著外套,打開房門,打算下樓在大家起來前準備好早餐。   「小夏,起好早喔。」一開門,夏塔就見到那張娃娃臉。   「你在這幹麻?」於是夏塔很自然的提出她的疑問。   「呃,這個嘛,我會一大早爬起來站在這裡當然是有原因的……」俠客勾起僵硬的笑容,硬是把夏塔擠回房間內,並關上房門。   「喂喂!」夏塔勉強往後退了幾步,抬頭看著俠客。「孩子,我知道你早上起來很閒,但我可是有一家子十幾口要餵養,沒時間在這裡跟你閒聊……」   「小夏,妳的共通語學得怎麼樣了?」俠客突然收起笑容,一臉認真的望著夏塔。   「啊?共通語?就是那樣啊,突然問這幹麻啊?」見俠客的轉變,夏塔更加肯定眼前的娃娃臉在藏著什麼。「我說……」   「夏塔,共通語是很重要的,妳雖然精通其他語言,但在這個世界該該精通的是共通語。」俠客伸出雙手,搭在夏塔的肩膀上。   「俠客,共通語固然重要,但早餐更重要。」夏塔學眼前的人擺出認真的神情,伸手將俠客固定在她肩上的雙手挪開,作勢要往門口走去。   「等一下!」俠客又一次將雙手搭上夏塔的肩膀上,阻止她的動作。「共通語哪有早餐重要,語言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阿霞啊,是說人老了耐心也沒以前那麼好了。你到底想說什麼啦!」夏塔終於爆發了。   「……」俠客沉默的望著夏塔。   「……」夏塔瞇起雙眼。   「……」俠客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正當夏塔考慮要不要直接賞他一拳時,俠客終於說出他驚爆性的告白。   「我喜歡上妳了。」   「……Estas loco?」夏塔盯著眼前的人,蹦出一句西班牙文,詢問對方是不是瘋了。   「雖然不知道妳剛剛說了什麼,不過愚人節快樂。」俠客依然保持那張認真的臉。   於是夏塔二度爆發。「愚人節是上個月的事情啦!你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嫌自己活太久想早死早超生嗎!」   「好啦好啦,跟妳開個玩笑而以,別這麼激動嘛。」俠客恢復他的陽光笑容,伸手摸了摸夏塔的頭,順便將她推到椅子上讓她坐下。「坐在這裡等一下,反正時間多的很,不是嗎?」   「我問你最後一次。你到底想怎樣?」   俠客望著夏塔身後逐漸聚集的黑氣,頭上掛下一滴冷汗。   「這個是商業機密。」俠客保持著笑臉,回答道。   「……」   「下來吃早飯囉。」   正在夏塔準備用「硬」往俠客肚子上打下去時,小滴的聲音及時在房門外響起,挽救了這場即將在頂樓爆發的惡鬥。   「吃早飯?」夏塔維持著準備揮拳的動作,看了看俠客。   「呼,我的工作完成了。」俠客摸著後頸,一臉「大功告成」的表情。「下樓吧,小夏。」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名堂?」這次換夏塔不想走出房門,而俠客在後面把她給推出去。   「下去就知道了。」俠客笑瞇瞇的推著夏塔,在下樓的路上還碰到了一臉疑惑的派克。「啊,派克,真巧,一起下樓吃早餐吧。」   「等……」派克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俠客另一隻手給推著往前走。   兩個家庭主婦般的角色就這樣被推到了一樓。   三人才下樓梯,連一樓地板都沒碰到,就見到眼前落下一大片紅色,還帶著淡淡的芳香。   「派克,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夏塔望著眼前在屋子裡下起的康乃馨花瓣雨,傻眼。   「我還正想問妳。」派克諾妲同樣一臉驚訝的回答。   好不容易花瓣一片片落到地上,派克跟夏塔這才發現藏身在康乃馨後的一群人。   「派克、夏塔……」   「母親節快樂!」   =口=!!? 這是夏塔的表情。   O_O…… 這是派克的表情。   「不要這樣看我們,是她強迫的。」芬克士一臉不爽的捧著粉紅色的康乃馨,指了指站在一邊的月希雅。   「喂!什麼叫強迫!」月希雅狠狠的瞪了芬克士一眼。   「要吵架先等一下。」夏塔頭痛的阻止兩人。「是說……今天是母親節?」   「是啊。」眾人點頭。   「我和派克是媽媽?」   「沒錯。」眾人再度點頭。   「……今天是母親節?」夏塔又問了一次,活像自己頭一次聽到這節日一樣。   「小夏……妳不會從來沒聽過母親節吧?」蜜芙拉開口問道。   「我從來不知道母親節是在五月。」夏塔很認真的回答。 -   在一陣混亂後,兩位母親終於在吃早餐時搞清楚了狀況,原來她們兩個因為要慶祝母親節,而負責擔當旅團裡母親的角色。   雖然一位完全不知道母親節是啥時候也沒從來沒過母親節,另一位連母親節是什麼都不知道。   「真是服了妳們兩個!母親節這麼重要的日子,竟然完全不知道。」月希雅一邊抱怨著,一邊拿出昨天挑選的禮物。「無論如何,媽媽的工作全由妳們兩個在做,所以……母親節快樂。」   「欸?」派克和夏塔接過禮物,派克先是驚訝的看著袋子裡的衣服,接著,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   「謝謝。」   「……月月啊,這兩套妳花多少買的?」夏塔盯著那個金光閃閃的商標,表情抽蓄的望著月希雅。   「兩套十萬戒尼。」月希雅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   「十……」   「她花了一個半小時殺價和威脅才買到的。」瑪奇在夏塔站起身大吼前回答。   「原來如此。」夏塔這才坐回沙發上,心安理得的收下那套好比地球超黑名牌貨的禮物。   接著,便是眾人一個個呈遞上去的禮物,送給派克的禮物一個比一個正常,有花、吊飾、衣服、鞋子、手鐲和巧克力,雖然裡面夾雜了一包咖啡豆,但也能算的上正常的禮物。   在團長送上一束玫瑰時,派克露出難得一見的真摯笑容。   「謝謝,團長。」   「辛苦了,派克。」   藏在那兩人笑容後的真正故事,也只有他倆自己知道。   另一方面,夏塔收到的東西,除了幾個較正常的,像蜜芙拉的甜甜圈造型耳環,瑪奇的髮飾、伊弗蘭的巧克力跟康乃馨、庫洛洛的蝴蝶蘭、庫嗶的植物盆栽、小滴的一整盒小甜餅以外,其他人送的禮物有些讓她哭笑不得,有些在別人眼中很怪異,在她眼中卻是非常棒的禮物。   「我從來沒送別人禮物過,不喜歡可以扔了沒關係。」   夏塔接過窩金送的東西,忍不住放聲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阿金哥,你實在太了解我了──哈哈哈──」   她將那團長了小樹苗的泥土放在一旁,給窩金一個大大的擁抱。   眾人汗顏,這明明一看就是不曉得從哪邊土裡直接挖出來的東西,為什麼夏塔會這麼高興啊?   其實夏塔很喜歡植物,這點窩金竟然會注意到,的確讓她驚訝了一下;而且這個禮物充分的實踐了窩金「從來不花錢買東西」的理念。   「拿去。」飛坦將某個東西拋在空中,夏塔伸手一接,是瓶裝著紫色莫名液體的東西。「可以讓人保持清醒的感覺到所有痛覺,不會痛得昏過去。」   「這是要我在你們的食物裡下藥的意思嗎?」夏塔望著手中的小瓶子,無言以對。   「不,這是要妳以後來幫我折磨人。」飛坦回答,夏塔這才發現,飛坦的禮物其實比任何東西都寶貴。   「喏,拿去。」信長遞上一把武士刀,上面還綁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   「要給武士刀,這個蝴蝶結就不用綁了吧!」夏塔指著刀上的粉紅緞帶,一瞬間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都是富蘭克林啦,我說送武士刀妳應該也會收下,他就堅持東西要有禮物的樣子,我才會在上面弄個蝴蝶結。」信長無奈的解釋,而夏塔聽完他的蝴蝶結的來由之後,還是忍不住噴笑了。   「母親節快樂~」西索一臉笑瞇瞇的遞上他看似正常的禮物。   「……我可以把它扔出去嗎?」夏塔望著手上的果實狀耳環,無語。   這禮物如果由在場任何一個人送出來,就會顯得無比正常,但經由西索……   「真傷人,小夏不喜歡嗎?我覺得很適合女孩子呢♣」西索的解釋是如此正常,讓夏塔不得不默默的將那對果實耳環收下。   「母親節快樂。」剝落裂夫遞上一根白色尖棍給夏塔。   「……這什麼?」夏塔望著那根棍子,不解的問道。   「那是我族用來在身上穿洞的工具。」剝落裂夫冷靜的回答,只是他沒有解釋他們那族在身上穿洞要幹麻。   「原來如此。」除此之外,夏塔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   「小夏,妳一直在唸的菜刀。」富蘭克林遞上全套菜刀,只見夏塔眼睛一亮,轉過頭一臉感動的望著富蘭克林。   「兒子,媽媽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感動過。你的禮物比牛津大學的入學通知還要好上不知道幾百倍!」   「原來千百萬人想進都進不去的學校連幾把菜刀都不如。」伊弗蘭忍不住吐槽。   再來是芬克士。   「……這啥?」夏塔盯著手上空空如也的小玻璃瓶子。   「聲音。」芬克士雙手抱胸,很理所當然的回答。「妳要把瓶子打開才能收到。」   夏塔半信半疑的將瓶塞打開,從小瓶子裡呼出的聲音大的讓她差點讓小瓶子掉到地上。   「夏塔!母親節快樂!還有,前兩天妳找不到的那包巧克力其實是我吃掉的啦,哈哈哈……」小瓶子中的聲音衝出來後,眾人陷入一陣沉默。   「……芬克士啊,原來那包巧克力是你吃的?」夏塔帶著陰沉的笑容,緩緩轉向芬克士。   不過不提這個的話,芬克士把聲音關在瓶子裡的技術,也是挺讓人佩服的。   「哦,這個嘛,俠客!換你了!」芬克士將俠客拉到前方,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躲到離夏塔最遠的地方。   「猜猜看這是什麼。」俠客一臉笑瞇瞇的舉起手上的黑布。   「別跟我說是什麼最新款式的手機。」夏塔盯著那團黑布,她實在不知道俠客會給她什麼東西。   「那個選項我是有考慮過,不過不對唷。」俠客眨眨眼,帶著笑意的雙眸看著那團黑布,然後伸手一拉,露出黑布底下的黑色鐵籠。「昨天抓到的。」   籠子中坐著一隻眼睛一邊藍一邊紅的生物,牠的身體和頭是白鴿的樣子,翅膀卻是一對蝴蝶的羽翼。   「咦?」夏塔睜大雙眼,不敢相信的望著籠子裡的生物。   「神話裡的動物真的存在呢,昨天在公園裡看到了一大群,就順手抓一隻回來了。」俠客將籠子塞給夏塔。「母親節快樂,小夏。」   籠中的生物伸展著蝴蝶的翅膀,歪了歪頭,看著夏塔。   夏塔發現,俠客其實是個很好的兒子,只可惜他生母沒這個福氣養他。      客廳裡的十六個人中,真正體會過親情的,只有三個人,而且都是從地球穿越來的人。   對幻影旅團而言,母親這兩個字,在被月希雅提起之前,都只是單純一個陌生的名詞罷了。   然而,陌生的東西不代表不存在,是吧?      這一年,幻影旅團與穿越者們度過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母親節。   這一天,就在服務生對派克和庫洛洛一句:「哇!你們夫妻倆生這麼大票孩子,看起來還這麼年輕,不容易唷!」與眾人的爆笑聲、臉抽下結束了。 <母親節賀文 完> 我遲到了!!明明是昨天要發的囧 在此祝各位遲來的母親節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