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瞳楓生日賀文】

「生日?那種東西誰會記得。」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講。」 停頓。 「不過,明天是我的生日呢。」 【瞳楓生日賀文】   飛坦的手停在空中,他站在樓梯上,猶豫著自己是否該敲門。   已經過午夜十二點了,雖然夏塔應該還沒睡,就算睡了也會立刻清醒,不過……   「叩。」   簡單不拖泥帶水的敲門聲讓淺眠的夏塔立刻睜開雙眼,她坐起身,花了三秒的時間猜測門外的人是誰,在花了兩秒思考來者為何會先敲一下門,而沒有直接推門而入,下一秒,她已經打開房門看著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飛坦。   「阿坦,半夜十二點多不睡覺,要進來還先敲一下門,說吧,又發生啥事要拜託我啦?」夏塔理著略為凌亂的黑髮,眼中帶了些許剛睡醒的困倦,但從語氣能聽出她的清醒。   「今天是瞳的生日。」飛坦用他冷硬的嗓音吐出這句話。   「喔,很好啊。」夏塔單手扠著腰,點了點頭。   飛坦看著她,夏塔又是沉默了幾秒。   「媽的死飛坦你現在才跟我說是啥意思啊!?」   飛坦看著雙手抱頭開始抓狂的夏塔,一點悔意都沒有的聳了聳肩,回一句:「我也是二十分鐘前才知道的。」   -   「叩叩叩。」   力道輕但急躁的敲門聲在俠客房間門口響起,一向晚睡的俠客瞥了瞥時間,凌晨一點了,誰會在這時間跑來敲他的門?   「飛坦?小夏?」俠客側身讓這兩位深夜來的不速之客進門,那兩人也完全不客氣的直接闖進去,夏塔順手把門關起來,飛坦跨過滿地電線與電子產品,找到一塊應該能坐人的地方坐了下來。   「什麼事?」俠客看著這兩個莫名奇妙的傢伙,心裡猜測著各種可能性,根據那敲門聲,兩人應該是有急事……會是什麼事呢?只有他們兩個,所以跟旅團應該沒什麼太大關係。   「阿霞,瞳瞳喜歡啥?」夏塔劈頭就一句,俠客一時間內還沒反應過來,飛坦在後面又接了一句:「今天是瞳的生日。」   「咦?今天是瞳楓的生日?」俠客碧綠的眸子中閃過幾絲訝異,畢竟流星街出來的人可從來不過生日這種東西。   「是啊是啊,死坦子剛剛跑來問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我想既然她大小姐都跟飛坦提了,雖然肯定只是隨口講講,但多少還是該送個禮物什麼的……」夏塔比飛坦更大方的直接在俠客電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來,還一邊用椅子轉圈。「你也知道我們都是一群根本不過生日的人,除了給她做個生日蛋糕以外,還真不曉得該做什麼。」   「這種事怎麼跑來問我啊?」俠客一臉哭笑不得的攤攤手。   「你是旅團裡最聰明的人,這時候也只有你還醒著。」飛坦暴躁的回答。「快想想。」   「這、這個嘛……」俠客雙手抱胸,微抬起頭思考著。「瞳楓也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嗯,心意到了就行了啦,她又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我靠,死阿霞竟然私藏了這麼多好遊戲,也不拿出來跟我們分享一下?」   「喂!不要亂動!」   飛坦無視在旁邊鬧的兩個白痴,垂下金色的眸子,開始思考著。   瞳楓也是流星街出來的,她對物質上從來沒什麼要求,明明可以離開流星街,卻堅持留在那草木不生的地方。   心意最重要嗎?   「也只能這樣了。」飛坦喃喃自語,然後轉向在一邊搶電腦的兩人,也不管他們有沒有注意到自己,逕自開口:「喂,你們,就開個生日兼歡送會吧。」   「啥?你是說生日派對吧,好老套──」   「對流星街出來的人,過生日本身就夠特別了。」飛坦眼中透著幾絲不耐,另外兩人卻也不能否認這個事實。   「這麼說也是。」俠客點點頭,嘴邊掛起一絲笑容。   「那我們就照地球的方式來舉辦個生日party吧!」夏塔非常有精神的提議,「詳細怎麼做就請教小芙或小月!」   清晨五點。   敲門。   穿越者蜜芙拉一臉還沒睡醒的打開房門,看著夏塔。   敲門。   「……有什麼事嗎?」開門的人身上長滿了洞,讓夏塔先是倒抽一口氣,然後想起這人是剝落裂夫的原型。      敲門。   「……」沒回應。   再敲。      「……」依然沒回應。   夏塔將氣往拳頭上集中,正打算一拳把門打爆,就看到頭髮凌亂、睡眼惺忪的穿越者伊弗蘭站在門口,不解的看著她。   敲門。   「……哦,可愛的小果實,怎麼會在這時間來找我呢?」沒上妝頭髮也沒抹髮膠的西索彎低身子,挑逗性的抓住夏塔的下巴。   「……」夏塔用腳一勾,往後退一步,把西索關回房裡,假裝啥都沒發生過的前進下一個房間。      敲門。   神秘的木門板一開,險惡的黑暗裡飄來一陣陰風,接著,Cosplay貞子的庫嗶披頭散髮、散發著怨氣的站在門口,用露出來的險惡眼睛盯著夏塔。   一瞬間,夏塔覺得自己有被拖進電視裡的危險。   敲門。   門開了,開門的人臉上帶著狠戾的表情,額角浮現著青筋,就在夏塔以為自己又一次穿越回地球的黑幫場所之時,信長開口說了一句:「我把樓下的餅乾給吃完了。」   夏塔的表情變得比信長還要流氓。      敲門。   「早上了嗎?」小滴扶正眼鏡,看著夏塔。   「嗯,早上囉。」夏塔回答。   「喔,那我再回去睡。」小滴轉過身,關上房門。   夏塔舉著手,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在朝門板敲一次。   敲門。   「呵──睏死啦,幹麻?」開門的人身高至少有200公分,聲音粗野,體型強壯,而且滿身是毛,乍看之下頗有上古猿人的丰采,但仔細一看,發現這位男子氣概十足的人手上,抱了一隻粉紅色的兔子娃娃。   夏塔默默的盯著那隻兔娃娃幾秒,最後決定,為了維護他們男人的尊嚴,還是不要講出這人的名字比較好。   敲門。   「幹麻?」   開門的瑪奇面無表情,看起來似乎跟平常沒什麼差別,但那雙眼睛散發出來的凶狠光芒,讓夏塔嚇得連退三大步。   「是西索有事找妳!真的!」夏塔情急下隨口扯了個陷害西索的大謊,只見瑪奇眼中的狠光再度爆發。   夏塔現在感到非常後悔,為什麼要來敲瑪奇的門。   這次夏塔連門都還沒敲,就聽見房裡傳來陣陣悲悽的啜泣聲。   「……阿芬?」夏塔輕輕打開芬克士的房門,驚見穿著埃及法老裝的芬克士正在黑暗中盯著發光的小小正方形,手邊還放著一整套保存如新的DVD,好像是什麼連續劇之類的。   電視裡傳來某種悲傷的鋼琴樂,然後是女主角的聲音要死不活的說:「親……愛的……我會……永遠……愛……你……」   然後是某男淒厲的吶喊:「不──小雲──別丟下我一個人──」   男主角失聲痛哭,芬克士放聲大哭。   夏塔的表情:=A=!!!!???? 敲門。   門打開了,夏塔一側身,閃過從房間裡飛出來的小武士刀──門「碰」一聲又關起來。   夏塔拿起卡在刀口的布條,上面寫著:「打擾老娘睡覺者死! 月希雅」   敲門。   門「嘎吱──」一聲打開了,裡面一片黑暗,還傳來陣陣鐵銹味,就在夏塔開始考慮該不該把門關上時,只見一道閃電在房內打下來,瞬間照亮了站在門口的人──身高約莫200公分、膚色青藍、滿嘴縫線、耳垂超出凡人長度的垂掛在兩邊的科學怪人──夏塔臉色鐵青的轉身就跑。   富蘭克林不解的看著夏塔的背影,搔了搔腦袋,身後一閃一閃的忽明忽暗,他轉頭看了看身後,自言自語的說:「哦,這燈泡的確該換了。」   敲門。   開門的派克諾妲臉上滿是切片小黃瓜,還有奇妙的綠色黏稠液體,夏塔盯著那張藏在綠色中的臉,發現原來搶劫其實不用戴面具,只要拿女人的敷臉用具就行了。      邊搶還可以邊保養皮膚,女人的生意果然是最棒的。   最後一個人了。   老實說,夏塔實在沒有敲這扇門的勇氣,這扇門有如玩超級瑪莉歐,突破重重關卡後,來到最後一扇華麗麗的紅色大魔王門前,在門口猶豫是不是可以把主機關掉明天再來一樣的感受──雖然眼前這扇門跟所有其他門長得一模一樣,當然啦,夏塔也不排除其實旅團每一位成員都是BOSS的可能性……   「夏塔,有事嗎?」深沉充滿磁性的男性嗓音在夏塔身後響起,夏塔默默的轉過身,對上那雙漆黑無光的眸子──   「媽的!難怪阿坦和阿霞這麼熱切的推我來叫醒大家!」   夏塔在望著黑暗中猶如鬼魅的庫洛洛後,悲憤的仰天長嘯。   -   上午六點,眾蜘蛛與穿越者在三樓的書房齊聚一堂,不少人明顯的還沒睡醒,一臉死氣沉沉的站在那裡。   「瞳楓那小女娃的生日關我們什麼事?」信長一臉流氓的雙手抱胸,用表情宣告眾人「老子沒睡飽少惹我」。   「瞳今天要回流星街。」飛坦不耐煩的回道,沒有多做解釋的意願。   「我們之中也就飛坦跟瞳楓最熟,何況任務結束,大家也差不多要散了,就來隨便慶祝一下也無所謂。」見氣氛不對,俠客趕緊跳出來打圓場。   「呵呵呵……」西索發出一陣變態式怪笑,笑得每個人都被嚇得清醒了幾分。   「咳,無論如何,我們來照地球的方式慶祝一下吧。」夏塔將話題扯回來。「所以,小芙小月,你們覺得該怎麼做?」   「欸、這個,我想……該去買個禮物什麼的吧……還有生日蛋糕。」還穿著粉紅色睡衣的蜜芙拉答道。   「喔喔喔要開Party是嗎?」原本還一臉睡眼惺忪的月希雅突然精神百倍的抬起頭。「雖然時間是緊迫了一點,但沒關係現在還早還來得及!現在就來分配工作,派克、小滴,妳們去買一些顏色鮮豔的緞帶、包裝紙、生日卡片、氣球,庫嗶你就看買回來之後缺什麼就複製多點出來,飛坦、瑪奇、俠客,你們三個跟派克和小滴一起上街,不過你們的工作是挑生日禮物。埃及人、武士叔,你們兩個負責打掃。」   「啊!?為什麼是我們兩個?」   「窩金,富蘭克林,你們兩個負責裝飾天花板,剝落裂夫纏緞帶,俠客你去找出所有party時會放的歌,果農西索你就負責塗鴉!夏塔,做生日蛋糕,伊弗蘭、小芙去找餐廳,訂些吃的回來,記得要多買一點,團團洛,就麻煩你去拖住瞳楓了。」   月希雅一大串話才講完,殺氣四起,沒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那種工作,就在危急時刻,只見團長庫洛洛從容不迫的站起身,落下一句:「那就這麼辦吧。」   蜘蛛當場被K.O.。      -   時間是上午九點,在某間豪華的蜘蛛巢裡,一群據說人頭都值好幾億戒尼的強盜,正在布置房子。   有一位據說住在天空競技場頂樓,從來沒戰敗過的果……殺人魔術師西索,正一臉變態的在每扇窗戶上畫著綁著緞帶的各式小果實。   兩個一拳就能把人捏成兩半的巨漢,深山猿人與科學怪人,別名窩金與富蘭克林,正輕鬆的在天花板上貼貼紙、綁緞帶。   有一個生平事蹟不明、貞子的頭號Fans,庫嗶正在複製充好氣的各色氣球與碗盤餐具。   兩個表面和善,其實擅長偷窺別人秘密的隱藏變態和疑似有健忘症的女孩,派克諾妲與小滴,正給每個大小不依的盒子包裝。   愛錢同時也擅長創造鬼故事怪談的美女神醫,瑪奇正在一張大白布上刺繡。   兩位面惡心不善,頗有民族氣息的大叔,信長與芬克士,正包著頭巾戴著口罩,在客廳拿著掃把和雞毛撢子偽裝成模範家庭主夫,當然他倆身旁的殺氣需要無視一下。   自稱無害其實關係廣大到能秒殺人的廚娘,夏塔正在廚房裡做某種點心,大概是因為時間不大充足,她身邊瀰漫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兩個算是面善的穿越者,蜜芙拉和伊弗蘭,正拿著電話講個不停,女孩那邊的內容溫馨可愛,雖然偶爾會蹦出一兩句「是嗎?那我只好放火把你的店給燒了」或類似的甜美威嚇;男方則是用慵懶客氣的語調,跟對方說如果在十二點之前東西沒送到,他就會「……(自動消音),謝謝。」。   還有號稱全世界屬一屬二、專門黑別人帳戶的駭客,俠客正在電腦前敲敲打打,尋找任何跟「生日」、「派對」有關的歌曲,然後被站在一邊的月希雅和飛坦一個一個否決。   「這家餐廳大概只能供應三人份,雖然他們是說可以提供給十二個人的大家庭……」伊弗蘭動作慵懶卻有如貴族般的轉著筆,在其中一個電話旁寫了些記號。「妳那邊的如何了?」   「是我態度太好了嗎?敢送過來的只有兩家呢。」蜜芙拉秀氣的雙眉略呈無辜的八字形,她無奈的看著紙上亂七八糟的筆記,一手還拿著電話。   「不,我想是妳太像那種黑道集團,先給糖果後給鞭子的那種人。」伊弗蘭伸了伸腿,抬起頭看向窗外。「哎呀,那不是瞳楓嗎?」   話的音量不大,但聽力經後天修練而來,好得異於常人的眾蜘蛛把這話聽得一字不露,隨著月希雅一聲「完了!」,整棟房子瞬間雞飛狗跳一團混亂,最後不曉得是誰大喊一聲:「尋找掩護!」所有人瞬間消失蹤跡,留下空無一人的大房子。   瞳楓,一個約莫十五歲的銀髮女孩推門走入房內,她寶紅色的漂亮眸子靜靜的掃視過整個客廳,接著淡淡的說了一聲:「別躲了,出來吧。」   整間房子又沉寂了兩秒,接著,一抹黑色的人影從牆後從容不迫的走出來。   「怎麼這麼早回來?團長呢?」飛坦望著眼前的女孩,語氣不熱切,卻也不會太不耐煩。   「人幹麻都躲著?」瞳楓望著地上亂七八糟的紙屑、緞帶,不懂這些人在搞什麼名堂。   「……在玩捉迷藏。」飛坦沉聲道出連自己都覺得蠢的理由。   「坦子,你不覺得這個理由太過牽強了一點嗎?」瞳楓看了飛坦兩眼,露出不知道該怎麼吐槽的表情。   飛坦正打算開口,另一個人影從角落轉出來,伊弗蘭神色自然的向站在門口的兩位打招呼:「欸?飛坦你不玩了嗎?啊,是瞳楓,要一起來玩捉迷藏嗎?現在我當鬼,要玩的話可能得等到下一局。」   「……嗯,我不玩了。」飛坦冷冷的瞄了伊弗蘭一眼,伊弗蘭保持同樣表情,笑著點點頭。   「那瞳楓呢?」他轉向站在門口的瞳楓,問得一臉雲淡風輕。   「不,不用了。」瞳楓秀麗的臉上勾起一抹笑容,跟旅團混在一起的這些人編起謊來比誰都自然、俐落。   「別理這些人。出去晃晃。」飛坦起步,沒有刻意做出什麼小動作,瞳楓卻明白他的意思:一起走吧。   她側著頭笑了笑,跟著離開屋子,飛坦隔了這麼多年,一點都沒變。   房門關上的聲音。   過了幾秒,伊弗蘭才出聲說道:「抓到鬼囉,出來吧。」   「……走了嗎?」   眾人紛紛探出頭,確定瞳楓真的離開後,才將警報解除,繼續原本的工作。   「不行!這樣實在太危險了!我們必須有一個人盯著外頭的動靜。」月希雅摸著下巴,一臉嚴肅的看著窗外。「伊弗蘭,你負責邊打電話邊監視外頭的情況。蜜芙拉,妳負責打電話邀請人,看看酷拉皮卡要不要帶他的小女朋友一起來?小傑、奇犽、雷歐力、揍敵客家,還有那些亂七八糟妳能想到的都找一找。」   「嗯。」   「知道了!」   「俠客,你繼續找歌,不準在看什麼死亡殺人的歌,嗯,夏塔妳那邊還OK吧?」月希雅朝廚房大喊一聲,夏塔含糊的應了一聲。「果農你一定要畫果實嗎!唉算了,庫嗶,紅色的多一點啦,全都白色汽球又不是在辦喪事!」   庫嗶默默的放下手中的白色汽球,心不甘情不願的拿起其他顏色的汽球。   「那個掃把不是這樣用的啦!」「那是怎麼用!?老子我一輩子沒掃過地!」   「小芙!把妳的野貓還是野狗抓出我的廚房!喔喔喔不准舔奶油啊──」   「你好,我叫伊弗蘭,我需要訂二十人份的餐點……」   「酷拉皮卡?是我,蜜芙拉……嗯嗯嗯……對……啊,洛洛哥現在不在耶?……沒有啦,不是跟火紅眼有關……哎呀你讓我說完嘛!……」   「喂,那個緞帶為什麼都是黑白的啊啊啊啊──派克,去買一些其他顏色的緞帶回來──」   -   一黑一銀,兩個身型相仿的人影坐在如噪音箱的大房子上。   瞳楓聽著底下的混亂,忍不住輕笑出聲。「真是辛苦他們了。」   「還不是為了妳的生日。」飛坦回道,看著遠方疑似是某家餐廳的外送車。   「說到這個,坦子你還真有心啊,昨天說生日的事情,我只是隨口講講而已。」瞳楓伸出手指,戳著飛坦藏在面罩下的臉。「喔,還有,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是沒長高。」   「發育期這種東西是要看年齡的好嗎。」飛坦的額角隱約浮現出青筋。「我們好久沒打一場了。」   「呵,打一場嗎?」瞳楓將一措銀白的髮絲撥向耳後。「雖然我還是比你強,但要打的話,隨時奉陪。」   「那也要先打一場才知道吧。」飛坦金黃的眸子裡閃過幾道光芒,瞳楓略勾嘴角,手中出現一把死神的鐮刀。   -   「叮咚。」   「誰去開一下門!雞腿擺這,窩金你再偷吃你就死定了我跟你說。」   蜜芙拉匆匆衝去打開那扇華麗的大門,小傑、奇犽、雷歐力全來了。   「嘿!好久不見!」雷歐力還是跟以前一樣一身西裝還帶了副墨鏡,只是手上的手提箱變成禮物袋。   「蜜芙拉姐姐!」小傑並沒有進化成大傑,雖然已經脫離了十二歲的稚氣,身高也高了不少。   「唷,幻影旅團也能變成這德行啊?」奇犽,頭髮長度到達肩膀,沒了以前小孩子的稚氣,也轉變成一個跟他大哥有得拼的少年了。   「唷!小果實都長成大果實,西索要哭了……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還愣在門口幹麻?快進來啊。」   接著,揍敵客家族也乘著他們的私人飛行船現身,那場面高調的讓餐廳外送人員下巴都差點掉下來,接著酷拉皮卡帶著他穿越過來的小女朋友,還有旋律和芭蕉一起出現。   然後又是一陣歡迎與勸架後,終於把所有人都請進屋裡。   再來獵人考試的負責人也一個個蹦出來,不知道為什麼連半藏都出現了,於是眾人在門口聽一人講話聽了快五分鐘,最後門淇實在受不了,開始耍起菜刀才把大家嚇得逃進屋裡。   La Mariposa的主要員工也紛紛出現、比絲吉、東巴(因此又勸架了一翻)、幾位從流星街出來的人士、蘿拉嬸、蘿拉嬸她兒子、匿名FJ的狗面具人、據說是小傑他老爸的流浪漢、某位穿著粉紅色洋裝,差點把牆撞一個洞的後媽、送貨員工,反正不管認識還是不認識的全都被呼叫過來,還好蜘蛛房子夠大,塞這麼多人也不嫌擠。   最後庫洛洛也終於現身了,整間房子也被布置得花花綠綠,這邊汽球那邊緞帶,還有疑似舞廳才能找到的七彩轉燈,甚至連DJ台都出現了,場面一團鬧哄哄,月希雅喊了幾聲沒人應,只好派窩金去河東獅吼一聲──   「安靜!!!」   整間房子頓時鴉雀無聲。   天色已暗,外頭只能聽見蟋蟀的聲音,月希雅滿意的點點頭,站在門口對大家宣佈:「各位!今天是瞳楓的生日!等等我們要把燈全關起來,給她一個Surprise!也就是驚喜!」   「喔!」   「靠么他們走過來!快!關燈!」   場面又是一陣混亂,燈一盞一盞的暗下來,眾人會念的就用絕,不會念的就安靜的躲著。   瞳楓看著窗戶裡一群人混亂的場面,強忍著笑,一直等到燈都全黑了才把門推開。   「她進來了沒?」「噓!快開燈。」「等一下要喊surprise,還是驚喜?」   燈毫無預警的亮起來,瞳楓和飛坦站在門口,看著眾人在亮光中呆了三秒,才突然一齊用幾乎可以震破窗戶的音量大喊:「瞳楓!生日快樂!!」   飛坦從瞳楓身後往前走了幾步,定身,微微回過頭,金色的眼中藏了一絲笑意。   「生日快樂,瞳。」 <瞳楓生日賀文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