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輩子的時間

  蜜芙拉來到幻影旅團,或是被綁來,正式滿了一年。   想當初她對旅團還抱持著一種恐懼與陌生,現在取而代之的,成了一種像大家庭一樣的安全感。   她害怕見到旅團殺人的場面,所以他們盡量不在她面前動手;雖然每次看到血淋淋的傷口時,懼色毫無掩飾的浮現在她臉上,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一個字。   她用自己的方法融入了旅團,團員也在各方面接受了她的存在,不論這女孩與他們是多麼格格不入。   一切維持著常軌,庫洛洛沒有突然宣佈要解散旅團,穿越者也沒有突然想要搞叛變,搶劫的搶劫、做衣服的做衣服、下廚的下廚、殺人的殺人,一切都是蜜芙拉習慣已久的事情,但接近二月份時,一向掛著溫和笑容的蜜芙拉突然開始成天唉聲歎氣。   像是望著窗外,一看就呆了一個小時。   洗盤子的時候,動作也會莫名奇妙的停下,就讓水一直開著,流個不停。   跟別人說話,常常會突然失神,過一下才回過神來問:「嗯?你剛剛說什麼?」   這種種跡象,連全旅團裡最粗枝大葉的窩金都注意到了,於是,在一個平凡的星期五,晚飯過後,也就是黃金八點檔時刻,還留在基地的幾位蜘蛛團員與穿越者聚在客廳,討論起蜜芙拉的異狀。   「蜜芙拉這小丫頭最近好像不大對勁。」窩金最先起頭,他一臉不解的摸著臉,完全不懂講這種話時應該放輕聲音。   「嗓門這麼大,乾脆到屋頂上去喊算了。」瑪奇不冷不熱的扔出一句,讓窩金乖乖閉上嘴。   「嗯,就是說啊,該不會是小女生必經的過程吧。」攤在沙發裡的俠客不著痕跡的瞥了瞥坐在餐廳裡望著窗外的蜜芙拉,發現她完全沒被窩金的大嗓門驚動。「看,連窩金都嚇不到她。」   「小夏、小月,妳們也是地球來的,看看她是怎麼了?」富蘭克林出聲詢問兩個穿越者。   「啊?這種事情我哪會知道。」夏塔用手肘撞月希雅一下。「妳的生活跟蜜芙拉比較相似,妳看呢?」   「別說得像妳也從流星街出來一樣好不好。」月希雅翻翻白眼,隨即露出認真的表情思考著。「嗯……依我看,她像這樣又發呆又失神,還常常嘆氣……那肯定是……」   「是……」眾人伸長了脖子等著月希雅的答案。   「談戀愛了!」她猛然一拍桌子,雖然沒人噴茶,但也沒人瞬間做出反應。   過了約十幾秒的呆愣,窩金終於爆出一句驚爆性發言:「難道是跟西索!」   眾人表情變得非常猙獰,夏塔語氣驚恐的問道:「何以見得?」   「是因為西索那麼BT,而且又一天到晚不見蹤影,搞不好偷走別人少女的心之後就一去不復返,她才會這樣成天唉聲歎氣!」月希雅搶在窩金之前低喊道,眾人一聽,表情更加猙獰,顯然對這說法大感認同。   「不可能,她從來沒有一個人單獨做什麼事過,而且西索也從來沒特別跟她聊到話。」俠客冷靜的分析。「除非蜜芙拉是單戀,那另當別論。你們女孩子有聽她過什麼嗎?」   瑪奇、月希雅、夏塔互望一眼,搖搖頭。   「可是不會是西索的話,還會是誰呢?」窩金搔了搔腦袋,不解的問道。   「嗯……會不會是飛坦?感覺他們挺合的。」俠客猜測。   「不會。小芙她可是怕飛坦大魔……怕他怕得要死。」夏塔輕咳一聲,瞄了蜜芙拉一眼。   「那還有誰呢……」   「該不會是俠客吧?」富蘭克林摸著下巴猜道。「又有臉蛋,又會討女孩子歡心,年紀也挺搭的,還給她教念能力和共通語,日久生情也是難免的。」   「欸?我?」俠客一臉不敢相信的指著自己,眾人盯著他,覺得這話的確不無道理。   但……   「不,小芙她覺得小夏喜歡俠客,或反過來。」月希雅雙手抱胸,一臉認真的回答。   夏塔鄭重噴茶,俠客用力一拍桌。   「開什麼玩笑啊──」兩人同時怒吼。   「哦哦,原來你們兩個啊,多久啦?」   「我覺得是團長。」瑪奇無視一旁的混亂,動作愜意的舉起茶杯啜了一口。   「團長?」眾人動作又一次定格,俠客準備扔天線,夏塔高舉著餐刀,窩金卡在兩人中間,雙手叉著腰一付「來啊老子不怕」的氣勢。   「直覺。」瑪奇淡淡的加了一句簡短卻讓說服力增加無限的話。   「嗯,這樣一想,團長的嫌疑的確最大!」夏塔放下餐刀,跟窩金和俠客一同擠回人群中,一付共同商討機密大事的陣仗。   「沒錯!看喔,庫洛洛這傢伙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看起來就是文質彬彬的良好青年形象,當然我們都知道他是扮豬吃老虎啦,可是他根本就是小芙心目中的number one!」月希雅洋洋灑灑的做出結論,眾人大力點點頭,似乎對這個結論感到很滿意,月希雅見大家貌似都同意的樣子,繼續說下去:「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小芙一直嘆氣也不是辦法,所以,套話大王俠客,你負責去打探小芙喜歡的人到底是誰!」   「我?這種事情應該是妳們女孩子家自己關上房門,去討論的事情才對吧!」   「各位討論得真熱鬧。」好聽低沉的嗓音從樓梯上傳來,眾人抬頭,只見團長庫洛洛從容不迫的走下樓。「這次的行動,是……」   接著,開始解釋起關於搶一幅名畫的任務,大家也都自然的,暫時放下有關蜜芙拉和庫洛洛的話題,但有些事情不去理,不代表不存在。   -   什麼是喜歡?   是開始注意另一個人的目光,不自覺的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他開心的時候自己也會跟著微笑,他難過的時候會想陪在他身旁,總是希望他能多看自己兩眼,總是在猜,他對自己到底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思。   蜜芙拉發現自己栽了,而且非常徹底。   她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思考,自己的心情到底該怎麼歸類,對他,是單純的親近,還是像看待家人一樣,亦是純粹的從他身上得取安全感?   其實答案一開始就清楚明確的擺在那裡,只是她不願去面對而已,於是在兩個月的反覆思量後,她終於發現,蜜芙拉,已經無藥可救的喜歡上了──號稱全獵人世界屬一屬二的殺人集團,蜘蛛的團長──庫洛洛。魯西魯。   就在她終於想通這道理的時候,坐在客廳的眾蜘蛛也討論完新的行動,準備回房間為明天準備去了。   「喜歡上……他了嗎?」蜜芙拉呆望著窗外,喃喃自語。   -   「團長,怎麼會想搶那幅畫?」派克諾妲遞上濃濃的黑咖啡給庫洛洛,身為旅團的元老成員,加上跟庫洛洛認識最久的交情,有什麼問題,在團長面前她從來不會多作保留。   「謝謝。」庫洛洛接過咖啡,雙眼仍舊停留在書上。「芙說喜歡那幅畫。」   「蜜芙拉?」派克諾妲略顯一驚。   「幾天前跟她一起去一趟畫廊,她停在那幅畫前,說了聲好漂亮。」庫洛洛合上書,閉起雙眼,嘴角隱約掛起了絲微笑。「世上最難搶的,還是人心。」   派克諾妲聞言,輕垂眼簾,淡淡的笑了笑。「最難搶到的心,是團長的吧。」   「那,」庫洛洛端起咖啡,湊近唇邊啜了一口,他睜開雙眼,無止盡的黑中帶著讓人捉摸不定的光芒。「芙是個比我們都了不起的賊呢。」   -   飛坦不喜歡這次的行動計畫。   要在不殺任何人的情況下,悄悄的把畫從畫廊裡偷走,不止不能殺人,就連把人打成殘廢都不行。   靠月希雅那女人、俠客和其他人的輔助行動,他光明正大的走進完全沒人的畫廊,找到團長要的東西──一幅毫不起眼的小油畫。   飛坦不知道這幅畫到底哪裡吸引團長?   就只是一片顏色亂七八糟的花園,還有淺藍的天空,儼然是人類對這醜惡的世界的卑微幻想;他瞄了眼畫的名稱:伊甸園。   他冷笑一聲,拎起布袋,大方的走出空無一人的畫廊,坐上車,跟其他人一起回到旅團,從頭到尾一滴血都沒見到。   都只因為……   「芙不喜歡殺人,所以別見血。」   團長庫洛洛是這麼命令的。   -   「叩叩。」   「唔、請進!」蜜芙拉慌張的收起日記,她聽見身後的門被推開的聲音,趕緊站起身,帶著靦腆的笑容轉過頭,只是她的笑容在見到來人的一瞬間就僵住了。   「飛坦他們剛剛回來,東西也搶回來了。」庫洛洛嘴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深沉的黑眸直直望著蜜芙拉,接著他微低下身,放下那幅油畫。   五顏六色的鮮花襯著湛藍的天空,成為一片人稱伊甸園的幻想境地,但蜜芙拉看見的,卻不是那無意義的名稱,而是色彩間形成的靜謐。   一片沒有情緒污染的純淨。   「咦?」蜜芙拉低頭看著那幅畫,漂亮的暗金色雙眼裡毫無隱藏的閃過訝異。「這不是之前我們看到的畫嗎?」   「不是喜歡嗎?」庫洛洛帶笑的嗓音問道。   「啊、嗯,對,很漂亮……」   「那就給妳了。」庫洛洛頓了一下,又補上一句:「本來就是為妳而搶來的。別擔心,沒有任何人受傷。」   「咦?」蜜芙拉呆呆的望著庫洛洛,嘗試在大腦中把這句話好好消化一下。   「還有,以後搬到我房間。」庫洛洛邊說邊轉過身,腳步不疾不徐的離開。   「咦!」蜜芙拉這次整張臉紅了起來,不知所措的看著庫洛洛的背影。   「我不喜歡把自己的東西放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庫洛洛若有所思的留下這句話,便離開房間,留下蜜芙拉一個人。   「……咦!!?」   -   對蜜芙拉而言,喜歡是一種單純的情緒,表達的方式也就只是牽牽手、有些肢體上的接觸之類的,但對從流星街出來的幻影旅團而言,喜歡是怎麼回事可就沒人知道了。   一整天下來,庫洛洛沒有任何異樣,反觀蜜芙拉,對庫洛洛是東閃西躲,像在躲什麼黑道厲鬼一樣,如果不小心撞見了,整個人也不同平常的和善,整個人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好不容易捱到晚餐過後,吃完晚飯洗了盤子,蜜芙拉終於能鬆口氣逃回房間去。   「洛洛哥肯定是在開玩笑、一定是在開玩笑……」她低著頭匆匆衝上樓,這時候二樓的走廊完全沒有半個人影,讓她稍微的鬆懈緊繃了一整天的情緒。   雖然嘴上說庫洛洛不是認真的,但一想到上午他離開房間前遺留下的話語,心裡不由的泛起一抹如蜜糖般的甜。   其實,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希望庫洛洛能再跟她說一次同樣的話──   「我的房間不在那個方向。」低沉悅耳,又深沉的讓人難以捉摸的嗓音從蜜芙拉身後響起,她倒抽一口氣,猛然轉過身,一個重心不穩,狠狠跌進身後溫暖、厚實的懷裡。   庫洛洛伸手摟住倒進懷中的女孩,低沉的嗓音裡難得的帶了絲笑意:「我有這麼可怕?」   「沒沒沒沒沒、沒有!絕對沒有!」蜜芙拉一陣手忙腳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麻,只知道庫洛洛問了某個問題,而這些話瞬間浮現在腦海裡,她就很自然的把話給說出來──   「我只是在想、想洛洛哥你一定是在開玩笑、可可可可可是!我又想到如果你真的是在開玩笑,那我……」蜜芙拉在心裡緊急煞車!自己剛才都說了些什麼啊!?接著,她發現自己正靠在某人的胸膛上,她緩緩抬頭,對上庫洛洛藏著笑的黑眼。   女孩腦中出現了幾個大字:我的天啊────────   「如果我是在開玩笑,芙會怎麼樣呢?」庫洛洛完全沒有鬆手的意思,他的雙手輕摟在蜜芙拉的腰上,這動作讓蜜芙拉臉上又是一陣紅。   「唔、我我我、我不知道……」蜜芙拉心虛的別過頭,但庫洛洛早就料到蜜芙拉會這麼做,搶先她一步,修長的手指溫柔卻有力的扣住她的下巴。   「會不會有點難過?」庫洛洛低著頭,英俊的臉逐漸貼近女孩。     「唔唔唔!會……」   「會不會有點生氣?」   「呃呃,那個……會……」   「會不會……」   正當蜜芙拉好奇這句話怎麼沒有下文的同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唇上覆蓋著某種軟軟的東西,很溫暖,很像……另一個人的唇瓣。   於是女孩的腦中二度浮現幾個大字:我的天啊─────我我我我我被洛洛哥親了──────   由於這件事情給蜜芙拉帶來太大的震撼,一直到她被庫洛洛拐到不屬於自己的那張大床上,在什麼糟糕的事情都還沒發生前,她才逐漸回過神,發現庫洛洛這次是認真的事實。   待她回過神來,她已經整個人躺在庫洛洛的臂彎裡,用一種極為曖昧外加危險的動作輕靠在他懷裡。   「芙,喜歡我嗎?」深沉的嗓音完全不給蜜芙拉驚慌失措的機會,見懷中的女孩終於恢復意識,庫洛洛立刻開口,免的她進入二度驚嚇狀態。   「欸?呃,嗯……」蜜芙拉輕應一聲,性格早就被庫洛洛摸清的她完全沒有自覺的跟著庫洛洛擺下的線,一點一點的進入戀愛這個讓人萬劫不復的坑洞裡。「我、我是很喜歡洛洛哥……」   她低下頭,沒有將心裡的顧慮說出來。   「哦?」庫洛洛伸手輕撫著蜜芙拉蜜棕色的長髮,語氣中透著幾乎沒人能聽出的寵溺。「芙還真像拍賣會上難得一見的稀世珍品,但真正拿到手中,感覺卻又跟寶物不太一樣。」   蜜芙拉不解的抬起頭望著庫洛洛,他端詳著蜜芙拉不曾受過世間骯髒污穢給沾染過的臉龐,像是看著一幅珍貴的名畫。   「或許芙會知道,那種差別是什麼呢。」庫洛洛的手指輕輕滑過蜜芙拉白淨的臉龐,他用另一隻手臂將蜜芙拉往自己懷裡推近了些。   「芙有一輩子的時間,來告訴我嗎?」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