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片花瓣

斜陽下的伊麗薩頓 第一片花瓣   「真糟糕。」   忙錄的雙腳逐漸緩了下來,沾上塵土的白色布鞋踩上了覆蓋在土上的落葉枯枝,白色的衣裙隨著她的動作靜止在平滑的小腿肚旁,日落前的些許陽光透過濃密的枝葉灑在她纖細的身影上──在那素白中染上了幾抹橘紅。   她環顧四周,除了茂密的樹林、鳥鳴聲外,什麼都沒有,而這代表了一件非常嚴重的事。   「還是迷路了呀。」   她對自己說,沒有任何的驚訝或悔意,反而帶了點早就知道這種事情會發生的味道。   這片森林──這片黑森林,在小鎮居民口中,被編織成了一襲夜幕降臨,覆蓋住孩童美夢的險地。   在那片層層樹影中,藏了只有在午夜才會出來吃小孩的壞巫婆;巫婆身後,是一隻有兩百公分高的大黑熊,一掌就可以打倒十個男人。黑熊身旁,有一個有三層樓高的巨人,巨人手裡拿著木棍,在樹林裡尋找迷路的旅人,將他們騙回山洞裡變成人肉大餐。   但在這些驅逐了糖果與蝴蝶結、英雄與長劍的可怕傳說中,卻夾雜了一個宛如流水般溫柔的故事。   據說,在這片黑森林裡,有一座被稱為「伊麗薩頓」的古堡,而古堡中,住了一位吸血鬼公爵。   據說,每天在夕陽垂掛的彩橘中,這位公爵會登上古堡裡最高的一座塔,眺望那遙在遠方,座落於湖中央的另一座古堡。   據說,只要順著紅如鮮血的玫瑰花瓣,在月光的指示下,跟著花香走,便能找到那座藏身於森林迷霧裡的古城。   一身白衣的女孩俯身,伸出細緻的右手,動作優雅如一陣拂過草原的輕風,她撿起那片被枯枝與乾葉覆蓋住的一抹紅影。   落在女孩指尖的紅影,是一片鮮紅的花瓣,湊近鼻尖,隱約聞到那只屬於玫瑰的芳香。   「至少不是巫婆的帽子或是熊的腳印。」女孩把玩著手中的紅影,半開玩笑的嘲笑自己眼中的緊張。   「只是傳說……」她低聲對自己說道,一雙灰色眼眸卻被地上的片片紅影吸引住,「……罷了。」   天色越來越暗,在一眨眼間,還來不及回首之際,最後一層陽光已拖著不捨的橘紅,緩緩沉入遠處的山稜。   一地的玫瑰花瓣,紅如一地鮮血,隨著逐漸升起的月,逐漸顯眼了起來;一陣微風掃過,從花瓣來自的方向,帶來一抹玫瑰花香。   「這是在……叫我跟著你走嗎?」   女孩望著如紅地毯鋪向林中深處的花瓣,抬頭望望繁星逐漸顯露的夜空,再轉頭瞥了眼陰暗的黑森林。   朱唇輕啟,從脣齒間吐露出一口名為嘆息的氣,柳眉間染上一絲無奈。   「總比遇到巫婆和黑熊好吧?」   她搖搖頭,在進退兩難間,不忘對自己說些輕鬆的話語,緩和一下緊繃的情緒。   可是,該跟著它走嗎?   女孩收起唇邊的弧度,灰眸跟著一地的花瓣望向模糊不清的遠方。   起步,踏在片片鮮紅上,迎著傳說為她開啟的大門,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一陣風隨著女孩移動的雙腳,捲起她身後的花瓣,收起前往古堡的通道,將一切將發生的,將結束的,全捲入女孩的生命中。   跟著玫瑰花瓣走,逐漸走出樹林,經過最後一棵樹,進入一片夜空下的草原;草原上瀰漫著一層濃濃的白霧,霧中依稀能看出幾抹黑影。 身後猛然颳起一陣強風,吹起女孩的衣襬與金黃髮絲,鮮紅的玫瑰花瓣隨著風從女孩身後往前飄去,吹亂了白霧,吹疼了女孩的雙眼。   待風稍微平息,女孩緩緩睜開被濃密的睫毛覆蓋的灰眸。 被風颳起的玫瑰花瓣此時失去了風的支撐,一片片從空中落下;在夜晚下起的紅色花瓣雨中,矗立著一座銀灰的古城,與叢叢的玫瑰花影。   「我在作夢嗎?」女孩不敢相信的揉了揉雙眼,但眼前的古城卻清晰依然,灰色的城牆上每一道裂痕、竄入鼻中的花香、映入眼中的顏色是那麼真實,她伸手狠狠的朝手上捏了一把,刺痛在皮膚上蔓延開來,證明了她的清醒。   灰色的古堡被高聳的城牆包圍著,城牆上爬滿了玫瑰的荊棘。用岩石堆砌而成的古堡城牆上留有歲月的痕跡,長期被雨水、日與月給打磨的平滑無光,石與石的縫隙間被翠綠的青苔覆蓋,帶著鏽跡的黑色鐵門也被藤蔓給纏繞,彷彿有幾世紀都沒人從這扇門進出過。   一道黑影在鐵門後閃過,女孩沒能看清那道黑影的容貌,只捕捉到了它一閃而過的褐色衣角。   「有人!」女孩輕聲驚呼道,她趕緊邁開腳步,穿越了牆外的紅玫瑰,往鐵門那跑去。「請等等!」   她喊著,回應她的卻只有陣陣風聲與自己急促的腳步聲。「請等等……」   停在緊閉著的鐵門前,她喘著氣,往鐵門內看去,什麼人也沒有。   她望著空無一人的長廊──鐵門內,是一條直直通往木製大門的露天長廊,高聳的城牆靜靜的保護著古堡的一切,讓人就算站在鐵門邊,也無法窺視城牆後的景象。   她伸出雪白的小手,輕搭上生鏽的鐵門。   驚醒了一潭不起波的湖面,擾亂了藤蔓百年的夢境;她這動作,驅逐了鐵門上褐色的斑斑鏽跡,緊緊纏繞住黑色鐵門的藤蔓緩而無聲的縮回城牆之後,斑駁的痕跡宛如打上沙灘的白浪,往上蛻變成平滑的漆黑鋼鐵。   沒了藤蔓的緊抓不捨,少了歲月痕跡的黑色鐵門緩緩往內敞開。   女孩驚於鐵門的變化,張著口,呆愣在古堡門前,直到那抹黑影再度出現,潛身進入鐵門後,那扇木製大門。   幾乎想都沒想,女孩立刻踏出沾了泥污的白色布鞋,追進城裡,幾片玫瑰花瓣隨著她的動作被帶入城中,女孩卻渾然不知的繼續向前,推開木製大門,進入古堡中的一片黑暗。   鐵門緩緩向前合起,回到被女孩觸碰前,鏽跡斑斑的模樣。 兩旁的藤蔓再度攀上朽腐的褐色鐵門,緊緊纏繞,直到鐵門又一次被牢牢捆住。   「請……」   女孩踏入門內,險些被略微高起的門檻絆倒。   「請問,有人嗎?」   她穩了穩身子,重新開口,縱使音量不大,卻還是有迴音傳入她的耳裡。   女孩眼前,是一個超過一半面積都被籠罩在黑暗中的圓形大廳。   右邊有一扇從二樓高度拖至一樓的窗口,窗口上沒有玻璃,只有被拉向兩旁綁起的厚重布幔,大廳裡的唯一光線便是從這扇窗口灑進的月光。   左邊隱約能見到一個往上的旋轉石階,但女孩只能看見石階的一半,其餘的色彩全被黑暗吞噬。   整個大廳,在女孩能看見的地方,都是用石頭做成的。一塊塊不規則形狀的岩石地板上沒有地毯或任何家具,用石頭堆砌而成的石牆也是同樣空曠。   是一個,很寂寞的地方。   「明明看到有人……」   女孩將左手放在胸前,右手輕抓著白色的衣裙,她不死心,對著黑暗又喊了一次:「有人嗎?」   「喀。」   這次,黑暗中傳回的不只有她自己的聲音。   「喀。」   石階上方,黑暗上方,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聽起來,像是鞋子踩在石版上的聲音。   女孩抬頭,望著上頭的黑暗,就算什麼都看不見,她還是鼓起勇氣,再度開口:「那個,我……我不是故意闖進來的,只是,我好像看見有人跑進來,才想進來問問看,看有沒有人知道返回小鎮的路要怎麼走……」   迴音盪漾在大廳微冷的空氣中,一陣風從窗口吹進來,穿過女孩單薄的白色衣裳,撩起她的裙角。   「喀。」   又是同樣的腳步聲,往左邊的石階又近了些。   然後,毫無預警的,一道年輕,略為低沉,帶有磁性的冷漠嗓音從黑暗中響起,冷冽的聲音在屬於兩人間的空氣中傳進另一人耳裡。   「妳不該出現在這裡。」   聲音的主人依舊藏身於黑暗中,看似沒有走入光下的意願。   「天一亮,順著南邊走,碰到一條小河,再跟著水的方向走下去便可回到妳來自的小鎮。」年輕的聲音在黑暗中說道,「我會讓管家為妳準備一個房間。天亮後,妳就回去吧。」   語畢,黑暗中再度傳來清冷的腳步聲,不快也不慢,朝著右邊走去。   「請等一下!」女孩聽見腳步聲逐漸遠去,趕緊出聲喊道。   腳步聲停了下來,黑暗中一陣寂靜。   「請問,你是城堡的主人嗎?」   望著黑暗,女孩聽見腳步聲停了下來,這才鬆了口氣,繼續她的問題:「從來沒聽過森林中有這樣的一座城堡……」   黑暗中傳來一聲輕嘆。   「早點休息。」   那聲音淡然的回道,腳步聲再度響起,往著黑暗深處消逝。   「你……你別走!你不回答,我就上去了!」女孩一個心急,往前走了幾步,那句話她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等到她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後,話已經收不回來了。   黑暗中又一次的沒了聲響,女孩見狀,一咬牙,作勢就要往石階上去。   「喀。」   腳步聲再度響起,從遠處逐漸朝著石階靠近。   「沒錯。」那道年輕而冷漠的嗓音再度響起。「我就是這座城堡的主人。」   聽到了黑暗中的回應,女孩的心又稍微安定了些。   「我從來沒聽過這裡真實存在了一座城堡。請問你是哪家的貴族嗎?還是住在林中的皇族遺親……?」   「這個問題,以一個闖入別人城堡,身分不明的過客口中提出,似乎有點失禮。」嗓音在黑暗中淡淡的回道,語畢,又沒了聲響。   「對、對不起!」女孩意識到自己的無禮,趕忙道歉,但好奇心卻驅使著她繼續發問。   「可是……我以為,只有在傳說中,順著月光下的玫瑰花瓣,才能找到一座森林中的古堡,還有……」她遲疑了一下,灰眸的視線從黑暗移到腳邊的石版。「古堡裡,住了一位吸血鬼公爵……」   「喀。」   鞋根撞擊著石版的聲音移動到石階邊緣。   「這些傳言,妳從哪聽來的?」   冷漠的嗓音此刻帶了一絲警戒,女孩隱約感受到,那道從黑暗中傳來的目光。   「那是,一個從東邊來的旅人說的。」女孩答道,她依然站在石階旁,灰色的雙眼重新看向上方的黑暗。   「這麼說來,你……真的是吸血鬼?」她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纖細的手此時交握在胸前。   「喀。」   黑暗中傳來的,只有那冷硬的腳步聲,逐漸往下移動。   「喀。」   女孩聽著腳步聲緩緩朝自己接近,只能緊張的不斷後退,直到纖細的身子貼上那扇冷硬的木門。   「東邊的旅人是嗎……」那嗓音再度響起,只是這次,那聲音少了幾分冷冽。   女孩此時終於看見黑暗中的人影,那人影止步於光與暗交接的灰色地帶,他的口鼻之上依舊藏匿於沒有色彩的黑暗中,而膝蓋以下的黑色褲管與皮鞋已曝露在月光之中。   那是個男性的身影,他的左手攜在身後的腰際邊,右手則擺在身前,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此時正把玩著胸前的銀色墜子;在那片朦朧的灰中,女孩看見人影身上穿著一件貴族式的黑色長外套,外套底下的胸口打著高級的男用蕾絲,四顆銀色的釦子將外套束在那人影身上,潔白的白色襯衫整齊的紮進褲子中,黑色的褲子上繫了一條黑色皮革製的皮帶。   他挺挺的站著,近乎皇族的貴族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那是一種冷漠、高傲,又接近孤寂的氣息。   「那旅人……還有說什麼嗎?」 人影問道,他依然不願走入光線之中。   「他說,信則有,不信則無。」女孩緊緊貼著木門,她的手早就放在門把上,打算時機不對就立刻奪門而出。   「是嗎。」人影緩緩的,不失禮儀的,點了點頭。   「他說的沒錯。」人影再度起步,他舉止高雅的踏著石階,走下樓梯,黑色皮鞋在石階上撞擊,撞出一聲聲「喀、喀、喀!」的聲響,「森林中的迷霧後,的確藏了一座古堡。」   一頭直順的銀髮出現在月光中。   「我叫艾里墨頓,是一位住在古堡裡的吸血鬼公爵。」   銀色的長髮整齊的用一條黑色絲帶繫了起來,垂放在身後;瀏海下,青綠色如貓般細長的瞳孔望著女孩,蒼白的皮膚上刻著一個年輕、立體的五官,微紫的唇上沒有一絲弧度。   他像個貴族般的挺著身子,將雙手背在身後,靜靜的站在月光下,與這個闖入古堡,站在大廳中的白衣女孩對望著。 <第一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