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神秘的賀文】

「團長,我們真的不能直接把牠交給飛坦嗎?」芬克士一臉不耐的雙手抱在胸前,青筋隱約在他的額角跳動。 「那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吧?」神態悠哉的伊弗蘭坐在門邊的沙發上,跟房間裡沉重的氣氛形成強烈的反差。 「不準交給飛坦,如果飛坦把牠指甲給拔了,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登場啊?」靠在窗戶旁的月希雅接過話,道出讓眾人心情更加沉重的事實。 「更何況飛坦根本不在。」瑪奇一語替眾人下了個更加沉重的結論。 房內的眾人一齊望向坐在房間正中央,那隻一臉呆滯、什麼都不做的綠色大蜥蜴一眼。 窩金終於忍無可忍,大吼出來:「煩死了!什麼FJ瘧疾的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再這樣放無薪假,老子我可不幹!」 「呃咳……那個……」陌生的嗓音從房內一角響起,據說是蜥蜴另一篇作品裡的角色,穿著一身詭異的厚重紅色長袍的金髮女孩,紅水球掛著尷尬兼無奈的笑容開口。「雖然不知道我們為什麼也跑來這裡了啦,不過要比無薪假,我們這裡可比你們悽慘多了。」 「不說我們闖入瑪奇日記裡沒出場的主角還有四位,而且我們被困在希德斯特雪原裡已經超過快三個月了呢。」 「科碰!我們還要被困在雪地裡多久啊──」一隻戴著粉紅色尖帽的詭異生物高聲尖叫,好在房裡的人都非正常人士,所以沒人被這詭異的小妖魔給嚇到。 「乾脆直接把牠的頭砍了,從此再也沒有這故事的存在。」 「喂喂我連舞台長什麼樣都還不知道!」 「我看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讓牠體驗一下阿拉丁高空飛行……」 「別吵了。」低沉冷靜的嗓音制止房內的騷動,偉大的團長庫洛洛終於出面,就見房裡數雙眼睛一同落在他身上。「飛坦和俠客已經去找瞳楓了,在他們回來之前,我們就在這裡等著。」 眾人乖乖打消了把蜥蜴分屍的念頭,房內暫時又陷入一片寂靜,眾人各做各的,這在幻影旅團裡算是很正常的事,但對另外兩個來自其他星球的傢伙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女鬼大人,大家都不說話,好可怕。」小妖魔尖聲說到,音量雖然不大,卻逃不過旅團眾人的耳朵。 「小格,身為一個外星人,講話要好好地看場合,不然會發生意想不到的意外。」紅水球一臉嚴肅的對小妖魔訓話,她頓了一下,又接道:「更何況我們身邊的這些人大概都是通緝犯。」 「哇啊我的八字呀──」小妖魔發出尖銳的哀號,並用細長的手指緊拉住他的粉紅色尖帽,直到他的兩個眼睛都被帽子蓋住為止。 「說到外星人,就想到蜜芙拉和夏塔。」信長無視那兩個怪傢伙,自顧自地說到。「這倆娃兒倒好啊,大家都在這瞪著這條蜥蜴的時候,她們在揍敵客家享福。」 「那兩傢伙也太無情無義了啦──被奇犽邀請過去,也不順便帶我一起去──」月希雅單手撐著頭,大聲哀嘆。「等她們回來絕對不會放過她們。」 「這蜥蜴的怪病什麼時候才會好啊──」無法理解旅團對話的紅水球仰起頭,對著天花板無奈地嘆到。「先是被困在雪地,又莫名其妙的跑來獵人故事裡,人活著果然不能太輕視橘子的威力……重點是,你們說的那個飛坦俠客瞳楓的到底在什麼鬼地方?」 所以,讓咱將視角轉到那遙遠的地方──流星街。 「瞳楓也真厲害,這麼多年還肯留在這。」俠客拍掉卡在衣服皺摺裡的黃沙,嘴角一如往常地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 「哼,她也是個念舊的傢伙。」飛坦回到,聲音中隱約透出一絲只有熟人才聽得出來的笑意。「不曉得團長要你跟來幹什麼?又不是什麼需要動腦的行動。」 「當然是為了阻止你們倆打起來囉。」俠客一臉理所當然地回到。「你們一打可不知道要打多久,大家哪有這麼多耐心等你們?說不定等你們回去了,那條蜥蜴已經少了條腿或尾巴之類的……」 「真多事啊。」飛坦冷笑到。「應該不用我提醒你,那傢伙現在肯定在前面某個地方等著朝我們扔鐮刀了吧?」 「所以我才會站在這裡。」俠客一臉笑咪咪地掏出手機。「也該跟團長他們通報一聲了……在那小鬼破壞掉我的手機之前。」 「那你最好先閃到一邊去。」飛坦掏出藏在傘內的刀,身體微微向下傾,下一秒已不見他的身影。 「唉唉,這是什麼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叫我來做……」俠客一邊無奈地自言自語一邊拿著手機向前走,在他身後,則是兩道在空中飛快移動的影子──銀與藍,只屬於他倆的顏色。 她出手從來不會手軟,每一手都直逼致命點──若對手是別人,肯定早死了好幾千次。 飛坦舉刀擋下從右邊飛出的鐮刀,一道風刃緊接著從下方直衝著他的咽喉向上切,他藉著鐮刀本身的重量與上頭的力度硬將身體向後推,這才勉強閃過那致命的元素攻擊。 但戰場上的時間是不會等人的──在飛坦躲過風刃的同一秒,他手中的刀已朝那猶如鬼魅的銀白色身影刺去,沒傷到她,只有幾根銀白的髮絲飛散在空中。 橘紅的烈焰突然在空中竄起,潛藏在火中的,是一片片如利刃般的金屬,兩者隨著高速旋轉的疾風直直衝向飛坦──他勉強打掉了大部分的金屬片,還是難以全身而退。鮮血從被劃破的深藍衣物下湧出,卻完全沒有妨礙他的動作與速度,他再次舉刀,衝著銀白的影子,彷彿想置她於死地似的揮刀。 「喂──我說──你們兩個再不講正事,以後我們都別想再出場了,你們也別想再打了。」俠客朝那兩人的方向無奈地揮揮手,飛坦擋下鐮刀,卻沒有再出刀的動作,銀色的魅影也跟著停止攻擊──幾根銀白的髮絲悄然落地。 站在兩人面前的,是一位銀髮少女。毫髮無傷的她握著那把約兩百公分高的鐮刀,用如寶石般的紅色雙眸打量著他們。「好久不見了,飛坦,俠客。」 「真是有段日子了呢,瞳楓。」俠客揮了揮手,算是打招呼。 「妳還是沒變啊。」飛坦將刀收回傘中,好像剛剛的事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你們也是。」她勾起嘴角笑了笑,握著鐮刀的手一鬆,那把驚人的鐮刀就這樣憑空消失。「說吧,千里迢迢跑來流星街找我,有什麼事?」 「這個嘛,」俠客伸手摸了摸後腦杓。「瞳楓妳有聽過一種叫FJ瘧疾的怪病嗎?」 瞳楓朝兩人走去,並示意他們跟她一起前進。「沒聽過。幹嘛?庫洛洛病入膏肓了?」 「不,不是團長。」飛坦回到。「是那條蜥蜴。」 「是牠啊,」瞳楓點點頭,紅眸中沒有太多的驚訝或擔心。「那還真是有點麻煩,症狀呢?」 「嗯──像痴呆症末期一樣兩眼失焦、喪失語言能力、不思考也不與人互動,還有……」俠客抬起頭,思考著其他對蜥蜴而言算是「不尋常」的症狀。「對吃的什麼的反應還是一樣大啦,不過其餘時間都只是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我們試了各種方法都沒效。」 「是嗎?」瞳楓應到,接著是長長的一頓。「這樣說我倒是想到了幾種可能性……不過治療方法有點麻煩,而且不保證一定會有效。」 「不試試看永遠不會知道。」飛坦露出一抹淺笑──期待著危險的笑容。 「也是,何況飛坦你一定會喜歡那種刺激的地方。」瞳楓也露出笑容,寶石紅的雙眼望向流星街中央、那躲藏在迷濛的灰色後的高塔。 在一旁的俠客順著瞳楓的目光望去,發出一聲喧嘆。「是那裡啊,你們兩個可有得鬧了。」 「雖然直接闖進去是沒什麼困難,但東西要拿到手還需要你的幫忙才行,俠客。」瞳楓一派自然的說到,沒有特別用命令的口氣,卻給人一種領導者吩咐人的感覺。「有些門需要解密碼,如果強行闖入,會啟動建築裡的引爆裝置。我們要全身而退是沒問題,不過重點是放在裡面的東西。」 「我們不在的這段期間,他們做了什麼?」飛坦問到,一雙金眸跟著望向那座高塔。 「弄了不少新東西。」瞳楓答到,接著停下了腳步。「那座塔裡多了些活體實驗和生化武器。」 「哦──?」俠客拖長了尾音,似乎對這個消息相當感興趣。「FJ瘧疾跟這些生化實驗有關連?」 「很有可能。」瞳楓應到。「聽一些傳出來的消息,塔裡似乎有不少實驗品都出現了跟蜥蜴相似的症狀。詳細情況,還得自己去走一趟才能了解。」 「那還等什麼?」飛坦將傘刀收進藍黑色的長袍中,三人間沒有多餘的話語,下一秒原先站著三個人的地方只剩下瀰漫在空中的黃沙。 - 沒有人知道FJ瘧疾這東西是怎麼傳開來的。 一個人吃飯睡覺上網,頂多就出去買個飯,跟天底下多少路人一樣的平凡生活,為什麼就只有在寫文章的筆者才會中標? 在經過無數次殘忍的研究與實驗後,位於流星街中央的黑道集團終於將FJ瘧疾這種病毒成功開發成就連普通人都能染上的疾病,雖然這種病毒還在開發階段,但完成度已經到達百分之九十了。 怎麼做才能擊倒一個國家? 不是靠無意義的戰爭殺死像螞蟻一樣多的人類,而是放入病毒,讓所有人都無法正常做事,藉此徹底毀滅一個國家的經濟。 現在的最終研究階段,就是將這瘧疾開發成能藉由空氣傳染的病菌,這樣一來,只需要在某一棟公寓的水塔中動點手腳,病毒就會在一夜間蔓延進整座城市,而唯一擁有治療方法的黑道們,就可以為所欲為,要什麼有什麼。 可是,想當大魔王,就一定會碰到擋住魔王之路的勇者們──不管勇者是有意還是無心。 「嘟嘟嘟嘟……嗶──」厚重的機械門緩緩打開,一股濃厚的血味飄進研究室,其中一名反應較快的研究人員轉頭瞥了門一眼,然後那張著嘴的頭「叩」一聲的滾落到地上。 這場屠殺就像一陣風,在眨眼的片刻整間房間已被鮮血染的星紅。 「我說你們……也留個活口讓我問問情報好不好……」俠客一臉無奈的走上前,對著機械門前的螢幕版開始敲敲打打。 「我不認為這些傢伙會乖乖的把情報告訴你。」飛坦將刀收進傘中,對腳邊的屍體連看都不看一眼。 「就算問了,他們也很有可能會因為家人在黑幫手上而故意放出錯誤情報誤導我們。」瞳楓輕鬆的單手拎著鐮刀,在房裡來回走動尋找有關病毒的資料。 「這麼說也是啦。」俠客雙手飛快的在鍵盤上移動,一雙綠眸不時地望向螢幕。「是說我很好奇,我們都殺到這地方來了,裡面的人不可能還沒有察覺吧?雖然我們從一樓到這大概也只花了兩分鐘。」 「說不定門一開我們就會被亂槍掃射呢。」瞳楓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沒想到這隨便一講還真給她說成真了。 「有入侵者!快通報──」門一開便傳來嘈雜的人聲,宣布著他們已經被人發現的事實。緊接著,如瞳楓所說,一陣亂槍直朝他們三個掃過來,好在這三個人的等級都屬於勇者中的魔王的級別,所以閃子彈這種事對他們而言可不算什麼。 「真是烏鴉嘴。」飛坦嘴邊掛著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的冷硬笑容,拔出刀。 「只不過是另一群人而已。」瞳楓聳聳肩,接著與飛坦同時站起身。 能看到的,只有兩道影子,一藍一銀。 俠客低頭敲著自己的手機,跟團長報告他們的行動,一封訊息都還沒打完,身後的房間已沒了聲響。 「真沒用啊。」飛坦踢開地上的槍,大步朝就在房間中央的台子走去。「這就是解藥嗎?」 瞳楓跟著往前走了幾步,俯身仔細檢查放在桌上的小瓶子。「應該是吧?四處檢查一下,這說不定只是幌子。」 「應該不會是幌子吧?」俠客收起手機走進房間,拿起桌上的小瓶子仔細端詳起來。「這些人應該不會料到有人能一路闖到這裡……用這種速度。」 「但他們很顯然料到會有你這種人直接把瓶子拿起來。」瞳楓一臉冷靜的指了指瓶子下按鈕,與在桌上的三十秒倒數計時。 「……啊哈哈……一點生活小娛樂嘛。」俠客摸了摸後腦杓,露出人畜無害的欠揍笑容。 於是這三位勇者就這樣逃出高塔──在那間房間爆炸之前。不過阻饒魔王是勇者的本分工作,所以原本的小範圍爆炸成了整座塔的爆裂,這三位勇者就此毫無自覺的拯救了世界的大危機。 「轟──碰──」 因爆炸而引起的強風將瞳楓銀白的長髮吹向前,但她本人似乎一點也不在乎。「俠客,是不是你又動了什麼手腳?」 「嗯?喔,因為你們清房間的時候我沒事做,所以就在每一個有電腦的房間輸入了點小小的病毒。平常時候不是什麼太嚴重的東西啦,不過當每台電腦都互通的情況下……」電腦勇者笑得一臉燦爛。「就會變成那樣的小爆炸,又加上塔裡的易燃物和爆裂物實在太多……」 「這樣就完全不留下痕跡了呢。」飛坦嘴邊噙著冷笑。「難怪團長要你跟來。」 「跟整群黑幫作對雖然很有意思,但處處受阻還挺麻煩的。何況,瞳楓也不會希望每天都有成群的黑幫上門打擾吧?」 「這就不用你雞婆了,俠客。」瞳楓也露出淺笑,跟另外兩人繼續向前走。「現在你們也該回去了吧?」 「瞳楓也一起來吧?很久沒跟大夥兒聚聚了呢。」俠客側頭看了看瞳楓,非常自然的邀請到。「而且妳來了我們就有藉口去揍敵客家找小芙和小夏了。」 三人都知道那第二句話只是個藉口,邀瞳楓跟他們一起回去的藉口。但此時卻沒人想戳破這個謊言。 「既然你這麼想她們,我不回去成全你也不好意思了呢。」瞳楓伸手將散在臉旁的銀髮撥向耳後,一抹微笑依舊掛在唇邊。 「走吧。」飛坦開口,簡單的幾個字,帶過了他的思緒──還好,團長讓俠客跟來了。 只留下黃沙與廢墟。 不見活人,也不見一絲屠殺後的證據。 - 「呃──這我該怎麼跟你解釋哩……這個魔法啊,是需要用心神去領悟的,雖然要怎麼領悟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所有魔法技能都是靠滑鼠點上去的……」紅水球一臉苦惱的跟庫洛洛解釋,接著,她喃喃唸了兩個字,一團小小的火焰便在她身旁冒出來。「在愛爾琳那個世界魔法很普遍……我說庫洛洛,你們的念能力可比魔法強多了,人要懂得知足啊不然就會變得跟克依一樣搞到最後啥都沒有喔。」 「克依?」 「是個洞穴巨人。」 「我們回來了──」爽朗的聲音伴隨著開啟的門傳進來,俠客一臉笑咪咪地晃了晃手中的藥瓶。「試試看吧,我剛剛拿去化驗過了,沒有會致命的成分。」 「你們動作真有夠慢啊。」信長抬眼看了看進門的三人,然後開口打了聲招呼:「哦──瞳楓也來了。」 「喲!瞳楓!」月希雅將視線從手機螢幕上移開,對瞳楓打了個招呼。 「好久不見了。」瞳楓跟著走進病房,接著瞥了眼坐在房間正中央、一臉癡呆的蜥蜴。「你們確定牠不是到了年齡得了老人癡呆症嗎?」 「是老人痴呆的話我早就把牠的頭給摘下來了。」芬克士看著給蜥蜴打了一針的俠客,沒好氣地回到。 「哇啊!這些人好可怕──」尖銳的聲音從角落傳來,不過這已經是小妖魔第N次說類似的話了,所以沒人對他的話發表什麼意見。 「嗯,再來就看牠會不會復原囉。」俠客收起針管,然後轉向坐在自家團長旁邊的紅袍怪人和她腳邊的小妖魔。「這兩位是……」 紅水球倒抽一口氣。「真人版俠客和飛坦比我想像中還要帥。」 「好像是蜥蜴筆下的人物,不曉得為什麼跑來這了。」月希雅回答,接著轉向紅水球。「妳也有同感嗎?簡直就像神人級的COSPLAYER,只是不用假髮也沒化妝。」 「這年頭還真是什麼都亂七八糟。」瞳楓靠在門邊,對於這些莫名其妙的對話似乎沒有太大感想。 毫無預警響起的手機鈴聲讓在場的眾人全停下手邊的動作,一齊望向鈴聲來源──瞳楓。 「好久沒聽到電話的聲音了!」紅水球。 「誰找我啊……」瞳楓拿出電話瞄了一眼。「蜜芙拉?」 「她怎麼會打給妳?」飛坦發問,卻沒有想聽到回答的意思。 「喂?蜜芙拉?」瞳楓接起電話,然後是幾句寒暄應答,接著又是幾句「謝謝」、「不用了啦」、「現在嗎?」然後又是幾句應答後才掛上電話。 察覺到眾人好奇的目光,瞳楓抬頭解釋:「她叫我去揍敵客家一趟,說今年的生日派對準備好了,就只差我們還沒到場。」 「嗄?生日派對?」 「今天是瞳楓的生日!」陌生古怪的嗓音突然尖叫出聲,就見原本坐在椅子上雙眼失焦的蜥蜴突然生龍活虎的蹦起來,剛才的癡呆頓時一掃而空。「去年我們也準備了一場生日派對!快!拿紙筆來我要把這件事寫成一篇賀文!」 瞳楓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勾起來。「坦子、俠客和洛洛,你們早就計畫好了吧?」 「這還用說嗎?」飛坦冷笑一聲──不帶任何惡意的。 「生日快樂,瞳。」 <瞳楓生日賀文 完> 讓我們來恭喜瞳楓1歲了!(靠!! 咳不是XDDD 其實大神的生日是7/11號啦,可是某患上FJ瘧疾的蜥蜴拖到現在才給它寫出來囧 裡面有一點瑪奇文的梗,看不懂就請無視吧XDD 去年咱寫了一篇賀文,今年當然也要囉!!所以明年也會有一篇的意思!?XDD 接下來的一年也讓我們一起努力拖稿吧!!(被砸下台 某蜥蜴的生日在十月有沒有人想送我一篇賀文或賀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