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童年】灰色

【童年】灰色   「小朋友,為什麼這些都是灰色呢?海不是藍色的嗎?天空是很漂亮的淺藍色,妳看外面的太陽,金黃色的,很漂亮呀。」年輕的金髮女老師掛起漂亮的笑容,蹲低身子在一個亞洲女孩的桌子旁。   小女孩穿著長袖長褲,黑髮垂在臉旁,微微掩蓋住了她蒼白的小臉。她拿著灰色的蠟筆,在白紙上畫著太陽、天空與海,不同於其他孩子,她的紙上只有灰色。   這個孩子今天被院長在街上發現,暫時撿回幼稚園裡跟其他孩子安置在一起,他們想她肯定是在街上跟父母走散,這種事情在這一區很常發生,頻繁到連警察都不想管了。   過一會兒那些家長一定會出來找小孩,在那之前,這些老師只要照顧好這小女孩就行了。   「艾琳小姐,」亞洲女孩沒有停下畫畫的動作,她拿著灰色的蠟筆,繼續畫著天空。「妳眼中的太陽,是那個樣子嗎?」   艾琳小姐頓了頓,她打量著這個亞洲女孩的小臉,是一張很普通的六歲女孩會有的臉,只是跟其他孩子比起來,她顯得太過纖瘦,幾乎到了一種不正常的地步。   「是啊,太陽是漂亮的金黃色,像黃金一樣,早上時露出頭來,趕跑黑夜,讓我們不會寒冷……」艾琳小姐依然帶著微笑,用幼稚園女老師的開朗語氣回答。   「艾琳小姐的世界,真美好。」亞洲女孩停下畫畫的動作,若有所思的打斷了艾琳小姐的話。「我的世界裡只有灰色,太陽的溫度是冷的,月亮的溫度是炙熱的,我沒看過大海,但我想它肯定也是灰色的吧,」   女孩抬起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眨了眨漆黑的雙眼,直直對上艾琳小姐藍色清澈的眸子。「艾琳小姐,妳的顏色沒有被剝奪,所以妳看不見灰色的世界。」   艾琳小姐倒抽了一口氣。   「非常感謝妳的紙筆,艾琳小姐。」女孩默默的放下蠟筆,離開了那幅灰色的圖畫。「我該回去了,再不回去,媽媽會生氣的。」   「咦?」艾琳小姐站起身,她望著女孩緩步離開教室,卻因為剛才的震撼而無法做出反應。   那不是一個六歲的孩子會有的眼神。   彷彿看過世界一切髒亂,處身於泥濘中,被迫在短短的六年裡,走過二、三十年的人生。   艾琳小姐拿起女孩遺留在桌上的圖畫,這才發現,畫裡才沒有什麼天空、太陽或大海──白紙上,只有雜亂無章的灰色線條。   她抬起頭,目光正好對上黑板上的題目:「我的世界」。      女孩的世界是灰色的。   女孩的太陽沒有溫度。   女孩的月亮比火還灼燙。   她離開蓋滿樓層的街道,穿越長長的公園,走過一段全是廢棄建築的小巷,最後終於進入一塊充斥著垃圾、流浪漢與荒蕪的地區。   「媽媽,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她推開塑膠板,走進所謂的「家」,酒味與菸味瞬間竄入她的鼻中,男人女人的呻吟聲隨之傳進她耳中。   「啪!」火辣辣的一記巴掌打在女孩臉上,讓她一個重心不穩,狠狠的摔到地上。   「小賤人,養妳是幹什麼的?這麼晚才回來,知不知道這時間還可以多接幾個客人啊!」女人尖銳的嗓音幾乎貫穿她的耳膜,然而她絲毫不敢放鬆,跌到地上的一瞬間她便重新找回平衡,爬起身,低著頭跪在地上。   「對不起,媽媽,都是我的錯,請懲罰我。」女孩的聲音毫無情緒起伏,她靜靜的跪在原地,動也不動。   「知道錯,還有臉回來?小賤人,看我打死妳!」女人緊抓住女孩的頭髮,用盡全身的力氣將她往屋裡唯一的硬塊──早已壞掉不曉得多久,只剩下幾塊沒用的紅磚爐灶上砸上去,小女孩的頭狠狠的撞上磚塊,卻一聲不吭的任由女人對她施暴。   終於她重重的倒在地上,女人的毒打讓她失去最後一絲動彈的力氣,然而她的眼角一滴淚都沒流下。   女人自己也打累了,倒坐回椅子上,點起一根菸,用鄙視的目光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孩。「媽的,小賤人……等晚上他回來,看他怎麼給妳好好的上一課!」   女人的話像觸動了什麼機關,讓倒在地上厭厭一息的女孩猛然爬起身,用哀求的嗓音對女人哭喊:「拜託!媽媽,妳打我吧!把我扔出去給野狗!拿鞭子抽我!我知道錯了!媽媽!狠狠的打我!不要跟爸爸或哥哥說!拜託!」   「閉嘴!小賤人!」女人狠狠在女孩肚子上一踢,讓她把所有的哀求都吞回腹中,只能在地上滾動,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女人又坐了一下,才緩站起身,走向小女孩,蹲低身子。   她伸手取走小女孩緊綁在腰間的小錢袋,惦了惦重量,啐了一聲。   「送這麼遠只給這麼一點,哼,就說不要做城裡的生意……喂,小賤人,不會是妳不肯乖乖合作,別人才給這麼少吧?」   女人又往女孩身上踢了兩腳,才扔下女孩,走進另一個房間裡。   冰冷的太陽。      女孩的嘴上被貼了膠布,灰色的太陽已落下,沉淪的夜晚已升起。   較年輕的男子拿出一塊黑布,綁在女孩的頭上,覆蓋住她的雙眼,掩住她無聲的驚恐。   中年男人一手抓住女孩的雙手,把她拖進後方的小房間裡,年輕男子雙手拿著粗繩,跟著走了進去。   門被關上,沒有人知道這一晚,小房間裡發生了什麼事。   女人隨著逐漸亮起的天空從床上起身,裸著下半身的她點起一根菸,坐在小房間門口旁的椅子上。   每個人都知道這一晚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它在這個「家」裡,是多麼的家常便飯。   門打開了,兩個男人從房裡走出來。   女孩依然雙手被綁在床柱上,嘴被膠帶封著,眼被黑布矇著。   炙熱的月亮。   腳底下踩著的,是殘堆瓦礫。   頂在頭上的,是藏住藍天的烏雲。   雨點打在連靈魂都唾棄的軀體上。   慘白的皮膚,脫去了衣物的掩蓋,滿是條條血紅。   舊的、新的、潰爛的、發炎的、留疤的,全在上頭。   嘴中傳出的,是無聲的吶喊。   眼中流出的,是沒有形狀,也沒有溫度的雨水。   喊不出來,哭不出來,走不掉,拋不去,活不成,卻也死不了。   灰色的世界。 <灰色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