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2. The Close Stranger

02. The Close Stranger   那是大約五天前的事,若她沒記錯。   震動。   她在床上翻了個身,考慮該伸手接電話還是該假裝沒聽到電話在響。   震動。   如果不接的話,打來的那個人應該會很生氣。   震動。   「Yeah.」她閉著眼,伸手拿起電話並打開蓋子。簡潔不囉嗦的單詞表示她已經醒了。   「夏洛蒂,有任務。」電話中傳來一道女性嗓音,墊在那道聲音後的是輕柔的鋼琴聲。   「現在?」她張開眼,看向床邊指向七點半的時鐘。   「今天晚上。有個顧客需要妳在暗中阻止殺手行動,可能的話盡量不要把事情鬧大。」女性嗓音回答,夏洛蒂隱約聽見點擊滑鼠的聲響透過電話傳進她耳裡。「妳要確保殺手不會殺了他,直到他在十一點左右離開會場。」   「哦,那如果他自己想不開舉槍自盡,或突然決定把窗戶撞破跳樓的話?」她盯著白色的天花板,用過分認真的語氣問到。   「妳在說什麼啊……」   「叫老大來聽。」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雜音,她勉強能聽見女人的聲音說「Boss, Charlotte.」背景的鋼琴聲一停,接著是一道男人的嗓音:「夏洛蒂。」   「唷Boss,那位尊貴的顧客如果自己塞一粒子彈到腦中間或用頭撞碎玻璃跳出去的話,不用阻止吧?」夏洛蒂再一次重複了剛才的問題,語氣認真依舊。   「只要那個往他頭上塞子彈或抓他的頭去撞玻璃的人不是殺手,一律別管。」男人回答,語氣絲毫聽不出來一點勾動唇角的跡象。   「明白了。那這位偉大的殺手是誰?」   「Silver Gun。」   「明白了。請瑪莉把詳細資料傳給我吧。」   男人沒有立刻將電話交還給女子,而是又問了一句:「沒有什麼話要講嗎?」   「Boss你會來幫我收屍嗎?」夏洛蒂閉上眼,語氣沒有太多的起伏。   電話裡又是一陣雜音,鋼琴聲再度響起,女子的聲音也又一次傳來:「Chartty?」   「瑪莉,Boss不肯幫我收屍,我只能靠妳了。」   她在床上翻了個身,將臉轉向窗戶。外頭正下著大雨,車輛的引擎伴隨著雨點的聲響穿過緊閉著的窗戶,傳進她的小公寓裡。她盯著窗戶上滑落的雨痕,有些慶幸的發現,今晚的她或許也能跟雨點一樣,在眨眼的瞬間消失在世上。 -   入夜了,雨還是沒停。   豆大的雨點凶狠的拍打著車窗,砸上柏油地面,襲擊路人的傘和衣物,替夜晚上了一層濃厚的水氣。駛車的人因此顯得比平時還要焦躁易怒,車上的通話器不斷閃爍著綠色的光芒,卻被一句「別管它!」而忽視。   他坐在駕駛座旁邊,似乎早就習慣一旁的人的習性,替開車的人按下綠色的通話按鈕。   「我是銀。」   「銀,」混著雜音的低沉男性嗓音從車內的裝置裡傳出來。「有狀況。」   「說。」   「目標砸了不少錢。聽說……到……影……」   駕駛突然來個轉彎,他邊轉方向盤邊罵:「嘖!這什麼破通訊器?早叫他換一個就是不聽!」   「影子會到場?」銀重複了一次裝置裡傳出的話,而坐在一旁的駕駛完全不知道他這話是從哪聽來的。   「對。」   銀微微偏了偏頭,張口,猶豫了連一秒都不到的時間。「知道了。任務照常進行。」   帶著雜音的通訊被切斷,銀收回手,鋒利的藍眼瞥向窗外那被雨水打得模糊的街道。雨點在鵝黃的路燈下成為了點點雜訊,其餘的則潛藏在黑暗之中,被人的習性給包含接納,最後漸漸被遺忘。   混入了不引人注目的黑暗之中,將唯一的光彩留給依然沒人留意的燈下,成為明明存在,卻沒人會注意的黑影──等同將一個人完全從社會的記憶上抹去,沒有身分,沒有熟人,甚至沒有與外界的一點牽連,就算哪天消失了,也不會有人知道──這何嘗不是一種犧牲。   那道影子,就如雨點一樣。   「……影子嗎……」   「你確定要去?影子究竟是誰,是誰手下的人,到現在還完全是個謎啊。」駕駛沒好氣地說到。「就連個大概的外表特徵都沒有……好好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沒有一個人記得他到底長什麼樣?是男是女都不曉得,見鬼了真是……」   「所以才更得去會會這個影子。」銀將手肘靠上窗邊,慵懶地撐著頭。「目標這次沒解決掉也無所謂,以後機會還很多。倒是見到影子這個機會,實在挺難得。」   「哼,話雖然這麼說,那目標今晚還是得死。」駕駛狠狠的按了幾聲喇叭。「你這傢伙可從來不允許自己失手──只要一亮槍,目標絕對不可能看到明天的太陽──大家都這麼說,每個人都知道。」   銀垂下眼瞼,輕笑一聲。   「謬論。」   駕駛將車開進了圓形的迴轉車道,停在以金黃為主色的飯店門口。一名年輕的侍者不慌不忙的迎上前,替他拉開車門,彬彬有禮的傾身鞠躬。「米勒先生,歡迎您大駕光臨。裡面請。」      銀抬起手,看似要起身的不經意的動作,映在駕駛眼裡。「謝謝。」一身黑色西裝的他泰然自若的下了車,稍微理了一下衣領──實際是為了了給侍者關上車門的時間──接著逕自向門口走去,侍者也尾隨在後。   「米勒先生,您的包裹已交給頂層的工作人員。只需要找查理即可。」侍者跟在他身後,在口唇近乎不動的情況下不疾不徐地說到。   「是嗎?」銀在胸口別上一枚銀色的虎頭徽章,跟著侍者一同走進飯店中。「是誰把東西交給你的,還記得名字嗎?」   「很抱歉,米勒先生,我是個很健忘的人。」侍者畢恭畢敬的回答。   「啊,這年頭的人還是健忘點的好呢。」銀對那年輕的侍者露出一抹笑容。「希望你日後也別想起來什麼才好。」   侍者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恐。「那當然,米勒先生。」   銀收回落在侍者身上的目光。「辛苦你了。」   「哪裡。」侍者微微低下頭。兩人在接下來的路上沒有其他交談,直到他們到達五十層樓,在另一台電梯前分頭為止。   侍者在五十層樓另一端的銀灰色電梯前停下,他拿出一張白色的卡片在電梯前的裝置上刷過去,接著又輸入了一串密碼,電梯這才緩緩開啟。   「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米勒先生。」   銀向前走去,與侍者擦肩而過,「謝謝你,」他走進電梯,藍眸的視線落在侍者身上,眼角隨即因為唇邊的弧度而微微彎起。「健忘的威廉斯.詹森。」   電梯門關上了。   頂樓在八十一樓,會場也就在頂樓。   他在五十到八十一的短暫期間,思索了一下這任務的種種可能性──八十一樓,離開的方法也只有三個,坐電梯、走樓梯、搭私人直升機。就這電梯的複雜系統看來,想要坐電梯逃走根本就是妄想。走樓梯,一個人的雙腿再快也不可能比得過子彈。私人直升機的話,製造意外也太過輕而易舉。   逃脫的路線一個比一個困難,那這道「影子」打算怎麼保護目標?   「叮。」   電梯門向兩旁滑去,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奢華的大廳,而是一間正方形的休息室。房裡有幾位衣著華麗的婦人和穿著西裝的男人交換著客套的寒暄,房間左邊的海藍色大門口則站著幾位穿著西裝的工作人員。事實上這整間休息室的牆都是海藍色的──他迅速地打量著這間房間──看起來像是強化過的防彈玻璃。   他與另外一對客人走向門口,工作人員立刻迎了上去。   「先生,請出示證明。」工作人員擋在門口,用有禮卻強硬的態度審查每一位進門的賓客。他取出事先準備好的身分證交給擋住他的女人,她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長方形卡片,才將那張假身分證交還給他。「歡迎,米勒先生。查理將您的贈禮放在保險櫃了,進去後右轉便可看到工作台。」   「謝謝。」   工作人員替他推開海藍色的大門,如夜晚班的室內設計映入他眼中。灰、黑、藍為主色,幽暗的燈光,柔和的線條,配上挑高至兩層樓的三面落地玻璃牆與半透明的簾子,讓整間會場充滿了夜晚的氣氛──讓影子藏身的絕佳場地。   他沒有花太多時間欣賞這些刻意的設計。他走入了會場,一邊與不認識的賓客像熟人般的寒暄,一邊向存放個人物品的櫃台移動。他一路無事的從櫃檯取走黑色公事包,再若無其事地走進洗手間,沒有人來刻意向他搭話,也沒有尾隨著他的目光。   他在全場唯一沒有裝攝影機的廁所裡打開了公事包,並從中取出一把純銀色的改良手槍,藏進伸手便可輕易掏出的外套底下。他將與手槍重量相等的石頭塞進公事包中,接著再次走進會場。   人逐漸多了起來。這個夜晚才剛剛開始。   他用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握了握公事包,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   那道影子在哪裡?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