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一章 於是我趴了

第一章 於是我趴了 事發當時,我正騎在自己寶貝的要死的重型摩托車上飆去打工場所──五星級法式餐廳Bon Appetite。別看我年紀輕輕才十九出頭,我可是餐廳裡的第一糕點師啊! 好啦,有關我的事等等再講,咱先回歸正題,我到底是怎麼穿越的! 正如我說的,我正在騎我的寶貝哈雷,然後,意外就發生了。 首先,我用餘光瞄見眾人驚恐的臉。 然後,耳朵很尖的我聽見人群的尖叫。 再來,我順著眾人的目光向上望去,只見到一個疑似的飛機的產物朝我比直衝來,下一秒,我就站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原上了。 相信我,這種死法真的一點都不痛。 「欸?」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 放眼望去只有草原和藍天,其他什麼也沒有。 而我呆呆的站在那,連自己已經死了都不知道。 「哈囉。」耳邊傳來某人的聲音,我當然朝聲音的方向望去,然後看見一個一身漆黑的傢伙,他漂浮在空中,而且沒有腳。他手上還拿了把鐮刀呢,看起來挺酷的。 ……根本就是死神吧! 「嗨。」就算他是死神,我還是基於禮貌應了一聲。 「妳好像不是我們要的人。」那個漆黑的東西說。 「所以呢?」我問。 「妳好像完全沒搞清楚狀況。」他又說。 「是的。」我回答。只是這次擺脫了機器人一樣的制式化,我怒吼道:「你以為一個突然從大街上跑到草原上的人能搞清楚啥狀況!?你有三秒鐘的時間解釋,不然我就以手代刀劈了你!」 「抱歉抱歉。」那傢伙一點歉意都沒有的回道。「呃,該怎麼向妳解釋呢,就是,妳,穿越了。」 「不好意思你剛剛在說國語嗎?」 「我也可以改成西班牙文、法文或日文,任何妳能聽懂的語言。」那黑東西回答。「妳穿越了──而且,妳本來不該穿越過來的,系統出了點錯誤,抓錯人了。」 「哦!」我緩緩的,大力的點了點頭。 我穿越了。穿越前我看到一架飛機朝我撞來。 「所以我死了嘛!真是的!這麼簡單的事情講這麼複雜幹麻!」 我仰頭對天大笑三聲,然後用可以秒殺人的眼神望向那團黑東西。 「你最好把一切給我解釋清楚。穿越?穿越到啥鬼地方?什麼叫抓錯人了?竟然敢隨便抓錯人,你打算給我什麼賠償?」 「妳將穿越去的地方,是……我跟妳解釋這麼多幹麻,妳有看過獵人嗎?那個漫畫兼動畫?」黑東西問我。 「我要穿越去獵人!?」我的聲音大概可以媲美海豚音了。 「沒錯。」黑東西點頭。「原本應該是另一個女孩要穿越過去的,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該砸上她的飛機砸到了妳的身上……」 聽了他的話後,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錯誤。 事發前,我正在飆車,因為要遲到了。前方有個戴粉紅色安全帽的小綿羊擋我的路,讓我很不爽,於是我駕著摩托車騎到牆壁上,抄了她的車,還把她嚇得停在原地不敢動。 這麼說來,原則上,事錯在我。 「什麼!你們就這樣剝奪了我的大好青春、大好前途!你知不知道我連男朋友都沒交過啊!混帳東西!」我指著疑似是死神的黑東西,朝他高聲指控。 其實我沒那麼激動啦,但如果不表現的激動點,怎麼從別人手上撈好處呢? 「那……我幫妳在獵人世界找個男朋友?」黑東西一點誠意都沒有的提議。 「開啥玩笑!你覺得光是找男朋友就能彌補我的損失嗎!」我繼續高音怒吼,連我都開始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那那……一份報酬優渥的工作加男朋友?」他繼續提議。 「我要去的世界是獵人世界,你覺得去獵人世界光靠男朋友和工作就能活啊!如果我碰到會念能力的恐怖份子怎麼辦?我看你是擺明著坑人啊!」我瞇眼,觀察著黑東西的反應,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臉。 黑東西頭上似乎有一滴汗流下,他攤了攤拿著鐮刀的手。「那妳要什麼?」 Yes!我就在等這句話! 「嗯……讓我想想啊……」我摸著下巴,假裝在努力的思考,反正先給它裝一下就對了。「嗯,那這樣吧,為了我的安全著想,我一到獵人的世界就要有至少十年功力的基礎念能力。還有,因為我也想考取獵人執照,我要像小傑一樣的可怕體能,可以跑個幾百公里也不會累。基本上,只要這兩個就夠了。」 我滿意的點點頭,反正我會的語言多的是,日文也沒問題,去那邊應該還不至於溝通不良吧。 「……沒有人像妳這樣獅子開大口的。」 「喔,還有,我要保持同樣相貌。我可不想穿越過去變成一個金髮小正太或蘿莉之類的東西。」 「……還有什麼嗎?」如果我能看見他的臉,那張臉上的表情肯定是一臉無奈,不然就是想拿鐮刀砍我。 「呃,沒有了。」我摸了摸頭,答道。 「好,那就給妳十年基礎的念能力和體力。」黑東西一揮鐮刀,四周突然颳起一陣強風圍繞著我倆轉,我瞇起雙眼來阻擋野草跑進眼睛。 「進入獵人世界,妳雖然會保有所有記憶,但要記得,妳跟上一世已經完全沒有關係了。以後,在新世界的生活,妳的命運,都是由妳自己決定。妳準備好迎接一個全新的人生了嗎?」 「嗯。」我點點頭,心裡浮現的竟然不是悲傷或恐懼,而是興奮。 「去吧──去過妳想要的生活吧!」黑東西的奇妙嗓音在我耳邊徘徊,風越來越大,最後大的讓我不得不閉上雙眼。 於是,我就這樣的穿越了。 重新睜開眼時,四周已經沒有青綠的草地或天空,木頭的芳香傳進我的鼻子裡,讓我意識到自己正站在一間房間裡,有床、有窗戶、有沙發、有地毯、也有浴室。 房間的主原料是木頭,也難怪我會聞到木頭的香味。 「喝!新世界!新人生啦!」我用一種"侯搭啦!!"的口氣大喊著,下一秒,就因為自己的聲音跟平常不太一樣而臉色一沉。 這種時候該做什麼呢?答案當然是去照鏡子。 衝進廁所!開燈!照妖鏡,來照出我的真面目吧! 「哦哦──長得沒差多少嘛。」我拍拍自己的臉,滿意的望著鏡中人。 黑色的直髮,有點長,是可以綁起來但又不會打結的長度。皮膚挺白的,比死掉前的我還要白。瓜子臉,臉頰粉紅,眼睛還是我在地球時的眼睛……狗屁!我在地球時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嗎!! 不過不討厭,所以算了。 身材呢?跟之前沒差多少啦,身高一樣是一百五十二公分的矮個子,卻變瘦了。也就是說之前的肥肉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光看根本看不出來的肌肉。 「很好我很滿意。只是為啥我看起這麼年輕啊?」笑笑的捏了捏自己的臉,不知道為什麼,這張臉看起來就是跟十九歲的臉有差。 「不好意思,遺漏了一個程序。」某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讓原本站在鏡子前自戀的我嚇得整個人跌進浴缸裡。 「喔喔!草泥馬!好痛!」我忿忿的抬頭,想看清來者何人,只見那個拿著鐮刀的漆黑傢伙拿著某種紙在我面前漂浮。「是你啊,啥事?」 「因為我們不能將原本要來的女孩的身分給妳,所以我們要幫妳重新辦一個身份。」黑東西說,然後將紙筆遞給我。「在這裡妳是一個全新的人了,隨便寫吧。」 「哦。」 我接過紙筆,看起讀起上面的資訊。還好這些傢伙還有點良心,上面是用繁體中文。 新的身分啊…… 我拿起筆,開始在紙上塗塗寫寫。 名字要寫啥?我可不想用之前的中文名字。那……就夏塔吧。 年齡那格已經幫我寫好了,據說我現年十六歲,喔呵呵,多了三年的青春,還不錯還不錯。 所以我沒有家庭……呃,就寫我是個被丟在街頭靠野貓野蜥蜴餵養的孤兒吧。 出生地?我可以寫金星嗎?喔……選項裡沒有這個。那好吧,就選……跟小傑一樣的鯨魚島好了。 「好啦!」我拿起金光閃爍的新身份──別誤會,它會金光閃爍純粹因為墨水的顏色是金色的──然後遞給黑東西。 「夏塔?這就是妳的新名字囉?」黑傢伙問,我點點頭。 「好,夏塔,這就是妳的新身份。妳的銀行帳戶資料和身分證我晚點會放在妳桌上。在我離開前,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有有!這是哪?」我問出這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這裡是巴托奇亞共和國,也就是揍敵客家族所在的地點。妳的位置離枯枯戳山很近。只要從旅館窗戶看出去就能看到。」黑傢伙非常詳細的回答,讓我小小感動了一下。 「那,以後應該不會再見面了。祝妳新生活愉快。」說完,那個拿鐮刀的黑布物體在我眼前像變魔術一樣的消失。 見他不見,我才意識到自己真的要獨自面對一個全新的世界。興奮期過了,我的情緒也稍微平靜了一點。 「啊──以後,我就是夏塔了呢。」我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那雙琥珀色的瞳孔回望著我。 現在呢? 我在原本的世界死了,雖然也沒什麼好留戀的,畢竟一個家人都沒有。但現在呢?新的人生,應該可以很平順的過吧? 我要先去餐廳或麵包店裡兼份差,先把附近情況摸清楚才行。 還有,我想我肯定看不懂獵人世界的文字──我望向肥皂盒子上的鬼畫符──所以要把文盲病也治一治。 然後,就要去考獵人執照,當個美食獵人,為尋求更新更美好的味道而上刀山下火海。 走出房間,正好目擊到夕陽西下的美景,在那橘光中,一張卡片反射著餘光,勾起我的注意。 我走向前拿起卡片,那是一張身分證,夏塔的身份證。身份證下壓的紙是一些有關於夏塔的銀行戶口資料及使用方法之類的訊息。 夏塔,其實也有"影子"之意。 我在地球趴了,跑來獵人世界成為夏塔。在眾多影子中,我絕對會成為光亮中最活躍、黑暗中最璀璨的那一個。 <第一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