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章 念與笑面虎

第二章 念與笑面虎 草原、藍天、浮雲。 死神拿著鐮刀,靜靜的飄浮在這片空間裡,他身旁則站著一個穿著白色系和服的棕髮女子。 「你就真的這樣給她十年的念能力和體力?」棕髮女子開口,聲音像兩個鈴鐺互相撞擊。 「不,我沒有給她,是她自己本身就有這能力。」死神望著遠處,像在凝視什麼東西。「那女孩在地球時,就有自行修練氣功和體力,不然,妳覺得一個十九歲的矮小人類女孩能舉起哈雷機車還飆到牆上嗎?」 「所以……」棕髮女子理解似的點點頭。 「幫她辦了身分和銀行戶頭,才是真正抓錯人的賠償。」死神繼續說道。「她將改變很多人的命運。而我們,在原本該穿越來的女孩進來前,就看著夏塔,就好了。」 他倆一同望向遠處,看見那坐在地上,對著放了一片葉子的水杯使用"練"的黑髮女孩。 - 要死掉,比我想像中的容易多了。 拿把刀往手上一割,只要有耐心,就可以死掉。 開車往電線桿狠狠一撞,運氣好,也可以死掉。 跳到水裡,還要完全不掙扎,讓肺進一堆水,也能死。 但被飛機撞死的到底有幾個?死掉後,發現自己要跑到漫畫的世界再活一次的,又有幾個? 好在我對地球並沒有太大的眷戀,而詳細故事,老娘現在不想講。 這些,都是我在玩"念"的時候想到的。 我叫夏塔,幾個小時前,我在一個叫地球的世界意外死亡後,穿越到獵人世界。據說今年十六歲,嗜好與專長是下廚,志願是成為美食獵人。我目前正坐在一間不知道是旅館還是住家的小房間內,時間是我穿越來的第一天,也就是被送來獵人世界的第一個晚上。至於幾點了,由於這裡沒有鐘錶,所以無從得知。 我坐在地上,用剛剛才發現可以使用的"念",測試起自己的性質。 剛來的時候還沒注意到"念"這玩意兒,後來是研究完整個房間和窗外的街道後,才想起來我有新的玩具可以玩──念能力。 不過說來也挺妙的,我好像打從踏入這世界的一開始就在使用"纏"了,感覺就跟在地球時沒差多少。 「喔呵呵呵,十年功力果然是有差嗎?」我將兩手包圍著水杯,輕鬆的使用起"練"。 這是水測試法,根據我多年的獵人漫畫記憶,水滿出來就是強化系,葉子會動就是操作系,水的味道改變是變化系,水的顏色改變是放出系,如果水中出現雜質就是具現化系,其他改變通通歸類為特質系。 「我會是什麼系呢──」我盯著眼前的水杯,只見水裡開始出現……文字。 「……這啥意思?」 我湊近水杯,看到裡面出現的字,而且還是繁體中文:水。 水? 我停止"練",水中的字又消失了。 不信邪,我再發動一次"練",水裡還是一樣,除了一個像墨一樣的"水"字,什麼變化都沒有。 「這下有趣了。」 為什麼會出現"水"字?難道我的念能力是探測物質嗎? 如果是可以探測出物質的話,那,其他東西應該也可以吧?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將水上漂浮的葉子拿起來,然後對葉子使用"練"。 遺憾的是,啥都沒發生。 「嗯……為什麼呢?」不解的轉著葉子,我將注意力放回水杯上。「還是說這代表了其他意思?」 不懂。 不過,至少這代表了我是特質系。 「啊哈!我知道了!」我跳起來,開始在房間裡搜尋起類似紙筆的產物。「說不定是因為葉子沒辦法改變,所以要靠其他方法來寫出它的性質……」 在約五分鐘的搜索後,我發現這個不知道搞什麼鬼的爛房間竟然連最基本的紙筆都沒有。 我一臉驚恐的望向那扇門── 「看來還是必須要走出房間嗎?」 別懷疑,我從到獵人世界起,就沒離開這房間半步,就連葉子都是打開窗戶從窗戶旁的樹上拔的。 膽小嗎?算是吧。 但請自行想想,如果有一天你死了,然後突然在非洲重生,你敢立刻奪門而出然後大吼大叫嗎?……至少我需要那麼幾個小時的心情緩和期。 看看自己,我手邊除了身上這套隨便的牛仔褲加上衣和球鞋,還有身份證和銀行戶頭外,啥都沒有。 還有,我肚子餓了。 「吼啊啊,填飽肚子要緊!」 為了吃,什麼都能幹! 我抓起桌上的身份證和銀行資料,拉開那扇木門,大步走進了獵人的世界。 「所以這真的是間旅館。」我用中文喃喃自語著,一邊打量著這個地方。 這整間旅館就像個小木屋,全是木頭做的。依我飛快的一瞥,這裡好像有三層樓,而我的位置是在第二層樓,這裡的建築架構是屬於那種中空型的旅館,也就是房間包圍著旅館大廳,後方是房間,前方是大廳的設計。 我走到欄杆旁邊往下張望,這裡有著跟地球完全不一樣的服裝,還有一些小細節,雖然講不出來差別在哪,但就是有些許不同。不出我所料,這裡的人果然是講日文。 我在二樓的走廊上晃了一下,終於找到下樓的樓梯。順帶一提,我發現我並沒有房間的門卡或鑰匙,所以在我走出房間,門關起來的那一刻,我就被關在外面進不去了。 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下,該找誰呢?當然是去找大廳服務員。 「小姐,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妳幫我查一下,有沒有人用"夏塔"這名字在這租房間?」我用最和善的笑容向櫃檯小姐詢問,她也回給我一個官方的笑容,對我說了聲:「我來查查,請稍等一下。」 在她對電腦進行廝殺的同時,我轉頭開始打量起這裡來去的路人甲乙丙丁。 路人甲揹了一個像書包一樣的東西,手上拿隻手機在講電話,路人乙手上大包小包的,看起來像是在找上去的樓梯,路人丙拖了一個行李箱,臉色沉重的拖著腳步離開旅館,路人丁則是坐在大廳的沙發椅上,敲著電腦。 我的目光在路人丁身上停了數十秒,直到他抬起好看的臉蛋,對我露出一絲人畜無害的笑容,我才飛快的將目光收回。 我什麼也沒看到我什麼也沒看到我什麼也沒看到! 如果沒看錯的話,路人丁就是惡名昭彰的幻影旅團裡的一員,俠客。 天殺的幻影旅團哪有這麼好遇見的!他一定不會注意到我,因為我只是個普通的人類,雖然喜歡把摩托車騎到牆壁上,還喜歡超小綿羊的車,但我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普通人普通人啊── 「不好意思,小姐,不過這裡並沒有人用夏塔這名字租房唷。」櫃檯小姐笑瞇瞇的望著我。「還需要什麼幫忙嗎?」 「呃呃呃,請請請請問,這裡有提款機和餐廳嗎?方便的話,有地圖或觀光用資訊會更好。」稍微平復了心情,我成功的說服自己那位會使用天線的人才丁丁並不會注意到我,所以我現在就去提個錢,吃個飯,路上看能不能買到紙筆,然後在回來弄個房間睡覺,剩下的就明天再說。 「旅館內就有提款機,就在那裡。」櫃檯小姐指向門口的一台機器,然後伸手進抽屜裡摸索了一翻,拿出了一個類似地圖的東西交給我。「這是這附近的地圖,上面有標出餐廳、旅館和一些其他地方。對光觀客來說很有幫助。」 「謝謝。」我接過地圖,飛快的審視地圖一眼。「請問一間單人房一個晚上要多少?」 「一個晚上是三千八百戒尼。」櫃檯小姐親切的回答。 三千八百戒尼……根據獵人漫畫,一百五十二戒尼可以買一罐果汁……假設新台幣二十元可以買一罐果汁,那麼三千八百戒尼就是新台幣約……五百元。 「等我一下,我去提個錢馬上回來。」 說著,我拿起那張銀行帳戶使用說明的紙衝到提款機前,開始研究起一堆鬼畫符。還好黑東西留給我的紙上有標示出鬼畫符的意思,不然我這個文盲怎麼可能會用提款機這種東西? 提款機上出現了一些鬼畫符,上面浮現出100,000的數字,我猜那是我的銀行餘額吧。 又是幾個鬼畫符,意思大概是問我要領多少錢,我輸入20,000,這應該夠我吃飯和買東西了吧。 提款機發出運作的聲音,然後吐出一疊鈔票,也就是二十張1000。 「小姐,麻煩訂一間房間,名字是夏塔,一個晚上。」我將四張鈔票遞給櫃檯小姐,她找給我兩枚一百戒尼硬幣,順便給了我一把鑰匙。 「妳的房間是28號房,在二樓左手邊,謝謝。」 我將錢、身分證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全塞進口袋裡,然後無視所有人怪異的目光,非常有朝氣的喊了聲:「好!目標──吃飯!」 至於那個丁丁嘛,我是沒膽去多看,所以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坐在那裡。 不過,我都這麼低調了,還是會被盯上就對了。 - 這個地方,意外的讓人感到溫馨。 房子大部分都是白色或棕色系,最高的塔也頂多五層樓高。走道上鋪著石磚,英國式的路燈照亮了街道,一家家小店相連在一起,來往的路人讓街道顯得熱鬧。而且這邊好像很少私人汽車,至少我走出旅館後還沒看到半輛車。 「嗯……一路晃過去,看看有什麼吧。」我用中文對自已說,然後邁開步子開始尋找吃的順便逛街。 路上,我終於在一家文具店裡買到了紙和筆,還意外的被老板娘發現我是文盲,看不懂也不會寫共通語而硬被塞了本字典。 「哎唷,怎麼可能不會看共通語?來,這個送妳,當作禮物吧!」 「喔!太感謝了!」 她大概忘了我可是連一點基礎都沒有,所以這本字典在我眼中根本就是無字天書。不過,我還是趁著這機會向老闆娘打聽了一下附近的小道消息。 「對了,老闆娘啊,妳知道這附近有哪家餐廳在徵廚師或糕點師嗎?」 「廚師或糕點師?這裡還挺好找工作的啦,只要走進去問問看,通常都可以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老闆娘回答。「怎麼?小妹要在這長期住嗎?」 「呃,對啊。剛來這裡,身無分文的……」我乾笑兩聲,畢竟我現在哪也去不了,總不能跑去敲揍敵客家的大門請他們收留我吧。 再說了……我才不要被敲詐到死。 「那現在找到地方住了沒?」熱心的老板娘繼續詢問。 「現在暫時住旅館……明天大概會去找地方住吧。」不過前提是要找份工作,我可不想過那種付不起房租,被房東趕出去的生活。 「妹妹啊,要找房子的話,我這有個空房間可以租給妳喔。」老闆娘拍拍我的肩膀。「妳有空就來幫我雇店,我也正好找個人陪我一起吃飯。一個月只收妳一萬戒尼如何?」 我在大腦裡飛快的換算著一萬戒尼,其實不管怎麼想,都便宜到幾乎是在做慈濟的地步。 實在是沒有拒絕的理由呢。 「好啊。」 我大力點點頭,是說我的運氣會不會好的太過份了一點?才來就被好心人收留,再來要擔心的就只有找份工作糊口和練習我的念能力了。雖然等一下下我就會知道,好運一下子用完,壞運就會接踵而來。 「那我明天就來住囉──」道別了老闆娘,我繼續我的閒晃大業。 路上還買了所有女性必備的單肩包包和皮夾,包包是很簡單的方格麻布,皮夾也是那種正方形的黑色摺疊式皮夾。一口氣把口袋裡的東西全塞進去,整個人瞬間輕盈了不少啊。 一個人走在街上,加上身處異鄉,難免有點孤單的感覺。 喔,是說我會不會懷念地球嗎?多多少少有一點吧,不過都回不去了,多想也沒用。何況,在地球哪能看到這麼透徹的夜空? 我繞進小巷子,因為根據地圖,繞過這條漆黑險惡的巷子之後好像可以到達美食街的樣子。在此奉勸各位一句,如果你們沒有跟姐姐一樣的身手,晚上一個人繞小巷子是不對的唷! 像混混A就會開始看你,然後他會對混混B點點頭,混混C也會跟著一起走出來,擋住你的去路。 「……啥事?」我瞪著眼前三個干擾我去吃飯的傢伙,火氣正一點一點升高。 混混A先開口了:「小妹妹,這時間要上哪去啊?」 「吃飯。」我照實回答,一邊算起我現在衝到牆上繞過這幾個人需要多少時間。 「吃飯啊?妹妹來跟大哥哥一起吃吧,保證會把妳餵飽喔──」混混C一臉淫蕩,讓我非常想一拳打他臉上。 要克制,克制! 「不用了,我不想吃你那種下水溝出來的東西。」我盡量保持笑容,雖然空空的肚子讓我的耐心快消耗光了。「現在你們可以讓開了,我會考慮假裝沒見過你們幾個。」 「妳……」然後,很老套的……「兄弟們,上!」 從小巷子裡突然飛出去的人似乎驚嚇了不少路人。 然後又一個被扔出去,堆在第一個人身上,接著又是一個,三個大男人像疊羅漢一樣的攤在巷子外昏迷不醒,三人臉上、身上都有非常明顯的血痕和瘀青,看起來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頓。 「誰叫你們要阻撓我吃飯。」我理著頭髮,一邊無視眾人的目光,一邊用輕鬆的步調走出小巷。 其實我也沒想到自己的力氣會這麼大,我不過就是一人賞了幾拳,然後因為他們擋住我的路,所以把他們抬起來扔出去而以。 嗯,還是假裝啥都沒發生過好了,吃飯要緊。 我用琥珀色的眼睛飛快的掃視這條街──呀呀,美食街還真是琳瑯滿目,該選哪一家呢…… 最後,我隨便挑了一家看起來不會很貴的餐廳走進去,免的等等付不出錢被留下來洗盤子。 「歡迎光臨!」服務生看到我走進來,立刻親切的迎接。「請問幾位?」 「一……」我正想開口回答,身後就傳來一個年輕的男性嗓音:「兩位。」 我的眼神一變,帶著殺氣卻依然保持微笑。 喔喔喔喔!?先是被混混阻撓,現在來這裡吃個飯,也能被插隊!? 我張著嘴,保持著面對服務生的同張笑臉緩緩轉頭,待我看清來者時,媽媽咪呀我後悔了。 一頭深金色的短髮、寶綠色的雙眼、陽光般燦爛的微笑,還有那張過分好看的臉…… 這不正是旅館裡的丁丁嗎!喔,對不起,我是說幻影旅團的俠客。 這時我的臉說有多囧就有多囧。 還有那個,服務生大姐妳對我投來那是啥忌妒的眼神啊?妳知不知道我身旁正站了一個殺人不眨眼還會把別人變成天線寶寶的蜘蛛啊? 「喔雪特。」我緩緩將頭轉回前方,小聲用中文罵了一句。 這位丁丁現在還很泰然自若的走到我身旁,一手還搭上我的肩膀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我不要變成天線寶寶── 「兩位。小姐不介意吧?」他對我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雖然在此時的我眼中看來那更像殺死人不償命,但刀都抵在脖子上了,還能說啥? 「哈……哈哈……怎麼會介意呢……」我非常僵硬的回答,然後就被俠客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硬架去其中一桌坐下。 不過,好家在,我肩膀上或頭上沒被插天線。 「我們好像在旅館裡見過呢。」俠客依然是那個鄰家男孩的樣子,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幻影旅團的危險份子。 「呃,是啊,哈哈。」 我在心裡把記憶中所有問候人的話全罵一遍。才說著運氣好,就給我碰上這種狗屎事。 我動作僵硬的坐下來,美好的服務生放下菜單後就走了。然後,是一陣令人尷尬的沉默。 妳這個不敬業的傢伙!是不會介紹一下菜單啊! 該死的服務生……我不動聲色的瞄了對面的鄰家男孩一眼,他正低頭看著菜單,大概在考慮要點哪一道菜。不過誰都知道事情沒有這麼單純! 深深吸一口氣。我必須先發制人。 我看著菜單上的鬼畫符,然後將菜單往桌上一放。 「說吧。」 我開口,並抱持著必死的心情望著坐在自己面前的陽光男孩。 「帳單你打算怎麼分?」 俠客回望著我,看的出來他聽到這句話時愣了一下。「既然是我自己跟來的,就我請客吧?」 「俠客,你真是個大好人!」一瞬間,我忘了眼前的傢伙是蜘蛛的一員,我感動整個身子往前傾,激動的握住俠客的雙手,雖然很明顯我的手太小了。 「這麼說來,妳知道我的名字呢。」俠客也沒把手抽走,只是繼續保持著笑容並望著我。 典型的皮笑肉不笑啊!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個,我們等等在談。」我默默的收回手,但那位路人丁似乎沒有放我走的意思,他飛快的抓住我的右手,力道還不至於讓我喊痛,卻充滿威脅性。 「現在就來談談吧。」他依然笑著,但笑容背後,傳來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就像一隻野獸盯著獵物般。 他是那隻野獸,而我,是他的獵物。 <第二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