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章 新朋友?新生活?

第三章 新朋友?新生活? 「現在就來談談吧。」 沉重的壓迫感向我襲來,就像是潛入深海,被海壓給籠罩,想呼吸卻沒有空氣一樣的令人恐懼。 這種感覺……比當年被人拿著槍抵在頭邊的感覺還討厭。 「等等再說。」我注視著那雙綠色眸子,一字一句,清楚的從口中說出,順便將手狠狠一拉,從他的掌握中抽回來。「我還有事情要請教你呢,俠客。」 我在地球的十九年可沒有白活,俠客對我釋放出他的念,我當然是以靜制動,加強了"纏"護住自己,沒有用念反擊回去。 不管怎麼說別人都是幻影旅團的一員,要比誰的念比較強,我絕對是毫無勝算,而且,身為女孩子當然是要多多利用女孩的優勢,裝成弱者比較不會吃虧……通常啦。 「好吧,既然妳這麼堅持。」俠客終於收回了他的氣,讓我頓時有種又可以呼吸的感覺。 調了調姿勢,我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開口:「俠客大哥,可以這樣叫嗎?」 「可以啊。」 「我問你喔,你要點什麼?」我將菜單放在胸前,整個人往前傾,有了上一次手被抓住的教訓,所以只是一臉認真的望著俠客。 「啊?」 「菜單哪,你要點哪道菜?你點什麼我就跟你點一樣的好了。」後面其實還有一句被我省略的話:因為我是文盲。 「嗯?妳這樣一講讓我很為難耶,如果妳不喜歡吃怎麼辦?」俠客依然笑得像個溫柔的大哥哥,雖然隱藏其後的凶險我可比誰都清楚。 那邊那位小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所以,請你一定要點一些正常的東西。」我一臉正色道。 後來,俠客很有良心的點了兩份牛排,當然他有先問我是不是吃素的。 喂喂,那個,那邊那位女服務生,妳這樣是用眼神騷擾客人,就算他不是我男朋友,也不能用這種眼神看我啦! 「呼──」一口氣灌下一整杯水後,我終於將臉轉向眼前的娃娃臉。「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俠客大少爺。我是誰?為什麼會認識你?還有,我在巷子裡把人扔出去的畫面大概也引起了你的注意吧?」 「我的問題都被妳搶走了。」娃娃臉男孩依然掛著一絲似有似無的笑意,而且沒有下文,擺明是要我自己接下去。 「啊啊我在幻影旅團面前簡直會被識破的體無完膚啊……」我先是用手把整張臉蓋住,然後又恢復精神,坐起來。「我叫夏塔,有機會的話你可以盡量搜尋有關我的資訊,不過我保證你查不到任何有用的訊息。」 「咦咦,口氣挺大的嘛。」俠客的眼睛微微的,非常難注意到的瞇了一下。 嘖嘖,真不愧是恐怖份子……連這種細微的動作都這麼可怕…… 「俠客,聽說過穿越嗎?」 「穿越?」 「嗯,就是一個人在另一個世界死掉,靈魂被傳送到另一個世界,然後用全新的肉體,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重新生活。」我解釋道,俠客則是揚了揚眉毛,表示從來沒聽過。 然後呢,我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的穿越過程全講給俠客。信不信就是他的事情啦。 人其實都是群體動物,都需要一個人去聽他們的故事。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我會把所有穿越的事情全倒給俠客的原因吧?就算他只是個才認識沒多久的危險陌生人。 「然後,我就坐在這裡跟你一起吃飯了。」我留了一小塊牛排在盤子裡,因為我突然很想做個實驗。 「是嗎?還真是叫人難以相信的故事呢。」俠客一邊轉著叉子,一邊好奇的看著我翻包包的動作。 「如果我還在地球,有人跑來跟我說一樣的話,我也會覺得他瘋了。」我掏出紙筆,放在桌上試寫了一下,嗯,很好寫,然後我伸手到那塊殘留的牛排上,右手執筆放在紙上預備。 「……妳在幹麻?」 「實驗。我剛剛測驗了一下我的念能力,發現了很有趣的事情……」 我的左手用念包圍住那塊牛排,將其中的氣傳輸到我腦海中,然後在傳達到我的右手上。 果然,我的右手靠著念能力,自動在紙上用繁體中文寫下了"牛排"兩個字。 「哦哦,果然如……」 我盯著自己的右手,沒想到它還在繼續寫,「鹽巴、牛肉、迷迭香、……」 「妳的能力好特別耶──」俠客也伸過頭來看紙上的東西,一雙碧綠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這樣就不用擔心食物會被下毒了。」 「真的耶!來試試看其他的。」我將手移到一個銀製叉子上,這回我的右手就一點動靜都沒有。「看來,還真的只對食物有效嗎?」 我把手移到牛排旁邊的配菜上,右手才開始寫起新的東西。 「試試看這個。」俠客將他面前的紅酒推給我,我把左手移到酒杯上,右手便開始寫起這杯紅酒的原料。 「出來了!」 「什麼?裡面為什麼會有綠葡萄啊?」 ……我覺得我們兩個實在是有夠像在餐廳裡玩食物的小孩。 - 最後,我們終於在服務生怨恨的目光下結了帳,走出餐廳。 「哈哈,看來玩的太過火了呢!」俠客摸著後腦杓,一點歉意都沒有的哈哈大笑。 「看來以後會被這家餐廳視為拒絕往來戶喔。」雖然話說得輕鬆,但我心裡其實正在為少了一家可以吃飯的餐廳而滴血。 「哪,天線俠,現在呢?你要把我綁回旅團給派克看嗎?」無奈的拉著自己的黑髮,我看著那個比我高一個頭的危險份子。 碰上幻影旅團也是沒辦法的事,我自認倒楣。 但才剛穿越來就被殺死了的話,好像真的有些可悲。 「嗯,我的確是有這麼考慮過。」俠客一手搭在腰上,一手玩著那個可怕的小惡魔手機。「不過還是先跟團長報備一聲比較好。」 我重重嘆口氣。到底是什麼原因,才一來就可以碰上幻影旅團這種大咖? 俠客這傢伙長得是很好看沒錯,但他終究還是個危險份子啊!!! 不對,我在想什麼啊我? 「來,把手伸出來。」俠客命令道,雖然口氣很溫和,但我還是一臉驚恐的看著他。「不會咬妳啦!只是要給妳綁個念帶,好確定妳的形蹤而已。」 「喂喂,你這傢伙能不能不要把話講這麼白啊?」把我心中僅存的少女情懷都給破壞掉了……好吧,我承認這一段是掰出來的。 於是我一臉驚恐的伸出手──在別人眼中,我嬌羞的伸出手──讓俠客在我左手手腕上綁了一條紅色繩子。 「嘗試把它解開的話,我可是會發現的,所以別胡來唷。」俠客俏皮的對我眨眨眼,然後轉過身,邊走邊轉頭向我揮手。「先走囉,我會再來找妳的,夏塔。」 我望著手上的繩子。 他母親的別人少女都是一臉捨不得的望著情人留下的信物,而我呢?我呢!?生平第一次收到男孩的禮物,竟然是為了方便讓人監視!?他祖母的我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啊!! - 後來我才知道旅團這些傢伙的成府有多深。 俠客沒在第一時間就把我綁走或變成天線寶寶的最大原因,是因為他會看人──我的一舉一動全被他看在眼中,他知道我在說真話,但同一時間卻又抱持了不信任,所以才給我綁上了念帶。 以上,是以一個兩次被抓去做人質,一次被旅團救回來一次我自己逃回來,後來又離家出走一次結果被找回去的私人廚娘的心得。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陽光不刺眼,因為我這房間的位置是面向西邊,早晨的陽光灑不進來。但我還是醒了,被一個不知道什麼鬼的聲音給吵醒。 震動。「小夏,起床囉!小夏,起床囉!」震動。「小夏,起……」 「……哪位?」動作自然的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打開蓋子放在耳朵旁邊,在我閉著眼睛的情況下一氣呵成。 「夏塔,希望沒把妳吵醒?」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陌生卻又耳熟的聲音。 「……」 我依然閉著眼睛。 我像吸血鬼從棺木裡爬出來一樣猛然睜眼坐起身。 木頭的香味還有草香,涼涼的微風輕拍到臉上,我的窗戶不知道被誰打開了;映入眼簾的是個褐色系的房間,用木頭建造而成的牆壁、地板和窗戶,被單是白的,觸碰在皮膚上的感覺有點粗糙。 這裡不是我住了十九年的地球,也不是我住了兩年的小公寓。 這裡是巴托奇亞共和國的登托拉地區,獵人的世界。 「……俠客。」我終於反應過來了,昨天我死了,然後我穿越了。 「看來是把妳吵醒了。」電話那頭傳來爽朗的聲音。「這手機就當作送妳的禮物吧,以後也方便連絡。」 「啥?」我愣了一下,拿起手上的東西瞥了一眼,是一個銀色手機。「你這傢伙昨天從窗戶偷偷翻進我房間?」 「我的確是翻進妳房間,不過我可是正大光明的進去。」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就連說這種不要臉的話都能講的這麼輕鬆。「別把手機亂扔喔,有事我再打給妳。就這樣,掰──」 「喂!等──」 「嘟嘟嘟……」 「一下……」 默默的放下手機,我實在搞不懂這傢伙到底想怎樣? 算了,雖然手上的紅色繩子有點礙眼,原本還想問他能不能把追蹤改到手機上的,不然手上綁根繩子多奇怪啊。 追根究底也不是本人的習性,在他有所行動前,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現在要緊的事情,是去找吃的,然後去書店老闆娘那安頓下來。 - 書店老闆娘的家在哪?答案就是書店二樓。 「妹妹來啦!還想你會不會忘了呢!」一踏進這個充滿書香和木頭香的地方,就聽見老闆娘熱情的招呼聲。 「啊,嘿嘿,怎麼會忘記呢。」我站在店門口,帶著我的所有家產──包包皮夾、身分證、天書字典、銀行資料和被強迫收下的手機。 這種家產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心酸呢。 「來吧,我家就在書店上面,老公很早就走了,孩子長大後跑去考什麼獵人執照,現在偶爾寫一封信回來已經不錯了……」老闆娘帶著我走到櫃檯後方的樓梯,邊抱怨著她的兒子邊問我一些有關我自己的問題。 有些問題我直接亂扯一通帶過,比如說我的偽家鄉鯨魚島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回答是個充滿野生動物的地方…… 獵人剛開頭,不就看到小傑抱了條大鯉魚在衝刺嗎? 老闆娘是個年約四十歲的婦人,她的身材有點微胖,平常習慣把一頭棕髮綁成大嬸專用的包包頭,雖然話多了點,但咖啡色的眼睛卻十分和氣。 她叫蘿拉,是一個很普通很大眾化的名字,就跟她人一樣。 而她家,也是中年大嬸的調調。一上樓就看到木製的長方形餐桌和三張椅子,桌上的一角放了一台縫衣機,旁邊當然放滿了花花綠綠的布料。餐桌旁邊就是櫥櫃和火爐,還有幾個鍋子。 餐廳和廚房的隔壁有條走道,蘿拉大嬸和我的房間便在走廊上。 「這間是我兒子的房間,反正他都不回來,我就把它給清一清,看了也舒服些。現在就給妳住吧。」大嬸推開房門,這房間的窗戶剛好面向書店前方的大街,可以偷窺……我是說可以看外面的風景。「灰塵有點多,不好意思就請妳自己打掃一下了,掃把、拖把什麼的都在廚房可以找到。棉被和枕頭都在櫃子裡,衣櫥是空的,書桌在這,浴室就在房間左手邊。看妳想怎麼佈置吧,這房間是妳的了。」 「多謝大嬸!」 「我先下去看店囉,有需要什麼喊我一聲就行了。」說完,蘿拉嬸又咚咚咚的下樓了。 「呼!」我雙手插腰,望著這個新"家"。「好,就來打掃先吧!」 這位大嬸大概是把自己對兒子的怨念全轉換成了灰塵,這層灰厚的大概哪天她兒子回來也認不出這是他房間。 除了書桌上的那個相框,裡面擺著一張大概是大嬸她全家福的照片,裡面站著年輕時的大嬸,一個留著小鬍子的大叔,和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褐髮男孩,照片裡,三人都笑得很開心的樣子。看的出來,有人常常用手把男孩和大叔那一塊的灰塵擦去。 大嬸也是個挺寂寞的人吧。 無論如何,由於我不想打掃到一半被灰塵嗆死,這種死法實在太丟臉了,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推開窗戶。 「我靠,這窗戶是幾百年沒開過了?」這窗戶才一推就是一陣煙花漫天,還發出那種很古老像鬼屋一樣的「嘎吱──」聲。「哦哦,這裡有台子耶,可以放盆栽的樣子……」 盆栽的事情,咱還是等等再說吧。 接下來,我用兩個小時去把這個房間徹徹底底的清潔一翻。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用盡全力去打掃一個房間,我只想說我娘不好啦! 「它娘的好大一隻蜘蛛啊!」 「喔!混帳!眼睛好痛!」 「這裡為什麼有根釘子!?為什麼!?」 我把床單、被子和枕頭套用手洗乾淨後,將它們依依掛在書店後方的院子裡晾乾,然後,我整個人攤進了椅子裡。 我突然想起來,很久以前有個清潔廣告這樣說:「新生活的基礎,就是要從打掃開始!」 如果有機會重來一次,我絕對會拿鍋子把想出那句台詞的傢伙敲昏。 <第三章 完> 出文速度會這麼快的原因,乃是因為本人正在放春假囧 俠客不是男豬腳,事實上我根本就還沒決定要不要放入愛情這等驚人的劇情囧 哪哪,要不要放入愛情呢?(就算放了也不是主要劇情就是了(汗) 大家來投個票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