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四章 令人愉悅的白菜獅子頭

第四章 令人愉悅的白菜獅子頭 震動。「小夏,接電話!小夏,接電話!」震動。 「啥事?老娘正在難得的啃書本,你這時候打來是不是不想活了?」 這是我搬到蘿拉大嬸家的第三天,窗外依舊下著大雨,說來也挺奇妙的,我搬來的當天晚上就開始下起傾盆大雨,搞得我這三天都只能待在家裡跟蘿拉嬸學認字。 其實接起電話的瞬間我根本不知道是誰打來的,但想也知道,在這裡除了俠客,還有誰會打過來? 扣除那一次在旅館裡接到俠客的電話,這還是他第一次打給我。 「語氣好兇,真可怕。」他的語氣還是一樣陽光,喔喔──我好像看見太陽從手機裡露臉了! 「是你啊。」我口氣稍微和善了一點,至少沒有那麼殺氣騰騰卻還是很不爽。「你這傢伙是不是偷用什麼技術把手機鈴聲換了?怎麼跟上次聽到的不太一樣?」 「除了我還能有誰啊?」他先哈哈笑了兩聲。 喔!死傢伙真是一語正中我痛處! 「至於手機鈴聲嘛,我把它改成時段制的,會有五個不同的鈴聲唷!」 ……天線俠,你無聊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 「好啦,打給妳只是讓妳知道,妳之前說的那個穿越的事情嘛……我查到了一點資料,證明了妳不是隨口亂講。」手機裡傳來敲電腦鍵盤的聲音。「詳細狀況我已經轉告給團長了,他滿感興趣的樣子呢。」 「你竟然懷疑我!?虧我還把你當成……呃……一個看似和善的鄰家大哥哥!」我用可以衝去好萊鎢的戲劇化口氣說,中間還因為找不到詞而停頓了一下,然後下一秒又恢復成那不耐煩的口氣。「是說,俠客大哥啊,你存心不給我好日子過就對了。」 「我有考慮過要不要直接殺了妳,但團長想把妳留著。」俠客就連說這種話都好爽朗哪。 「……是嗎?那還真感謝你的不殺之恩哪。現在我要繼續唸書了,還有啥事要說?」 「我很好奇,妳為什麼會毫不保留的把穿越的事情講出來?」俠客的問題,讓我收起剛剛不耐的態度。「而且還是在一個隨時會把妳殺掉的人面前。」 「嗯。」我頓了一下,雙眼望向窗外的細雨,思考著該如何把想表達的話轉成字句。「因為你會懂,你會去查,你會相信。」 因為你是從流星街出來的人,因為你是幻影旅團,因為你見過世上各式各樣的事,所以你會懂。 「好啦!講完沒啊?我要唸書了,掛啦。」狠狠的按下通話結束……或是那個紅紅的東西,我把手機甩一邊去,繼續啃起了我的"基礎通用語"。 其實,我還有話想說,但總覺得拉著別人扯東扯西好像會被人討厭,加上他又不一定想聽我說話,所以還是算了。 默默的放下手上可恨的教科書,我運起念,讓空空如也的右手上出現一本像百科全書一樣厚的黑色書本。 「我也會讓氣實體化了喔,俠客。」 自言自語,聽說也是孤獨的一種。 - 自從搬來書店大嬸這裡,三餐全由我開火。好歹我也是五星級餐廳裡的糕點師,雖然是糕點師,但都是在廚房裡生活的人,怎麼可能只會這個不會那個? 下廚有什麼難!一捲袖子,進行我的煮飯大業啦!哇哈哈哈…… 「妹妹啊,寫字學得怎麼樣了?」傍晚時分,當我正拿著鍋子熟練的翻著裡面的魚排時,蘿拉大嬸開口問道。 「簡單的字大概都能看懂。」我將平底鍋往上施力,拋出魚排,讓它完好無缺的落入盤子裡,不過本人對於食物是個完美追求者,所以又另外做了一番裝飾才遞給蘿拉嬸。 「妹妹的廚藝真好,都是跟誰學的呢。」蘿拉嬸笑呵呵的享用起盤子裡的魚排。 「以前在餐廳裡工作過。」我拿著自己的份坐到蘿拉嬸旁邊,然後伸手探測起這塊魚排。 蘿拉嬸不會"念",所以自然是看不到我手上正拿了一本百科全書在記錄這道魚排的食譜。不過我這麼做已經不是一兩次了,久而久之她也知道我屬於那票"像她兒子一樣有特異功能的傢伙",所以看到我的詭異舉動並沒有表現出太驚訝的樣子。 忘了講,我已經可以把探測到的食材和料理全記錄在這本大黑食譜書裡了。要找什麼材料或食譜,只要心裡默想著關鍵字,食譜就會自動翻到那一頁,除了念能力自動記錄下來的文字以外,我也可以額外加字──當然要用想的,不是寫的。 「哦哦,原來這種魚叫尼瓜魚啊……好難聽的名字,為什麼還是這麼好吃呢?」我邊看著手上的書,邊吃一口魚肉。嗯──實在太美味了。 「唉,看到妳這樣又想起我那個兒子。在他十歲的時候,他老爸便死於空難,等到他十五歲那年,他突然說要去考什麼獵人執照的,就這樣留下我一個人去了。」蘿拉嬸邊吃邊抱怨起她那位神秘的兒子。「兩年前回來過一次,說已經考上獵人執照了。結果呢?來這晃一眼,又走了!唉,他有三個月沒寫信回家了。」 「畢竟是男孩子嘛,出外亂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接話。「要是一直留在家裡啃老來令人擔憂咧。」 「也是,但身為母親總會擔心。」 可是我那個不知死哪去的親娘可不曾擔心過我耶。 「下次他回來,一定要介紹給妳認識。說來,他也二十了呢,妹妹有沒有男朋友呀?」說著,蘿拉嬸突然搖身一變,成了個媒婆,她兩眼睛光閃閃的盯著我,讓我差點沒把嘴裡的東西噴到她臉上。 嗚!不能浪費美好的食物!吞下去! 「咳咳!這個嘛,我目前還沒有想到要交男朋友這種東西啦,哈哈、哈。」我尷尬的摸著頭,然後轉移話題。「蘿拉嬸,妳都什麼時候去買菜?」 「買菜啊?都假日囉,假日的菜通常都有促銷呢。」 「今天是星期五,對吧?」我問了一個自己都鄙視的問題。「還有今年是哪一年啊?」 「今年是1996年喔。」好在蘿拉嬸完全沒注意到我這問題的古怪之處。「今天是星期五沒錯。」 「1996……」我非常好使的大腦又一次的開始計算時間。 小傑的生日是1987年。別問我為啥會記得,老娘就是有這等過目不忘的驚人記憶力。 十二年以後,他去參加了獵人測試。 ……這麼說來,我進入的時間點是在漫畫開始的三年前。 嗯,這麼說來我的時間多的很。 「那,有機會我跟妳一起去買菜吧!」我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這下我的食譜大全可以好好充足一下了。 晚上睡覺時,我關了燈躺在床上,開始想一些有的沒的。 這是我從地球帶來的壞習慣,大概一時之間改不過來了吧。 我發現,我要練成具現化系和變化系都不難,但一扯到其他的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 具現化系嘛,我在三天的時間內弄出了這本私人食譜全書,裡面的文字還全是繁體中文,至於變化系呢,我發現我可以把氣轉變為火,雖然現在的火一點維持力都沒有,大概不到幾秒就滅了。 ……說來還怪丟臉的,這本百科全書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我這個特質系者給具現化出來,其實是因為很久以前過了一段每天抱著這本黑色大書,一抱就抱一年而且二十四小時不離身的日子,所以才會對這本書這麼熟悉啦…… 至於那本書到底是什麼,等我心情好了再說。 還有,俠客會讀繁體中文,我突然想到。 因為那天在餐廳裡,我在測試念能力時,我的每個食材名稱都是用繁體中文寫的,俠客湊個頭過來看,竟然看得懂。 「嘖嘖,這些人果然不能小看。」我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好讓自己能看到獵人世界,正下著大雨的天空。。 隔天,依然下雨,所以我出門買菜的夢想破滅了。 「啊啊啊──我恨下雨天……我要去尋找食材放到書裡啦……」 一早起來,看見窗外依然陰雨綿綿,只好把自己包在棉被裡滾來滾去。 很幼稚我知道,但我的肉體被退化了三歲,幼稚一點無所謂。 還有,我受夠了三天都抱著基礎共通語學習的日子,今天說啥我都不會去碰什麼"共通語真簡單"之類的鬼書。 可是我沒事做啊── 蘿拉大嬸在底下顧店,現在我要做的也只有準備早、中、晚餐,但那中間的幾個小時要怎麼辦?練習我的念能力嗎? 這提議好像可行耶。 動作迅速的將荷包蛋和培根煎得兩面完美,配上我另外倒的牛奶一起送去給樓下的蘿拉嬸後,我又衝回樓上躲回房間,開始發動念。 早上的時候,從八點到十二點,我成功的讓我的"練"維持了三個多小時,然後就因為要準備中飯而停了下來。 「也沒什麼困難嘛──就跟以前練氣功的感覺一樣。」我在切菜時過份大聲的自言自語,反正沒人聽,無所謂。 如果,我把念跟料理結合在一起呢? 「真是個瘋狂的想法。」我說,卻停下了切菜的動作,並拿起菜刀仔細端詳著。 但有何不可?如果可以利用念來強化物體,像紙張……沒錯,如果可以將念傳達到紙張上,那應該也可以傳到食物上吧? 現在的問題,就在於要怎麼使用念去製造料理,還有,要什麼功效? 人生嘛,總是需要一兩次的實驗和實驗品的。 蘿拉大嬸,我對不起妳! 首先,先釋放"善意的念",畢竟我不想害死這位收留我的好心大嬸。 然後……選一個我希望用料理傳達給其他人的功效…… 就……很簡單的心情愉悅好了。 我閉上雙眼,開始聚精會神的希望這道料理能讓人心情愉快。雖然聽起來有點蠢,但事實就是這樣。 「愉快愉快……」我睜開眼,望著自己切到一半的大白菜,然後將左手放在大白菜上,並將我夾雜了本身意志與思想的"念"傳到白菜上,再繼續用我精湛的刀藝切起菜來。 由於白菜獅子頭的過程步驟實在太多,我就不依依解釋出來,反正只要知道我在處理每個食材前都先灌注了我的"讓人心情愉快"的想法才下手就行了。 「噹噹!令人愉悅的白菜獅子頭!」我動作誇張的掀開鍋蓋,當然在做這蠢動做前有先回頭看看有沒有人站在我身後。 這道獅子頭的味道如何我可不敢保證,因為我在大嬸的冰箱裡找不到能做獅子頭的豬肉,所以就隨便抓了一個據說是"山猿肉"的東西來代替。山猿是啥我是不曉得啦……至少我的食譜大全上是這麼說的。 「來吧,我的食譜全書,告訴我這道獅子頭裡有什麼……」 如果現在有個不會念能力的傢伙看到我,十有八九會覺得我在給食物下咒。 我的動作也太可疑了──左手放在那鍋獅子頭上方,右手拿著本別人看不到的巨大食譜,我還低著頭在看那本食譜,也就是我的右手──算了,被當成神經病也無所謂啦。 食譜正飛快的紀錄下"白菜獅子頭"的材料,那個"山猿肉300公克"出現的時候讓我稍微汗顏了一下,食譜飛快的進行下去,一直到"鹽巴20公克"現身後,幾個黑色的字才慢慢浮現在最後一格:"不明力量些許"。 「……蘿拉大嬸,我真的對不起妳。」合上那本寫了我犯罪證據的念書,我盛了一碗混雜了山猿肉和不明力量的獅子頭,端下去給蘿拉大嬸當午餐。 如果用"凝"仔細一看,還真可以看到這鍋獅子頭正散發著黃色的氣。 「大嬸,這是我家鄉……鯨魚島的當地菜,白菜獅子頭。」這謊可扯大了。 「嗯──好香喔。」蘿拉大嬸一點戒心都沒有的舉起湯匙,窈了一匙湯,吹涼,放進嘴裡── 三秒鐘過去了,她沒有臉色發青,也沒有中毒跡象,反而越吃越快,一口接一口,而且那個笑容擴大到讓我聯想到都市裂嘴女傳說…… 「嗯,真的好好吃!吃完整個人心情都好起來了呢!」蘿拉大嬸整個人神采奕奕的將空碗推給我。「可以幫我再盛一碗嗎?」 「呃,可以啊。」我接過碗,默默的上樓,默默的弄了另一碗獅子頭,再交給蘿拉大嬸。 她吃第二碗吃到一半時,大概是被香味吸引吧,外面還跑進來一隻小花貓,跳到櫃檯上跟蘿拉嬸要吃的。而蘿拉嬸也因為心情實在太好了,所以分了一口獅子頭給花貓。 然後,我的臉就囧了。 你有看過貓在笑嗎?我只有看過狗的,而現在我看到貓的笑臉了。 那整張貓臉是有多幸福啊!兩個眼睛都瞇起來了,那個嘴也給他勾成那什麼鬼弧度,我靠,有沒有這麼神!? 於是我神速衝上樓,給自己弄了碗獅子頭,自己吃吃看。 味道是不錯啦,但我沒覺得特別開心啊。 不過看看樓下的一人一貓……不可能是巧合吧? 「有了。」我神速解決了自己那碗獅子頭,然後抱著整鍋獅子頭衝下樓。 「蘿拉嬸,我去隔壁的衣服店一趟。」我向沉醉於喜悅中的蘿拉嬸喊了一聲,而她點點頭,開始跟她一向厭惡的流浪貓用手玩起來。 「……感覺比較像抽大麻抽到神智不清吧……」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閃身進隔壁的衣服店,代價就是淋了一點點的雨。 隔壁服裝店的麥爾夫人可是以她的憂鬱症成名的。她沒事就覺得自己快要掛了,不然就是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來,成天唉聲歎氣……這些都是蘿拉嬸說的。 「呃……麥爾夫人?」我抱著一大鍋白菜獅子頭,盡量用最不可疑的步伐走向櫃檯。 「唉……什麼事啊……」麥爾夫人,一個看起來大概三十多歲的苗條女子,正單手撐著頭,有氣無力的看著我。 我露出一抹看似天真的笑容,將獅子頭放到櫃檯上。「蘿拉大嬸和我說新試了個食譜,味道還不錯,我們兩個又吃不完,就帶了一些過來給妳。」 「喔……那謝謝她了……」麥爾夫人一樣用她半死不活的調調打開鍋蓋,然後拿起我準備的餐具盛了一碗獅子頭。 她喝了一口湯。然後就發生了跟那隻怪貓和蘿拉嬸一樣神奇的事。 「真的很好吃。」麥爾夫人整個身子一挺,雙眼從無神變成有神,原本下垂的嘴角也上揚起來。「手藝真好啊,很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妳說這叫什麼?」 「白菜獅子頭。」 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平常聽說連起來走動都沒精神的麥爾夫人,此時竟然整個人跳起來,而且還在幫我量尺寸,說要送我一套量身訂做的衣服。 喂喂,有沒有這麼誇張啊?那也不過是一鍋……令人愉悅的白菜獅子頭。 - 晚上的時候,我又玩了一次用念能力食物,這次的指令是讓人想睡覺。 結果我在測試成分的時候,食譜大全裡竟然出現了"安眠藥"這樣的成分……我囧也。 可憐的蘿拉大嬸吃下後,還真的打著呵欠早早就寢去,但我吃了就一點效果都沒有,可能性嘛,有兩個。 這能力對施念者本身無效,或者,對會使用念的人無效。 後來我又試了各種不同的指令,實驗品當然是蘿拉大嬸,我發現那種讓人康復或療傷的指令才有效,其他大部分的,像詛咒別人感冒或受傷的,一律沒用,果然料理就是要讓別人愉快嗎? ……所以我就是只能搞輔助系就對了。 這時的我,深不知自己竟然會靠著這看似無用的怪能力,跟旅團緊緊牽在一起。 <第四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