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五章 蘿莉塔的威力

第五章 蘿莉塔的威力 天亮的第一道曙光透過窗戶照在我的臉上,讓我瞬間睜開眼睛。 「雨停啦!可以去買菜了!」翻起身,也不管書桌上的咖啡色小鬧鐘正指著中原時間六點整,我用最快的速度把睡衣換下來,衝去浴室刷牙洗臉,然後闖進廚房做早餐。 今天是星期天早晨,雨停了。 金黃色的吐司麵包兩片,放在桌上,新鮮梨子切塊,扔進煮好的紅茶裡調味。切好的培根五條,煎得散發著漂亮的油光,放進盤子裡端上桌。金黃色、不會太乾也不會濕,口感剛好的黃金炒蛋從平底鍋倒入盤子裡,又一個早餐上桌。 剩下的只要等紅茶放涼取出梨子就行了。 然後,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拿起銀色的手機,找到手機裡唯一的聯絡人,俠客,按下通話鍵。 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接起來了。 「沒想到妳也會打給我。」這傢伙的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剛睡醒,雖然還是聽的出來那一絲絲的睏倦。 「俠客!雨停了耶!」這時的我正在房間裡開心的轉圈圈,本人對食物的愛可以讓我幼稚化,所以以後若看到我突然莫名奇妙的變得很幼稚,可以不用太驚訝。 「嗯?」他的聲音停了一下。「真的耶。」 「雨停了雨停了,可以去買菜了!哈哈哈──」我倒進床上,又翻起身,整個人跟神經病沒什麼兩樣。「好啦,其實沒什麼大事,只是一早起來看到雨停了high過頭而以。把你吵醒真不好意思──還是你根本沒睡?年紀輕輕要學會補充睡眠才行唷,那沒事,先掛啦──掰──」 沒有過多的言語。「嗯,掰。」 這次我倆都很有禮貌的互相道別後才掛電話。 「喔喔喔!雨停了耶!」 不過本人並沒有任何少女情懷,所以電話一掛我繼續High我的,天線俠瞬間被我拋在腦後。 - 這裡的假日市場跟台灣的傳統菜市場實在像到爆。 「老闆娘,我要這條。」 「來來來,三件只要一千戒尼!大促銷喔!」 「豬肉要幾斤啊?」 不只是賣菜,就連賣衣服、賣首飾、甚至連賣寵物的都有。可惜老娘眼裡只有那上百種在地球見都沒見過的食材,所以,除了食材以外的東西,你不是我的眼── 當蘿拉大嬸跟攤販討價還價時,我的工作就是在一旁提袋子外加一臉猥褻的複製食材到我的百科全書裡。 喔呵呵,原來這裡奇怪的東西這麼多,什麼是飛鳥果啊?不知道吃起來味道怎麼樣。 「妹妹啊,這兩天我看妳都只有穿一些我給妳做的衣服,要不要買幾件哪?」在我認真的紀錄山猿肉的由來時,蘿拉嬸突然拿了一件看起來很像我飆車時會穿的夾克給我看。 「嗯!?」我轉頭,看見一件黑色皮夾克在我面前晃盪。「喔喔,跟我以前的夾克好像!」 結束對山猿肉的記載,我接過那件夾克,看來是用來擋風用的。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妳就穿著類似這樣風格的衣服。」蘿拉嬸抬起頭回憶著,我乾笑兩聲,畢竟我穿的衣服是被飛機撞死前的服裝哪,被撞死前沒穿擋風夾克的原因,是因為我要遲到了沒時間去找夾克。 基本上只要不是那種難看到太誇張的衣服,我都可以接受。從打滿鉚釘的英國龐克到滿是蕾絲的蘿莉塔都在我的可接受範圍內,不過穿著蘿莉塔飆重機,新潮是新潮,但能看嗎? 我屬於隨意型,就是頭髮也不會刻意去燙或噴定型液,能化妝但從來不弄,衣服就穿隨手能抓到的東西,所以我的造型通常就是T-Shirt加牛仔褲和球鞋,偶爾會出現短裙和靴子。 「一件只要五百戒尼耶,買一件送妳吧。」蘿拉嬸說著,從包包裡掏出硬幣交給隔壁賣衣服的小販。 「哇啊!我自己買就行了啦!大嬸妳不用破費幫我買衣服啦!」雖然五百戒尼真的便宜到我不知道該怎麼講的地步。 後來,蘿拉嬸繼續用她的三寸不爛之舌之殺價神功,向其他賣衣服的小販把原價兩千戒尼的衣服砍到一千戒尼。 ……原來,五百戒尼的夾克就是這麼來的。 大概是什麼條件觸動了蘿拉嬸的機關,回家之後,我們才把食物處理好,蘿拉嬸就興奮的拉著我衝到隔壁麥爾夫人的服裝店去,開始拿各種不同的衣服讓我試穿。 「大嬸啊……真的,妳做的衣服就很好看了啦……」 站在鏡子前緩緩轉了一圈,我看見鏡子裡的自己,那雙琥珀色的雙眼裡滿是無奈。 「唉,自己做的終究比不上外面賣的啊。」蘿拉大嬸幫我拉拉衣袖。「嗯,很適合妳耶!妹妹都喜歡這樣酷酷的風格嗎?」 「呃,洋裝我也能接受。」我看著身上的白色襯衫和格子短裙,再加個領帶、長統襪和學生鞋,我就可以偽裝成女學生了。 「嗯……再來試試這件。」蘿拉嬸又塞給我另一件衣服叫我去換。 我默默的接過衣服,走進更衣室,默默的換上。 拉開簾子,我默默的走出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這根本就是Wa Lolita吧!身上這件衣服看起來簡直跟和風蘿莉塔沒啥兩樣啊!黑底紅邊,和服式的上衣,腰後還有一個紅色大蝴蝶結,配上蘿莉塔風格的黑色小荷葉邊短裙,底層還有蕾絲…… 「咦!這件最適合妹妹耶!」 「哈哈,是嗎……」我舉起手臂,笑容僵硬的望著那個寬大的袖子。 我是說過我不排斥洋裝之類的衣服啦……不過真要我穿這樣上街,會不會太礙手礙腳了一點? 「來來,還有這個。」蘿拉嬸又另外遞上來一雙類似木屐的鞋子,看的出來和這衣服是一套的。 我默默的穿上木屐,有那麼一瞬間我還真以為自己是從古代日本走出來的少女──如果裙子沒那麼短的話。 各位,如果哪天你們也死掉然後穿越的話,我在此建議你們絕對不要沒事穿這種礙事的衣服,因為命運一旦讓你穿上這種華麗的東西,接下來就會讓你體會什麼叫華麗中的高調。 「如果我也有女兒就好了,可以從小就像這樣給她打扮。」蘿拉嬸拿著類似髮簪的東西把我略短的黑髮盤起來,這下我可真成了一個完美的Wa Lolita。 原來如此啊。 蘿拉嬸這樣拉著我試穿一堆衣服,其實是出於一個母親想幫女兒打扮的心情。 ……真可惜,我沒有出現那種"我也希望我有個能幫我這樣打扮的媽媽"的想法。 「那個女人看起來不錯,把她一起抓回去好了。」 耳朵尖的我聽到這句話,好像是服裝店外面的某個男人說的。 「那個也不錯,兩個都要了。」 「是!」 大概沒我的事吧。 沒事才有鬼!這句話才聽到沒兩秒,就感覺到一陣風吹到我臉上,然後是蘿拉嬸的呼救聲:「你在幹什麼!快放我下來!」 「女人,妳被我們老大看上,應該慶幸才對。」 我轉頭,看到蘿拉嬸被一個戴著墨鏡、穿著白襯衫和黑色長褲的斯文男子扛在肩上,喔,不小心用錯字了,把中年婦女扛在肩膀上的傢伙會斯文嗎? 「乖乖不要亂動,跟我們回去保證有妳的好日子過。」偽斯文男扛著蘿拉嬸,也不管路人驚異的目光,自顧自的走到外面和另外兩個也扛著中年婦女的男子會合。 當然啦,世界上總是存在著那種為了正義感而犧牲的角色,像這位衝上去的大叔。「喂!你們這些傢伙!不要太囂張……了……」 在普通人眼裡,偽斯文男不知道從哪變出一把刀,並把大叔砍倒。 在我眼裡,我看到他用念變出一把刀,並砍傷大叔。 「我的天哪!他們來了!」街上其中一個女人惶恐的大叫。 「是……是那個專門擄掠中年婦女,帶回去後把她們虐待致死,拋棄在街上的殺人犯!」 我靠,這裡也玩花姑娘那一套? 「哼,知道就好。」偽斯文男的同黨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我們走。」 「救命啊!」 那三個傢伙很瀟灑的扛著人,跳上了屋頂,然後慢吞吞的離去。他們大概給這三個女人打了什麼麻醉劑,讓她們全身軟綿綿的倒在他們背上。 「麥爾夫人,這套衣服我就先穿走囉。」我站起身,走到飾品櫃前挑了一把黑色摺疊扇子。「這把扇子也借我一下。」 「噢!我的天哪!女孩,妳去了會送死啊!」麥爾夫人緊張的站起身來,她脆弱的神經此刻大概快到達極限。 我將扇子輕靠在嘴唇上,雙眼因微笑而瞇了起來。「別擔心,我會把他們追回來的。」 然後,一身服裝已經夠高調的我走出服飾店,並對還在屋頂上緩慢離去的傢伙喊道:「喂!上面的!有種不要跑!」 這是最典型最愚蠢的激將法,聽到這話而回頭的傢伙,一是因為真的很白痴,認為走了還真的就是沒種,二是自以為實力很強,想給說這句話的人一點教訓。 他們還真給我停下來,我猜屋頂上的傢伙屬於第二種類。 「嗯?這不是衣服店裡的小妞嗎?」同夥的大叔轉過身。 「大概是想救其中一個女人吧,這種小孩我見多了。」偽斯文男低頭看著我說道。 「哈哈哈!小妹妹快回家吧!叔叔們對小朋友沒興趣!」另外一個完全沒開口過的大鬍子囂張的大笑。 「真巧!我也對大叔沒興趣耶!」我燦爛的笑著,那些傢伙能一口氣跳上屋頂,大概是因為他們把氣全聚集在腳上。那,我也來試試看吧。 「大叔啊,我要上去囉!」 我運氣,輕輕一躍,果然輕而易舉的跳到屋頂上,雖然那個木屐讓我差點滑一跤,但在危急時刻我還是穩住了身子。 況且,穿著這麼帥氣的衣服,做這麼帥的動作,摔跤豈不是太丟臉了。 「啊哈,這樣我們就可以面對面的交談了。」我將扇子輕靠在臉旁,臉上依然掛著和善的笑容。「大叔,不如我們來談個交易如何?你們把那三個女人放了,我就把你們交給當地警察。這條件不錯吧?」 「這小孩還真不怕死啊?」大鬍子的額角跳動著青筋,他將手上的女人放下,威脅般的把關節弄得喀喀作響。 「嗯。」我將扇子輕抵在唇邊。「還好我現在肚子不餓,所以耐心比較多。我給你們時間投降,七步,我給你們七步的時間。」 其實我原本想說十五步的,但這跟埃及法老的十五拳好像太相似了,所以才改口七步。曹植曹丕的七步成詩不是怪有名的嗎? 「一。」 我踏出一步,同時開始朝他們放出惡意的念。 「二──」 第二步。其中一個人的臉色開始有些改變。 「三──」 「大哥,這小女孩的實力可能在我們之上。」偽斯文男對大鬍子耳語。「要不要現在轉身逃走?」 「怕什麼!我們三個,她一個!」大鬍子不肯讓步。 「五──」 「可是大哥!你也看到了吧?從那女孩身旁散發出的氣……」偽斯文男止住不語。 大鬍子沒接話。 偽斯文男開口,聲音微微的顫抖:「……純然的黑!」 「七。」我停在大鬍子和他的同黨面前。「時間到。談判失敗。」 我拿起扇子就是往大鬍子肚子上一擊,還不至於死人,卻可以讓他痛得躺在地上。再來是偽斯文男,他已經有所準備,拿出那把砍傷大叔的刀擋住我的扇子。 「反應力不錯,就是弱點太多。」我抬腳朝他的膝蓋踢上去,在他單膝跪下去的一瞬間,我拿扇子往他後頸狠狠敲了一下,偽斯文男倒地,我拉住蘿拉嬸,讓偽斯文男自己加入大鬍子一起從屋頂上滾下去。 我將蘿拉嬸放在另一位婦女身旁,將扇子撐開,轉向大叔。「剩下你囉。」 大叔驚恐的往後退,連肩上的女人滾下來了都沒注意到。 「我給你個選擇,是要把手砍掉呢,還是要把腳砍掉?」我拿著扇子擋住自己駭人的笑容,只露出一雙帶著笑意的琥珀色眼眸。 「不……不……請放過我……」 「時間到。談判失敗。」雙眼一瞇。「就把頭砍下來吧。」 在我把扇子抵到大叔脖子上前,大叔就昏了。 「哎呀呀,真糟糕,把你嚇昏了。」一腳把大叔踹下去,我扛起蘿拉嬸,跳下屋頂。 「上面還有兩個女人,家屬請自行認領。」語畢,我非常帥氣的把蘿拉嬸帶回書店,並關上書店大門。 - 聽說那三個傢伙被警察抓走了,讓我小小的哀嘆了一下,那種人就該扔去揍敵客家餵三毛才對嘛……被抓走實在太便宜他們了。 「蘿拉嬸妳先休息,我明天幫妳燉點粥。」望向那個指著晚上十一點的鐘,我打了個呵欠。 「嗯,麻煩妳了。」蘿拉嬸點點頭,下午那幾個狂人給蘿拉嬸下的麻醉藥還有頭昏、想吐、發燒等等的副作用,真該把他們拿去餵三毛! 「晚安囉!」 那套和風蘿莉塔早在八點多洗澡的時候被我換下來,現在正掛在我的椅子上。我穿著寬鬆的T-shirt和褲子,關了燈,整個人栽進床上。 我的頭才碰上床,手機就開始響。 震動。「小夏,很晚囉!小夏,很晚囉!」震動。「小夏,很晚囉!小夏,很……」 「很晚了還打來!?」這個鈴聲會不會也太搞笑了一點? 「就知道妳還沒睡。」電話另一頭的俠客聲音裡帶著一絲笑意。「今天我有看到妳喔!屋頂上那一戰還不賴呢。」 「哦,你也目睹了我的絕世風姿了嗎?」我一點都不害羞的回道。 「妳很特別,很有實力。」俠客自顧自的說下去。「早上時,光聽聲音就聽的出來我很累,不除掉的話,還真是讓人不安心。」 「哈哈,那,何時要來除掉我啊?」我在黑暗中閉著眼睛。 「跟團長商量看看再說吧。」我完全可以想像俠客在說這句話時,正笑得像個鄰家大哥。「啊,還有,那件衣服妳穿起來很好看。」 「哇,這是稱讚嗎?」我故作驚訝的語氣,然後又一次三八的回答:「本小姐穿什麼都好看,不只那一件。」 「哈哈哈,是這樣嗎?」 「是──啊。」我深吸一口氣。「對了,俠客大哥,」 「嗯?」 「我會把氣給具現化了喔。」 所以,究竟是敵人,還是朋友? 這問題,對我們這種人來說,從來沒有一定答案。 <第五章 完> 大概第一卷寫完後會開個分支,寫另外一個本來該穿越過來的女孩的故事。(就是那位粉紅小綿羊啦XD) 那個分支就是確定愛情主戲了,不過是小綿羊X酷拉皮卡 夏塔的部分嘛,男主角人選有俠客、小伊、團長、雷歐力(我開玩笑的!) 我很難想像果農去愛人(汗 不過夏塔還是愛情為輔。 目前票數: 要情感劇情:2票 無所謂:2票 不要感情劇情:0票 請踴躍投票唷~有空就來會客室泡個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