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章 私人廚娘之路

第十章 私人廚娘之路 腳連店裡的地板都還沒踩上,我就想轉身逃跑。 殺氣跟念傳達過來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念是一種單純的壓迫感,第一次碰見俠客那次就是一個例子。 我跟天線俠初次見面時,俠客扔過來的念只是單純的在測試我的程度,不過人家畢竟是蜘蛛的一份子,壓迫感與恐懼感多多少少會並存。 而殺氣,是純然的恐懼。 若把念比喻成潛入深海,想呼吸卻沒有空氣,那殺氣就是張了嘴吸氣,卻吸入一口海水,進了水的肺因此傳來劇烈的刺痛,出於生理反應,你開始咳嗽,卻沒有空氣讓你咳,又出於生理反應,你又一次張口想吸入空氣,卻又吸進一口海水,就這樣無線循環,直到你缺氧死亡為止。 心猛烈的跳著,全身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伴隨著這種強烈的恐懼,我強迫自己抬起頭,對上殺氣的來源──那是一雙看似漆黑的雙眸,在一張蒼老的臉上。 握緊了拳頭,我將另一隻腳踩進餐廳,雖然只是個簡單的動作,感覺卻像用盡全身的力量才做到。 「呵呵,不錯。」 這話一出口,那股強烈的殺氣便縮了回去。 人聲依舊嘈雜,服務生還是在這片像迷幻藥的地方穿梭,客人用餐、廚房炒菜,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看向那股殺氣的來源,這才注意到那裡並不只有一個人,而是一大家子全在那裡,瑪莉柏莎也混在他們其中,此時正跟著一個老人和中年男子一起看著我。 雖然現在是春天,但我們還是來玩一下猜謎遊戲吧。 看著我的那一家子人裡有個銀色頭髮、正在大口吃著巧克力蛋糕的小男孩,另外還有一個端坐著喝茶的和服小女……小男生,和服小男生隔壁則坐了一位穿著誇張的荷葉蕾絲邊洋裝,眼睛上戴了一個奇怪電子產品的夫人,另外兩位,一位是有大波浪捲的銀髮中年男子,他那個體魄強壯的讓我光站在門口都能感覺到他的不凡,另一位是個銀髮刺蝟頭爺爺,他正坐在中年男子對面。 我默默的拉住在我面前經過的玄夜。 「……幹麻?」玄夜被我這麼一拉,勉強站住腳,一臉不解的轉頭看著我。 「阿葉,給我一盒潤喉糖,我要去把長城哭倒。」我臉色鐵青的回答,因為我看見狐狸精正對我勾勾手指,示意我過去一趟。 玄夜送我一個"You are on your own"的眼神後,很無情的丟下我繼續送菜去了。 啊,看哪,大名鼎鼎的揍敵客一家人正在水裡朝我招手耶!趕快跳下去救他們然後被拖下水淹死吧! 不過他們並不是水鬼,我若不動他們可是會動的。 移動著彷彿綁上千斤石塊的雙腿,我緩步朝著狐狸精和揍敵客一家人走去。 其實不算一家人,因為其中有三位兄弟沒現身。 「呃,幾位找我?」我扯出一絲大概很難看的笑容,此時站在揍敵客一家人面前的壓力竟然比站在幻影旅團身邊的壓力還大,果然過去的陰影是不能說忘就忘的。 「妳就是夏塔嗎?」出我意料的,那個一身誇張洋裝的夫人竟然先開口了。「妳還不錯呀,在我先生和公公的注視之下,竟然還能抬起頭,走了一步。」 「……謝謝夫人誇獎?」我汗,這……這應該是稱讚吧? 「嗯,沒錯,以妳的程度來說,算很好了。」銀髮老人也點著頭。「我們就別廢話,我們是揍敵客一家,初次見面,剛剛失禮了。」 「啊哈哈,哪裡哪裡,初次見面,我就是夏塔,大家好。」我尷尬的摸著後腦杓,裝出表面禮貌其實心裡在哀嚎的笑容。 「妳就是夏塔啊,妳做的點心比較好吃。我就說要晚點來,你們都不聽。」銀髮小鬼繼續啃著巧克力蛋糕,他抱怨似的拿起叉子朝他那一家子晃一晃。 我望向那個銀髮刺蝟頭小孩,一瞬間只覺得他是這麼完美無暇、那臉蛋多麼白淨可愛,就連揮叉子的動作彷彿都散發著光輝,啊,這就是一見鍾情嗎?奇犽弟弟,你現在年紀還小,但姐姐我可以等你的!以後你長大,姐姐我一定給你做最好的味道! 「孩子,你的味覺神經真好,以後我研發新的食譜,第一個拿給你吃。」我一臉真誠的望著嘴角還沾了巧克力碎屑的奇犽。 「嘿,說真的?妳要不要來我們家當我們的私人點心師?我們家很有錢,絕對不會虧待妳的!」奇犽那張臉瞬間變成貓樣,他兩眼發光的與我對望著。 「只要你喜歡,我願意為你做出最美味的點心。」周圍漂浮著夢幻晶瑩的泡泡,背景變成淡粉紅色,在這片夢幻的空間裡只有我和奇犽兩人含情脈脈的注視著對方…… 「夏塔──」「奇犽──」 「呃咳。」狐狸精一聲輕咳,場景又一次的回到La Mariposa,揍敵客一家依然在我旁邊。 「看來不用我們開口,夏塔小姐本身就很樂意來我們家做事。」發言人是那位看起來非常凶神惡煞而且氣勢不凡的揍敵客家主人──席巴。 「欸?」我不解的眨眨眼。 「是這樣的,夏塔小姐,」電子眼罩夫人……抱歉,基裘夫人開口接話。「三天之後我們家裡有些客人要來,我們想請一位手藝優秀的廚師來我們家負責當天的晚餐。我們家奇犽上禮拜來這吃過你們的點心之後,喜歡的不得了,所以我們就出來一趟,一方面是想詢問小姐妳的意見,另一方面只是出來吃個飯。」 ……大老遠出來就為了請我去你們家做一頓飯,大人們你們這是在折煞我啊! 「錢不是問題,重點是妳有沒有那個實力……進我們家的大門。」桀諾爺爺補充道。 哦──是說那個嚇死人不償命的七道門嗎?有啥問題,在地球時我可連哈雷都能舉起來騎到牆上,區區幾噸重算什麼! 當然我可不敢這麼囂張的把話講出來,免的到時候發生像其他穿越文裡寫的,被抓去當媳婦我可就要哭了。 「沒問題啊,什麼時候需要我過去一趟?」我非常阿莎莉的回答,一點猶豫都沒有。 「明天可以過來嗎?我會讓我家兒子接妳過去,速度比坐電車快一些。」基裘夫人拿著扇子,血紅的唇上漾著微笑,至於是在笑啥,我看不到她的眼睛我不知道。 兒子……?不會是指那位表情極少的伊耳謎先生吧? 「夏塔小姐可以接受我們的第一個測試嗎?」波浪捲席巴問道,縱使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問句。 「什麼測試?」我偏頭,不解。 「我們當然也要測試看看妳的廚藝、速度如何,所以,我們想坐上妳的chef table,這樣沒問題吧。」席巴看著我,那雙眸子裡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雖然他看起來像在笑。 「我的榮幸。幾位,裡面請。」我傾身四十五度,伸手往廚房的方向。 Chef Table,就是讓客人坐在廚師旁邊,一邊跟廚師聊天、一邊看廚師做菜的手藝,廚師做好的菜立刻就可以端給客人,就像鐵板燒,但更活潑、講求技術。 揍敵客一家五人圍繞在廚房邊坐著,站在廚房裡面的人正是我。 當然飛車黨和神父還是要繼續做他們的菜,畢竟還有其他客人的存在,所以我只是借用廚房的其中一塊來用而已。 我讀著揍敵客一家人點的菜,這家人實在不是普通的饕客。 鵝肝,還要三分熟,生鮮沙拉──灑滿新鮮海鮮加上特製調味料的沙拉,牛排要Filet Mignon(菲力牛排)五分熟,香草烤羊冠,天堂鳥水煮蛋,大象拔蚌清湯,甜點有拿破崙、巧克力熔炎蛋糕、馬卡龍和水果塔。 整個晚餐做下來,一共花了我們兩個小時的時間。 途中當然少不了跟揍敵客一家聊聊天、耍菜刀當助興娛樂、還有解釋每道菜的由來。 「各位對今晚的餐點還滿意嗎?」我掛著職業微笑,有禮的詢問揍敵客一家人。 「不錯,妳通過了。」席巴點點頭,這就是他唯一的回答。 「夏塔小姐果然是專業人士,我們很滿意。」基裘夫人拿著紙巾拭了拭嘴角。「明天妳到我們家時,只要再推開試煉之門,就算完全通過了。」 「夏塔,有沒有巧克力餅乾?我想帶一些回家。」銀髮的奇犽一臉期待的望著我,後來他包了三大袋不同的點心回家。 偽裝成小女生的柯特也點點頭。「好吃。」 「夏塔小姐,明天我們先將妳接到家裡,讓妳在那裡住個兩天,也好熟悉菜單和廚房。至於工資,夏塔小姐開個價吧。」桀諾爺爺冷靜的對我說。 「錢不是問題啦,能到揍敵客家做事可是我的榮幸。」 「那三百萬如何?」桀諾爺爺伸手比了個"三",而當我正在心裡os揍敵客家殺一個人就有幾千萬,怎麼錢給的這麼小氣時,桀諾爺爺不疾不徐的補充:「待在我們家一天可以拿三百萬,住在我們家的三天裡,早、中、晚餐全由妳負責,,還要加上額外的點心,期限到三天後客人離開為止,這樣如何?」 我默默的把差點掉到地上的下巴搬回來,冷靜的回答:「……沒問題。」 - 隔天早上,我向蘿拉嬸報告說我工作要出差,三天後才會回來,話才說完,就聽到書店門口傳來輪子在石板路上滾動的聲音。 當然我沒告訴蘿拉嬸要去哪裡出差,畢竟我不想把她老人家給嚇死。 「妹妹要小心喔。」 「嗯,三天後見囉!」 走出書店,我看著眼前漆黑的馬車,雖然牽著這車的東西明顯不是馬。 「夏塔小姐?」在我摸著下巴嘗試猜測眼前拉馬車的是啥東西的時候,一個年輕又冷漠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剛剛絕對沒有聽見腳步聲,絕對沒有。 「……我是。」轉過身,原本想喊出伊耳謎少爺的,但我怕會被懷疑然後被萬釘賜死,所以還是把那句話給吞回肚子裡。 真是名如其實啊,一頭長髮烏黑柔順的讓我看了都忌妒,絕世美貌……英姿,就跟同人文裡寫的一樣,那雙黑色的貓瞳毫無感情的注視著我,接著,他一側身,拉開了馬車的門。「我是伊耳謎,揍敵客家的長子。媽媽叫我來這接妳,請。」 「謝謝。」我勾了勾嘴角,爬上馬車。 伊耳謎跟著上車,動作依然輕得一點聲音都沒有,他默默的坐在我對面,關上了車門。「走。」 車子開始飛快的向前衝刺,雖然是在衝刺,我卻感覺不到速度。 「伊耳謎少爺,我可以請問拉著車的那個是什麼東西嗎?」我指了指身後正在拉馬車的奇妙生物,好奇的發問。 「那是我們家養的幻獸,在一些西方國家裡被人稱為夢魘。」伊耳謎面無表情的回答。「特徵是速度飛快,而且在移動時讓人感覺不出來牠的速度,拿來騎乘或拉馬車都很合適。夏塔小姐這是第一次見過嗎?」 「嗯,對啊。」我點點頭。「還有,不用那麼拘束啦,叫我夏塔就行了。」 「夏塔,妳也是個念能力者吧,那我家的大門應該難不倒妳。」伊耳謎繼續說下去,不過他還是保持同一個表情,讓我覺得很為難,因為我已經找不到其他可用的形容詞來描述他的動作了。「相信媽媽已經跟妳說了,三天後有客人要來,來的人應該有十四個人左右,其中一個聽說飯量特別大,廚房裡可只有妳一個人,應該忙的過來吧?」 「呃,五道菜嘛?開胃菜、湯、沙拉、主菜、甜點?」我摸摸頭,這樣算起來要吃飯的起碼也有二十多人,如果要加上揍敵客一家子的話。 「沒錯。加上我們一家,一共有二十三個人。上菜的事情總管梧桐和其他人會負責,妳就不用太擔心了。」伊耳謎在算人數的時候,雙眼往上看了看,算完後又將目光放回到我身上。 「嗯,只要有人能送菜就沒問題。平常時候就是三餐加甜點?」 「三餐的部份比較簡單,重點在甜點的部份。我兩個弟弟都非常喜歡甜的,奇犽還好,他大概會天天跑到廚房去要吃的,糜稽就稍微麻煩一點,他一天大概會打至少十次電話叫人送點心過去。如果找不到管家的話,可能要麻煩妳親自給他送去。」 我扯了扯嘴角,那個看獵人漫畫時,名字每次都被我想成"麻糬"的傢伙好像很難搞。 「尤其是宵夜,一個晚上至少會要個十到二十次,這還得麻煩妳了。」伊耳謎依然沒有表情,好像他說的只是一件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事情一樣。 「……沒問題。」我這幾個字肯定給他說的咬牙切齒。 「一天三百萬也不是好拿的,不是嗎?」伊耳謎側了側頭,而我只想大吼:你他娘親的果然滿腦子裡都是錢!不會下麵的死麵攤! 「啊,到了。」他打開馬車的門,自己先下去後,才對我伸出手。「來,這裡就是我家。」 基於禮貌,我輕搭著他的手走下馬車,眼前是一扇……七扇宏偉的大門,頂端還有兩個不知道是龍頭還是狗頭的裝飾,大門右手邊則有一個警衛室,裡面那位面善的警衛早在我們下車前就站在門口等候了。 「少爺,歡迎回來。」警衛端站在門口,神色一點鬆懈都沒有。 「皆卜戎,這位是夏塔,這三天是家裡的私人廚師。」伊耳謎向警衛先生說道,然後轉向我。「這位是皆卜戎,大門的守衛,負責清理闖進小門的屍體。」 「初次見面,妳好。」警衛先生彬彬有禮的向我四十五度一鞠躬,我也趕緊向他點點頭。 「啊,你好。」 「這裡有七扇門,妳只要打開一扇門就算通過測試,一扇門左右各兩噸重。」伊耳謎指了指那宏偉的七扇門。「用不用念能力都無所謂。請。」 「好──那我就來試試看囉!」我向前走了兩步,雙手搭上了冷冰冰的大門,深吸一口氣,然後施力。 「嘎呀──」門緩緩的開了,不過只有一扇。 嗯,果然多騎摩托車還是有用的,連念都不用就能推開一扇門。 「這樣就OK了嗎?」我雙手壓在門上,轉頭問伊耳謎,而他點了點頭,走上前伸出左手撐住其中一扇門。 「先進去吧,三毛聽到聲音會跑過來,但不會攻擊,不用擔心。」 「喔。」我聽話的走進揍敵客家內院,伊耳謎跟在我身後走進來,門又「嘎呀──」的關上了。 「院子有點大,我帶妳去家裡的別墅,這邊請。」伊耳謎領先帶路,不過他才走沒兩步,沉重的腳步聲就從遠而近的靠過來。「啊,那是三毛,體形有點大,可以不用理牠。」 「……」我抬頭,看著眼前這隻有大概兩層樓高的狗,牠看起來活像一隻牧羊犬的加大版。「還好我以前有跟狗住過,不然現在大概會被嚇昏吧。」 三毛漆黑的眼珠子盯著我們看,但也沒有想理會我們的樣子,只是自顧自的躺下來。 「是嗎?三毛如果知道妳拿牠去跟一般寵物小狗做比較,可是會很傷心的。」伊耳謎繼續帶他的路,在後方的我則因為他的話邊走邊大笑。 「我的話有這麼好笑嗎?」伊耳謎轉過頭看了一眼笑到肚子痛的我,揚了揚眉毛。 「對不起,我笑點低。」我重新挺起身子,喘了口氣。「對了,伊耳謎少爺,你們家真的是只要有錢誰都能殺嗎?」 「基本上是的。」伊耳謎回答。「之前爸爸接了一份殺幻影旅團一員的工作,雖然棘手,他還是接了。」 「哦──」我點點頭,一時之間想不到該說什麼,所以沉默下來。 「妳看起來也不像個普通的廚師。妳手上的念帶……上面的念非常強,大概連我都解不開。」出我意料,伊耳謎竟然自己開始接話。「不過若只是個普通廚師,我那兩位父母大概也不會看上。」 「你說這個紅色的繩子啊。」我無言的抬手,看了一眼俠客給我綁在手腕上的紅色帶子。「一切都是孽猿,孽猿啊!」 「妳的用字還真有趣。」 一路上,我跟伊耳謎大少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這證明了伊耳謎就跟漫畫一樣,是個話不多也不少的傢伙。 大概走了快十分鐘的路,我們終於到達了……總管住處。有錢人就是不一樣,總管住處都這麼豪華是想怎樣啊…… 伊耳謎向我大略介紹了一下總管,接著繼續繞著山路往裡面走。 接著又走了不知道多久,麵攤老板終於在一扇門前停下來。 「這裡就是我家,我先帶妳去客房,在帶妳去認識一下環境。」 我望著眼前的門,和門旁的背景。 「少爺啊,你們家蓋在死火山裡?」 「是啊。」伊耳謎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 我望著這扇卡在岩石裡的門,沒有牆壁,沒有窗戶,更別說屋頂什麼來的,他們整個家就是在死火山裡。 真不愧是一流的殺手家族!BT程度令小女五體投地! <第十章 完> 噗噗,投票目前是俠客領先耶 看來娃娃臉男孩比較得猿(!?) 一般文章裡,各位最喜歡的男主角是誰呢? 有空的話就來泡茶區坐坐簽到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