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一章 可怕的揍敵客家之一

第十一章 可怕的揍敵客家之一 「伊耳謎少爺,你們家都沒有窗戶耶。」 「是啊,我們從小就被訓練在黑暗中也能看見東西,所以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拿燈的。」 咱倆走在一條漆黑無光的隧道裡,這裡的地板、牆壁到天花板都是清一色的不規則石磚,前方拿著手電筒領路的是一頭漆黑長髮的伊耳謎大少爺,後方則是被他們新請來的私人廚師,我。 「那其他地方有燈……吧?」我試探性的問道,他如果說沒有,我肯定當場掀桌──就算附近沒桌子給我掀。 「別擔心,到了大廳開始就會有燈了,我們有一間客房在山上加蓋出了陽台,位置就在廚房隔壁,是專門做給我們請來的廚師用的。」伊耳謎回答,這一頭長髮的傢伙走路完全不出聲,穿一件連身白衣都可以偽裝成女鬼了我說…… 「專門給廚師用的房間啊。」真豪華。 「夏塔,可以問妳個私人問題嗎?」伊耳謎沒有轉頭,步伐也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 「只要跟求婚或男朋友之類的無關,一切隨你問。」 大概連一秒都不到,伊耳謎停下腳步,側著身望著我,他的手還保持著射出釘子的動作。 我站在離剛剛位置有兩步遠的地方,望著地上的念釘,如果慢個零點幾秒,那些念釘現在早把我的腳給刺穿了。 「妳是從哪來的?」伊耳謎問這問題時,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別說妳是從鯨魚島來的。我查過妳的資料,妳這人根本就是毫無依據的憑空出現。」 「少爺真精明。」我勉強勾起一抹笑容。「如果一定要說,可以說我是個來自地球的人吧。」 「地球?」伊耳謎揚了揚眉毛。 「世界上,有一種奇妙的事情叫做穿越。就是一個人在另一個世界死掉,靈魂飄到新世界,用全新的肉體重新活一次。」我解釋,就算他不相信也無所謂,至少我解釋過了。 「是這樣嗎?我好像看過類似的文獻記載。」伊耳謎點點頭,也不多問什麼,接著往前走。「妳不是說謊技術高明到連我都找不出破綻的境界,就是妳真的在說實話。」 「如果要說謊的話,我會掰一個正常一點的故事。」無奈一笑,我跟上伊耳謎的腳步。 「離大廳還有一段路,跟我說說地球吧,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呃,這個嘛,那是個每個人都很容易死掉的地方,也沒有念能力什麼的……」 有錢的人很有錢,窮的人很窮。沒什麼公平可言,說什麼公平競爭、自由人權,都是人在世界裡虛幻的遐想。 生下來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一生的命運,沒辦法改變,也沒辦法反抗。 人類被自己創造出來的機器給控制,用雙手辛苦的耕種,只為了換取幾口豐收後賣出去的食物。 在痛苦中過著日子,同時卻又不停的說服自己,說這樣的人生其實很有意義。 是一個很可悲,也很可笑的地方。 「就跟獵人世界差不多吧,有些地方很鄉下,有些地方就像友克鑫一樣繁華,不過沒那麼多有錢人或殺手之類的就是了。」 的確,跟獵人世界非常相似。 「地球沒有幻獸,動物就是動物,跟人類相處的通常不怎麼和平。」 鬥狗、鬥牛、賽鴿、賽馬,殺雞宰羊,動物說穿了也不過就是滿足人類的物品。 「每個人都在為了錢而活,每個人都為了錢而死。」 看看那些作息千遍一律的上班族和學生,說好聽點是在替未來奮鬥,說難聽就是為錢拼死拼活。 「國家的戰爭從來沒停過。」 自古至今,誰真正懂的和平,若真的和平,為什麼還需要存放武器、培養兵力、開發核子彈? 「簡言之呢,就是個被利益薰心的地方。都快毀滅了這樣,哈哈哈……」我摸了摸後腦杓,把這個省略了一堆話的介紹做了個總結。 「感覺妳好像有很多話想說,只是沒說出來。」 「哦,我是省略了不少字沒錯。」 看了前方的高挺的背影兩眼,死麵攤店老闆,沒想到心思還挺細膩的。 「到了。」伊耳謎毫無預警的停下腳步,不過我已經習慣這傢伙像鬼一樣的步調了,所以沒有撞上他看起來很像很堅硬的背。 他推開大門──天知道這兩扇門有多重──亮光刺著我的雙眼,待眼睛稍微適應光線後,這才看清楚這是個像大廳一樣的地方。 「碰!」身後的大門自動關了起來。 「呃,伊耳謎少爺,你們家,嗯,真是品味獨特。」我望著大廳裡各式各樣的奇異擺設,那邊放了一個鐵處女,這邊放了一個電鑽,那裡還有手銬,還有一堆我喊不出名字,但沾了陳年好血的褐色刑具…… 我剛剛有說了很多地球的壞話嗎?我錯了,地球簡直比這可愛個一百倍。 「殺手不需要什麼太賞心悅目的東西。我帶妳在家裡繞一圈,參觀完大概就可以準備中飯了。跟我來吧。」麵攤老板對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繼續跟著他走。 我靠……參觀一下房間就可以準備中飯了,真不愧是死暴發戶…… 於是我們開始參觀起了偉大的揍敵客家,其驚悚程度比任何你看過的學校怪談、恐怖電影還要可怕。 「這裡是客廳。」 「……為什麼客廳裡會有兩隻三毛?」 「這裡是書房。」 「伊耳謎少爺,書櫃後面那個銀色的東西是釘子嗎?」 「這裡是遊戲室。」 「這個是球嗎……嗚哇!有電!」 「這間是拷問室。」 「少爺,那個被綁在椅子上的傢伙還活著嗎?」 「這間是……」 「浴室?」 「不,是蒸氣室。專門用來釋放毒氣殺人的地方。」 「……」 「這間是畫室。」 「欸,那雕像的眼珠還挺活的耶……它的眼珠剛剛動了吧!我看到它動了一下吧!」 「這裡是飼養室。」 「喔喔喔喔喔喔那東西想用舌頭殺死我啊!」 「這個,是溫室。」 「……為什麼溫室地上有那麼多屍體。」 「那是肥料。」 「!!?」 「電擊室。」 「被綁在上面的人是奇犽少爺吧!?」 「這裡是我弟弟縻稽的電腦房,平常要送消夜和點心都是送到這。」 「你確定這是電腦房,不是二次元空間?」 「電腦房隔壁就餐廳和廚房。」 「這隔壁還真有夠遠的。」 「其他房間妳就不用知道了。以後妳就在這間廚房做事,這裡可以通到妳房間。」 「……我囧!伊耳謎少爺,掛在牆上的是人肉嗎?」 「嗯,還沒處理過,要拿去給三毛吃的。」 終於,這趟比在鬼屋冒險還要更加刺激的參觀結束了,伊耳謎大概介紹了一下廚房,哪裡是火爐、哪裡是食物儲藏室之類的,又帶我看了一下餐廳,令人感動的是餐廳和廚房裡看似都沒有危險物品的樣子。 這間廚房真是豪華到叫人吐血的地步。 光是爐子就有三個,可以讓我同時燒十二鍋東西,那個烤箱也是職業用的大烤箱,而且還有兩個,還有那一大堆的料理台、料理機、專業的工具,至於食物儲藏室,無視那幾具風乾的人體,這裡的食材簡直多到讓人眼花撩亂。 廚房和餐廳是相連的,沒有門擋住,但沒辦法說一抬頭就看到餐廳或廚房。 「好讚的廚房!超棒的!」站進廚房的那一瞬間,我雙手握拳,兩眼綻放著光芒,擺出活像看到UFO一樣的表情。 「妳的房間在這裡。」可惜麵攤老板一點都不懂情調的無視我,逕自走去打開連接廚房的另一扇門。 這間房間實在是太美好了!沒有刑具、沒有三毛、沒有會哭泣的石像,更沒有風乾的人屍! 看哪!還有窗戶!灑進來的那是陽光嗎!我在天堂嗎! 「糜稽會打到這隻電話。」伊耳謎指了指那張雙人床旁邊的黑色電話。「剛剛跟妳說過了吧?半夜通常會打個十到二十次,還得麻煩妳爬起來幫他送宵夜過去。」 「呃,是的,我知道了。」我扯出一抹大概很難看的笑容。 「好了,那麼介紹就到此為止。現在去準備午飯吧,在家裡吃飯,隨便做做就行了。做好之後,管家會負責上菜。」伊耳謎還是沒有表情,我也懶的說什麼了,麵攤就是麵攤,要別人轉行去做其他東西是不可能的。 - 揍敵客家很可怕。 我想地球的日本學校怪談、希特勒的謀殺猶太人方法、還有很多恐怖電影的靈感說不定全來自於揍敵客家。 不過最驚人的,還是基裘夫人。 「喔,哇,這裡的風景真好。」我站在全揍敵客家唯一的陽台──也就是我房間的附屬空間,望著枯枯戳山下宜人的景色。 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染著斜陽橘黃的綠意,遠遠拂來的風中都帶了一絲花香,跟這片土地的主人實在一點都不搭。 很美的黃昏,可惜住在這的人沒機會欣賞。 「夏塔,媽媽找妳過去一趟。」 嚇!我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看見一身和服的柯特小弟正像個鬼娃娃一樣的站在旁邊看著我。 「柯特少爺,你們家走路都不出聲的嗎?」一臉驚恐的望著鬼娃娃,腦中頓時只出現兩個字:廁所裡的花子。 ……所以怪談這麼多真的全是揍敵客的功勞就對了。 「殺手走路不能發出聲音。」小花子說完,又無聲無息的飄走,飄到一半,還轉頭看了我一眼。「我帶妳去找媽媽。」 「呃,喔!知道了。」 於是我又跟著小花子經過九彎十八拐,最後終於到了一間華麗到我眼睛都開始刺痛的地方。 這麼多豪華的衣服是怎麼回事啊! 看看這個蕾絲,還有那個布料,這件洋裝看起來簡直像個移動式大花園…… 「媽媽,夏塔來了。」小花子無聲無息的飄進洋裝堆中,留下我一個人尷尬的站在門口。 「呃,夫人找我?」我對著洋裝與布料開口,這景象連自己都覺得詭異。 「夏塔小姐。」毫無預警的,一身豪華洋裝的電子眼罩夫人現身了,她手上還拿了一件滿是蕾絲的衣服,讓我一臉驚恐,而且我連話都還沒回,她就伸出手把我抓進了衣服堆中。 接下來嘛…… 「夏塔,把衣服脫了。」 「夫人,這恐怕不太妥當吧。」 「不用害羞,又不是沒見過。」 「可是柯特少爺在看著哪。」 「他還小,看一看無所謂。」 「夫人,我可以說不要嗎……」 「不可以。沒關係的。」 有時候,文字真的是容易讓人誤解的東西。 現在回頭看看當時的對話,如果把所有動作都去除,光聽對話的話,恐怕就會變成那種:「老爺不要,夫人在看。」的YY情節了。 在此聲明我絕對是正常性向!絕對沒有蕾絲邊情節啊! 洋裝堆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還用我說嗎!當然是發生了站在鏡子前換衣服的事啊! 不信嗎?那我們來重播一次: 基裘夫人拉著我到一面連身鏡前,手上拿起另一件小洋裝,一邊拿著洋裝在我身上比試著,一邊命令道:「夏塔,把衣服脫了。」 「夫人,這恐怕不太妥當吧。」我汗顏。 「不用害羞,又不是沒見過。」基裘夫人撐開扇子,嘴上掛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笑容。 「可是柯特少爺在看著哪。」我指了指站在一邊的小花子。 「他還小,看一看無所謂。」基裘夫人堅持道。 「夫人,我可以說不要嗎……」我又看了一眼她手上的小洋裝。 「不可以。沒關係的。」 於是,我就這樣換了幾乎二十幾套不同的衣服,連帶著鞋子和首飾,一套接著一套換。 「嗯,這套好像比較適合妳,夏塔妳覺得呢?」基裘夫人望著鏡子裡的我,我也正做著同樣的事情。 現在我身上的衣服,是一件無袖的短型旗袍。 顏色是黑色底跟琥珀色的邊和牡丹刺繡,跟我整個人莫名的搭配,鞋子則是一雙跟這件旗袍相搭的繡花鞋,那個高岔一路開到大腿上,但最讓我想哭的,是基裘夫人的一句話。 「嗯,這件就送妳了,兩天後客人來時,妳就穿這套衣服準備晚餐。」 必須承認,當下我是挺無所謂的啦。 是啊,是把身材襯得很漂亮,是很適合我,那個大腿的曝露幅度更是可以叫人噴鼻血。 但後來我就後悔自己答應的這麼爽快了。 到底是為什麼呢?雖然讀者大概都可以猜出來,但答案將在兩天後揭曉。 <第十一章 完> 特別收錄對話(?): (作者Livazy,簡稱蜥蜴) 蜥蜴:俠客,你被票選為最佳男主角人選,請問你有何感想? 俠客:咦,原來這種東西也能選呀。 蜥蜴:是啊,這年頭什麼都可以拿來投票。那,身為未來的男主角,請問你有何感想? 俠客:嗯~(拿手機掩嘴,俠客版偽天真貌)這麼說來,小夏就是我的囉。(這就是他的表情:^___^) 蜥蜴:......你會不會笑的太燦爛了一點啊,狐狸。 遠在揍敵客家的夏塔此時正在試穿旗袍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