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五章 蜘蛛奇緣

第十五章 蜘蛛奇緣 「呼──」我攤坐在廚房的地上,鬆了口氣。 在最後一秒把甜點給奉上,讓梧桐給端了出去,這三百萬……不,是九百萬終於可以拿的心安理得了。 現在終於有點閒時間了,就來把剛剛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給理一理吧── 首先,是蜜芙拉,這個莫名奇妙不曉得從哪憑空出現的女孩。 這小丫頭也真是嚇死人,害我還以為廚房真要給它核爆了還怎樣的…… 無論如何哪,這小姑娘也是從地球穿越過來的,而且是剛剛才來就跑到我旁邊,某種程度上──比我幸運。 聽她說,由於她是被指定要穿越來的人選,所以拿鐮刀的黑傢伙在她還在穿越點──也就是那片藍天與草原──時,就讓她填好了新身份,她在這的名字是蜜芙拉,年齡跟她死掉前的年齡一樣,都是十七歲,出生地好像也是選鯨魚島,果然穿越的人都對獵人第一集比較有愛就對了。 他OOXX的……這簡直比我幸運了不知道多少…… 她大小姐現在大概在我那個廚師房間的浴室裡照鏡子吧,相信每個穿越來的女孩子都一定會做這件事。 喔,還有,聽說她是直接從日本來的,但會說中文,好像是老爸還老媽是中國人還類似的。 很快的,她也必須面對鬼畫符地獄了。 還有呢?噢,對,幻影旅團。 ……穿越的宿命啊!這一切都是穿越的宿命啊!竟然來揍敵客家都可以碰上旅團,而且是全部人一起出現,團員還都已經換過了,嚇死我咧! 沒錯,在我跟奇犽面對面討論糖漿的時候,就是西索那個果農朝我們射來撲克牌。 那,現在我們來倒帶一下,看看在果農亂扔垃圾,我和奇犽往後跳的一瞬間,我究竟看到了啥。 「……孩子,你完蛋了。」我瞪著奇犽,一字一句清楚的從嘴中吐出來,這種現象也可以叫做咬牙切齒。 然後是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注視,奇犽顯然也感覺到了,我倆交換了一個眼神,立刻往後跳── 就在那時候,我瞥向那道目光傳來的地方,然後看到了比十三號星期五還要更恐怖的傢伙。 那頭自然垂落的紅髮,略帶細長的雙眼,蒼白卻稱的上英俊的臉,還有高挺的身形──那位正是鼎鼎大名的變態果農,西索是也! 更可怕的,是站在他身後,另外十二個一身西裝和禮服的傢伙。 根據我的雙眼飛快的一掃,蜘蛛十三位團員通通到齊,而且小滴和西索已經入團了。 裡面有個一頭黑髮,戴著兩個巨大藍色耳環,額頭上還有個十字標誌的男人。 還有一個跟我差不多高,深藍色頭髮,金色細長雙眼,一臉冷漠的傢伙。 最可怕的大概還是那個有著深金色短髮,寶綠色雙眼的娃娃臉,雖然那傢伙還是保持著一臉笑容,但他看過來的那個眼神簡直讓人不寒而慄。 當然還有其他傢伙,但我想你們大概對其他人沒什麼大興趣,所以我就不逐一介紹了。 當下我是很想轉頭瞪著那群人,張大嘴,擺出驚恐的表情啦,但想到我可愛的廚房裡還有東西在燒著,實在沒時間可以浪費在這些恐怖份子身上。 最叫人尷尬的大概就是我這身旗袍了,相信我,旗袍絕對不是我心目中見旅團時的最佳選擇。 「哇,我的眼睛顏色變了耶!」蜜芙拉關上門,走回廚房。「以前是黑色的說,現在變成這種特別的顏色。」 「嗯,好像來這裡眼睛顏色都會變。」 像瑪莉柏莎,她的眼睛顏色可從來不是這種媚惑人心的紫色。 「嘿唷!」我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旗袍。「我們就乾脆在這裡躲到宴會結束吧。」 「為什麼要躲?」蜜芙拉偏了偏頭。 「因為幻影旅團一窩子都在外面,妳不想跟變態果農正面交鋒吧?」 果農這兩字果然非常有效,蜜芙拉一聞果農二字,立刻猛搖頭。 可是根據穿越的宿命,事情是不可就這樣過去。 「夏塔,夫人邀妳一同出席宴會。」毫無預警的,梧桐的聲音在門口響起,嚇得我整個人跳了起來。 「我可以說我其實有有孕在身,現在正要回房躺在床上嗎?」我僵硬的轉過頭,看著面無表情的梧桐。 「原來小夏懷孕了,我都不知道呢。」 ……又是這個聲音,這個乾淨卻帶了絲成熟的年輕嗓音。 「……小芙,幫我轉告孩子他爹,就說我如果回不去,請別惦記著我和孩子!」我轉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蜜芙拉,握住她的雙手,說得一臉煞有其事。 「夫人要我轉告妳:幻影旅團想要見妳,請妳務必出來一趟。」梧桐沒有理會站在一旁的俠客,他依然面無表情的轉述著基裘夫人的話。 「……」大腦轉換成中文MODE。「去他奶奶的雞球!我不過來這燒個菜,有去見什麼蜘蛛的義務嗎!還有那個變態果農,我的天哪!我看我連他的臉都還沒看清楚就會被撲克牌打成蜂窩吧!」 「小夏真激動,果然我們的名號很不受人歡迎呢。」俠客還是笑得像個鄰家大哥,順帶一提,這傢伙穿起西裝來還真他逼的好看。 「親愛的,相信我,我會這麼激動並不是因為你們是幻影旅團,而是你們的四號團員讓人聞之變色。」畢竟為了錢當過偽情侶,加上人家好歹救過我……就說兩次吧,叫親愛的叫起來倒也挺順口的。 「我完全理解。」俠客的笑臉變得很無奈。 「好啦,你都親自出動來請我光臨了,不去也很不好意思。」無奈的伸手理了理頭髮,我看向梧桐。「胡同,麻煩你替我轉告夫人,就說我整理一下頭髮,馬上就到。」 「知道了。」梧桐點點頭,轉身就走。 一下子,廚房裡只剩下我、俠客和蜜芙拉。 「要來嗎?」我轉向身旁的小女孩。「要去見旅團耶,好歹三大美色裡有兩個在裡面,不看白不看吧?」 「我也跟妳一起去好了。」蜜芙拉點點頭,總覺得她好像很緊張。 「不用這麼緊張啦,妳看,旅團的狐狸就站在那裡,感覺也沒有這麼可怕對不對?」我指向站在門口的俠客,雖然這傢伙大概是全旅團裡最面善的傢伙。「這傢伙雖然會把別人變成天線寶寶,但認識他這麼久,我卻還是好好的站在這裡,所以其實沒有這麼……恐怖。」 我原本想說危險的,但說旅團不危險好像有點難笑。 「天線寶寶?那什麼東西?」俠客不解的看著我。 「呃,地球的S級危險生物。」我揮了揮手,隨便敷衍過去。「好,那就走吧。」 我走在俠客和蜜芙拉中間,向宴會大廳前去。「對了,天線俠,這位是蜜芙拉,剛剛才從地球穿越過來。」 「嗨。」俠客對她露出陽光的笑容,蜜芙拉也回與一個微笑。 「這麼說來,穿越來的人越來越多了。」俠客摸著下巴,雙眼望向上方。「這下我的事可多了。」 「團長會要你查資料,對吧?」 「是啊,團長對穿越這事情很感興趣,還打算把所有穿越過來的人都抓過來。」 ……俠客,這種驚人的事情其實你不用說得這麼大聲。 「對了,小夏,」俠客的速度完全沒減緩,他抓住我的左手手腕。「繩子掉了喔。」 手腕上的壓力傳了開來,雖然只是皮膚上的接觸,但這動作由一個蜘蛛的團員做出來,就是能讓人心臟停半拍──嚇得停半拍。 「你都抓到我了,還需要繩子幹麻。」我盡量保持平靜的回答,一語雙關。 「……那個,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蜜芙拉怯怯的舉起手,打破這尷尬的氣氛。「請問,俠客,你說你們團長要把所有穿越的人抓去,意思是……要把我們軟禁起來的意思?」 「嗯,差不多就這意思。」俠客笑得有夠陽光、有夠燦爛!我真想給他一拳打下去呀這種話還能說得這麼輕鬆! 「反正旅團在這裡的大本營房間很多,多塞幾個人不會怎麼樣。」 手腕上的壓力鬆了開來,俠客收回他的手。 「欸欸,阿霞,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我開口,因為突然想起來一個以前想問,但忘記問的問題。「旅團裡都是誰在負責煮飯?」 「啊?問這幹麻?」俠客低頭看著我,讓我心靈受創──飛坦,我能體會你的悲哀! 「對呀!同人文裡都是飛坦和俠客在負責掌廚,其他女性都是那種會把廚房炸掉的人!」蜜芙拉也一整個興奮起來,開始跟我熱烈的討論起同人文,而且內容還越來越過分。 「沒錯,瑪奇就只會縫東西,一旦做菜不是有毒就是很驚人!」 「對對,派克只會泡咖啡給團長!」 「然後小滴從來不會記得鹽巴和糖的差別!」 「飛坦會使用他精湛的刀藝切菜殺魚。」 「俠客每次都擔任二廚!」 「欸,不是還有很多BL裡,不管誰跟團長配,團長都一定在上面?」 「誰敢壓團長啊!」 「尤其是俠客跟團長的,可憐的俠客每次都只有被壓的份。」 「這就是身為下屬的悲哀呀。」 「沒辦法,誰叫他就是一臉"快來撲我吧"的受樣……」 「兩位小姐,到底在說什麼呢?」 身邊氣溫驟降,只見某位娃娃臉額角浮現起十字,雖然是在笑,卻笑得讓人想倒退三步轉身逃跑。 「我們絕對沒有認為你跟團長有一腿!」 蜜芙拉的話傳進我耳中,然後因為迴音又傳來了一次,接著又一次…… 「……」我和俠客同時無言的望向她。 - 「幾位慢聊。」基裘夫人露出詭異的笑容,輕輕將門關上,在這個沒有三毛的客廳裡,坐著旅團一夥人,和兩個穿越過來的可憐少女。 坐在我對面的,便是三大美色之一的庫洛洛.魯西魯。 這些傢伙現在全都一身西裝,好看歸好看,恐怖的事實是無法隨著他們的外表而改變的。 「丫頭,別那麼緊張,這裡不會有人吃掉妳的。」說話的人是穿著一身西裝的金毛獅王,窩金。 「阿金哥啊,我是不想那麼緊張啦,可是……」眼角偷偷瞄向坐在一邊的果農先生。 「呵呵呵呵呵……看來我嚇到可愛的小果實了。」 要命!我成了他的果實了嗎! 我不自覺的往蜜芙拉的方向猛擠,努力的想離那位果農先生遠一點。 「呵呵呵……」 媽呀,誰來把我一拳敲昏?這位果農實在太可怕了! 「原來妳就是夏塔。」充滿磁性的低沉嗓音將我的思緒拉回,我抬頭,對上那雙漆黑,彷彿沒有靈魂的眼。「聽俠客說了不少妳的事,如今終於見到本人了。」 如果這話是從一個男朋友的父親口中說出來,會是何等的美好啊。 「呃,您想必就是幻影旅團的團長了吧,久仰大名。」我可不敢當著眾團員的面直呼他團長大人的名諱,我才剛死一個月,無須死第二次啊! 「是的,我就是庫洛洛.魯西魯,幻影旅團的團長。」他勾起嘴角,笑容是那麼深沉、不可捉摸。「這位是蜜芙拉小姐吧?初次見面,妳好。」 「你、你好!」 「原本是想另外與妳約時間見個面,沒想到在這裡碰上了,真巧。」庫洛洛再度轉向我,他整個人就像個紳士,完全無法讓人聯想到盜賊頭子這個名稱。 造孽的猿糞!一切都是猿糞! 「哈哈……是啊……太有緣了吧。」我努力無視從旁邊傳來的BT視線,不自覺的又往蜜芙拉的位置靠了靠。 「派克。」 「知道了。」 哦哦哦傳說中的聯邦情報局CIA要出動了嗎! 我跟蜜芙拉互望一眼,她大概也在想跟我差不多的事。 一隻手落在我肩上,我感覺到身後正站了一個人。「告訴我,妳是哪裡來的?」 背後傳來的聲音有些低沉,算不上悅耳,卻是成熟的女性特有的嗓音。 我從哪裡來的? 腦海中閃過法國繁忙的街道,夜晚的Bon Appetite,還有圖片上,從外太空照的地球的照片。 一個藍色中夾帶著白與綠的星球,正在被人類毀滅的地方。 「地球,一個叫地球的地方。」 「妳是怎麼來的?」 人群驚恐的表情、尖叫聲、抬頭的那一瞬間,隱約看見一台像飛機一樣的東西,下一秒,眼前一片黑暗。 綠地、藍天、拿著鐮刀的黑色死神。 「穿越過來的。」 「……團長,她沒有說謊。」肩上的沉重感挪了開來,我看見庫洛洛點點頭,眼神轉向坐在我身旁的蜜芙拉。 身後的派克諾妲不愧是元老成員,團長一個眼神她就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我感覺到她將手放在蜜芙拉的肩上,問起了同樣的問題:「妳是哪裡來的?」 旅團裡十三雙眼睛全落在我們兩個小女孩身上,那個壓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我伸手,接住一張朝我筆直飛過來的撲克牌。 「我也是穿越過來的。」 蜜芙拉回答,蜘蛛的注意力卻被另一邊的動作給分散。 緩緩放下接住撲克牌的手,我轉向坐在一邊一臉若無其事的西索。 「唰!」我手中的撲克牌又一次飛回西索手中。 西索接住撲克牌,舔了舔嘴唇,又是一陣怪笑。「呵呵呵……真是顆甜美的果實。」 「團長,她說的也是實話。」派克冷靜的無視我和西索的互動,向庫洛洛回報。 「西索。」庫洛洛面不改色的望了西索一眼,果農接收到庫洛洛的訊息,瞇了瞇眼,怪腔怪調的回了聲:「是、是。」 「所以兩位都是穿越過來的,這就代表古代文獻記載的沒有錯。世界上……的確有穿越這回事。」庫洛洛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原來這傢伙早在三年前就出現這動作了。 「沒事吧?」一旁的蜜芙拉悄聲問我,我這才收回跟西索互瞪的目光,對她微微一笑。 「那這兩個小女孩要帶回去嗎?」發問的人是那位無眉埃及法老,芬克士。 「瑪奇,妳覺得呢?」庫洛洛問道,他放下手,望向我身後不知道站在哪的旅團團花,瑪奇。 「她們對旅團應該不會造成太大傷害。」身後右邊傳來冷漠的女性嗓音,跟派克比起來,她的聲音較年輕也較細柔。 「大家都沒有異議吧?」庫洛洛抬眼,掃視過房內的十二張臉。 「這兩個傢伙真能信任嗎?」低沉冷硬的聲音從一角傳來,我們看向聲音的來源,說話的人正是一頭深藍色直髮的飛坦。「我們怎麼能確定她們不會出賣我們……像洩露我們的藏身地點之類的?」 金色的細眸不友善的瞥向我和蜜芙拉,這一看讓我倆縮了一下。 「我覺得夏塔應該沒問題。」靠在門邊的俠客出聲回答。「她看到我的時候就知道我是幻影旅團的一份子,而且見過我後,她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去向別人通報幻影旅團正在登托拉地區,可是她一個字都沒提,就連那家暗門都沒有我們的消息。」 所以說,那天俠客會出現在La Mariposa,是為了調查我有沒有透露什麼風聲嗎? 「而且這小丫頭不是救了窩金?明明可以加入賞金獵人,拿取豐厚的賞金,她卻跟獎金獵人硬著幹。」靠在另一邊牆上的日本武士信長開口,他此話一出,立刻引來窩金的不滿。 「你說誰給她救來的?她只是湊巧路過,沒這丫頭我一樣可以解決那群混帳獵人。」 「呵,死鴨子嘴硬。」活像科學怪人的富蘭克林嘲笑道。 氣氛突變,兩個巨大的傢伙不著痕跡的互相望了一眼,然後拳頭對著拳頭,開始在空間不算小的客廳裡比劃起來。 「那另一個傢伙呢?」大概是早司空見慣,旅團裡沒人理會那兩個打的亂七八糟的狂人,飛坦金眸一轉,望向蜜芙拉。 「唔。」身旁的蜜芙拉瑟縮了一下,大概是下意識反應吧,這小女孩緊緊抓住我的胳膊。 「先觀察看看。瑪奇,帶回去之後,妳負責盯著她。」庫洛洛下達指令,這句話別人說出來可能就只是個普通的命令,從庫洛洛口中說出來,多了一份決不容許反抗的意味。 「知道了。」瑪奇淡淡的應道。 現在是怎樣?因為我在回家時碰到一個令人崇拜的傢伙,順手幫了一下,還有認識俠客比較久,就成了優良學生了嗎? 蜜芙拉看了我一眼,我聳了聳肩。 「呵呵呵……團長~我有個請求~♣」 符號!我看到一個用念形成的符號從我眼前飄過去啊! 還有,果農變態的語調讓我不得不打破文章規則,破例的使用「~」來取代「──」,好孩子記得寫文章時不可以學這個變態果農,不然長大會變得跟他一樣。 十隻蜘蛛加上兩個地球人的目光望向西索。 「離開這裡後,我想跟小夏夏小試一場~♥」 「……」 想知道我無言中的表情是什麼樣子嗎?需要各位自行想像一下:囧 加 =口=||| 加 皿/+! 可見當時的表情有多複雜,都超出言語能形容的境界了我告訴你。 「等離開別人家再說。」庫洛洛答應的從容不迫。「記住。」 「不~要~弄死了~♥」果農舔了舔嘴唇,興奮的瞇起雙眼。 ……隻豬頭你給我記住!君子……娘子報仇十年不晚! <第十五章 完> 嘿嘿,終於碰到之豬(?)了~ 是說昨天晚上打到一半,突然給我來個停電(我囧囧囧! 還好有以前的訓練,知道有事要存檔無事也要存檔,所以只少了一句話而已 不然可能今早就會看到某家電力廠被炸掉的新聞了(!? 等跟蜘蛛在熟一點,在來開放點文活動吧!(握拳 感謝各位的支持,喔呵呵呵(BT式怪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