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七章 豪華的蜘蛛巢

第十七章 豪華的蜘蛛巢 「Lo siento.」 「……嗯,如果妳再拿槍對著我一次,我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朝妳開槍的。所以不要道歉。」 是的,沒什麼好道歉的。 那是大概五年前的事了,瑪莉柏莎胸口中彈,倒在鮮血中。 「我想……我要穿越去另一個世界了。」 她睜著當時還是深咖啡色的漂亮大眼,望著我,再看看逐漸幻化成一點點白光的自己。 「……世界上還真有穿越這回事?」 我跪在她身旁,想伸手觸摸那點點白光,卻抓到一片空。 「小塔……」她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抓住我的手臂。「別殺他。」 那時,我沒有回話。 我想如果有機會再來一次,我還是會做一樣的決定。 眨了眨眼,思緒回到現在,我望向車外的景象,出我意料的,開車的人並沒有往荒郊野外駛去,反而是往登托拉地區的住宅區前進。車上非常的安靜,除了汽車移動的聲音與偶爾透過窗戶傳進來的人聲,我跟坐在駕駛座的黑髮女孩都保持著沉默。 「妳是小滴,對吧?」最後我打破這陣令人尷尬的安靜,開口問道。 「咦?妳怎麼知道?」開車的黑髮女孩眨眨那雙藏在紅色鏡框後的漂亮大眼睛,疑惑的瞥了我一眼。 「俠客沒講嗎?我知道你們所有人。」單手撐著頭,我也看了小滴一眼,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這裡的每個傢伙都會換衣服,像小滴現在穿的就跟漫畫裡的衣服不一樣。 「誰是俠客?」小滴問道,一邊繼續開她的車。 ……這大概是我今天聽到最經典的問句了。 - 「到了。」 「……小滴啊,妳確定妳沒走錯路嗎?」 小滴一臉嚴肅的看著眼前有三層樓高的夾間洋房,然後認真的回答:「嗯,沒有錯,就是這裡。」 汝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打垃圾堆中出來的旅團,不是一向都住在那種廢墟之中嗎!要找停身之所,也是隨便找一棟廢棄的大樓,待個兩天就捲東西走人,名符其實的「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不是嗎! 可是眼前這啥東西啊! 不是說這建築跟隔壁家差很多,事實上這一區的房子差不多都這德行…… 可是說幻影旅團的大本營就在這,鬼才相信咧! ……話好像不能這麼說,畢竟我也算是半個鬼了。 「真的?這間白色、還有前院、種了這麼樹的地方,是你們的大本營?」 仍舊處於震驚狀態的我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房子。 眼前的房子嘛,是用白色木頭為底,藍色磚瓦為屋頂的正常三層樓洋房,它跟另外兩棟差不多設計的房子併在一起,前面還有個類似前院的東西,還種滿了樹,讓房子藏在樹後面…… 「……妳們站在門口幹麻?」某人從那棟驚人的房子裡打開門,探個頭出來看。 「我的天哪!從這棟房子出來,就連全身繃帶的剝落裂夫都變得這麼正常!」一個激動,不小心將想放在心裡的話給它大喊出來。 站在門口,那位活像天天在過萬聖節的木乃伊人默默的轉過身,對著門裡說:「她知道我的名字。」 「她也知道我的名字喔!」跟我一起站在路燈下的小滴一臉認真的補充。 「對啦對啦!我當然知道你們的名字,別像小朋友一樣全轉向你們家團老大。咱進去吧。」一把拉著小滴,我像回自己家一樣自然的大步走進這間……正常到詭異的房子裡。 一踏進門,我又shock了。 「這什麼鬼地方?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說,你們這些人假扮成幻影旅團是有什麼目的!?」 無視這些看似價值連城的家具……那個滿桌的雜誌、沙發上凌亂的枕頭、電視機旁的遊戲機和遊戲……這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家庭啊! 放眼望過去,裡面還藏了一個樓梯,旁邊還放了一盆奇異的盆栽,這不是幻影旅團!這怎麼可能是幻影旅團! 我靠!我腳底下踩著的這個地毯說不定可以讓我買好幾台BMW了! 「哦?為什麼覺得我們不是幻影旅團?」沉穩好聽的嗓音從客廳傳來,發問者連頭都沒抬,只是自顧自的翻著他的書。 「這個叫做……」我一臉正色的看著坐在客廳的團長,中間還為了找字而遲疑了一下。「地區性歧視。」 因為別人打垃圾堆中出來,就覺得他們不會住這種家……這可以算地區性歧視吧? 此時那位叫蜜芙拉的可愛孩子正好從樓梯上走下來,我抬頭對上她的視線,動作誇張的指指這地方,用唇語問道:「這是啥鬼」,她也張著嘴,跟我隔空用唇語交談:「我也超驚訝的!」 「哈哈哈,這兩個小丫頭的溝通方式還真特別啊。」從右手邊不知何處冒出來的日本武士信長看著我倆的動作,很沒禮貌的哈哈大笑起來。 「地區性歧視嗎。」團長那令人摸不清情緒的語調淡淡的重複道,但他沒多問什麼。「俠客,帶她去房間。」 「OK。」 「阿霞好久不見啊──」我非常有朝氣的向那位深金色短髮的少年打招呼,雖然我倆上一次見面是昨天的事。 「小夏,妳這麼年輕就癡呆了,我可救不了妳喔。」 「少年郎欸,哇係拎阿嬤,不年輕了啦。」 「講那什麼語言啊?好難聽。」 這愚蠢的對話是我跟在俠客後方走上樓時發生的,其他團員很有默契的無視我們的對話,雖然耳朵很尖的我還是聽到一兩句類似:「她剛剛叫俠客什麼?」和「他們認識啊?」的問句。 「那叫台語,不好意思老娘只在台灣住過一年,沒時間去好好學習台語的精華。」默默的跟著俠客上到二樓,繞過長廊,上到三樓…… 「天線俠,為什麼我的房間在頂樓?」我笑容僵硬的看著這間位於全屋子最頂端,那個天花板都是順著屋頂而傾斜的房間── 而且這根本就是類似閣樓一樣的房間吧!不過是加了一個樓梯,還有一扇門! 「可是這間有自己的浴室呢,小夏不喜歡嗎?」俠客雙手搭在腰上,對我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看了讓我非常想朝他臉上揮拳。 不過看在私人浴室的份上,還是算了。 我可不想跟旅團那一大家子人搶二樓和一樓的唯一兩間浴室! 「嗯,看在有浴室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隨手將行李往白淨的大床上一扔,我非常瀟灑的推開閣樓的窗戶。「哪,真想不到幻影旅團會住在這種地方。」 身後傳來俠客的輕笑聲,只是我聽不出來其中的諷刺佔了幾成。「因為我們是幻影旅團嗎?」 「是啊,因為你們是幻影旅團。」我回答的很快也很自然。 因為你們是幻影旅團,所以才能製造出很多很多的事。 才能活得這麼精采,很多事情,也只有你們會懂。 「小夏,妳的斷句真是斷得一點都不漂亮。」我轉頭,正好對上俠客那雙帶著笑意的碧綠色眸子。「把話全藏在嘴裡不說出來,可不好唷。」 「嘿,阿霞,這種事情也只有你們看的出來吧?」我將雙手抱在胸前,輕靠著窗口,嘴邊不由自主的露出淺笑。「因為……」 因為眼前的這個青年也知道我將會說什麼。 「因為你們是幻影旅團。」 「因為我們是幻影旅團。」 藏不住笑容,我瞇起自己琥珀色的眼眸,對上另一邊的視線。 不是嗎?我們在彼此身上……找到了相似的氣息。 - 「身為雞蛋的職責,就是要變成漂亮的金黃色,然後乖乖坐在盤子裡,等著被當成早餐吃掉~」 我愉快的將金黃色的炒蛋平均分進十五個盤子裡,還一邊自言自語一些莫名奇妙的話。 「培根的職責~就是被煎得油孜孜,然後快樂的坐在炒蛋身旁~」 閣樓早晨的陽光很刺眼,可恨的座東朝西位置,讓我一大早就被太陽刺醒。 等等庫洛洛醒來後,我一定要建議他去給我房間裝個窗簾之類的產物。 「然後還缺什麼呢?沒錯,一天中最重要的早餐,就是需要……我靠沒有牛奶!為什麼冰箱裡有蛋有培根卻沒有牛奶呢!這是什麼道理啊!」 誰會一大早在廚房一個人做早餐還自言自語?除了我還有誰? 旅團那些傢伙現在大概都還在睡他們的大頭覺,因為我半個人影都沒瞥見,不過這樣我才能一個人在廚房裡自言自語……包括抓狂。 「算了,沒有牛奶沒關係。反正人只要有水就可以活下去。可是你們這冰箱的食材會不會少的太可憐了啊!為什麼只有兩盒雞蛋和一包培根呢?!這樣哪夠你們一家十三口,現在有十五口吃飯啊!」 轉過身,瞪著只有黃金炒蛋和一根培根的可憐盤子,這種東西不能被稱為早餐!不行! 但我還是向現實低頭了。 總不能要我去院子拔些雜草進來當清菜炒吧? 雖然旅團這些傢伙從流星街出來,大概早就練成了鐵胃,但他們在勇猛也沒辦法用念能力把胃變成長頸鹿的構造來消化葉子這樣。 「算了……在這個只有一個爐子和冰箱的廚房,本來就不該抱著太大期望……」 是啊,這是一間只有一個爐子、台子和冰箱的廚房,虧這地方空間這麼大,實在是太令人傷心了。 默默的將可憐的早餐依依端上那張可以容納至少二十人的長方形桌子,一個座位前一盤,我還很好心的給他們擺了餐具,還倒了水。 「啊啊,看起來實在有夠慘的,乾脆去弄點花擺在桌上算了,但這附近好像沒有花,而且這又不是十八世紀的歐洲,學別人玩什麼貴族啊……」 「……發生什麼事了!屋子裡有不尋常的味道!」 站在餐廳,雙手搭在窗口的我,聽見從二樓傳來的怪叫聲。 「什麼不尋常的味道?」開門聲,另一個人也加入了搜索行動。「真的!團長!屋子裡有怪味道!」 ……這些人是怎樣!?一出事就只知道喊團長,還有什麼叫怪味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這味道好幾年沒出現在屋子裡了!」 「這跟以往那種毒藥的氣味不一樣!好像是來自餐廳!」 下一秒,好幾張驚愕的臉就這樣出現在廚房門口。 「……什麼叫怪味道!那話誰講的給我站出來!」我對著門口的幾個大男人怒吼。 - 「團長,我房間可以加個窗簾嗎?」我坐在和平的A區,也就是庫洛洛座位的隔壁六個位置,一邊悠哉的吃著我的炒蛋一邊開口問道。 B區那裡一群人正在為了搶奪對方的食物而大打出手,坐在A區的人不是有特殊權利就是暗中被保護。 像坐在主人席的庫洛洛,敢問誰敢搶他的東西? 坐在庫洛洛右手邊的是派克諾妲,她好歹也是元老成員,加上離庫洛洛近,沒人敢動她。 派克身旁坐著我的老鄉,蜜芙拉,她被夾在瑪奇和派克中間,受到非常完善的保護。 瑪奇呢,用一句「誰敢動我的東西,我就負責中餐」成功的守護住了自己的那一份早餐。 庫洛洛的左手邊坐著他們的大廚,也就是我。咳,我相信沒人敢來動大廚的食物。 我隔壁呢,很可悲的坐了一位在臉上塗鴉的小丑果農,應該沒有人敢搶一個BT的食物。 西索旁邊則坐著另一位女性成員,小滴,大概因為她是女性的關係,也享有了A區的特權。 其他人嘛,全在B區打滾。呀呀,看看那個飛起的叉子和刀子,好不熱鬧。 「窗簾嗎?可以啊。」庫洛洛動作優雅的吃著培根,是說我從來沒見過任何人吃東西能吃到他這種程度,連吃個東西都這麼亮眼這麼賞心悅目,世界果然是很不公平的。「妳也跟其他人一樣叫我團長,為什麼呢?」 「呃,不然要怎麼稱呼?魯西魯先生?洛洛哥?三黑先生?還是死暴發戶……」 坐在我斜對面的蜜芙拉不小心笑了出來。 「……還是喊團長就可以了。」庫洛洛笑得那個和藹可親的,我的眼睛都快被閃瞎了。 「我覺得洛洛哥聽起來比較親切耶,我可以這樣叫你嗎?」蜜芙拉笑瞇瞇的問道,我好似看見派克和瑪奇頭上掛下了三條線。 「妳想這麼喊的話,我也無所謂。」庫洛洛的回答讓在A區的五位默默一愣。 「呵呵呵……妳們兩個還真是有趣啊……」坐我一旁的果農有飯不好好吃,在那裡怪笑個屁! 「第一次有人敢這樣跟團長說話。」派克吃著她的炒蛋,我猜她是在跟瑪奇講話。 「是啊,我從來沒聽過有人稱團長為暴發戶。」瑪奇點點頭,回應道。「或洛洛哥。」 「對嘛,洛洛哥聽起來比團長親切多了,乾脆以後每個人都喊洛洛哥好了。」蜜芙拉一臉自然的提議,因此又引來A區的一陣沉默,與果農的怪笑。 我說那個庫洛洛,你的表情僵硬了喔。 「……小滴,晚點陪我去買菜。」於是我也很自然的轉移了話題。 「不行,我不知道菜市場在哪。」小滴回答。 「不行~小果實晚點還要跟我打一場呢~♣」西索臉色一沉──那種興奮的一沉──他身旁開始散發出陣陣殺氣。 「……我有問你嗎!還有你敢把我打傷我讓你天天吃草泥馬我告訴你!」 一瞬間,A區和B區同時停下手邊的動作,轉頭看著我。 「看來,會是場很精采的對決呢。」庫洛洛優雅依舊的吃完了盤裡的炒蛋。 「丫頭,妳就這麼想不開嗎?」信長維持著拿叉子進攻窩金盤子的動作,一臉我也不知道該怎解釋的表情,就有一點點看好戲,又有一點點驚訝那樣。 「哼,膽子不小啊。」飛坦說這話的同時,打掉了芬克士朝他盤子伸過去的手。 ……所以我剛剛是接受了果農的戰帖了,是這樣嗎? <第十七章 完> 第二卷轟轟烈烈的開跑了(拉炮 同時也可以開始蜜芙拉的分支囉~ 愛情部分幾乎不明顯到過分的地步,不過我想旅團就應該是要這樣的吧 因為他們這種被社會遺棄的傢伙,要去愛人可能很困難XD 所以夏塔篇...對不起他們的愛需要時間,而且非常的含蓄XD 想要看超夢幻又轟轟烈烈的愛,請等待小綿羊篇ww 呃,有空歡迎來會客室泡個茶啊~基本上是有回必應(? 目標是收藏數到200(握拳)到兩百在來發賀文,喔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