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九章 與蜘蛛一起生活

第十九章 與蜘蛛一起生活 好難回答的問題,同時卻又好簡單。 「我……」回望著庫洛洛那雙漆黑的眼,我張口,故意假裝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飛坦冷哼了一聲,信長冷笑著收回目光,派克繼續處理我的傷,窩金走回餐廳,富蘭克林轉過頭,芬克士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繼續看他的雜誌。 「會怕也是應該的。」小滴聳聳肩。 依然在等著我的答案的,只有兩個人。 俠客單手撐著頭,碧綠色的雙眼還是停在我身上,庫洛洛也是,只有他倆知道我話還沒說完。 「我……好像比較怕蘿拉嬸。」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俠客,他先是低下頭,肩膀開始抖動,最後開始捧腹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 「什麼?小姑娘剛剛說什麼?」窩金從餐廳探出頭來,笑到快斷氣的俠客把我的話重複給他聽,現在有兩個傢伙一起在狂笑。 「哈哈哈哈──妳這丫頭說話還真有意思──哈哈哈哈哈──」 「小……小夏、哈哈、妳、哈哈哈……」 「他們到底在笑什麼?」 「不知道。」 讀到我記憶的派克先是愣了愣,接著也露出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表情。 「妳的意思,我們不可怕就是了。」飛坦一斜眼,吾瞬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殺氣啊啊啊啊啊啊! 最可怕的是,下一秒飛坦大魔王已經衝到我面前,那把不知道是傘是刀的東西就抵在我脖子旁。「連流星街的人都對我們敬畏三分,妳不怕?」 「飛坦,冷靜點。」 氣氛改變,不符合這溫馨客廳,戰爭隨時會爆發一樣的感覺夾雜在眾人之間。 但團長卻沒有開口制止,所以團員也都只是看著。 「飛坦大爺,我剛剛差點死在西索的撲克牌下,之前還有人想拿斧頭把我砍城兩半,而且我已經被飛機撞死過一次了;」我不甘示弱的抬眼,回望那雙沒感情的細長金眸。「不瞞你說,我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次數,可能跟你們在座的所有人不相上下。」 飛坦跟我僵持了幾秒,最後他收回傘,轉身坐回剛剛的位置。 「如何?」庫洛洛望向飛坦。 「不討厭。」飛坦拾起書,扔出一個簡短的心得。 ……我剛剛是被旅團裡最可怕的飛坦大爺接納了嗎? 「夏塔。」庫洛洛又一次出聲,我轉過頭望著他。「如果妳想走的話,我們不會攔妳。」 「……團長,哩供蝦?」 「對於穿越的研究,我們其實只需要一個人就夠了。」庫洛洛從容不迫的解釋道。「若要強把妳留下來,我們還必須費神去盯住妳……接下來計劃要去拿到手的東西,讓我們沒時間來盯著妳的行動。所以,妳不想待在這的話,可以離開,沒關係。」 「……我知道你不是旅團團長,你到底是誰!?快快現出真面目吧!還有瑪奇姐快把手上的東西放下!不要輕舉妄動!」 此刻我的驚嚇指數已經比看到瑪奇從餐廳裡端出來的東西還要高出好幾倍,當然我不知道瑪奇是何時溜進餐廳,又是何時做出那個慘不忍睹的焦黑產物。 「我只是把早上的蛋給稍微加點溫而以,就變成這樣了。」瑪奇聳聳肩。 我此刻的表情:囧!!! 一雙溫暖卻粗糙的大手突然握住我放在腿上的左手,我轉頭一看,俠客那張好看的臉映入眼簾,他一改先前的嘻皮笑臉,一臉認真,那雙乾淨的寶綠色雙眼正溫柔的注視著我。 「小夏,別走。」 「俠客……」 「妳走了的話,我們全部人都必須天天吃那種東西度日了。看在我們沒扭斷妳的手或對妳強行逼供的份上,留下來吧。」 這口氣溫柔的都可以去求婚了。 「請妳一定要留下。」芬克士也不曉得何時衝到我面前。 「當旅團的私人廚娘也沒什麼不好的,妳考慮看看。」信長。 「連飛坦都說喜歡妳了,就別走了吧。」窩金。 「是不討厭,不是喜歡。」飛坦冷硬的聲音傳來。 「有差別嗎?」小滴的聲音。 我默默的看著眼前的幾個人,轉向瑪奇,她竟然也一臉期待的看著我,轉向派克,她對我露出一抹微笑,其他人被眼前的傢伙擋住了,所以我只好轉向沒被擋住的團長。 庫洛洛摸著下巴,似乎在思考什麼的樣子。「旅團的廚娘……聽起來好像不錯。」 「團長?」瞬間,在場所有人一齊轉向庫洛洛,等待著他的答案。 「要留下來也可以,旅團裡的確需要一位做菜不會毒死團員的人。」庫洛洛點點頭,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小夏?」俠客像一隻被人拋棄的小狗一樣的看著我。 「……我輸了。以後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 我從人質升等為私人廚娘了,而且還是幻影旅團的,感覺真奇妙啊。 「這包看起來好像不錯耶,小夏。」蜜芙拉跟我一起在超市裡買菜,負責盯著她的瑪奇當然也跟著來了。 「喜歡就拿,反正有旅團養我們……我覺得這根蘿蔔比較好。瑪奇朵,你們吃白蘿蔔嗎?」 「吃啊。」瑪奇一點都不介意我在她名字後面加個「朵」字,此時的她正在研究一包零食之類的東西。 「小芙,妳有特別愛吃什麼嗎?」見瑪奇正忙著,我只好轉頭問跟我一起挑蘿蔔的蜜芙拉。 「嗯?都可以。」她眨眨那雙暗金色的大眼,可愛的偏偏頭。「不過,這麼多東西,冰箱放的下嗎?」 「呃,大概可以吧。」我瞥了一眼菜籃車上的食物山,有點心虛的回答。 大不了跟庫洛洛說一聲,讓他們去搶一個冰箱來不就得了。 當然這樣的話我並沒有在蜜芙拉面前說出來。 「窩金愛吃肉,所以多買了一點肉,派克好像比較喜歡清淡的,其他人我不曉得……」我翻著菜籃車,檢查有沒有東西忘記拿。 「妳怎麼知道?」蜜芙拉愣了一下,不解的望著我。 「因為吃飯時窩金第一個就吃培根,而且一直在嘗試搶別人的培根,派克先把蛋給吃完,吃到培根時,吃兩口就喝一口水。」我回想起早上吃早餐的情景,回答。「還有西索不喜歡喝水。」 早上那杯水他一口都沒動。 「咦!真的嗎?我都沒注意到。」蜜芙拉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感覺小夏妳好像跟他們一下就打成一片了,我就沒辦法。」 她轉頭看了看站在我們身後約有十步遠的瑪奇,她老大姐現在開始研究起咖啡粉。 蜜芙拉用手指輕戳著自己白嫩的臉。「大概因為是強盜的關係吧……而且,殺人不眨眼的幻影旅團耶,就是有那個陰影在。」 「……嗯,這麼說也是。」 不得不承認啊,殺人這檔子事,的確不是什麼正大光明,能被一般人接受的。 「小夏,妳都不會怕嗎?」蜜芙拉好奇的看著我。「幻影旅團就這樣站在我們旁邊,一不小心的話……還有飛坦他的折磨人方法……」 今天是怎樣?為什麼每個人都在問我一樣的問題? 「呃,很多事情都需要習慣吧。」我回答,雖然對於這個答案的肯定度我也不是很確定就是了。 「殺人放火這樣的事情,能習慣嗎?」蜜芙拉仰起小臉,一臉認真的思考著。 能習慣嗎?這種事? 或許,對於從小被養在籠中保護的青鳥,在外頭爭奪搶食、在暴雨中休息的這種事情是永遠無法習慣的。 「不知道呢。」我聳聳肩,拿起瑪奇大姐剛剛在看的咖啡粉。 突然很想喝焦糖瑪奇朵,大概是因為看到瑪奇在看咖啡的關係。 「買完了沒?在晚窩金就要開始吵了。」瑪奇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們身邊,蜜芙拉被嚇了一大跳,我則趕緊抓了一包Espresso咖啡豆扔進菜籃車裡。 「好了好了,結帳吧。」推著堆積如山的食物──走到櫃檯結帳的路上頻頻引起別人的側目──好不容易走到收銀台,只見店員傻眼的看著我們三個嬌小的女孩將東西放到台子上。 「你們是要開party嗎?」店員一邊結帳一邊問。 「喔,家裡人多啦,哈哈。」我摸著後腦杓,實話實說。 「而且十一哥一個人要吃三人的份,今天的早餐可滿足不了他。」瑪奇在一邊補充。 「哇,你們還真是個大家庭。」店員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驚嘆道。 「嘿嘿,爸媽很辛苦啦。」蜜芙拉也露出純真的笑容,這一語雙關的威力實在太強大了一點,雖然她本人好像完全沒有察覺。 之後又來買了幾次菜,搞的每個店員都知道我是那個「家裡人很多、其中一個哥哥要吃三人份的食物」的傢伙。 後來又多了一隻「一餐可以吃下三頭牛的貓還是狗」的小寵物,我把錯全推給了小芙妹妹。 我泣!家裡人多真的不是我的錯啊! - 我跟派克一起站在廚房,瞪著眼前爆滿的冰箱與地上的大包小袋。 「塞不下,我就知道這種事情會發生。」我摸著下巴,單手扠腰,若有所思的望著地上的東西。 「讓窩金現在去搶一個冰箱回來?」派克提議,語氣就像「我們去買杯咖啡」一樣自然。 「也只能這樣了。」我看了看空間大到足以多塞十個冰箱的廚房,對準備離開廚房的派克喊道:「跟他說多搶一兩個也無所謂,空間很大。」 「知道了。」 「唉,這麼大個廚房,真浪費啊。」我一臉感慨的看著孤零零的冰箱、火爐和洗手台,至少還有一個放碗盤餐具的櫃子,我可以稍感欣慰……雖然只有一點點啦。 一邊抱怨著廚房的東西太少,一邊拿起地上的食物,開始準備中餐。 「連個烤箱都沒有,點心也不能做,還好有咖啡機,泡咖啡還不成問題。」我拿出地上袋子裡的絞肉,思考著午餐該做什麼。 「……買這麼多東西幹什麼。」其實旅團裡每個人的聲音都很好認,像飛坦的聲音就是低沉冷硬,絕對不會把他誤認成團長或俠客。 「我們一共加起來可有十五個人,這其實真的不算多。」我轉過身,跟飛坦一起看著地上的東西。「對了,飛坦啊,你有比較喜歡吃什麼嗎?」 飛坦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吃什麼還不都一樣?」 然後他大爺就轉身走出去了。 「……嗯,沒關係,飛坦不這麼做就不是飛坦了。」我安慰著我不怎麼弱小的心靈,拿著菜刀輕靠在臉旁。「嗯,再來做一次白菜獅子頭吧。」 有湯有菜有肉,而且只需要一個鍋子,一次全齊了! 窩金搬著冰箱走進來時,我正準備把獅子頭端上桌。 「欸,冰箱來啦!」我將那鍋獅子頭放回爐子上,轉頭看著走進廚房的窩金。 「後面還有一個。放哪?」窩金一個人搬著冰箱,活像搬張椅子一樣輕鬆。 「這裡、這裡。」 「這台也放在一起?」富蘭克林跟著走進來,他手上也搬了台冰箱。 「嗯,都放一起,那邊有插座吧?」 就這樣,廚房裡多出了兩台冰箱,而且完全不用等個一兩天讓人送來,功能不好隨時可以換新的,其實跟旅團在一起的好處很多啊。 「找冰箱的時候,我想搬這個黑色的,可是富蘭克林說白色的那個比較好,爭執不出個結果,我們就把兩個都搬回來了。」窩金雙手插腰,臉上帶著狂妄的燦爛笑容。 「是啊,我們還差點在店裡打起來,可是想到可能會錯過午餐,所以趕快搬冰箱趕快回來。」富蘭克林補充道,而我已經笑得快趴到地上去了。 「哈哈哈!你們兩個也太可愛了吧!跟小孩子一樣!哈哈哈哈……」好不容易止住狂笑的衝動,我抬起身,給眼前這兩個巨漢一人一個大擁抱。「多謝啦!阿金哥、科學怪人!來,吃飯吧!」 那兩位大傢伙互望一眼,一臉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走出廚房。 我將白菜獅子頭分成十四碗,因為西索還是不見蹤影,其中兩碗明顯的比其他碗大,其中一個大碗裡只有獅子頭沒有大白菜,其中一個小碗裡大白菜比較多,獅子頭只有一個。 吃飯時,我們還是分A區跟B區,只是B區這次的戰況沒有早上時慘烈。 其原因大概跟窩金碗裡只有獅子頭這件事有很大的關聯。 「派克,妳只有一個肉丸?」由於果農不在,坐我旁邊的人變成了小滴。 「嗯,我不太喜歡吃肥肉。」派克回答,她在抬頭瞥見我時,露出一絲淺淺的微笑。 庫洛洛動作優雅的吃了一口白菜,這動作大概除了他以外,沒有人能做得比他更好看了。「夏塔。」 「嗯?」我抬眼看著庫洛洛。 「聽說妳抱了窩金和富蘭克林?」他的語氣很輕很淡,讓其他人自顧自的吃著他們的東西,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話。 「是啊,怎麼了嗎?」我將白菜吞下,不解的望著庫洛洛臉上泛起的笑容。 「不,只是問問而已。」他沒有回答,並非常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蜜芙拉小姐應該看不懂共通語吧?我想……」 我沒仔細去聽他倆的對話。 庫洛洛別有深意的笑容,還真是叫人難理解啊。 - 西索那混帳一直到半夜,大家都進房間了才回來,而我會知道的原因,純粹是因為我剛剛在廚房醃好明天要炸的肉,走出來時一身血的西索正好進門。 「我靠。」這是我見到他的第一句話。 「呵呵……是小夏呀~♦」果農還是那變態的笑容和語調,可惜嚇不跑我就是了。 「你這傢伙,早上的傷完全沒處理?」我看著他早上時被我砍的傷口,非常明顯的,這傢伙完全沒有去治療它們的打算。 「嗯?小夏擔心了嗎~♥」西索彎下腰好讓視線與我平行,因此讓我心靈重創,他笑笑的瞇起雙眼。 「擔心還不至於啦,反正你都在外跑一天了也沒死。」我雙手插腰,在果農彎身時正好打量了一下他肩上的傷。「我說你,給我坐在沙發上不准動,我馬上回來。」 不等他回答,我又一次的衝回廚房,隨手拿了兩顆雞蛋,開火熱鍋,順便將念注入蛋中。 煎蛋是我目前能想到最快的食譜了。 前後不到五分鐘,我端著一盤荷包蛋走出來,發現西索竟然還真乖乖的待在客廳堆著他的撲克牌金字塔。 「喏,要吃完。」我將那盤蛋塞給西索,他接過荷包蛋,頭上好像滑下一滴冷汗。「你敢說這是甜的或有骨頭之類的,小心明天早餐我在你的份裡加雞骨頭。」 「為什麼又是蛋呢……」西索望著那份美麗的荷包蛋,不解的喃喃自語。 「能吃就不錯了啦!快點吃!我在這看著!」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看管小孩的家庭主婦。 「是是~」西索乖乖的吃起了荷包蛋,一口兩口,他還沒什麼反應,到第三口時,他的動作開始放緩,眼睛看向自己手臂上逐漸癒合的小割傷。 「……呵呵呵……小夏,我們這算是不打不相識嗎?」 「你要這麼想我也阻止不了你。還有很多,吃完才准睡!」 不知道該說可喜還是可悲,與蜘蛛在同一個屋簷下的生活,就此展開。 <第十九章 完> 吼吼……我的期末報告好煩人啊…… 為什麼不直接給我們發個考卷,考個試就好了,一定要搞個上台演講五分鐘的蠢東西啊囧 真想把我可愛的學校給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