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9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十章 習慣

「在流星街,沒有人會跟其他人有肢體接觸,除非是想殺死對方。」 「可是這裡不是流星街。」 第二十章 習慣 記憶是一種很要命的東西,習慣則跟它不相上下。 我討厭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這跟記憶有關;半夜超過一定的時間我就會開始很難入睡,這跟習慣有關。 現在,我就處在一個習慣跟記憶一起並存的要命情況,那就是停電了,而我還沒睡著。 冷靜、冷靜,只是停個電而已,沒事的。 窗外一點光都沒有,又不是月蝕,為什麼沒光線呢? 雨聲,原來是下雨了,難怪一點光都沒有。 「喂,停電了。」 「我知道。」 「大概等一下就會來電了吧。」 聲音隱約從二樓的走廊傳上來。 我討厭黑,我怕黑。 「啪吱!」一聲,檯燈突然又亮起來,四周恢復一片光明,而我依然躺在床上,動也不敢動。 記憶是個討厭的東西,而現在,我必須睜著雙眼,與它同枕直至天明。 - 看旅團B區搶食物其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比如說飛坦能在別人眼睛都還沒眨下去的瞬間搶到或搶回自己的食物,信長會發動「圓」來探測有誰在接近他的東西,還有一個實在是太經典,不講會對不起自己── 「小夏。」 庫嗶會使用「神的左手惡魔的右手」來複製出食物,讓別人搶走複製出來的東西,吃到嘴裡才發現吃錯了。 「小夏?」 該說什麼呢……這些傢伙為了吃,還真是不擇手段啊,這大概跟流星街出來有很大的關係吧。 「夏塔!」 「嗯!我在!啥事?」像是個從夢中驚醒的人一樣,我猛然坐直,一臉認真的望著坐在我旁邊的俠客。 沒錯,今天A區的人稍有改變,因為西索不知道死哪去,小滴、富蘭克林和剝落裂夫好像去出什麼任務去了。 「精神狀況不是很好喔,小夏。」俠客拿著叉子指著我,綠眸像可以看清我的想法一樣。 「呃,是啊,昨天沒睡好。」摸了摸頭髮,我低下頭繼續啃我的法式吐司。 「說到這個,昨天晚上有停電。」俠客將頭轉回去,轉移話題。 「……是啊。」就是這該死的停電,害我幾乎變成熊貓! 「所以說停電的時候,妳是醒著的。一般人應該會起來看一看吧,都沒聽到妳的聲音呢。」俠客說得輕描淡寫,口氣輕的讓人幾乎聽不出他其實是在套話。 「我討厭黑。」沒精神去跟他玩文字遊戲,我單手撐著頭,無力的回答;況且,我從來不會去刻意隱瞞自己的事,頂多心情不好不想講。 「咦?真的嗎?」俠客的表情帶了一點點的驚訝。「看不出來耶。」 「別人也看不出來你是幻影旅團啊,等等要去補個眠才行了……」我很沒氣質的打了個大呵欠,將剩下的麵包一口塞進嘴裡。 「哪,說的也是。」俠客又露出他的招牌陽光笑容,而精神不濟的我此時實在懶的去注意任何東西。 起身,拿起盤子,準備洗碗。 「對了,小夏,」 我轉過頭,看著俠客。 「團長要我教妳和蜜芙拉共通語,今天下午喔!」俠客微仰著頭,對我叮囑道。 「隨便啦、隨便。」無力的揮揮手,此刻的我只想給他好好的補個眠啊…… 動作緩慢的將盤子洗乾淨,放回櫃子裡,然後像個活死人一樣拖著腳步走回房間,倒進床上。 才剛搬來一天,這房間現在暫時還看不出什麼個人特色,就是一張素白的雙人床被我推到窗戶旁邊,木頭衣櫃在床尾,還有張書桌在床頭邊。 這房間不大也不小,位置面對著屋子前方的大街,可以方便偷窺街上的動靜……不是。整個色調屬於自然的咖啡色,天花板還隨著屋頂而往下傾斜。如果要把這房間畫成平面圖,看起來就像這樣:  ─窗戶─窗戶─  |衣櫃 (-床-)| |       書| |──     桌| |浴室|門    |  _ _ _ _門         樓    二樓走廊 梯 躺在床上,我翻了個身。 人在睡著前總是會想東想西的,而現在的我就想到了派克。 她其實是知道的吧,我一直沒心情講的那些事情。畢竟在飛坦拿傘對著我時,她正在幫我清理傷口。 可是她看著我的眼神並沒有什麼改變,還是說那能力必須要派克主動使用才會發動? 不知道,或許比較好。 畢竟那些往事,實在太過不堪回首、不值一提。 - 時間是下午,地點是登托拉地區的幻影旅團大本營,人物有俠客、我和蜜芙拉。 此時的狀況就是,俠客很認真的在教蜜芙拉基礎共通語,而我因為有之前的自習,所以從頭到尾都在打瞌睡。 「這個字,這樣寫的話就會變成書……」 俠客非常有耐心的坐在蜜芙拉身旁講解,看他們兩個坐在一起這麼有小情侶的架勢,坐在蜜芙拉身旁打瞌睡的我可以被自動無視,我不會太傷心的。 可是小蜜芙拉很煞風景,在俠客講到那個「書」的時候,她突然大喊了一聲,嚇醒了睡夢中的我也驚動了俠客。 「啊!說要給洛洛哥的那本書,忘記還他了!」她大小姐一臉慌張的站起身,轉向我跟俠客。「對不起!我馬上回來!」 然後她就衝走了,留下我和俠客呆呆的坐在這間可媲美圖書館的書房。 「她好像很怕團長。」望著她順手關上的門,我開口。 「會怕也是正常的吧。」俠客回答,然後我倆又陷入一陣沉默,只有窗外傳來的陣陣雨聲。 這間書房很漂亮,很有舊式英國的風格。 高度達天花板的書櫃圍繞著整間房間,牆上的窗戶是那種拱門形的落地窗,書房中間則放著一張長方形的深咖啡色木製桌子。 這裡的書多的跟小型圖書館有得拼。 「沒辦法,看來現在只能等她回來囉,畢竟小夏妳基本的都會了。」俠客伸了伸手臂,整個人往椅背上靠,擺出悠閒的姿態。「還是說妳想學進階的?」 「算了吧,我可以自修。」擺了擺手,我對於學習這檔子事一向不是很熱衷。 「在一個月內都可以自修到高中的程度了,妳的確沒問題。」俠客笑了笑,碧綠色的雙眼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看向我。「對了,早上的時候,妳說妳討厭黑?」 「嗯。」我單手撐著頭,應了一聲。「小時候的陰影吧。」 「哦?」俠客偏偏頭,眼中閃爍著好奇。「是被打之類的嗎?」 「呃,類似的吧。」嘆口氣,暗暗慶幸現在不是派克在調查我的身家過去。「在地球,據說那可以被算為家暴的一種。」 「……一點都不想說?」俠客望著我,寶綠色的眸子中藏著我也看不出來的情緒。 我閉上眼。「你去給我買些好吃的點心來,我再考慮看看。」 「好吧。」我猜俠客現在的動作是微笑,然後低頭。 「那,我來說說流星街的事吧。」他的話讓我重新睜開眼望著他。 俠客仰起那張好看的臉,望著書房的吊燈。「在流星街,沒有人會跟其他人有肢體接觸,除非是想殺死對方。」 我立刻想起了昨天阿金哥,也就是窩金,還有科學怪人,別名富蘭克林尷尬的反應。 在La Mariposa,被我抱住的俠客也很明顯的不知所措。 輕笑,我回答:「可是這裡不是流星街。」 「所以妳才能活到現在。」俠客對我眨眨眼。「這裡也不是地球。」 「……」我毫無預警的朝俠客伸出手,作勢要摸他的臉,而他則意料之中的,猛然往後退,與我的手保持了一段距離;看著他的反應,我笑了。「我們都知道。」 習慣與記憶,不是說想捨去就能捨去的。 我們都知道。 「對不起,久等了!」蜜芙拉打開房門,怯生生的走進來。 「沒關係。我們繼續?」俠客拾起鉛筆,再度擺出他鄰家大哥哥的笑臉,蜜芙拉點點頭,回到我和俠客中間的位置。 「好,所以,這個字呢……」 書房裡的喃喃教學聲和雨聲持續著。 - 蜘蛛雖然是一群強盜,但強盜畢竟是人,也是需要吃飯、睡覺,也會有跟一般人一樣的娛樂。 庫洛洛當然是看書了,俠客當然是掛在電腦上不知道在黑誰的帳戶。 西索玩他的撲克牌,瑪奇會縫縫補補,剝落裂夫會練拳擊,窩金會在外面搶東西,飛坦會玩電動。 芬克士會跟飛坦搶電視看,最後往往以打得亂七八糟收場。 信長沒事就在保養他的武士刀,派克很賢慧的會泡咖啡。 庫嗶和小滴屬於特殊人種,他們從來不會固定去做某件事,富蘭克林通常都是跟芬克士一起看電視,不然就是跟信長用拳頭比劃。 吃完晚飯,看到旅團一窩子人如此溫馨的待在客廳,簡直比在地球看到外星人還驚人。 蜜芙拉震驚完後,便去跟小滴一起收拾起房間。 「哪,瑪奇朵,妳手機幾號?」 而閒閒沒事做的我只好到處去跟旅團的人要手機號碼。 現在我的聯絡人可豐富的呢!除了蝴蝶幫那群人以外,現在還有木乃伊、日本武士、阿金哥、派克、埃及法老、焦糖瑪奇朵、小滴、科學怪人、果農、飛坦大魔王、不男不女的、還有團長。 如果要加上揍敵客那家子的話,那還有麻糬、雞球、麵攤老板和揍敵客家。 呃,如各位所見有些人避免了被取奇怪綽號的命運,所謂人生就是這麼不公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阿坦,在玩什麼?」好不容易輸入了所有人的手機號碼,我擠到正在打電動的飛坦旁邊,開始跟他一樣專注的看著電視螢幕。 飛坦操縱的角色狠狠的將敵人的頭給踢爆,血漿四漸,讓我不得不佩服起這款遊戲的逼真度。 「獵人。」飛坦冷冷的回答,他繼續他的狩獵人遊戲,沒時間理我。 而我,則在看著飛坦殘無人道的宰殺不知道第幾個敵人的同時,注意著在螢幕下方閃爍的小字:「PRESS START FOR PLAYER 2」。 「……妳在幹麻?」飛坦看著我抓起另一個手桿,按下「START」鍵,螢幕上多出了另一個角色與他的血量和武器。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一臉專注的看著電視邊回答,下一分鐘,我和飛坦已經成了兩個名符其實的電視遊樂器兒童了。 「阿坦,那有把槍,撿一下。」 「拿刀砍,把他的手筋給挑了。」 「挖他眼珠!」 「混帳!跟他拼了!」 「看來飛坦找到同伴了。」富蘭克林在某處說道。 「這也沒什麼不好。」瑪奇回答。 「阿坦,一起上!宰了那傢伙!」 <第二十章 完> 啊哈哈,旅團的人都好可愛 是說我不喜歡讓男主角一下子就定位,讓人瞬間就知道"喔,男主角。"那種感覺 畢竟這篇是愛情為輔嘛~(雖然還是挺明顯的(汗) 賀文我還在考慮該寫啥才好,雖然旅團穿越來地球把學校炸掉的這個題材很迷人,但我比較想寫跟故事劇情有關聯的東西(摸下巴 再看看吧~想到再說! 多謝各位支持!請記得,咱家的泡茶室有求必應(?),所以朋友,有空來坐坐……(這首歌會不會太老了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