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一章 純天然黑氣與物質

第二十一章 純天然黑氣與物質 「小夏,妳過去有碰過什麼事嗎?像長期在黑暗中行動?」 出聲者雖然喊我小夏,但此人並非俠客。 來到旅團這幾天,除了幾個特定的傢伙以外,幾乎所有人都跟著叫起我小夏來了。 「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我將擦好的盤子遞給站在旁邊的庫嗶。 「因為妳的氣是黑色的,團長叫我來問問看。」庫嗶回答,一邊複製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盤子。 這兩天B區打破盤子的次數實在到了一個瘋狂的境界,讓庫嗶不得不出動來複製一些盤子濫竽充數一下。 「哦──」我點點頭,回想起之前聽過這句話的次數。 蘿莉塔威能事件時聽過一次,西索也講了一次。 「對啊,很多人都跟我提過這黑氣,不正常嗎?」我伸出手,學比斯吉在指尖上用念形成一個數字「7」。 黑色的「7」在空中成形,庫嗶轉頭看了我一眼。 「很稀有,也可以算不正常。」他回答。「盤子給我擦,團長說他在書房等妳。」 「麻煩囉。」 這黑氣從我第一天來到獵人世界時就是這樣了,當時我想每個人的念顏色都不一樣,所以黑色大概也沒啥特別。 反正是天然念能力,又不會給地球造成污染還是類似的。 原來我錯了,這種黑氣雖然不算從來沒見過的絕種物,但也可以被列為保育類動物。 「進來。」 我的手還在半空中,連門板都沒碰到,就聽見書房裡傳來庫洛洛的聲音。 也是,別人可是山賊頭子,門外站了什麼人他會不知道嗎? 「呃,團長,找我?」 推開門,我探個頭進書房,庫洛洛坐在桌子左邊,他手裡拿了一本不曉得什麼東西的超級厚書,另一邊坐著俠客,那傢伙還是抱著一台筆記型電腦,還有派克,她正翻著書櫃,大概是在找書。 「嗯,進來吧。」 突然想起來幾年前也有人跟我說過一樣的話,半個小時後那傢伙就死了。 不過我相信庫洛洛是沒有這麼容易死掉的。 「夏塔,妳有用過絕嗎?」庫洛洛沒頭沒腦的開口問道,我一陣愣。 「沒有,幹麻問這個?」此時的場面真尷尬,我站在門口,雙手插著腰,另外三個人各做各的事,除了庫洛洛頭也不抬的在跟我溝通以外。 「妳的念黑的很自然,但看起來不像天生的,應該是後天發展而成的。」庫洛洛終於放下手中的書,他抬起頭,看著上方。 「團長,你到底想說啥?」基於他是幻影旅團的團長,那種「再不說我以手代刀劈了你」的話我還真不敢說出來。 「俠客。」 於是三黑先生使出他的絕活,讓俠客來解釋一切。 「小夏,妳的氣的顏色很特別,是純黑的,這種人大概十萬個念能力者中只會出一個吧。」俠客的雙手飛快的敲著他的小電腦。「一般人的氣都是金色、白色、淺藍或灰色,像妳這樣的黑色呢,一種是天生就有的,另一種是後天才改變而來。雖然不是說從來沒見過,但真的非常稀有。」 「呃……所以……?」我摸了摸後腦杓,不懂他們叫我進來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別急。」俠客抬起頭,對我笑了笑。「小夏妳的氣看起來像後天改變的,因為天生的黑氣顏色比較淡,發動"絕"的效果也沒那麼好。妳這樣的黑氣,發動起絕來,比一般念能力者的效果都要好;如果妳在發動絕的狀態下站到陰影中,我們就算用"凝"都很難發現妳的存在。」 「所以,我用"絕"的效果會加倍。」我撿起重點,重複了一次。 「對。」俠客點點頭。「站到陰影中,妳的黑氣會讓妳跟影子融在一起,讓人根本查覺不到妳的存在。」 「這果然是夏塔的詛咒嗎……」我一臉嚴肅的低下頭,自言自語。 「夏塔?」 對上那三雙好奇的雙眸,我發現自己必須接過俠客的工作,充當起解說員:「呃,夏塔當然不是我的本名啦,夏塔是一個神話裡的傢伙,祂是個影子,所以可以隨時藏身進陰影中。」 語畢,俠客立刻低下頭在電腦上敲敲打打,派克開始找書,團長則一臉感興趣的樣子。 「是什麼神話?」庫洛洛代替另外兩人問道。 「在地球我們叫它芬迦勒或米雅安特羅斯神話,兩個都可以查的到。」 又是一陣敲打電腦的聲音。 庫洛洛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過去坐下,而我當然乖乖照做,這樣一直站在門口腳可是會痠的。 「妳是個值得信任的人嗎,夏塔?」庫洛洛望著我,黑色的雙眼像完全不起波的湖水,讓人看不出一絲情緒,也猜測不出他的意思。 「不知道。」我回望著庫洛洛,肯定的回答。「說真的,我們認識也不過兩、三天,要談信任好像有點太早了。」 「這麼說也是。」庫洛洛合眼,沉思了幾秒,又睜眼望著我。「那我這樣問好了……為什麼會留下來幫窩金?」 「嗯。」這次換我沉默了。 為什麼會幫窩金? 好問題。 「團長,同一個地區出來的人,都有著大同小異的特徵,對吧。」我緩緩開口,邊說邊試圖找出下一個將脫口的字。「只要交換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跟自己是不是同一種人。對於從特定環境活下來的人,這種小技巧幾乎是與生俱來的。」 俠客停下敲擊電腦的動作,抬起頭看著我;派克諾妲也放下手中的書,將注意力放過來。 團長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等著我的下一句話。 「就像我不用做出什麼小動作,你們就知道我話還沒說完,一樣的道理。」 當雙眼看向俠客、窩金、還有旅團裡的任何一個人,其實那瞬間── 「在暗巷裡,跟窩金一對上眼,就知道了。」 同樣的憤怒,對於世間一切紀律的藐視,還有渴求自由生活的囂張、狂妄── 「我們是同一種人。」 庫洛洛的黑眸中閃過幾絲光芒,然而我無法解釋出其中的玄機。 「……明天我會讓人給妳訓練"絕"。」庫洛洛又一次的低下頭,繼續翻他的書。「後天可能有事要麻煩妳,沒事了,妳去休息吧。」 俠客還是望著電腦,他的雙眼微微瞇了一下。派克也轉回頭繼續找她的書,但唇邊隱約泛起了弧度。 「……嗯。」我點點頭,盡量不去注意這些人表情微妙的改變。「啊,對了團長,庫嗶跟我明天要去弄點盤子回來,這兩天打破太多了。」 「庫嗶?」 這三個人默契真好,動作無時無刻都這麼一致。 「嗯,對啊,剛剛在樓下跟他一起擦盤子,就決定明天一起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三個傢伙臉上同時浮現出「我沒聽錯吧」的神情,庫洛洛畢竟是團長,他最先恢復過來,點了點頭。 「知道了,晚上前回來。」 「OK。」我也沒留下來跟他們哈啦,轉身離開書房,輕輕將門關上。 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旅團大部分的人都躲回房間各做自己的事,我跟在二樓走廊擦肩而過的蜜芙拉隨便講了兩句後,便回到那間閣樓的房間,攤進床上。 空空的窗戶上沒有窗簾,就算會被外頭的人看見,我還是將檯燈開著。 雨沒有停,我一樣討厭黑,一樣喜歡在睡前胡思亂想──腦海中閃過庫洛洛那雙深沉無光的雙眼,漆黑像無底洞一樣,卻無法讓我討厭。 不是嗎,庫洛洛? 你也知道我們是同一種人,我甚至看得出來,你剛剛是在考慮該把我留下,還是該把我殺了;你當時的神情,我以前也見過幾次。 不然,你怎麼可能會說出那種,說放人就放人的話呢? 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會走的。 找到歸巢的倦鳥,怎會想展翅離開? 旅團裡的每個人,又有誰不是如此? - 「把氣收起來。」 「什麼?」 「我說把氣收起來。」 「……怎收?」 氣還沒收起來,芬克士整個人先火了起來。「把氣收起來就是把氣收起來啦!」 見他如此火氣沖天,我當然也給他吼回去:「知道怎麼收還用你來教嗎!」 「把氣包覆在身體旁邊,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教嗎!」 「那你就說把氣包覆在身邊啊!什麼叫把氣收起來!是你自己不會跟人溝通!」 還好我倆是站在後院,不會吵到其他旅團成員,至於鄰居……呃,他們沒把命給丟了就很不錯了,這種小事不算什麼啦。 「囉唆死了!把氣給我收起來就對了!」芬克士雙手抱在胸前,繼續怒吼。 「收就收啦!沒有眉毛的傢伙!」嘴巴上是這麼吼,我還是乖乖的運起念,並嘗試將念全往自己身上收攏。 「這樣啊?」我再度抬頭看著芬克士,但他大哥卻像啥都沒看到一樣一臉驚訝的東張西望。 「丫頭咧?哪去了?」 「……」我默默的解除了「絕」,芬克士的眼睛又一次鎖定在我身上。 「夏丫頭,妳再用一次絕。」他命令道,我很聽話的又一次將氣收攏。 芬克士也又一次的露出驚訝的表情。「喂,妳還站在我面前吧?」 「是啊。」我還正在對你扮鬼臉呢!看不到吧!啦啦啦── 「站到這裡,我看看。」他大哥離開我的鬼臉範圍,站到沒被樹蔭擋住的陽光下。 可惡的東西,原本還想偷偷打你一拳的…… 我站到陽光下,芬克士顯然又一次看到我的廬山真面目了。 「原來如此,難怪昨天團長在查什麼有關黑氣的東西……喂,夏丫頭,妳站到陰影底下,朝我揮拳看看。」芬克士抓著我走進陰影中,我猜他大概又看不到我了,雖然他粗糙的大手還抓著我的手腕。 「好,丫頭,朝我揮拳。」 他鬆開手,站在那裡一副「妳打啊妳打啊,我不怕」的德性。 「那我就不客氣囉!」我雖然很想使用「硬」啦,不過在使用絕的狀態下沒辦法使用其他念,所以只能用普通的力氣朝他揮出拳頭。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朝那個穿著運動服、雙手抱胸、一臉囂張的傢伙打過去,我自認這速度已經非常快了,但這傢伙竟然還是能在閉著雙眼的情況下接住我的拳頭。 而且他這一接,差點把我的手給捏碎。 「我靠──芬克士!你接就接,這麼用力想把我骨頭給捏碎啊!」我抱著發紅的右手,那個眼淚差點要給它噴出來了我說。 「嘿,sorry!不過妳揮拳過來的力道也沒多小嘛,我這是出於自然反應。」芬克士掛著他欠揍的笑容回答,雖然獵人漫畫裡芬克士也是我喜歡的角色之一,但此時此刻我還真想把他壓到土裡給陰獸的蚯蚓拖去活埋…… 「草泥馬!」我替我可憐的右手對芬克士怒吼,不過他聽不懂這話的真正意思,所以沒有轉手臂。 「夏丫頭,妳就站在陰影底下用絕,不要亂動。」一點歉意都沒有的運動型法老指了指我,確定我乖乖消失在他的視線中後才扯開嗓子喊起來:「信長!給我滾出來!」 啊啊,我都聽到隔壁鄰居在罵人的聲音了。 「這隔壁的到底住了什麼人啊?一大早就這樣吵,他們不用休息,別人要休息耶!」 「真是沒禮貌的一群人,今天該找他們理論去。」 「沒錯,……」 「把我抓出來幹麻?」信長大叔摸著頭,一臉不耐的站在後院門口。 大叔,我就站在你旁邊哪,原來變成鬼就是這種感覺,站在別人旁邊,別人卻看不到你這樣。 還好我穿越了,沒有變成孤魂野鬼,不然多寂寞啊。 「你用用看圓,看看附近有沒有人躲著。」芬克士要求,信長當然不會立刻就照做。 「用圓幹什麼?附近有敵人嗎?」 「你用就對了啦!」 這兩個傢伙脾氣可都不好,我站在這還真擔心等等他倆打起來,會不會遭到波及啊…… 「什麼人也沒有。你到底想幹什麼?」信長看著芬克士,不解。 「你確定沒人在這院子裡?」芬克士又問了一次。 「沒有。我探測不到任何人。」信長也又回答了一次,而且我看到了疑似十字的東西浮現在他額角。 震動。「小夏,接電話!小夏,接電話!」 我拿起手機,來電顯示上寫著麻糬。 「死胖子啥事?」 信長一臉震驚的看了芬克士一眼,埃及法老回答:「是夏塔。」 聞言,我也解除了「絕」,正大光明的站在兩人中間講電話。 「夏塔,妳之前做了一個粉紅色的餅乾,怎麼做的?」縻稽的聲音從電話中傳出來。 「什麼粉紅色的餅乾啊?餅乾這麼多,詳細點啦。」 「怎麼回事?這丫頭剛剛一直站在這?」信長轉向芬克士,一臉驚訝。 「嗯,跟團長昨天在查的什麼黑氣有關吧。」芬克士回答。 「就是妳說的那個什麼,齊國還是什麼國的東西啦,顏色很多的那個,到底記不記得啦?」 「是法國好不好!你這沒常識的東西!」 「真不可思議啊,就站在旁邊,竟然連圓都感覺不到,這完全超出了絕的境界了。」信長擺出他的招牌動作──摸下巴,還掛著莫名的微笑。 「我看團長會讓她加入旅團也說不定。」芬克士還是雙手抱胸,很跩的樣子。 「不管到底是哪一國,妳那東西怎麼做的?」 「問這做啥?」 「是奇犽那小鬼,他吵著要吃妳做的那玩意,煩死了。」 「先進去跟團長報告吧。」於是這兩人完全無視了在講電話的我,走進屋子裡。 「不會去La Mariposa嗎?那邊也有啊,雖然沒我做的好就是了。」 「就是不想出門才會打給妳。妳到底說不說?」 「這可是一個廚師的商業機密,告訴你不是斷送了我的錢途?啊,是說你們找到新的私人廚師了嗎?」 「來了一個,不過被半夜從拷問室打來的電話給嚇跑了。」 「哈哈哈!看來我是唯一沒被嚇跑的傢伙呢,哪,桀諾爺爺、你媽、你老哥老弟過得如何?你咧?有沒有早點睡?……」 接下來就是一大長串的沒有重點的閒聊,所以這段聊天內容咱就跳過吧。 - 下午,我在跟庫嗶出門搶盤子前,隔壁鄰居氣勢洶洶的跑來敲門,他們凶神惡煞的對去開門的蜜芙拉威嚇怒吼,說什麼我們太吵,讓鄰居不得安寧,如果再不改善,他們可不會在乎請律師這點小錢……霹哩啪啦諸如此類。 然後我跟庫嗶就從後門繞出去偷盤子去了。 由於我倆屬於冷靜人士,偷起盤子來並沒有窩金或信長那種打倒所有店員的氣魄,所以咱倆偷盤子的方法是這樣的: 「這看起來不錯。」我拿起一個素白的圓形盤子。 「我看。」庫嗶伸手,我將盤子交給他,順便側身一站,剛好擋住攝影機。 於是庫嗶將盤子放入我倆帶來的大袋子中,順便用他的具現化能力複製出一模一樣的盤子,接著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將複製出來的盤子交給我,讓我把盤子放回原位。 我倆就這樣偷了一大堆餐具,還順便抓了一個炒菜鍋。 「二十四小時一過,新的怪談又會誕生了。」離開超商時,我神色自然的說道。 「他們只會認為有小偷在一瞬間偷走了所有盤子而已。」庫嗶雙手放在口袋裡,臉被頭髮遮住的他神色比我更自然。 我倆用步行回到幻影旅團的大本營,快到屋子時,我們看見隔壁房子前停了一大堆閃爍著紅光的警車,還被拉上了黃色封條。 「一對夫妻慘死在自己家中,友人稍早與他們通過電話,下午來探望這對夫婦時,竟然發現夫婦倆慘死在家中,奇怪的是,他們家完全沒有被人強行闖入的跡象,但屋內卻被破壞的體無完膚,兩人死狀悽慘……」其中一名有著金色鬈髮,活像芭比娃娃的女記者一臉認真的拿著麥克風,對著攝影機報導著。 警察從屋子裡走出來,圍繞在屋子前成群的記者爭先恐後的想取得第一消息。 「是嗎?」我問。 「大概是吧。」庫嗶回答。 我們若無其事的回到旅團,一開門就看到一群人正擠在電視機前看著就在我們隔壁上演的新聞。 「警官!請問有嫌犯嗎?殺人凶器是什麼?這對夫婦是怎麼在房門鎖著的情況下死在自己家中?」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警察低調的離開記者的採訪範圍,電視的畫面跳回主播。 「對於殺人動機,警方現在還在調查中……」 「太棒了,現在我們不必擔心隔壁會找律師來告我們了耶。」我面不改色的用愉悅的口氣說道。 「不用謝了。」飛坦回道,我抬眼,發現對這句話有反應的人比我想像的還多。 「不過就是兩個有錢的夫妻,這麼多人唷?」我略為一驚。 「是啊。」瑪奇過分冷靜的回答。 「小夏,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在場唯一沒搞清楚狀況的蜜芙拉眨著雙眼,她拉了拉我的衣服,將語言轉成中文。「隔壁那兩個夫妻走了之後,這些人就一個個不見了,過了一下他們又一個個出現,而且心情還很好的樣子。實在是搞不懂這些傢伙耶,今天才見到的人過一下就死了,他們還這麼輕鬆。」 我望著蜜芙拉,在一陣頗長的沉默後,露出笑容,拍了拍她的頭。 「嗯,畢竟是盜賊嘛,他們的想法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一切都是純天然唷。」 <第二十一章 完> 一切都是純天然啊(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