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9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十四章 蜘蛛網上的黑蝶

有一天,教授問了他的學生這樣的問題。 有一隻蝴蝶在花叢中穿梭飛翔,它飛啊飛的,突然飛進了一片蜘蛛網上。 它被黏在蜘蛛網上,蜘蛛爬回來後,發現了網上的獵物,便吐絲將蝴蝶纏住。 請問,蝴蝶是不小心撞上了蜘蛛網,還是故意自投羅網? 第二十四章 蜘蛛網上的黑蝶 「他們是這麼說的嗎?」俠客側了側頭,綠眸中閃過幾絲認真。 「嗯。應該沒聽錯,雖然聽到那句話時我已經趴倒在地上不知道多久。」我望著天花板的其中一根樑柱,回憶起完全昏迷前聽見的話。 打鬥聲漸漸減少,其中一個人開始講話,而且還很驚人的是用中文在說。 「嘖!先撤!」 「現在這幾個是芬克士、小滴、飛坦……下一個目標……是俠客。」 沒錯,現在想起來清楚多了。 那些人臨走前還對了一下名字,而且清楚的用中文說了,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俠客。 「嗯,他們是用中文溝通,飛坦、小滴、芬克士已經被他們記下來了,最好也要小心一點。」 為什麼會用中文?長得明明是外國人德行,實在沒天理。 「難怪芬克士他們說那些人臨走前講了某種語言。」俠客點點頭,看得出來這傢伙正在思考。「小夏,」 「嗯?」我看向一旁的娃娃臉,那對碧綠色的眸子讓我聯想到還在地球時,偶然在街上見過的綠寶石,也是像俠客的雙眼一樣透徹。 「……好好休息。」俠客粗糙的手隨便的弄亂我的頭髮,旅團的每一個人,不論男女,都有著這樣的一雙做過粗活般的手。 - 「有一天,一隻人猿在路上拉了一陀屎,還很沒有公德心的不把大便撿起來就走了。過了一下,一隻猩猩經過時不小心踩到人猿的大便,整隻猩猩摔了一大跤,沾了滿身人猿大便。」我閉著雙眼躺在床上,邊講在地球時聽到的無聊笑話邊嘗試無視腹部傳來的陣陣刺痛。「然後,罪魁禍首人猿就衝出來非常溫柔又細心的,幫猩猩把自己的大便擦掉,猩猩跟人猿從此陷入愛河,兩隻蠢生物沒多久之後就結婚了。」 「小夏,身為傷患話不要這麼多啦!」 「後來其他動物就好奇問他們:你們兩個是怎麼認識的?猩猩聽了這問題,一臉感慨的回答:猿糞!一切都是猿糞啊!……」 說完之後,剛剛那位叫我別這麼多話的蜜芙拉就噴笑了。 你以為我想躺在床上講這種笑話嗎!?我已經躺了快一個禮拜了!快無聊到瘋掉了啊! 聽說這一個禮拜都是由蜜芙拉負責早中晚餐,也聽說這小女孩的關係跟旅團沒以前這麼僵了,如各位所見,瑪奇現在並不在蜜芙拉身旁。 旅團裡的女性成員偶爾會來探望一下我,之前的那些毒蛋糕發生了何事,這些蜘蛛沒講我也沒問。 小滴還特地跑來跟我道謝,害我差點被折壽。 七天之內能發生的事除了所謂的頭七之外,還真多啊。 「夏塔。」這聲音毫無預警的改變還真是讓我嚇了一大跳,睜開眼,看見那雙漆黑無底的眼眸,是庫洛洛。 「哦哦,團長您終於想起這有個可憐人臥病在床啦?」不要懷疑,庫洛洛這死傢伙在我被抬回來後,完全沒現身過半次,雖然我也說不出什麼他要來看我的理由就是了。 庫洛洛站在原地,也就是離床有幾步遠的地方,蜜芙拉原本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大概因為庫洛洛突然闖進來的關係,她整個人站了起來。 團長庫洛洛也完全不多說廢話,劈頭就一句:「妳的傷應該好的差不多了,下樓吧。」 「我就在等這句話!團長,我愛你!」我動作不算快的翻起身,雖然腹上的傷還是很痛,但躺在床上好幾天不能做任何事情更痛苦。 「不行!傷口這麼深!」蜜芙拉慌慌張張的想要阻止我,但一切都太遲了!團長都說我可以下床了,還有誰能擋在我前面? 「好啦──下樓囉!」我才踏出一步,就差點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還好庫洛洛及時伸出手扶住我才避免了偽猿糞的慘劇。 太久沒活動,果然身體是會退化的。 「蜜芙拉,一起下來吧。」庫洛洛這傢伙很紳士的扶著我,還配合我的速度一起慢慢走出房間,他轉頭看了後頭的蜜芙拉一眼,招呼,或命令道。 「嗯,好!」 「這幾天我們討論了很多事。」庫洛洛邊走邊說,語氣一貫的輕描淡寫,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也有一些關於妳的事情。」 「是嗎?沒偷偷講我的壞話吧?」 「我們看起來像是那種在背地裡議論別人的人嗎?」團長含笑的眸子瞥了我一眼,又轉回前方。「或許,我們是可以把手交給妳。」 「為什麼要把手交給別人?」蜜芙拉在一邊一臉不解的發問。 庫洛洛從容不迫的反問:「蜜芙拉,妳會隨便將手放到一個不認識的人手裡嗎?」 「唔……應該不會。」 庫洛洛唇邊露出一絲不易見的淺笑。「是啊。」 是啊。 誰會將手放到一個陌生的人手裡? 「我還是沒聽懂……」蜜芙拉側著頭,露出幾乎可以被稱為"無辜"的表情。 「呃,這種拐彎抹角的話不用懂無所謂啦。」我們走下樓梯,見到了像幾百年沒見到的客廳,旅團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在這裡,就跟平常吃完午飯一樣。 不,跟平常不大一樣。 「小夏!」 「夏丫頭!」 「夏塔。」 最可怕的是,這些人同時轉頭,同時喊出我的名字還各用自己喜歡的稱呼,就連飛坦都抬頭了,這是發生了什麼事了我說? 其中最激動的就是窩金和俠客,看他們兩個同時撲上來,差點把我半條命給嚇沒了,俠客也就算了,可窩金那大個子會把人壓扁啊! 還有團長,你迅速的拉著蜜芙拉往旁邊閃是什麼意思! 「小夏──」俠客這傢伙搶先窩金一步,巧妙的摟住我的背卻沒有碰到腹部的傷口。「我們超想妳做的菜!」 然後俠客的細心就在下一秒被窩金給毀了。 「夏丫頭,還是妳做的東西好吃!」窩金這個大老粗一抱把我跟俠客一起舉到空中,這種時候喊痛都來不及了,哪來的時間去注意三個人擠在一起其實是件多令人害羞的事情── 「痛死了痛死了!阿金哥你這是蓄意謀殺啊!」 「窩金!放我下來!」 「喔,抱歉抱歉。大不了讓瑪奇再給妳縫兩針不就好了?」窩金大概感受到我哀號中的淒厲,趕緊將我們放回地面上,雙腳終於落地,吾已於沉默中痛不欲生也! 白話文的說法,就是我正摀著腹部的傷口痛到講不出半句話。 「再縫兩針,你出錢?」瑪奇好聽的聲音傳來,雖然說出來的話並不是那麼好聽。 不過,「再」縫兩針? 「我靠!痛死我了……」我拖著半死不活的腳步扶著沙發,一屁股坐在信長旁邊。「信長叔啊,你能不能代替我打窩金兩拳?」 「誰叫妳不乖乖在床上躺著?自己愛下樓亂跑。」信長斜著眼睛,很無情無義的回道。 「能下來就表示傷已經好了。」飛坦冷冷的加了一句,只是語氣沒之前那麼有距離感。 我環顧著週遭的眾人,他們也看著我。 我抓起沙發上的枕頭,發現事情並不單純!……不對,我說這些人間的氣氛有明顯的改變,難道是因為想殺我沒殺成,才製造出了這種和樂融融的假象嗎! 「那個,小夏……」站在一邊的蜜芙拉開口,她往前走了一步。 「姆?」我抬頭對上這裡唯一一個正常的視線。 「妳……會加入幻影旅團嗎?」蜜芙拉怯生生的開口,帶著金色的黑瞳中帶著一點點的恐懼,感覺很陌生也很遙遠。 「夏塔,這兩天,我們討論了不少事情。」庫洛洛動作優雅的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其中,包括了要不要讓妳加入幻影旅團的事情。」 他身子向前傾,沒有感情的黑眸望向我。「而且,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異議,這算是件頗為難得的事情。」 「我跟西索投反對票。」坐我隔壁的信長一臉陰沉的開口道。「我們都認為……妳的加入只會拖累旅團的行動。」 「這女孩的能力素質不差,只是需要實戰經驗。」飛坦抬眼,金色的眸子對上信長。 「哦?你是說我們能放心的信任她嗎?」信長也低著頭,只抬起眼眸回望著飛坦。 「我可沒這麼說。」飛坦眼中閃過幾道危險的光芒。 我感覺到這兩人中間有一條汽油線,而且火柴就將掉到那上面── 「不過呢!」我突然開口,那個聲音大的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真尷尬。「我加入旅團要取代誰啊?總不能當第十三號團員,這樣蜘蛛跑一跑可是會摔倒的,就像信長叔說的一樣。」 眾人的視線又一次回到我身上,我舉起手摸摸後腦杓。「加入你們聽起來是不錯,可是……」 可是什麼呢? 啊啊,真可笑,沒想到……我也會想到這一層上。 「現在大概不是最好的時機吧。」 我從來沒有討厭過旅團,跟他們相處起來,也不會覺得格格不入什麼的,畢竟有著相似的身世吧,有些話,只有同類才能一點就通。 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嘿唷!好啦,咱先別討論這個嚴肅的話題了,冰箱還有菜吧?我想我應該可以重返廚房了。」我站起身轉了轉肩膀,腹部的傷雖然還是在痛,但應該不會影響到我切菜開火的威力。 「欸?不行啦!小夏,妳的傷很嚴重!」蜜芙拉趕緊跟上我的腳步一起繞過餐廳,走進廚房。 「沒問題的孩子,姐姐我可是一天到晚……」我的動作在看見廚房的那一瞬間停格了。 不過並不是廚房出現爆炸過的焦黑痕跡還是多了一洞還是類似的,讓我愣住的真正原因是──原本空曠到可憐的廚房搖身一變成了個要什麼有什麼,一應俱全的超級家庭廚房。裡面多了做點心做麵包專用的工作台,還有一整排的櫥櫃,兩台職業高點師用的大烤箱,菜刀、碗盤、餐具、鍋子勺子什麼都有了。 「……原本是飛坦跟洛洛哥提到,說妳想要個烤箱。」蜜芙拉站在我身後,用她特有的柔和口氣說道。「後來,大家這邊一句那邊一句的,就搬了一堆東西回來了。」 我活了十九年,從來不知道感動這兩個字怎麼寫。 現在胸口那種酸酸的感覺,大概就是所謂的感動吧? 那個烤箱的事情,我也不過在剛到沒多久,自言自語時提過這麼一次而已,卻被飛坦記下來了。 「他們都默默的在接受妳呢。」蜜芙拉側著頭笑了笑,我發現這個女孩其實也有一種獨特的氣質,說不定也是特質系。「妳的傷瑪奇姐姐在妳昏迷時幫妳縫了幾針止血,我猜她縫合斷手斷腳的能力還在開發中。」 「是這樣嗎?」忍不住露出笑容,我默默的轉身,朝客廳的方向走回去。 「小夏?」蜜芙拉喊了一聲,沒搞懂我要幹麻。 「阿坦!坐在那不要動!」我疾步──開玩笑的,負傷的人走路能快到哪去──走到飛坦旁邊,緩緩坐下來。 「幹麻?」飛坦將視線從手上的書轉移到我身上。 「不准動喔。」我深吸一口氣,然後用連飛坦都躲不過的速度將雙臂圍住他,用人類的話來講,這個動作叫擁抱。「謝謝。」 「……妳最好在一秒之內給我放手。」飛坦冷硬的聲音中充滿了威脅性,讓我在不到一秒的時間中放開雙手恢復正常坐姿。 「下次再碰我,就把妳的手折斷。」 「知道了!」飛坦大魔王絕對不是在開玩笑,雖然剛剛那種程度的速度,說真的,憑飛坦的實力,怎麼可能閃不掉。「廚房變得好豐富,太感謝各位了!」 「喜歡就好。」瑪奇代替眾人接受了我的感謝。 氣氛又一次緩和了下來,在場的幾位蜘蛛看起來就跟平常人一樣,一點為非作歹的超級惡霸氣勢都沒有。 旅團正在默默的接受我的存在,這句話還真讓人否定不了。 肢體上的接觸對他們而言,是一種危險的象徵,但這象徵好像一碰到我就立刻煙消雲散了。 俠客輕摟著人的動作是多麼僵硬不自然,窩金就更不用說了,故意用大剌剌的動作來掩飾自己的不習慣。 飛坦明明可以立刻起身走人,但他卻待在原位。 原來,被捕獲的感覺可以這麼像找到家一樣。 黑蝶被纏在蜘蛛網上,是自願,還是不小心? 我說它是自投羅網,而且心甘情願的等著蜘蛛來找它。 <第二十四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