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十五章 黑狼館

第二十五章 黑狼館 幻影旅團的人大部分都沒有生日,也不過生日;我也是。 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或失去過家人;我也是。 他們都為了生存幹過各種污祟,或背棄道義的事;我也是。 但我們都活下來了,而且都因為這些被現實給逼迫的過去而感到憤怒、火大。 為什麼社會要這麼不公平?為什麼那些人就有豪華的房子、美滿的家庭,孩子可以在學校裡穿著乾淨整齊的衣服,除了無憂無慮的唸書以外,什麼都不用擔心? 為什麼我就不能有別人也有的? 為什麼……世界總是在偏袒某群特定的人? 「小夏!」 我睜開雙眼,思緒拉回現實。 「你的眼睛也是漂亮到不公平的地步呢。」我望著從窗口探出腦袋的俠客,若有所思的說道。 「妳吹風吹傻了嗎?」俠客掛起不知道該怎麼吐嘈的笑容,爬出窗戶,動作俐落的跳上屋頂。「還不進來?」 「電來了嗎?」轉轉僵硬的脖子,我不知道保持這個姿勢瞪著月亮瞪多久了,而我坐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又停電了。 事情發生的經過咱就長話短說啦,好不容易下了樓發現廚房煥然一新,很不要命的抱住了飛坦大魔王又沒死掉,跟眾蜘蛛在客廳混了一下後便回房睡覺去,可是啊這一回到房間,連棉被都還沒拉開就給它啪咑一聲一片漆黑,我當下一怒就開了窗戶爬上屋頂,簡單說來就是這樣。 說真的,實在不知道這一區是怎樣,一天到晚在停電想整死人啊? 「啊,哈哈,抱歉抱歉。都忘了妳怕黑。」俠客站到我旁邊,雙手叉著腰,抬頭看著月亮。「外面的確比較好,至少有亮光。」 「是啊,有比沒有好。」 「為什麼會怕黑呢?」這問句實在太輕太淡,讓我幾乎要將那些隱藏在心裡,自以為可以丟棄,卻從來沒辦法被燃燒殆盡的回憶給脫口而出。 「……跟童年的記憶有關。」 俠客沒低頭看我,但能感覺出來,那傢伙是在笑著的。 「真可惜手邊沒有好吃的糕點。下次發問前,我會記得先買幾個閃電泡芙。」我聽見他好聽的聲音這麼說道,這才發現,旅團的人不是心細就是記憶力好,這麼久以前說過的話,他們竟然都記得。 他停了一下,又丟出另一個問題:「那,為什麼喜歡肢體上的接觸?」 「因為……」我頓了頓,考慮是該講隨便版的還是內心版的,想到最後蹦出一個兩者皆非的答案。「得到的速度永遠跟不上失去,所以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要靠接觸,來讓自己以為不會失去。」 「小夏妳……」 「好像只要在這一刻接觸到那一點點零碎的幻影,就能以為瞬間就是永遠;在擁抱的時候用力收緊手臂,至少在那短短的幾秒鐘內,是得到的。」 人失去的總是太快,快的讓人跟不上它的腳步,快的就連已經失去了都還渾然不知。 能失去的東西也實在太多,從失去心愛的玩具、失去朋友、失去父母、失去純真……好在從一開始就沒有的東西,是沒辦法被奪走的,例如說,被小心翼翼的捧在某人手掌心上呵護的感覺。 「啊啊,沒辦法,介就素人蔘啊。」伸手摸了摸後腦杓,我露出無奈的笑容,用中文說道。 「嗯啊,幾乎每個人都用人生來當理由。」俠客學我用一種無奈的語氣說道,語言還是日文。 「我就知道你這混帳會中文。」 「藏得不錯吧?」 「還好啦,在揍敵客家時就可以看出來了。」 「欸?有那麼明顯嗎?」 「啪咑!」 屋頂下方的窗戶裡透出淺黃色的柔和光線,電終於又回來了。 我倆沉默的望著突然亮起來的房子,過了幾秒後,我先打破了沉默:「所以你找我到底要幹麻?」 「啊,妳不提我差點都忘了。」俠客露出他的招牌陽光男孩笑容。「團長叫我跟妳說,那幫殺手的事情查出一點頭緒了,他說啊,要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討論對策,其中也包括妳,小夏。」 「哦?有消息啦?」俠客的話讓我坐挺身子,我抬頭看著他的側臉,這傢伙唇角雖然微微的上揚,眼神卻異常認真。 「嗯,那個銀色的標誌,若沒錯誤的話……應該就是黑狼館的標誌。」俠客望著前方,臉上的表情有那麼一點點認真,卻又帶著一絲自信的囂張感。 從他的表情上看來,黑狼館是個挺棘手的傢伙,或組織,或不管它到底是啥鬼,但旅團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黑狼館?」 那雙碧綠色,看似透徹,其實藏著觸碰不得的危險的眸子對上我的視線。「下去吧?」 - 「黑狼館是一個黑道組織,他們所有的產業都是自己家經營,從最基本的原料到貨物交易全是自己一手包辦,完全不經他人之手,也就當然的,沒有任何能讓其他人抓到的把柄。」俠客氣定神閑的解釋道。「這票殺手全是他們自己訓練出來的,資質各個是萬中選一的那種。之前你們碰到的那一票殺手是代號"銀"的小隊,是專門來打探我們實力的。」 「不,如果這樣說來,只有兩個人是那個什麼"銀"隊來的。」我一手扶著牆壁,慢慢的順著長廊走著。「其中兩個傢伙跟其他人的默契明顯不好,而且身手……就算極力掩藏,還是能看出來他們的實力比其他後來的人強不少。」 「芬克士和飛坦也是這麼說的。」俠客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些人嘗試混淆我們的手法也太過拙劣了一點,不是嗎?」 「你覺得他們另有目的?」 「嗯。他們大概是想……引誘我們先行動。」俠客眼中的認真一閃而過,他轉頭扶住我的手時,臉上又掛起了鄰家男孩的開朗笑容。「老婆婆,走樓梯要小心一點喔。」 「多謝你啊,年輕人。」握住他的手,下意識的將重心全放到他身上,這才注意到原來俠客是個臨時型拐杖……我是說,這傢伙還真有力,竟然可以撐住一整個人的重量。 我跟俠客走下樓,旅團的傢伙有人從大門走進來、有人從餐廳拿著餅乾晃進客廳,當然也有不少人已經坐在沙發上了。 「所以你們到底是幹了啥事讓這些阿狼什麼的派殺手來?」我像跟這些傢伙認識好幾個月一樣,神色自然的穿越客廳,坐在瑪奇身旁,旅團的人對於我的出現也沒有露出太吃驚或那種「這傢伙誰啊?」的表情。 「大概是幾個月前洗劫的一場拍賣會吧。」瑪奇代替俠客回答,她冷冽的金黃色雙眸垂了下去,雙手快速的將那頭紫色的長髮綁起。「那邊好像有幾個被黑狼館看上的商品,但東西全被我們搶走了。」 「這都是在這個禮拜,東找一點西找一點,才找到的一些資料。」俠客帶著他的陽光笑容補充。 「呿,不過就是幾個商品,那些傢伙竟敢派這種貨色來。」芬克士穿著他的運動服從後門走進來,一臉不削的將雙手抱在胸前。 「明明跟那個女人纏了半天,還有臉說?」飛坦抬眼看了看進門的芬克士,冷笑一聲。 氣氛突變,眼見戰爭一觸即發,旅團裡號稱最偉大的蜘蛛頭子庫洛洛在千均一髮之際現身了! 「黑狼館手上好像有幾件我們想要的東西。」他團長大人動作高雅的從樓梯上走下來,完全無視了客廳裡瀰漫的危險氣息,芬克士跟飛坦見團長現身,也暫時收回殺氣,大概打算等等在找對方算帳。 「嗯,他們手上有人魚的眼淚、墨族的石版文獻、還有在1960年遭竊,被命名為"星辰"的世界三大寶石,另外還有伊藤潤二恐怖漫畫全套……」 「等等等!你剛剛說伊藤潤二?!」我很沒禮貌的拍桌打斷了拿著清單朗誦的俠客,不過當你在一個BT世界裡聽到伊藤潤二這四個響噹噹的名號時,禮貌這種東西真的可以被拋到天外去沒關係。 「嗯,伊藤潤二。前幾年才出現在拍賣場上,製作原料不明,文字是好幾千年前就絕跡了的漢文。很多人在猜測,說不定千年前的漢族還存活在世界的某一角,搞的現在大家都搶著要那些書。」俠客翻閱著手上厚厚的資料,說完後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小夏也有興趣嗎?」 於是我二度拍桌,比窩金還要更熱血沸騰的站起身。「其他東西不要無所謂,那些漫畫一定要搶回來!」 然後熱血完的下一秒…… 「媽的好痛!痛死了──」吾已雙手捧腹,倒回沙發,眼角含淚,痛不欲生。 「……團長,你確定要把她留著?」庫嗶這句話真是一劍刺入我心窩,可惜腹部的傷比庫嗶的劍還要具威力多了。 「哈哈哈──這小丫頭跟窩金有得拼──」信長大叔雙手抱在胸前,仰頭大笑。而我呢?嗚啊!我脆弱的心靈被信長給二度重擊了! 「喂,你這話的意思就是我很蠢囉?」窩金的額角浮現出青筋,一付「老子今天不把你打一頓我就不叫窩金」的氣勢。 「幾位,想要食物裡被加料嗎?」我理了理心情,抬起頭用我自認可以迷倒天下眾生的微笑面向那三位嫌自己活太久的傢伙。 「哈哈!生氣了。」這唯恐天下不亂的口氣當然出自於俠客。 「要留。」庫洛洛偉大異常的無視了中間的所有其他對話,回答庫嗶最初的問題。「夏塔,為什麼對那些書這麼有興趣?」 「呃?」被庫洛洛突然這樣一問,讓我微愣了一下。「呃,因為伊藤潤二是地球的東西。」 「哦?地球的東西?」庫洛洛很明顯的對我的話非常感興趣,其他人也不例外,紛紛將注意力集中過來。 「沒錯,那是一個叫日本的地方生產的漫畫,至於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嘛……」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性,就是某位穿越者在穿越時順手把它們帶到這裡。 可是不對。 穿越者到這來,除了衣服以外,應該都是兩手空空……吧? 「所以才非得搶回來不可。」庫洛洛動作緩而肯定的點了點頭,他再度張眼,黑眸這次轉向俠客。「俠客,你說黑狼館可能是想引誘我們先出手?」 「對。他們派去芬克士和小滴那邊的殺手,明顯的是在試探我們的程度。他們故意在裡面混雜兩個實力較強的人,而且,還刻意讓那兩個人先打頭陣,對方認定我們會注意到他們前來試探的意圖,才會讓那幫殺手帶著黑狼館的印記。」俠客又一次開始長篇大論的解釋,不過聽他這麼一說,事情就講得通了。 「只要看到印記,加上他們手上有我們想要的東西……」庫洛洛伸出他的右手,輕掩在嘴上。「你的推論沒錯,他們的確是想要我們先行動。」 「可是為什麼?一般黑道就算有十足的把握,也不會這樣輕舉妄動。」派克提出大概在場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 「他們的確不像是會輕舉妄動的人。不過,他們這並不是戰帖,而是請帖。」庫洛洛用他低沉卻悦耳的嗓音有條有理的分析道。「黑狼館是在邀請我們參加下一次的登托拉中心拍賣會,他們肯定做好與我們打照面的準備了。」 「呵呵呵……聽起來像是個很有趣的行動呢。」西索像變魔術一樣的讓撲克牌在兩手中間自動洗牌,他臉上雖然掛著笑容,眼神卻帶著讓人不寒而立的興奮。 「既然他們都這麼有禮的登門拜訪了,我們也不好拒絕,不是嗎?」庫洛洛英挺的臉上出現了他招牌的似笑非笑神情,其他人聽到這話,眼神全認真了起來。「拍賣會是在下個月,俠客,你先去把拍賣會的資料、參加人的資料、還有這次商品的資料全部找齊。其它事情,就等我們了解這次的行動背景後在商量。」 「了解!」俠客點點頭,接著閃身進他位於一樓的房間,大概開始執行團長扔給他的任務去了。 其他人也各自分散開來,沒幾秒的時間,還坐在沙發上沒動的人就只剩下我和庫洛洛。 「黑狼館不是好惹的對象。」庫洛洛毫無預警的開口,由於附近沒人停下來,我猜他是在跟我講話。「為了旅團的安全性著想,我會把妳和蜜芙拉留在這裡。」 「啊,嘿嘿,團團你說話應該要說得好聽一點啦,把旅團兩個字改成"妳們"聽起來不是好很多嗎?」我故作輕鬆的回答,不過庫洛洛的意思我懂。 旅團若帶上我們兩個沒用的地球人,只會拖累他們的行動。 加上庫洛洛這傢伙對地球的熱度還沒消退,他才不會說讓我們這些穿越者去死就去死,不關他的事。 庫洛洛聽了我的話,只是淡淡一笑。「我再問一次,夏塔。」 「嗯?」 「妳是個值得信任的人嗎?」 我回望著那雙深不見底,彷彿能將人魂魄給吞噬的黑眸。「這一次,旅團可以相信我。」 問這啥蠢問題,因為你們要幫我把伊藤潤二的漫畫搶回來啊,混帳。 <第二十五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