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六章 買菜記

第二十六章 買菜記 「Morning has broken~Like the first morrning~」 正如我說的,受傷歸受傷,並不會影響我做菜的神威,更何況旅團的人幫我把廚房給全面升級了,不做點好料的實在對不起他們。 所以上午六點多我就爬起身來,邊心情愉快的唱著跟早晨有關的歌,邊打開冰箱拿食材。 「Black bird has spoooooo ── OMG IT’S EMPTY啊!!!」我放聲怪叫,雖然把好好的一首歌擅自作改編是很不好的行為,但老娘的冰箱空空如也現在我管你什麼原創精神還是團長庫洛洛都可以閃邊去吃屎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開第二個冰箱。 「我的天哪這也是空的!」 不死心,拉開第三個冰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捧著脆弱的心靈,精神上宛如氣喘發作般的緊繃,我美麗的三個冰箱……三個超級大冰箱……全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大清早在鬼吼鬼叫什麼?」 一聽到熟悉的聲音,我立刻轉過頭用光速衝到他面前。 「芬克士,陪我去買菜吧!」我用這輩子最真摯的語氣對站在我面前穿著一身運動服的運動型法老懇求道。 「好啊!」芬克士完全沒有反應不良的情況,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芬克士你真是個超級大好人啊──」雖然非常想撲上去給他個廚娘擁抱,但身上頂著劍傷,實在很難進行跳躍這個動作,不得已,只能送他一個山寨版的了! 「喂!別黏上來──去去去!」被我抱住腰的芬克士一臉不耐煩的對我比出趕小狗的動作,我也很識相的乖乖鬆手。 「正事得先辦,走走,開車去。」我領頭走向旅團停在外面的箱型車,邊走邊對一旁的芬克士說:「吶,阿芬,以後想吃什麼東西就跟我講,絕對給你做出最好的味道!」 「哦?那我可不客氣啦。」 我倆擠進車內,當然是由芬克士開車,不然我就自己一個人出來了。 嗯,我可不想因為這張十六歲的臉太過年輕而被警察攔下來。 警察:小妹妹,妳這年齡開車是不合法的,妳爸媽呢? 我:放屁!老娘我十九了!十九了! 警察:妳的身分證上明明寫的是十六歲,想騙警察? 我:TMD,拍謝,我忘了自己只有十六歲,啊哈哈,今天天氣真好啊。 然後庫洛洛或派克就必須來警察局接我回家了。 「是說,芬克士,你起這麼大早是要去跑步嗎?」坐在前座,我指了指他的運動服,問道。 現在可是早上七點呢,實在想不出來在這個時間起床還穿著運動服,除了去晨練以外還能做啥。 「是啊,我原本打算去附近的體育場跑個一百圈在回來的。」芬克士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撐在窗口,頗有黑道大哥的架勢。 「一圈多長?」 「大概兩公里左右吧。」 「你跑完一百圈要多久?」 「慢跑的話,大概十分鐘左右。」 「我靠。」 「如何?下次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跑?」芬克士很大哥的問我。 「可以啊,不過你大概得用走的。」我一臉正經的回答。「我大概得用衝刺的速度才能在十分鐘內跑完一百圈,所以必須麻煩你慢一點。」 喔不,說不定連五十圈都跑不到我就倒地暴斃了。 「這麼差,這樣哪能跟旅團混在一起?不行,等妳傷好了天天跟我去跑,我要給妳做特訓。」芬克士邊開車邊轉頭看了我兩眼,而我的表情在他說完那句話後,瞬間變得很猙獰。 他不是在開玩笑,看那德行認真的跟什麼一樣! 「別以為裝無辜我就會放過妳,回去我跟團長報備一聲就行了。」 「我的心情是很無辜沒錯,但表情可跟無辜扯不上邊。」 「哦?」芬克士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不動聲色的轉回去看路。「嗯,跟無辜是有些差距。」 「是吧!」我收起那張猙獰的面孔,大力點點頭。 該怎麼說呢,旅團這些人……為了生存,比誰都要敏感吧,不知道是流星街什麼樣的環境塑造出芬克士這種凡是不光看表面的習慣。 「阿芬,在流星街的日子很苦吧。」這問題究竟是問句還是肯定句,其實連我自己都不太清楚。 突然想這麼問,並不是因為情緒突然很感傷還是啥來的,我並不覺得在流星街長大搶食物過活有什麼好值得同情,只是我突然想到,之前看那些漫畫啦同人文什麼的,好像從來沒有人真的問過旅團的感受。 大家都只是一味的斷定旅團對流星街的想法,問了他們的過去,卻從來沒有真的問過他們對流星街有什麼感覺。 我們畢竟不是流星街生長出來的人,該怎麼去斷定旅團肯定迫不及待的想離開流星街?那些單方面給予,或許同情或許憐憫的感受,對旅團而言其實是種侮辱也說不定。 「哈,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問我這種問題。」芬克士露出他的招牌囂張笑容,但頓了一下後,那囂張又轉變成某種認真思考的樣子。「不過,真要說起來的話,對那些從小伸手就有飯,哭一下就有奶喝的傢伙,是挺苦的吧。」 「嗯?」聽雞球……基裘夫人說,流星街是個很適合小朋友去訓練獨立的地方,因為…… 「把社會裡的偽裝全部拿掉,就是流星街。必須靠自己活下去的地方。」芬克士繼續開他的車,情緒也沒什麼太大起伏。「那裡的人都有骨氣,畢竟命是用拳頭打出來的。對於自己的信念,就算死了也要維護到最後一刻。」 「如果是一般人問的話,當然是很苦啦,但問的人是妳,那就見仁見智了。」芬克士聳聳肩,簡短的結束了對流星街的看法。 「啊啊,說的也是。從小就在那種環境下成長,哪會想到什麼苦不苦的。」我點點頭,表示認同。 這道理很簡單,如果一個外星人從小就只吃魚,而且附近所看到的所有外星人也都只有魚吃,那自然不會覺得那種日子有什麼不對。 長大之後發現原來還有那麼多東西可以吃,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有多悲慘,但已經習慣的事情就是那樣,自然就不會覺得以前只吃魚的日子有苦到哪去。 所以見仁見智哪。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芬克士打著方向盤,轉進另一條大街上。 「因為我突然想到,一個瘋子或傻子之所以可憐,是因為其他人自以為自己很正常,才會覺得跟他們不一樣的人很可憐。」我望著街上來往的行人,回答。「他們從來沒問過當事者的心情,而且,我覺得那種卑微的同情……是一種對不同事物否定的殘忍。」 窗戶上能看見自己的倒影,我望著那雙半透明的琥珀色眸子,不期望能從中看出什麼。 「這種話妳該去跟團長講,他那種人想的比較多。」芬克士停住車子,熄了火。「好啦,下車吧。」 「OK!」 這裡最近的菜市場離街道有點距離,我們下車之後,必須先繞過一棟都是餐廳的建築物才能到達市場。 順道一提,之前蘿拉嬸家那一區算是比較平民老百姓的地方,旅團這些傢伙住的地方就比較像那種高級區,所以汽車和商業建築都比較多。 至於La Mariposa那種高級黑道場所為什麼會建在平民老百姓區,大概就跟販賣非法物的酒吧都開在暗巷裡是同樣的道理吧。 一大早的餐廳都還沒開門,能看到的也只有櫥窗後那些色彩豐富的塑膠展示品和貼在窗戶或門上的菜單。 「妳的傷好啦?」芬克士看我豪邁的在街上大步走著,跟昨天走路還要人扶的悽慘樣子完全不一樣。 「沒有。昨天會那麼慘,是因為在床上躺一個禮拜,四肢都退化了才會走那麼慢。」不信?自己試試在床上躺一個禮拜看看就知道了。 「難怪昨天看妳跟個老太婆一樣,動作慢吞吞的。我還在跟飛坦講咧,說哪有人受傷過一個禮拜還沒恢復……」芬克士露出一付「原來如此」的樣子,還跟我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心聲,雖然這番實話讓我很想給他吐槽。 「……阿芬啊,以防你不知道,正常人被刺那一劍早就掛了。」 「啥?妳在跟我開玩笑吧。」 我看著他驚訝的臉,發現這傢伙肯定是強化系的,絕對不會錯。 - 「嗯,西班牙海鮮飯好像不錯。阿芬哪,去找找有沒有什麼蝦啦魚啦什麼的。」 「在那一區。我可不會挑那種東西,妳自己去看。」 畫面轉進菜市場,一個沒有眉毛、穿著運動服的金髮大叔和一個看起來像高中生的黑髮女孩正在買菜。 過分的是,兩人各推了一台菜籃車,而且兩台菜籃車都被塞的近乎爆滿。 推著車慢慢走到海鮮部門,我看起來應該挺像高中生的吧? 「早餐可以試試友克鑫那一區的東西。」芬克士拿著一包我沒見過的冷凍食品說道,我湊過頭去,那包食物上畫著我從沒見過的菜色。 「嗯,好啊,扔進去,我帶回去吃吃看。」我勾勾手,示意他把東西扔進這個高的幾乎要擋住我視線的菜籃車。「這樣應該夠我們吃一個禮拜了。」 「反正不夠再來買就行了。」 於是我們兩個傢伙像普通人一樣的推著菜籃車結帳去,就說幻影旅團也是人嘛,出來買菜這等小事…… 「欸欸,你看,那傢伙沒有眉毛耶,好奇怪喔。」我聽到這句話從後方左邊傳來,我聽的到,芬克士當然也聽的到。 「真的耶!為什麼會沒有眉毛呢?真奇怪!」緊接著,另一個人接話道。 「說不定是他把自己的眉毛全拔光了!」某人1號繼續說下去。 有人會沒事把眉毛拔光嗎? 「誰會沒事把自己的眉毛給拔光啊?」果然,某人2號有跟我一樣的想法。 「多的呢!看看他那身難看的運動服,他肯定屬於那種品味低劣的人……」 感覺到一旁的芬克士停下腳步,我也默默的轉身想看看是哪兩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說出獵人迷的心聲,但我只見到芬克士的手臂動了一下,然後一道早晨的美好光束伴隨著些許木屑與灰塵從上方落進菜市場。 哇,菜市場多了個露天的難看破洞耶。 至於那兩位閒言閒語的傢伙,他們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不見蹤跡。 嗯,每天都有人失蹤,沒關係,假裝啥都沒看到好了。 我跟芬克士繼續推著菜籃車往前走,只是走沒兩步,就聽到另一個聲音在我後方右手邊說道:「欸,那人沒有眉毛耶。」 這次我可學聰明了,在芬克士停下腳步前,我立刻轉頭,剛好看見芬克士轉了一圈手臂,擊上那位長相沒來得及看清楚的人,然後菜市場破了第二個露天大洞。 「……嗯,原來失蹤人口就是這樣來的。」望著那兩個露天破洞,我很冷靜的下了此結論。 「小祥──你去哪了?」 「大寶二寶!人呢?」 「嘿,比起其他人,我這算很客氣了。」芬克士像啥都沒發生過一樣的轉過身,繼續推著菜籃車結帳去。 「欸欸,等我!」無視了背後的破洞與逐漸聚集起來的人群,我推著車子急忙跟上芬克士的腳步。 呃,旅團嘛。 要他們表現的跟普通人一模一樣,也太強人所難了。 - 「好啦!現在回去準備早餐剛好。」望著關起的後車箱,我滿意的點點頭。 現在回去大概快八點了吧,可以榨個柳橙汁,做個美式歐姆蛋,窩金的份裡要全放肉,派克的鮮奶油要少放一點,西索今天不知道在不在家? 家。 什麼時候,我也開始把旅團叫起家來了? 「喂,別發呆了。」芬克士的大手突然拍上我的頭。「我們有客人。」 「啥?」揮掉他的手,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嗨,兩位。」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那抹一個多禮拜前見到的醉人笑容。 有著銀色短髮的傢伙摘下墨鏡,露出那雙勾人的銀色眸子。 有胸有腰的女人撩了撩耀眼的金色長髮,深紅的唇邊往上揚起了一道好看的弧線。 「是上次逃走的黑狼館牛郎和狐狸精耶。」我擊掌,一點都不低調的對芬克士說。 <第二十六章 完> 我發現我只要發分之卷或番外之類的東西,收藏數就會以個位數減少耶(推眼鏡 果然每個人的口胃都是不同的(點頭 咳,我想各位現在應該都在考試期間吧,辛苦了辛苦了(拍肩 不要讀書讀的太累囉,要適時休息一下,反正考好考不好,人生照過嘛!(不要誤導青少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