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八章 都是一窩蜘蛛

第二十八章 都是一窩蜘蛛 深褐色的大門被推開,一男一女走進跟客廳沒什麼兩樣的棕色調房間,兩人先是將整個房間給打量一番後,才放心走進去。男的姿態慵懶的坐臥進米白色的繡花古典沙發上,女的則站在鏡子前開始退去身上的首飾。 「有問出什麼嗎?」銀髮殺手將拿下的墨鏡擱在咖啡色的木桌上,露出顏色奇特的銀色眸子。 「不是個簡單角色。」金髮女殺手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取下那對金色的圓形耳環。「依身手來說,是可以輕易擺平,可是……總覺得不好對付,好像在我們下手前,就會被她先將一軍的感覺。」 「跟那票蜘蛛的關係呢?」銀髮殺手接著問,他掏出藏在腰間的銀色手槍,湊近眼前端詳著。 「她自稱是雇主與廚娘的關係。」女殺手伸出細長的手指往眼球輕輕一抓,取下天空藍的隱形眼鏡,她眨了眨眼,鏡中褐色的眼瞳回望著自己。「還編了一個詭異的故事,當然絕大部分是胡扯出來的,但其中好像又藏了些真話。」 銀髮殺手沒接話,等著女殺手繼續說下去。 「她極力撇清自己跟蜘蛛的關係,說什麼蜘蛛其實很想殺她滅口之類的話。」女殺手抓住她那頭漂亮的金色鬈髮,狠狠一扯。「如果團長真想殺她,她有可能活到現在嗎?」 銀髮殺手轉過頭,望著身後有著一頭褐色長直髮的女人。「這妳可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換個衣服,順便洗個澡。」女殺手甩甩那頭褐色長髮,走進一旁的浴室裡。 她不知道那個女孩是從哪來的,又是怎麼跟蜘蛛混到一塊。 「阿芬。」女殺手輕聲自語,聲音比起稍早,變得較低沉,她脫下那件厚重的外衣,露出穿著緊身黑衣的纖瘦身子。 那女孩竟然叫芬克士「阿芬」。 重點是,芬克士竟然就這樣讓那女孩給他取奇怪的綽號,完全沒有像以前那樣鬼吼鬼叫。 女殺手揉了揉臉,雙手在臉頰上輕輕一拉,拉下一塊人皮面具。 她敢肯定,不管那女孩跟那票蜘蛛到底是什麼關係……她絕對跟他們是同一窩蜘蛛。 - 「喔喔喔喔喔喔那故事的主角真的不是你──俠客息怒啊──」 「妳有膽說,就不要跑!」 「好歹我也是傷患耶──」 發飆起來的俠客比誰都可怕!比蘿拉嬸和揍敵客家可怕了好幾百倍! 至於他為啥會發飆,我想大家也都該看出個端倪了,但還是容我來敘述一下之前發生了何事。 早餐過後,大家果汁足飯飽,我躲在廚房裡準備中餐要煮的東西,還外加下午的點心,芬克士就在客廳跟大家報告了一下早上買菜碰到黑狼館的牛郎和狐狸精的事情,還很順便的跟大家說了我那個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 我呢,原本就心情愉快的切著菜,聽到外頭傳來的爆笑聲也不以為意,繼續躲在我和平的廚房裡。 然後,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注視從廚房門口直直盯到我身上。 「發生啥事……俠客好孩子,在家裡玩天線是很危險的,快把天線收起來。」原本想轉頭吶喊的我驚見斜靠在廚房門口,臉上笑容燦爛到刺眼的地步,身高有180公分的娃娃臉男孩手上的那根天線時! 說了這麼多話,重點其實是那根天線,真的。 啊混帳你看到一個會把別人變成天線寶寶的傢伙手裡拿根天線,那天線不是重點那還有什麼是重點啊! 所以,在見到天線的那一瞬間,我的臉瞬間轉變成職業家庭主婦的慈母神情。 「小夏。」俠客開口,那笑容說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如果去國中高中之類的地方,大概可以瞬間秒殺半數少女吧;但根據我對這傢伙的了解,他像這樣句子不超過五個字,就表示情況很危險。 再順道一提吧,俠客這死傢伙話其實很多,前幾次見面時他話會這麼少,是因為不熟不信任還要套話的緣故。 「俠客。」我嘗試發出慈母的光輝感化這個手拿天線的不良青年,但看他的眼神……顯然我的慈母形象還不到家。 「把手伸出來。」 「……我可以說不要嗎?」 「這個嘛,」俠客故意露出在思考的樣子。「聽說我是個"每天都在肖想團長脫掉褲子的畫面,氣質跟腐女雜誌的小受相似的死GAY"是吧?」 「是啊……我是說!不是!你都聽誰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怎麼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派克救我啊────」 於是我就這樣被俠客大魔王從後院追殺到前院,一樓到屋頂,在從屋頂回到一樓,一直到現在開始在客廳裡打轉。 而被我一同汙陷的團長當然是坐在那裡一臉雲淡風輕的翻著他的書,其他沒有出任務的人全都在那裡看好戲,還有幾個開始打賭俠客什麼時候會抓到我。 「啊啦,十萬這小子會放她一馬。」 「十萬,不可能。」 「二十萬團長會命令他們停下。」 全廳裡最有天使之態的蜜芙拉則束手無策。 她畢竟只是個穿越來的小姑娘,哪可能像女金剛一樣架住俠客啊!? 終於,我腹上的劍傷在跑了將近三十分鐘後,想起了自己的存在,在我準備從客廳的窗口跳窗逃亡的時候開始硬生生的痛了起來。 「唔。」我動作一頓,但是逃命要緊就算痛死我也不要變成天線寶寶啊── 「俠客。」庫洛洛開口,原本就很好聽的低沉嗓音在這一刻更是動聽的像打奶油時奶油逐漸濃稠的聲音──如果你對食物的愛不夠的話,大概是無法感同身受的。 「嘖,果然不能跟瑪奇的第六感作對。」 「錢拿來。」 「好啦別跑了,這次就先放過妳。妳再跑下去身體會斷成兩節喔。」在團長的威嚴下,俠客終於想通了其實當個GAY也沒什麼不好,用神速飆到我身後,伸手就是一抓,剛好把我從窗戶上抓下來。 「我靠!死阿霞你這樣抓人才會讓我身體斷成兩節好不好!」我摀著被俠客狠狠一壓的傷口,痛的眼淚都要給他飆出來了,但看他笑得那個燦爛的啊…… 「混帳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我捂著傷口,一邊指著俠客大罵一邊在心裡哀號。 「哈哈哈──這還用說嗎?我這只是小小的報復一下而已。」俠客很不要臉的承認自己的惡行,現在的年輕人果然不懂得敬老尊賢啊!……雖然他大哥好像比我大了個兩歲。 「過來坐好,傷口裂開了。」瑪奇拍拍沙發,拿出她早就準備好的醫療盒,開始給針消毒。 ……妳是早就料到我這傷會裂開了,是吧。 「瑪奇朵,先說好我可不付醫療費這種東西。」看瑪奇一臉「唉,好可惜」的表情,我猜她是同意了,才乖乖坐下。 那,容我來報告一下現在的旅團情況。 庫洛洛坐在單人沙發上翻書,瑪奇和我一起坐在庫洛洛左邊的三人長型沙發,俠客退到電視機旁的椅子上玩起他的手機,蜜芙拉坐在我和瑪奇後方的椅子上,其他人還有芬克士、西索、派克、庫嗶和富蘭克林。 另外那些吃完早飯就鬧失蹤的傢伙,聽說是被派去執行什麼任務去了。 「夏塔,妳能從那個殺手身上看出什麼嗎?」庫洛洛先生開口,無視瑪奇給我拆開繃帶後呈現的血淋淋畫面。 「哇,小夏妳都不會痛嗎?傷口好嚴重喔!」蜜芙拉一臉擔憂的看著瑪奇在我血淋淋的傷口上縫線,最重要的是沒有任何麻醉劑。 「呃?還好啦,從小痛到大這種傷早習慣了……」我摸摸腦袋,這句話很自然的從嘴裡竄出來,當然,立刻引來關注的眼神。 「呵呵……難怪小果實給人一種親近感♥」西索唯一的好處就是,能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下說一些莫名奇妙的話,當然我很有禮貌的無視從眼前飄過去的愛心。 「欸?從小痛到大?小夏妳是那種很調皮的小孩嗎?看不出來耶。」蜜芙拉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一下,嗯,這小丫頭很認真。 「……是啊,我小時候最喜歡騎個腳踏車到處橫衝直撞,還跟公車對撞過呢。」 「咦咦!?」 看著蜜芙拉的臉呈現出「=口=!」的樣子,旅團裡有很多位都忍不住笑場。 她沒有注意到眾人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得太大聲的樣子,自顧自的轉過身,一臉認真嚴肅的小聲自言自語:「果然啊,穿越到這世界的人都非常不正常!」 「無論如何,團長,那個殺手小姐應該不只是個殺手這麼簡單。」我恢復正色轉向庫洛洛,他老人家也很自然的跳回原先的主題上。 「怎麼說?」 「那位殺手小姐會至少三種語言,除了共通語以外,還會中文,也就是你們說的什麼漢族語,還會英文,which’s what I’m speaking now。」 「嗯,從哪看出來的?」庫洛洛點點頭,深沉的黑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緒。 「中文,我們之前都聽到過。英文呢,是因為我叫她Sugar(蜜糖),她立刻就反應過來,回喊我Kitten(小貓)。」我回憶起那位殺手的一舉一動,她的用字,還有面貌。「很有可能是個易容高手,這點我不敢肯定,但……應該是個類似間諜的角色……」 茶杯傾斜三十度角…… 眼簾輕合三分之二。 「她那套貴族禮儀,有點太精確了,不像個真正的貴族,比較像是訓練有素的間諜或刺客。」 「哦。」庫洛洛又出現他的招牌動作,手捂著嘴思考著。「看來黑狼館的這些人十分謹慎,有點過分謹慎了。」 「說到謹慎啊,」我抬起頭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原本是想藉此回憶殺手小姐的動作的,可這一看卻讓我看到另外十台BMW掛在天花板上晃來晃去。 旅團果然是有錢人,到處都是這種價值連城的東西。 「咳,說到謹慎,」我將目光移下來,放在庫洛洛身上,看主席頭比看BMW在天花板上心安一點。「那位殺手小姐應該是個非常小心的人,只要有一點點危險的可能性就不敢輕舉妄動。」 在咖啡廳裡,那位殺手小姐不是說什麼「想殺妳有多容易」之類的話嗎? 然後我看了看玻璃窗上反射的倒影,說現在的時機對她而言才不利。 ……嗯,如果你真的以為咖啡廳裡坐了哪位靠山的話,那你就被騙了。 是的!當時咖啡廳裡並沒有任何旅團成員或我認識的傢伙,我那反應純粹是一種心理戰術。 人在做出任何表情之前,其實都會先有預兆的。 看準咖啡廳最裡面的一桌客人會在那時候笑,我就故意看一眼玻璃反射,讓那隻狐狸精以為咖啡廳裡坐著的人其實是我的同夥,當然她不能百分之百肯定我的話是實話,但她也不能完全確定我是在騙人。 「俠客,你能找到黑狼館成員的資料嗎?」庫洛洛微挺起身,轉向站在一邊的俠客。 「我可以試試看。」俠客點點頭。「要現在去找嗎?」 「不,先把眼下的任務給做完在去處裡黑狼館。」庫洛洛擺了擺手,又是思考了幾秒,才再度開口:「等晚上他們回來在討論明天的事。」 「了解。」眾蜘蛛沒有異議,人群又一次分散開來。 上樓的上樓,用電腦的用電腦,出門的出門……現在整個客廳裡只剩下瑪奇、蜜芙拉、庫洛洛、西索和我。 「夏塔,幾歲開始的?」庫洛洛翻著他的書,問得一臉雲淡風輕。 「嚴格說起來,可以算八歲吧。」我回答,邊看著瑪奇弄斷那根念線。 身後的蜜芙拉露出不解的表情,大概完全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庫洛洛點點頭,黑眸裡完全不見一絲情緒,他的動作在翻頁時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用平常跟其他蜘蛛講話的語氣說了幾句話。 「身為我們的一份子,妳有義務加入晚上的討論。晚餐過後,俠客會去叫妳。」 我有些詫異的看了面無異色的庫洛洛一眼,庫洛洛繼續翻他的書,似乎沒有為那番話多做解釋的意願。 瑪奇收起醫療箱,嘴角邊掛上淺淺的弧度,西索果農低下頭,發出幾聲變態式怪笑,蜜芙拉摸了摸垂在臉頰旁的棕髮,臉上掛著「完全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的表情。 我摸摸後腦,抬頭望著天花板上的BMW,忍不住露出淺而易見的笑容。 「……了解。」 - 一開始就決定好的意圖,不是背叛。 女殺手在脫去黑色的緊身衣時,突然想起這句話。 八成是因為想到旅團的關係。 踏進浴缸裡,還沒完全熱透的水沖在她緊實的肌膚上,她甩甩頭,將思緒扳回原本的主題上。 不管那個女孩到底是誰,都不能去動她。 只怕到時候旅團還沒惹到,先惹到一堆其他亂七八糟的門路。 在咖啡廳裡望著她的那雙琥珀色眸子……靜靜的,不動聲色,很可怕,很像……庫洛洛。 「呵。」她輕笑一聲,卻還是忍不住輕聲說出那深深刻在腦海中的名字。「庫洛洛.魯西魯。」 冒著蒸氣的熱水沖打著她的身子,成串的水珠滑過道道傷疤,越過十二隻蜘蛛腳,抵達蜘蛛腹上的數字「8」,諷刺的停留──最後落下。 一開始就決定好的意圖,不是背叛。 <第二十八章 完> 是說,我看到一個交友論壇裡,有人推薦這篇文章 當下的心情一整個就是...很爽啊!!(氣質!氣質啊! 這篇寫起來真的很順手,大概是因為人物啥來的都是別人設定好的關係 但是呢,更新太快也挺麻煩的,所以以後最快,就改成一個禮拜一更好了 這樣我也有時間複習存稿(?) 好了,吾要去趕其他稿了,在此告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