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一章 真與假

第三十一章 真與假 八點鐘,服務生開始進場將開胃菜依依端走,廚房裡除了揮動鍋鏟的聲音以外,沒有人進行多餘的交談,從外面的動靜聽起來艾法家族應該是在開家族宴會,人少反而好……戒備降低的話,我就可以用「絕」慢慢找到地下室的入口。 九點鐘,我負責的甜點也開始被端出去,我們四個廚師也開始閒下來,但依然沒人交談,像是所有人都在提防彼此一樣。其實也不難看出來,現在站在廚房裡的人都各有心事,有人在揮菜刀時散發著陣陣殺氣,顯然是要來復仇,有人不時的在偷瞄其他人的動靜,大概是想偷什麼吧,有人看似若無其事,但太過平靜才顯得反常。 我放下勺子,把手上的麵粉和奶油洗掉,順手把用來準備甜點的廚具全部洗淨,這是身為職業廚師應做的本分。 「各位辛苦了。」管家走進廚房,對我們微微欠身。「請讓我帶領各位回到門口。」 其中一個廚師將雙手放在腰上,並微低下頭,反應稍快的人早在他出手的那一刻蹲低身子,躲過那致命的念刃,鮮血濺上廚房,年邁的老管家和另一位廚師的頭跟身體分了家。 我在蹲下去的那一刻使用了絕,依照這光線來看,他們現在應該是看不到我。我望了望廚房四面上乾淨的切痕,所以他是放出系的念能力者嗎? 「哼,身手不錯嘛。」那個放出系的傢伙瞥了瞥另一個躲過他的「念刃」的人,接著開始搜尋我的蹤影。「那個女人不見了……無妨,她不是我的目標。」 「你是受人委託的殺手?」那個還存活的傢伙站起身,眼中帶著濃濃的戒備。 「沒錯。你呢?」 「我也是,這樣正好,咱倆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 兩人似乎達成共識,點了點頭,然後分頭從不同的門走出去,我等他們的腳步聲遠去之後,才走進更衣室裡換回原本輕便的衣服。 沒想到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容易,原本還以為要等到管家把我們送出去才能動手。 套上牛仔褲,換上貼身的黑色背心,我把俠客塞給我的連絡器別在胸前,好接收外面的消息,另外又把短刀和派克給的槍綁在腰上以防突發狀況。 好,現在就可以開始在這個大房子裡探險了! 雖然說的像別人小孩去郊遊一樣,但一個人要在一棟危機四伏的房子裡探險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像經過某些房間時會聽到裡面傳出詭異的聲響,還可以意外驚見兩個大男人或女人裸著身子在床上滾來滾去,大概這年頭的人對於自己的性向都很敢勇於承認,連關門的動作都省了,不過更可怕的是── 「叔……叔叔……拜託不要……」我在一樓探險到一半的時候,聽到房間裡傳出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 無助、惶恐、不解,在最需要人的時候,卻沒有人願意伸手幫她。 「雅菲小姐,我可是付了不少錢給妳爸爸喔,所以,妳要乖乖的……」 喔──又是這種把自家女兒賣掉的……等等,他剛剛說……雅菲? 「不要!」小女孩的聲音逐漸接近門邊,然後是一陣嘗試開門的聲音,不過聽起來門似乎是鎖上了。 我站在那扇門旁邊,稍微考慮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來打擾一下艾法家族的家務事。 「給我過來!」 「不要!媽媽──媽──」 「碰!」眼前的門板被我一腳踹開,我很有禮貌的無視某位大叔嘗試把一個十三歲小女孩壓倒在床上的景象,進房間第一件事,就是找張椅子坐下。 「嗚啊──終於能休息一下了,椅子這項發明真是太偉大了不是嗎。」我將身子往後仰,調成一個自認舒服的坐姿,然後才開始打量眼前的兩個人。 女孩的確是今早看見的艾法家族千金,一頭漂亮柔軟的金髮,纖細瘦小的身子,還有一雙像天空一樣的藍色雙眸,真的是個漂亮的孩子。另外一個男人是誰我就不知道了,但他是誰其實不是很重要。 「妳、妳是誰?怎麼闖進來的!」男人激動地站起身,另一隻手還緊緊抓著雅菲小姐的手臂,一副偷東西被抓的嘴臉。 「吶,孩子,我們來做筆交易吧,我幫妳除掉這個男人,妳帶我去一個地方,如何?」我沒理會男人的質問,只是望著艾法家千金雅菲,並露出一絲笑容。 「妳不要太過分了!來人……」男人話還來不及說出口,臉上就被劃出一道血痕,我維持著投擲東西的動作,另一隻手抓著花瓣被拔去一片的玫瑰。 「我勸你最好閉嘴,不然下一次就是你的舌頭。」我望向男人,又拔起一片花瓣,男人有些顫抖的緩緩轉過頭,看見卡在牆上的玫瑰花瓣,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呼。我將目光放回金髮小女孩身上,再度開口:「孩子,不然我這樣問吧,妳知道地下室該怎麼走嗎?」 「地下室?」快被嚇哭的小女孩重複到,她渾身顫抖不止,卻還是勉強開口回答:「那……那裡不准任何人進去……」 「是嗎?」我嘆口氣,實在很捨不得這張椅子,但為了製造效果,還是得硬著頭皮站起身。「那真是太可惜了,這扇門看來是裝不回去了唷,那還得麻煩兩位換一個房間了。不好意思打擾啦!」 我理了理衣服,朝門外走去,不出我所料,小女孩果然出聲喊住我。「請等一下!」 「改變主意了?」我轉過身對那個小女孩露出笑容,從剛剛就一直被無視的男人倒抽了一口氣,他全身顫抖著,不斷的向後退。 「我……我可以帶妳去……地下室……」雅菲扶著床,嘗試在驚恐中站穩身子。「那……他……」 洋娃娃一樣的臉轉向在一邊顫抖的中年男人,男人瞪著雙眼,嘴中喃喃自語著什麼,接著,他像突然爆發一樣的大喊:「那是妳爸爸的問題!是他提議要把妳賣給我的!是他提議的!該死的人是他!不是我!」 ……這場景怎麼這麼像鬼娃娃復仇記?咳不是。 「嗯,可是我遇到的人是你。」我拿起玫瑰,從上方扯下一片花瓣,對男人露出微笑。 - 「妳爸大概是為了讓你們不會被打擾,把這條走廊的守衛全部調走了。」我跟在雅菲大小姐身後,在空無一人的長廊裡囂張的漫步。 真過分,明明就是因為這件事實在太不光彩了,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才把守衛調走。 在我前方帶路的十三歲小女孩全身依然顫抖不止,大概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到別人的喉嚨被花瓣割開,會嚇到也是情有可原的。她繼續往前走,就在我以為她不會回任何話的時候,她緩緩用細微的聲音開口:「我恨我們家。」 「哦?怎麼說?」我看著女孩纖瘦的背影,不曉得她此時的情緒究竟是害怕、憤怒還是悲傷? 「爸爸為了收藏到更多寶物,已經把我大姊和二姊都推出去了,我就知道……我也會有今天。」她完全沒有回頭看我,只是冷漠的繼續向前走,雖然從她的聲音裡可以聽出不屬於十三歲孩子的悲憤。「就算躲過了這次,也還會有下一次……」 「喂,孩子。」看著她單薄的身影,我忍不住停下腳步,出聲叫住了她。 雅菲停了下來,有些遲疑的轉過頭看著我,淚水在她眼中打轉,卻倔強的不肯讓眼淚落下。 「我好說也比妳大個幾歲吧,就在此勸妳一句,想哭的時候就要哭,悶在心裡不好。」我走到她面前,看著她那張像陶瓷娃娃一樣的臉,年輕,不服輸,尤其是凝聚在眼中的眼淚看了實在叫人心疼。我嘆口氣,伸出手將她緊緊抱在懷裡。「妳跟我以前很像。」 雅菲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忍不住將頭埋在我的肩上,輕聲啜泣起來。「嗚……我……我好想逃走……可是……沒地方能去……」 在這種情況下,擁抱永遠是最好的良策。 「乖,我知道。」我輕拍著她的背,安撫著小女孩的情緒。「哭出來就好了。」 這年紀的孩子,真是叫人無法招架啊。 ……還有,「真可惜不是個正太」這種東西絕對不是我的心聲,本人跟正太控或蘿莉控沒有絲毫瓜葛,一定要說的話我覺得大叔比較有魅力,像信長叔和芬克士,其實果農也不錯,就是實在太BT了讓人不敢靠近。 雅菲又是哭了一陣,最後才緩緩停止抽噎,她將眼淚擦去,抬頭對我擠出一絲笑容。「謝謝妳……我一開始還以為,妳也是那種跟爸爸一樣的人,眼中只有利益,其他什麼也沒有。」 「嗯,妳會這樣認為也是應該的。」我一手搭在腰上,另一隻手拍了拍她的頭,臉上勾出一抹笑容。 「對不起,我剛剛故意往錯的路走,想把妳帶去人多的地方……可是,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再亂帶路了!」雅菲抬起滿是淚痕的小臉,天空藍色的眼睛中閃爍著堅定。 「……嗯。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囉?」我保持著笑容,對她伸出手。 「嗯!」雅菲大力點點頭,她握住我的手,拉著我往走廊另一頭跑,而一陣抽痛讓我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 媽的我腹上的傷啊──死小孩妳其實是庫洛洛派來的奸細對吧! - 「到了!就是這裡!」雅菲拉著我躲過守衛、穿越不知道幾扇門、經過不曉得幾條走廊後,我們終於停在一道往下的石階前。 不管我的臉色再怎麼鐵青慘白,在雅菲轉頭看著我的一瞬間,我立刻恢復滿臉笑容,一臉真誠的對她說:「謝謝妳,雅菲。」 「不過……米雪兒姐姐,妳下去要幹嘛呢?底下都是地牢和機關……」雅菲收起笑容,露出不解的眼神看著我。 「嗯……因為姐姐我呢,有個很重要的東西掉在底下,一定得下去找才行。」我硬撐著笑容,盡量心平氣和的解釋道。「姐姐我自己下去就行了,雅菲妳也該回去了吧?」 「我……我不想回去……姐姐,我跟妳一起下去!」語畢,她也不等我回應,就逕自跑下去,於是我的笑容第二次僵在臉上,我強忍著當場Orz下去的衝動,深深吸一口氣,隱藏住氣息後才跟著走下樓。 地下室的空氣十分潮濕,還帶了點難聞的腐鏽味,唯一的光源是牆上搖擺不定的燭光,不出我所料,底下果然有守衛,他現在正嘗試阻攔雅菲繼續前進。 「小、小姐,我真的不能讓您過去,裡面正在審訊犯人呀……」年輕的侍衛一臉為難的擋在木製大門口,他看起來也會使用念能力,不過…… 我光明正大的走到侍衛旁邊──我的「絕」就是這麼好用,沒人能看到我──抽出腰上的短刀,解除了絕,把氣全灌入那把短刀上,然後朝侍衛的喉頸上毫不留情的刺下去,讓他安靜快速的死亡。 「咦……」些許鮮血濺到雅菲乾淨的臉和頭髮上,讓本來就像一尊娃娃的她更是染上幾分詭異的調調。 我等侍衛倒在地上之後,才迅速將短劍拔起,讓大量的鮮血向外湧出,侍衛在地上張著嘴,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我跨過在地上抽蓄的侍衛,將手放在門板上,轉身向雅菲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嘎──」木門緩緩的被推開,映入眼簾的是另外兩個守衛,在看到他們的瞬間,我拿起事先預備好的玫瑰花瓣朝兩人的頸部射去,大量的鮮血噴灑出來,染紅褐色的石製地板與木頭桌子,我沒多管那兩個幾乎是立刻倒地的守衛,自顧自的走進房間打量著四周的狀況── 左右兩邊全是牢房,中間這一塊擺滿各式各樣的刑具,地上四處都是乾涸的血跡,不知道是外面那個守衛騙人還是怎麼回事,我可沒看到任何人正在被審問的痕跡。 「米雪兒姐姐,這邊還有一條小路。」雅菲大概稍微習慣我用花瓣殺人這件事了,她的身子雖然還是有點顫抖,但比起第一次看我宰了那個男人,這反應已經算冷靜了很多。她走進房間,在木桌底下摸了一陣子後,突然拉開一塊石板,一個隱藏在桌底下的門就這樣被打開,門下清楚地傳來鞭子抽打在人身上的聲音。 「看來底下的人是玩SM玩得太盡興,才沒聽見我們拉開石板的聲音嗎……」我一臉正色的望著那扇暗門,一邊說出好像不大適合給雅菲聽到的話。 「姐姐,什麼是SM?」 「呃,這個,等妳長大就會知道了。」我乾笑了兩聲,然後拉著雅菲一起跳進暗門裡。 所謂見到守衛就要幹掉,在我腳落地之前,短刀跟最後一片玫瑰花瓣脫手而出,又解決了兩個守衛,問題是人生不可能永遠這麼剛好,解決了兩個還有三個,而且不難看出來,這三個的實力明顯比剛才解決的幾個都要來的好。 不行再拖了。 「喀!」我先站穩步子,右手拔出槍,左手托住雅菲,然後,我將槍口抵在雅菲的太陽穴旁邊,冷冷地開口:「不要動。」 我打量著那三個侍衛的動作,動作緩慢的給槍上膛。「你們敢動一下,她就沒命了。」 「雅菲小姐!」 「米……米雪兒姐姐……」 「現在,照我說的做。」我抓著雅菲,用餘光瞄到那個被綁在拷問台上的人,一頭酒紅色的短髮,還有像海一樣的藍色眸子,雖然髮色與眼眸的顏色都跟記憶中不一樣,但當他看向我的時候,那眼神絕對不會是別人。 我瞇起眼,看著守衛身後的巨大儀器。「解除那個防止念能力者進入的機關。」 「唔……」兩個較年輕的守衛互望了一眼,那位較為年長侍衛的沉聲下令:「照做!」 「遵、遵命!」年輕的侍衛匆忙走到那台巨大機械前,在上頭輸入了些密碼,待巨大機械上的燈光轉成紅色,才轉頭對年邁的侍衛點點頭。 「嘟!嘟!」別在我胸前的通訊器發出兩聲刺耳的機械聲,那是在房子外的富蘭克林傳來的訊號,像這樣嘟兩聲就表示他們已經確定可以進屋了。 我瞥了眼被綁在拷問台上的男子,再度下令:「放開那個被綁著的人,快點!」 年長的侍衛看看我,再看看我身前的雅菲,最後不得已,只好給綁在拷問台上的男子鬆綁,男子身上滿是鞭痕,看來像是被抽了很長一段時間,但他的動作絲毫沒有被那些血淋淋的傷口牽制,獲得自由的他先是伸展了一下手臂,接著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一記手刀敲上離自己最近的守衛的後頸,再朝另一個守衛的頭部踢上一腳,最後拿起桌上的火鉗朝最後一個守衛的心臟位置刺下去,他解決三名守衛的時間前後不到五秒。 我放開雅菲,將槍緩緩放下。「抱歉,妳沒事吧?」 雅菲有些害怕的望著我,不過還是搖了搖頭。 渾身鞭痕的男子站在後方沒有作聲,我低下頭喘了口氣,再度抬頭看著雅菲,並露出一抹笑容。「雅菲,謝謝妳帶路。」 雅菲頭上頂著直冒鮮血的洞孔,她緩緩倒下時睜大著雙眼,彷彿不敢相信最後我還是會開槍。我將槍收回腰際,抬眼,對上那雙深藍的眼眸。 「好久不見了,銀……」 「伊弗蘭。」男子在我喊出他的名字前,打斷我的話。「現在,我叫伊弗蘭。」 伊弗蘭望著我,用那雙我以為今生再也見不到的雙眸。 <第三十一章 完> 嘖嘖,小夏越來越原形畢露了(誤 有人想知道她為啥會殺掉雅菲嗎?請等待第二卷結束的【特別收錄】吧!(遭打 這要解釋起來又很麻煩了囧 看在我以後可能不會對這件事另外在劇情裡解釋的份上,就在此解釋一下小夏的用意好了 夏塔是個很可怕的人(?)所以旅團才會形容她是"一頭藏匿於林中的猛虎" 讓咱來回顧到小夏經過雅菲大小姐門邊的情況-- "「叔……叔叔……拜託不要……」我在一樓探險到一半的時候,聽到房間裡傳出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 其實小夏一開始是不打算裡她的,但她聽到關鍵字"雅菲"的時候,瞬間想到,或許雅菲會知道地下室怎麼走,所以才闖入房間破壞別人的好事(?) 第二段 "「是嗎?」我嘆口氣,實在很捨不得這張椅子,但為了製造效果,還是得硬著頭皮站起身。「那真是太可惜了,這扇門看來是裝不回去了唷,那還得麻煩兩位換一個房間了。不好意思打擾啦!」..." 別以為她是在故意裝腔作勢(其實有一點點啦),不過,若雅菲真的不知道或不肯帶路的話,夏塔會在走出門外後,再回去把兩人都殺了。 因為她是這麼想的:如果她走出去放下他們不管,他們肯定會去通報她的行蹤,所以一定得幹掉(好可怕囧) "「……嗯。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囉?」我保持著笑容,對她伸出手。..." 為什麼夏塔會說出這樣的話,最後還是把雅菲殺了呢? 因為!夏塔在跟著雅菲的時候,就注意到雅菲在帶她朝人多的地方走(聽人聲),但夏塔認為,像雅菲這年紀的小孩,尤其是這種在黑道環境下長大的小孩,絕對不能硬逼,必須採取柔軟手段(?) 所以夏塔才會故意說:"「妳爸大概是為了讓你們不會被打擾,把這條走廊的守衛全部調走了。」" 這句話其實是為了讓雅菲越想越悲憤(?)的心理戰術,動搖了雅菲的情緒,夏塔也能比較容易的讓雅菲以為夏塔是真心同情/關心雅菲。 所以,這就是險惡的夏塔(?) 她打從一開始就在利用雅菲,到最後因為她喪失了利用價值,而放走她的話夏塔的跟旅團有關係的傳言又會流傳出去,所以夏塔最後把雅菲給宰了b 夏塔是個自我保護意識非常強烈的人,強烈到她甚至不會在心裡一一盤算出自己的計畫 好啦,那就先這樣ˇˇ 夏塔這個角色的個性需要慢慢摸索(?)而我不會一直出來解釋她的行為XD" 另外我很好奇啊,因為看到好多人都打算出書了這樣 所以來試問:如果獵人廚娘出書的話,有人會想買嗎XDD 別擔心我不會出書的啦XD 因為我人不在台灣所以想出也出不了XD 各位歡迎到會客室來跟我聊聊唷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