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四章 賭局

  第四章 賭局   「那麼,我就來跟你賭個幾局吧。」   蟒抬起頭,豪不忌諱的打量著那朝他走近的女孩。一頭半長不短的黑色直髮,體型不壯碩卻也不纖細,沒有玲瓏有緻的明顯女性身形,卻也看得出來她絕對不是男孩子。不高也不矮,東方人的面孔,稱不上美人卻也不醜陋──就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讓人看過一眼便忘記的普通人。   她不匆不忙的在蟒面前坐下,還調了調姿勢拍了拍衣服,絲毫沒有緊張的情緒。那女孩抬首,然後是一抹再普通不過的小女孩會有的微笑。「直接開始嗎?」   蟒直直地盯著她黃橙色、宛若琥珀般的眸子,有些意外的看見她有些尷尬的看向別處的反應,但馬上就想起這可不是艘普通的船,上面載著的也當然不是普通的人。蟒忍不住咧嘴露出笑容,只因為眼前的人那語氣是多麼從容不迫,眼眸多麼的平靜,宛如無風的湖面般叫人膽戰心驚。   「呵呵呵……好幾年沒碰到像妳這麼狂的小朋友了。」蟒低笑了幾聲,接著抬起翠綠的眼眸,一邊打量著女孩的表情一邊用低啞的嗓音緩緩說起來:「第一次參加賞金美食旅遊團吧?年輕的糕點師。我叫蟒,是賽拉斯的工作人員之一。以前從來沒見過妳……怎麼稱呼?」   「哦──我叫夏……塔。」女孩回答,然後伸手摸了摸後腦杓,無奈的笑了一下。「其實我以前是叫夏洛蒂啦,但來這裡不曉得為什麼會不自覺的說自己叫夏塔,那就當我是夏塔好了,名字什麼的也不就是個稱呼嘛。」   「夏塔嗎?我知道了。」蟒點了點頭,唇邊掛著像冷血動物般的弧度。「那麼夏塔,在我們開始前容我來解釋一下規則吧。」   「您請!」   「這個小遊戲叫三選一,就像妳剛才看到的……我會在妳面前放上三盤同樣的食材,但其中兩樣被下了劇毒,一吃下去便會立刻死亡。妳隨時可以停止遊戲。每樣食材都可以拿起來看、聞、嚐味道,妳可以做任何事,唯一不准許的就是讓第三者提供意見。我們賽拉斯對作弊者一向不手軟,呵呵呵……」蟒扯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繼續說下去:「如果妳能選出正確的食材並吃下去,我就會免費提供給妳一條跟此次測驗有關的情報,而問題的選擇權在妳手上,妳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問……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嗎?」   短暫的停頓,蟒抬眼,有些意外的發現眼前的女孩並沒有太大的反應──沒有疑慮或好奇,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彷彿坐在咖啡店裡淺談午後閒話的小女孩。   「如果妳能活著通過六道題目,便可以進行小遊戲的第二階段……但在那之前,先讓我賣個關子,等到妳通過五題後我再告訴妳第二階段的內容。」   夏塔露出一抹笑容,豎起大拇指:「ok沒問題。」   爽快的讓人不知道她是太過自信,還是純粹的愚蠢。   「……那麼,我就開始了。」蟒伸出手,動作緩慢的在木桶上擺了三個白色的空盤子,「這一題應該不會太困難……對妳這個糕點師而言。」   「啊啦啊啦我可不敢這麼肯定啊,又不是美食漫畫,會出現啥食材誰曉得啊。」   「是嘛?」蟒微微傾向前,一隻手拿起一塊白布罩在空盤子上,在他將白布抽開時,三個白盤上各擺了一塊咖啡色的巧克力塊。「妳比剛剛那個大廚低調許多呀……糕點師夏塔。巧克力,糕點師不可能沒碰過的食材。」   「哦哦──」夏塔也跟著傾身向前,琥珀般的眸子直直盯著桌上的巧克力,注意力絲毫沒放在巧克力之外的事物上。「嘖嘖,看看這色澤,香味一聞就知道不是一般廉價巧克力,不管是當裝飾還是調味應該都非常適合──看來這世界還是有美好的一面啊,真叫人感動。」   「認得出來是哪邊產的嗎?」蟒用帶著濃厚笑意的語氣問到,若是一般心高氣傲的廚師絕對會被他的問題與口氣給激怒,但夏塔只是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露出為難的表情。   「不知道。」她稍微挪開視線,一手輕搭上下巴,另一手拿起其中一塊巧克力轉了一下又放回盤子裡。「如果這題我答對了你會告訴我這是哪裡產的巧克力嗎?」   「那也要看妳的心臟狀況才能決定,夏塔。」蟒那雙綠眸轉了轉,嘴邊又是一抹詭異的微笑。   三選一。   存活率為百分之33.333333333…,對一般的賭徒而言是個挺高的機率,至少比吃角子老虎機器來得高。剩下的則是百分之66.666666…的輸率,對一個扔錢的賭徒而言不算什麼,但現在她扔下去的不是錢,而是自己的命。   但她也不是個稱職的賭徒。   「也是。」夏塔也露出笑容,然後毫不猶豫的把放在中間盤子裡的巧克力扔進嘴裡。圍觀的人因此小小騷動了一下,每個人都在等著夏塔的下一個動作,她會像剛才的年輕廚師一樣站起來嗎?還是會毫無預警的倒下去?她中毒了沒?毒效什麼時候才會發作?   「妳看起來並不是個怕死的人,年輕的糕點師。」蟒細細盯著夏塔那張幾乎見不到正常人情緒的臉,手一揮,將桌上剩下的兩塊毒巧克力給拋進身後的桶子裡。「看來對付普通人的方法並不適合用來對付妳。」   「唉死掉什麼的不就那麼一回事嗎?」夏塔露出率性的笑容,傾身向前,讓單邊手肘撐在木桶上。「我可以問問題了嗎?」   「好個避重就輕,呵呵……」蟒低下頭,又是低笑了幾聲。「妳問吧,想知道什麼,夏塔?」   「那我就不客氣的問了喔!」夏塔笑咪咪的看著蟒,蟒不由得瞇起眼,在心中暗自盤算該怎麼應付女孩即將扔出的問題──如果是她的話,那問題應該不會是普通人會問的。   「我們現在到底是在哪又要去做啥?」   果真不是普通人會問的問題。   現場頓時陷入一片寂靜。蟒看著她毫無玩笑之意的表情,思緒在大腦裡轉了好幾個彎,就是想不透她這問題的目的何在。「……妳拿性命來開這種玩笑?」   「嘖嘖,」夏塔豎起食指搖了搖。「你自己說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是件好事,但就這樣放棄一個發問的機會也未免太可惜了。不問白不問,而且這問題的確跟賽拉斯的測驗有關對吧?」   「……呵呵呵……也是。」蟒舔了舔嘴唇,下意識地將手肘擺上木桶。「我們現在正在賽拉斯美食協會的私人船上,要前往食人妖島上進行賽拉斯的測驗。這樣,回答妳的問題了嗎,年輕的糕點師?」   「沒有。」夏塔回盯著蟒的臉。「這樣講還是完全不知道在搞什麼東西。」   「是嗎?」蟒又是舔了舔嘴唇,然後嘿嘿低笑了兩聲。「那就再賭一局如何?不過讓我提醒妳,像妳這樣胡亂選一通,死亡率可是百分之六十七呢……值得嗎?年輕的糕點師?」   完全沒有任何猶豫。   「下一局下一局!」夏塔揮了揮手,這句話讓原本正準備離開的圍觀者頓時又圍擁上去,她因為周圍的騷動抬起頭看了幾眼,正好瞥見那道意外眼熟的身影混雜在人群中。但那不是分心的最好時機。   「正合我意。」蟒的綠眸中閃過幾道精光,一雙手在眨眼的瞬間已經將接下來的三盤食材給端上桌。他壓低身子,就連頭也跟著壓低了些,用耳語般的音量說道:「這也是糕點師常會用到的食材……葡萄酒蛋。慢慢來,慢慢選,押上妳三分之一的性命,千萬別賭錯了呵呵……」   「真是好可怕哦?大叔你可以轉職演員,演那種壞人角色一定很稱職。」夏塔邊說些無關緊要的話,邊掃視過盤中的三個紫紅色蛋形物體,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蟒又是一陣低笑,開始用毫無起伏的嗓音低吟起來:「該選哪一個?會是中間的,還是右邊的?啊啊,蟒說了,中間,還是右邊?他是在給提示呢,還是在引誘我吃下毒藥呢?」   「嗯蟒大叔,其實你這番話會讓選對的機率大幅提高,如果我數學夠好的話。」夏塔瞄了蟒一眼,捕捉到這眼神的蟒回瞪著她,咧出一抹怪笑。在同一時間,夏塔毫無預警地舉起手作勢要拿中間的盤子,卻在最後一秒抓起左邊盤子中的蛋轉了兩下,然後扔進嘴裡。   「哦哦哦哦哦真是太美味了!地球就只有什麼皮蛋鹹鴨蛋酒蛋糖心蛋,這種充滿葡萄酒濃郁芳香的蛋還是第一次吃到好好吃──」   「哦……?」蟒愣了愣,笑容逐漸在嘴邊擴散開來。「剛剛那個假動作……是為了試探我的反應是吧……呵呵呵……看來我碰到的不是個賭徒,而是個測謊高手呢……?」   「什麼?哦,我只是臨時改變主意覺得中間的蛋形狀不太好看而已啦,何況我也能選右邊的蛋對不對?」夏塔擺了擺手,看似客套的否認蟒對她的評價。「所以蟒叔啊,賽拉斯又是什麼東西?」   「賽拉斯是美食界中的一個協會……聚集了來自世界各處廚師的美食協會。」蟒作勢要拿起盤子。「繼續?還是終止?記住,糕點師……妳的勝算只會越來越低,因為我會一步一步,像捆住獵物的蟒蛇一樣,把妳的肋骨一根……一根……的折斷。摸清妳的每一個……小記倆。」   「這就不勞您費心了。」夏塔眨了眨眼。「我的肋骨多著呢,要一根根折斷可是很費時的。」   「呵呵呵呵呵……嘴上跟得挺快的嘛?」蟒動作迅速的把桌上的盤子給收走,並再次擺上三個新盤子與食材。她不著痕跡的伸手捏了捏衣角,但這動作卻沒逃過蟒的雙眼。   「牛油果。還有三題,緊張了嗎?」蟒低聲問到,說完又是一陣低笑。「糕點師,妳聽過機率的演算嗎?妳現在每到新的一局就有三分之一的存活率……可是接下來還有三題局……如果按照常理來想,妳能活到第六局的機率依然是三分之一。」   「嘖嘖,這些三啊六啊的說久了會很像強迫症啊。」夏塔單手撐著頭,另一隻手則在三個盤子間游移,並不時的輕敲著盤子的邊緣。「像做出選擇前要敲盤子三下,做出選擇後要敲桌子六下,不然就會遭到厄運。」   左邊的盤子敲三下……中間的少了兩下……右邊的也是一下。   「是嗎?」蟒盯著她幾乎沒有表情的臉,繼續一字一句緩緩說道:「可是妳換個角度想……其實生存率也只有九分之一呢……?」   「蟒叔啊,」夏塔瞇了瞇眼,打斷他的話,並將擺在中間的盤子向前推了推。「如果我請你吃這盤子裡的東西,你敢吃嗎?」她露出一抹笑容,挑釁似的傾身向前,「其一,你很有可能有毒的解藥。其二,你很有可能會為了混淆我的決定而改變回答──當然,你把這東西吃掉的機率是零。」   蟒轉了轉眼珠。「為什麼會是零呢?就算遊戲規則是讓妳把食材給吃下去,不代表我不能改規則──是吧?」   「因為啊──」夏塔退回原位,又恢復人畜無害的普通人笑臉。「你把這吃下去了,留兩個有毒的給我那遊戲怎麼繼續下去?」語畢,她抓起盤中的切片綠色牛油果扔進嘴裡。「還有啊蟒叔,賭博的時候話還是別太多的好,干擾別人的同時自己也會漏餡哦?」   「多久沒人敢像這樣跟蟒說話了?」這道評論來自圍觀的人群。「她是不知道眼前的傢伙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看清楚她剛剛的動作了嗎?這個蠢徒弟,連這都看不出來到了島上你要怎麼活!」   「可是師傅,說不定她只是有超能力好痛──」   「她會故意那樣講是因為──……」   蟒靜靜地聽著周圍的評論,夏塔也是,兩人面對面坐著,彷彿是前進下一個階段的中場休息。然而在眾多聲音與評論中,只有一個人的高談闊論同時吸引那兩個賭徒的注意力。   「……注意到了吧,第一局她的動作。」說話的人是個年輕女子,夏塔瞄了她一眼,知道蟒也在注意聽她的分析。「故意裝得像個年輕無知的年輕人,為的就是讓蟒放下戒心。所以第一局她根本不需要特別做什麼……只要隨便拿起食材轉一轉,就能從蟒的反應中推斷出哪個有毒哪個沒毒。……是鼻息。蟒是個狡猾而且經驗老道的賭徒……大概是太久沒碰到好對手了吧?那個糕點師故意說的話讓蟒分心了,他才會讓自己的氣息暴露出他的想法……」   「嘖嘖,竟然有人戳破我的錢包了。」夏塔無奈的攤了攤手,蟒只是低笑了幾聲,沒有回應。   「第二局……真正定出勝負的其實是她的假動作。雖然蟒那番話也給了她不少提示……可是注意到了嗎,在她假裝去拿中間那顆蛋時,蟒的鼻息中透露出笑意?蟒這傢伙沒事才不會笑……他一笑肯定是有事。所以她在感覺到蟒的變化的一瞬間,把手改往左邊伸去,雖然也可能是右邊的,不過蟒的那番話讓左邊才是正確選擇的機率提高不少……因為一個騙子就是要讓人以為真的是假的,假的是真的。」   蟒悶哼了一聲,這次換夏塔笑了起來。   「……蟒說的沒錯,就算那個糕點師裝得像多有把握一樣……蟒正在一點一點的找出她的小動作,然後避免自己再犯同樣的錯誤……不過,第三局可能就是蟒最後一次陪她玩這些手段了。有看到她捏衣服的動作嗎?那是為了讓蟒開口說話的小記倆。讓蟒以為她在緊張,他就會開始他慣用的心理戰。而蟒說的話越多,那個糕點師推測出正確食材的線索就越多。你看她故意敲盤子,用意就是讓蟒以為她會選擇特定的盤子……然後趁著蟒在講話的時候,從他口氣的細微變化推測出哪盤有毒哪盤沒有毒,最後的問題很明顯的只是在做最後的確認。……現在的問題,她會繼續第四局,還是會停下?……」      「……這種喜歡長篇大論的人,通常活不過第一道測驗。呵呵呵……」蟒拿起盤子裡剩下的兩塊切片牛油果,捏在手裡把玩著。「在我們繼續下去之前,也讓我問妳個問題吧,夏塔。」   「我不知道自己的三圍,其他請自便。」   「……妳在做出選擇的那一瞬間……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夏塔抬頭,望著蟒直盯著她的雙眼,然後微微撇了撇頭。「怎麼說呢,就像你可以推測另一個人的目的,但在事情真的發生之前,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推測正不正確。而勝負關鍵僅存於一瞬間的提示,蟒叔,你給我的提示。」   「哼呵呵……就像那個廢話連篇的考生說的一樣。」蟒咧嘴露出一抹難看的詭笑,語氣中帶了幾絲虛假的關心。「但是我的提示也可能成為妳失足的關鍵。」   「所以才會說要來跟你賭個幾場。這種沒有百分之百勝算的東西都是一場賭局,就跟活著這件事一樣。問題只差在你用什麼方法去賭。」夏塔回答的一臉理所當然。「好啦那我就不客氣地問囉?蟒叔你解釋一下吧,這整個賽拉斯的什麼賞金美食旅遊團測驗到底是什麼東西?」   「簡單說起來……賞金美食旅遊團就是賽拉斯舉辦的一個小小測驗。有時候會有一些雇主願意付一大筆費用尋找某樣食材……或是純粹需要可靠的料理人,而賽拉斯協會便會替這些雇主安排一道道測驗,藉以尋找合適的料理人人選。」蟒動作緩慢的將木桶上的盤子給收下去,然後將另外三個白色空盤一個一個擺上木桶。「能成功通過所有測驗的料理人除了獲得執行雇主要求的任務以外,還能獲得賽拉斯協會頒發的執照。」   「所以我們現在就等於在考賽拉斯的執照?啊──這樣一講就通了,難怪剛剛一直聽到什麼測試不測試的……」夏塔擊掌,看在蟒眼裡她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雖然我也有些問題想問妳……還是等等再說吧。」蟒低下頭,抬眼,勾成了詭異弧度的嘴唇後隱約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或許妳用的那些小手段能讓妳的贏率提高……但現在我可要認真起來了,年輕的糕點師。」   他伸出手,兩眼直直地盯著夏塔,開始在盤中擺上三顆核果,一次一顆,動作不疾不徐,擺放的動作與時間近乎完全沒有任何差異。   「楓糖胡桃。」   語畢,蟒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原位,鼻息、聲息突然間完全終止,夏塔看的到他,卻感覺不到他,彷彿在注視著一尊雕像,或是被一尊雕像給注視著。她完全無法察覺蟒的任何一絲意圖或情緒,而她也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再讓他開口說任何一句話。   百分之六十七的死亡率。   該繼續,還是終止?   那雙鬼祟的綠眸讓她一陣毛骨悚然。 <第四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