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71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序    她記得那晚的夢境跟往常截然不同。沒有綠樹河川,也沒有自然天災。沒有穿著藍色或紅色衣服的村人打鬧、嬉鬧,或吵架,或做任何她從來沒有,也不能參與的日常雜事。   打從她有記憶以來,她的村莊從來沒有經歷過任何一場災難,因為她總是提前夢見災難的發生,讓村人有足夠的時間準備。   但那晚不一樣。   那是一夜鮮紅的夢境。   她就站在那裡,看著那群人走近──十三人,帶著蜘蛛刺青的十三個人。   「團長。」其中一位女性向前走了一步,用略為低沉的嗓音喚了一聲。   「我現在下令,」為首的黑髮青年望向前方,也是她站著的方向,呢喃似的道出那幾句話:「殺光這村裡的人。老弱婦孺一個都別留。」   「那眼睛呢?」其中一名男子面無表情地發問。   黑髮青年的唇邊漾起一抹孩子般的微笑。「把火紅眼全挖出來。」   那十三人像風一樣,或是蜘蛛,像撲向獵物的蜘蛛,移動著十二隻腳,擦過她身旁,湧入她身後本該寧靜的村莊。   她轉過身,看著火舌蔓延、吞噬一棟棟草屋,鮮紅的血跡撒在泥地上,漸漸匯集成了一道道血漥。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嚎、男人的嘶吼、老人的祈禱,還有笑聲,來自蜘蛛的笑聲,與劈啪作響的火勢混雜成一夜毫無意義的聲響。   一道身影突然朝她腳邊倒去,她低下頭,望著那張女人的臉,與那依然死張著的嘴,還有那兩個少了眼珠的血窟。一道血流從那窟中流出,滑過女人骯髒的臉,就像鮮紅的淚,也像一條紅色的河。   她因為那陣不請自來的敲門聲而睜開雙眼,從鮮紅的夢境中醒來。她發現自己正注視著那根褐色的梁柱,同時也注意到屋外傳來的人聲與鳥鳴。   她轉過頭,伸手順了順坐在床頭那尊紅眼娃娃的頭髮,然後才緩緩從床上起身,望向覆蓋了一層紗網的窗口。光線能透過那層紗照進她的房間,但她卻無法透過同樣的紗網看清外頭的世界。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屋外傳來,問著她從有記憶來便不停重複的問題:「卡利馬多,今天的夢是什麼?」   她遲疑了一下,張開嘴,如黑洞般的漆黑眼眸轉向那扇從外邊上鎖的木門。「……我夢到了紅蟲。紅蟲把今年的穀物全吃光了。看來要趕緊收割喔,族長。」   她發覺自己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就跟夢中的青年一樣。   -   鬼瞳夢見了紅蟲的事很快的在村莊裡傳開來。村裡的成年人全動身前往村莊外圍的農田提早收割穀物,只留下一些老弱婦孺待在村裡。卡利馬多在自己過去十幾年來幾乎沒有離開過的小房間裡來回走動,並不時的向紗簾後的世界張望,好看清楚村人的動靜。   從天色看來似乎已經傍晚了。幾個小孩子拿著木棍追鬧著,並在經過她的窗口時停了下來,她看不清楚他們的長相,但能從聲音中認出他們每一個人是誰家的孩子。   其中一個孩子有些畏懼的走向前,恭恭敬敬的對著她照了層簾子的窗口合掌拜了拜。「鬼瞳大人,對不起打擾到您了。」   「皮耶、艾斯諾、酷拉皮卡。艾斯諾前兩天偷吃了糖,皮耶弄翻的一個鳥巢。」她露出一抹微笑,對著窗外的孩子輕聲細語的說到。「但酷拉皮卡是個好孩子。所以快點逃跑吧,跑得越遠越好,越快越好。不然會被蜘蛛咬喔。」   語畢,她悠悠的在陰暗的小房間裡轉了一圈,自顧自的輕笑起來。「是的,蜘蛛可是會咬人的唷,瑪莉小姐。」   坐在木櫃上的紅眼娃娃詭異的、在完全沒有人觸碰的情況下將頭緩緩轉向她。   「可是,我們不能被咬到,對不對,瑪莉小姐?」   紅眼娃娃動作緩慢且僵硬的點了點頭。   「所以呀,」卡利馬多伸手抱起那尊紅眼娃娃,將它高高的捧起。「也是時候讓我們離開了呢。」   她抱著紅眼娃娃,拿起擺在櫃子上的一條寶藍色項鍊,走向那道從外上鎖的木門,並抬起手,對著木門做出一個她從未嘗試過的動作──輕輕一推。   如此輕而易舉地打開了那扇幽禁了她十五年的木門。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讓傍晚充斥著綠地氣味的清新空氣竄進鼻中。   「鬼瞳大人!您怎麼……」一個老婦慌張的迎上前,卡利馬多轉過頭看著那個老婦,絲毫不意外的看見老婦緊閉著雙眼,完全不敢注視她那雙漆黑的眼瞳。「鬼瞳大人,請您趕快回去,您不能出來啊……」   她從容的經過老婦,與所有一見到她便低下頭不敢睜開眼的村人,拉了一隻騎乘用的大嘴鳥獸,騎坐了上去。剛剛那三個經過她窗前的小孩子在遠處好奇地望向她,查覺到那視線的卡利馬多轉過頭,讓那雙漆黑且深沉無光、角膜與瞳孔為同色的空洞眼瞳烙印在他們的腦海中。   「快跑。」她張嘴,無聲地用嘴型傳遞出最後的忠告,然後勾起一抹微笑,頭也不回的進入包圍著村莊的森林。   那是她最後一次看見窟盧塔族的村莊。   「──再見了,卡利馬多。」   <序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