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章 黑石小城外的魔女

     第一章 黑石小城外的魔女   黃昏時分的街角,一塊陽光照不進的陰影中,一群年齡相仿的孩子圍繞著一位年輕的金髮女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手上的木製手把,與手把下方,那隻強迫被一根根鋼線拉扯著的華麗人偶,在一個臨時搭建的舞台上靈巧的繞著檯子、像活人似的手腳並用的走著圓圈。   金髮女子開口,用輕柔且帶著一絲似有似無笑意的嗓音,緩緩開始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無名英雄。他喜歡四處行走,路見不平就會拔刀相助。」   她微微一轉人偶手把,袖子上的蕾絲因為她的動作而左右晃動,舞台上衣著華麗的人偶蹲低身子,做出彷彿是在撿東西的動作。   「像是找到東西,便會還給失主,遇見了壞人,就把壞人打跑,如果有小女孩哭了,他就把口袋裡的巧克力送給她……」   「那小男生呢?」   「小男孩也會有巧克力唷。」她對著發問的孩子眨眨眼,一邊悄悄拿起另一個人偶手把,像變魔術一樣的同時拉起五隻人偶走上小舞台。「有一天呢,無名英雄走到一座小鎮,一座漂亮的、用黑色的石頭堆砌而成的小鎮,並碰到了……五個壞人。」   金髮女子一頓。那雙碧綠的眼眸盯著自己手下的小人偶,並打量著小人偶像是聽到什麼聲響而轉身觀望的動作,嘴角悄悄的上揚。   「這五個壞人呢,有一個寶物袋,可以在裝進很多很多寶物後,再把袋子給縮小。這一天,五個壞人決定帶著這個寶物袋,跑進一家店裡面把別人的寶物通──通搶走。」五個小人偶用誇張的步伐在舞台上走起路來,她的雙眼卻不再停留在舞台上的人偶身上,而是對街一家有著透明玻璃櫥窗的小銀行。坐在她腳邊,一隻與她的打扮近乎無異的紅眼娃娃跟著將頭轉向對街。「壞人頭目走進店裡,舉起槍,對著老婆婆說……」   「把手舉起來,想活命的話就不要動!」   尖叫聲在不算大的正方形空間裡竄起。五個戴著黑色面具的歹徒闖進一家規模不大的銀行中,帶頭的歹徒拿著裝了消音管的手槍指著櫃台後的小姐,另外四人則拿著同樣的手槍對著銀行中的客人。   「把錢全部拿出來!快點!」歹徒對著銀行小姐命令到,順便向身後的夥伴使了個眼色,其他劫匪收到老大的指示,紛紛對著銀行裡的顧客下起同樣的指令。   「快點!把值錢的東西全交出來!放在地上!」   金髮女子一拉線,舞台上的五隻小人偶誇張的模仿對街歹徒持槍的動作。「……壞人惡狠狠地拿槍指著老婆婆和老公公,老公公害怕的跪在地上,向壞人請求……」   「你!快點!不要慢吞吞的!」   一個服裝破舊的中年男人將麻布袋緊緊護在胸口,跪在地上無助地顫抖。「拜託……我就只有這麼一點錢……我還得為孩子買吃的……」   「閉嘴!不想活了嗎?」歹徒用槍柄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中年男人給打倒在地上,並在中年男人爬起身之前再次用槍口對著他的腦門。   「求……求你了……」   歹徒望著依然將錢袋緊緊護在胸口的男人,露出一抹冷笑。「看來不給你點顏色不行是吧?」   上膛。   粉色的唇上漾起一抹微笑,衣著華麗的小人偶走到其中一隻人偶身後,舉起手臂。「就在這個時候,無名英雄……站到了這個壞人身後。」   與來不及傳出的巨響。   「艾卡!」為首的搶匪大喊一聲,不敢置信地望著那手上僅拿了一把小刀的男子,與咽喉被切開的同伴。   「不想活了這人!開槍殺了他!」   拿了把小刀的無名英雄反應比他們更快,而且更狠。孩子們的眼睛盯著舞台上的人偶,她碧綠的眼睛卻專注的盯著玻璃後歹徒的動靜,舞台上的小人偶突然一個回身,一腳踢上另外一隻人偶的頭。   無名英雄轉過身,在搶匪反應過來之前一腳踢上離他最近的搶匪的頭。   「快開槍!」搶匪頭目大吼一聲,三把槍同時對著無名英雄開火,金髮女子微微瞇眼,操控著剩下的三隻小人偶包圍住衣著華麗的人偶,並做出攻擊的動作,讓舞台上的無名英雄那不正常的抖動有了掩飾。   「剩下的三個壞人包圍住無名英雄,以為這樣可以讓他屈服,」華麗的人偶停止顫動,銀行裡的三個搶匪退後了幾步,驚異的瞪著滿身槍孔,卻依然站立著的無名英雄。「可是,壞人錯了。」   渾身彈孔與血跡的無名英雄緩緩轉過身,死魚般的無神雙眼直直對著三個持槍歹徒,然後舉起持刀的手。   「怪物──」   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人偶舞台劇上演起一場精采的武打場面。華麗的無名英雄衝向前,一手打在它面前人偶的脖子上,被打中的小人偶渾身一顫,倒臥在檯子上。一隻小人偶從正面迎上無名英雄,另一隻則從後面出手,架住了無名英雄的手臂。   「無名英雄被架住了,怎麼辦呢?」金髮女子的手暫停在空中,用戲劇化的口吻問到,唇邊卻依然掛著微笑。   「老大!趁現在!」搶匪架著無名英雄的雙手,對著頭目大喊,頭目完全沒有猶豫,舉起手便是朝無名英雄的頭部連開幾槍,接著又朝他的腿各開一槍,身受重傷的無名英雄這下終於雙腿一軟,往地上倒下去。   「終……終於……」歹徒手下鬆開架住無名英雄的手,像剛殺完一隻毒蟲似的驚恐的鬆口氣。   「……哼,再怎麼樣的怪物……都會有死的時候……」頭目盯著在地上逐漸擴散開的血泊,語氣雖然強裝鎮定,露出大片眼白面積的雙眼卻騙不了人。他快速的掃視過的上的幾具屍體與活像受驚的老鼠般縮在一起的顧客,一咬牙,對著僅存的手下命令道:「錢什麼的就別管了,在警察來之前快走!」   「可是……艾卡他們……」   「別管他們了!快走!」   人偶手把突然一動。   倒在血泊中的無名英雄一把抓住歹徒頭目的腳踝,抬起血肉模糊的腦袋,對著歹徒露出扭曲的笑容。    尖叫聲再一次四起,這一次還混雜了兩個歹徒驚恐的叫喊。   頭目驚慌的猛力亂踢,甩掉了抓在自己腳踝上的手,自己卻也因此跌坐到地上。搶匪手下見情況不對,正想奪門而出,無名英雄卻搶先一步抓住他的手,並用非人類的驚人力氣將他甩進牆角。   少了半個腦袋的無名英雄緩緩轉過身,一步一步將兩個歹徒給逼進角落,最後終於用僅存的唇齒僵硬的說了一句話:「我要你們前兩天在黑市競標下來的袋子。」   「袋子?袋子!袋子在這!拿去!拜託別殺我──不要殺我──」搶匪頭目從懷中掏出一個寶藍色的絲絨袋子,隨手朝無名英雄扔過去,無名英雄一手接住袋子,高高舉起,似乎是在檢查物品的真假。   她望著玻璃後的寶藍色袋子,微微勾了勾嘴角。      無名英雄沒有多餘的動作,轉過身,推開了銀行的大門,囂張的在大街上跑了起來。   「啊──」   刺耳的尖叫在街上響起,隨之而來的是更多驚恐的叫喊,孩子們紛紛起身去一探究竟,金髮女子也停止操縱手中不停奔跑的人偶,抬起頭望向大街。大街上陷入一片混亂,孩子開始哭喊,成年人在吼叫,女人尖聲大喊,還有因為騷動而聚集過來的路人不停的在問問題。姍姍來遲的警察硬是擠進人群中,在看見倒地的屍體時也是臉色一白,但還是嘗試在第一時間了解情況。   「是魔女!魔女操縱死者回來了!」   「怎麼回事!」   「大家不要慌!退後──麻煩退後──」   金髮女子撩起裙襬,跟著走上大街。幾名婦人匆匆經過她身旁,嘗試在一團混亂中找回自家孩子,搶匪頭目和他的手下也趁著一團混亂逃出銀行,消失在街道轉角。警察開始拉起黃線,把無名英雄的屍體圍在黃線中央,招來幾隻蒼蠅的無名英雄靜靜的躺在黑石上,接受四周驚恐的讚言──畢竟是他解決了搶銀行的劫匪,還救了中年男子的性命。   金髮的她彎下腰,撿起掉落在黑石道路上,那沾了點血漬的寶藍色絲絨袋子,滿意的弓起那雙綠眼。   「黑石小城外的魔女。」年輕的男性嗓音從她身傳來,音量不大,卻足以讓她在一片喧囂中捕捉到那聲音中透著的緊繃情緒。那道嗓音在喊出她的名字時,微微的發顫。   「瑪奇朵。」   瑪奇朵直起身,一頭金髮映著斜陽,形成與現場完全不搭調的柔和光澤。她碧綠的雙眼對向站在自己身後的青年,並露出一抹微笑。   -   黑石城座落在友克鑫市的東南方,是一座被群山包圍的鄉野小城。城內聚集了各式商店與當地居民,城外則是一間間獨棟的洋房,住的大部分都是黑石城外來的外地人,因為當地人深信一則在城裡存在了數百年的古老傳說,有關於黑石小城外的森林裡,住了一個能操縱死者、褻瀆亡靈,還會偷吃小孩的魔女的傳說。   黑石小城外的魔女,瑪奇朵就是一個像那樣的存在。   洛卡斯,或小洛,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是兩年前的事。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金髮女孩,穿著誇張卻絲毫不庸俗的全套蕾絲洋裝,在黑石小城其中一條街道的陰影中表演當地人從未見過的人偶舞台劇。   一隻隻造型華麗的小人偶在她手中彷彿活了過來似的,在臨時搭建的小舞台上又蹦又跳,時而哭,時而笑,精彩的表演吸引了不少當地的孩子,也吸引了許多下班後的當地居民。瑪奇朵很快的就認識了黑石小城中的居民,並與大部分的人保持著友好的往來──包括洛卡斯在內。   直到那一天,洛卡斯撞見了一幕他不該看見的畫面。那晚的記憶實在太鮮明,讓他的恐懼無法輕易的被抹滅──   一個起風的夜晚,美麗的紅色絲綢布料在風中飄揚,金色的髮絲散落在一片深紅上,白皙的手輕輕觸摸著地上的某個東西。   看起來,像一件外套。   一件會動的外套。   一具穿著外套,頭破血流、眼珠子半掛在眼窩外頭的屍體。   他記得自己因為恐懼而大叫出聲,一襲深紅洋裝的瑪奇朵站在緩緩從泥地裡爬起的屍體身旁,掛著一抹淺笑望向他,漆黑的眼眸就像兩個深淵,簡直不像人類的眼瞳。   「噢,是小洛呀,真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讓你送東西來。」瑪奇朵拉著一隻衣著華麗的小人偶,洛卡斯瞪大雙眼,發現一旁屍體的動作竟與瑪奇朵手中的人偶如此相似。「嗯?怎麼了?臉色很蒼白呢,不過我現在得把這位先生的遺體送到他該去的的方,沒辦法請你進屋喝杯茶──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先進屋等我回來,瑪莉小姐會幫你開門。」   鎮定的就像一具屍體爬起來行走是常識一樣。   他不知道後來自己是昏倒了還是被攻擊了,只記得自己在一間滿是娃娃與可愛蕾絲裝飾的房間裡醒來,退下一身華麗洋裝、穿著較簡單的蕾絲襯衫與黑色長裙的瑪奇朵就坐在他身旁,一隻有著紅色寶石眼睛的娃娃在一旁替他的手臂擦藥。   一隻娃娃,自己在動。   他花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才說服自己相信瑪奇朵並不是傳說中的魔女──其一,黑石城裡的孩子自從瑪奇朵搬來後,只有增加沒有減少。其二,瑪奇朵從未嘗試隱瞞這些事,若仔細注意聽她的用詞,不少地方都能捕捉到她不是常人的影子。更別提那雙每次進城顏色都不一樣的眼睛。   況且,他現在還好端端的坐在她的家裡,等著那杯應該不會被下毒的咖啡。   雖然對她的恐懼絲毫不減。   「小洛你也好久沒來我家坐坐了呢──」瑪奇朵的聲音從客廳旁的廚房裡傳來。「咖啡要加糖或奶精嗎?」   「不用了,」洛卡斯盯著對面沙發上一隻隻彷彿在回瞪著他的人偶。「黑咖啡就好。」   瑪奇朵端著兩個精緻的咖啡杯走出廚房,動作優雅的將其中一杯咖啡放在洛卡斯面前,然後才在對面的沙發──娃娃中間坐下來。「呼──這兩天真是跑了不少地方呢──先是為了買那個小袋子去了趟友克鑫,沒想到東西被那幫小賊給偷偷摸走了……害我又追著別人跑了好久,終於抓到一個小賊同夥。要讓他說服自己的同夥來黑石城搶銀行可真不是件容易的差事呀。」   洛卡斯愣了兩秒,才想通瑪奇朵話中的意思。他感到一陣因恐懼而來的暈眩,並毫不隱藏的將那心情透露在語氣中:「那……你把那個小賊同夥的屍體……扔哪去了?」   「河裡。」瑪奇朵露出一抹漂亮的笑容。「操縱他的屍體跟同夥說完話後,還得假裝在街上繞一圈,最後才找到機會讓他看起來像喝多了才失足掉進河裡。啊,我還發現友克鑫貧民地區的人很喜歡這種劇情唷!搶劫犯的悲劇故事,最後竟然因為喝了太多酒掉進河裡淹死,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每個人看完後都說要去喝兩杯呢。」   「……是嗎。」洛卡斯開始暗暗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答應她的邀請跑來這充滿娃娃的屋子裡坐著。他張嘴,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讓好奇戰勝了恐懼,艱難的開口問道:「那……今天那個闖進銀行裡的傢伙又是……誰的屍體?」   「昨天嘗試闖進我家的小偷。八成是從友克鑫市一路跟回來的吧,還被瑪莉小姐給嚇到了呢,不過是讓她下樓幫我拿塊餅乾,有什麼好怕的?」瑪奇朵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洛卡斯吞了吞口水,眼神游移不定的瞄向坐在瑪奇朵身旁的紅眼娃娃。紅眼娃娃像是感受到青年的視線似的,緩緩將頭轉過去,用那雙血紅的寶石眼睛盯著他的臉,他因此倒抽一口氣,趕緊將頭轉向一邊。   「說、說起來,城裡很多人都在說妳操縱的那具屍體是魔女的巫術呢……」洛卡斯尷尬的轉移話題。「最近還是低調點比較好吧……屍體什麼的,如果被我之外的人看到就不太好了……」   「嗯?難道我不是傳說中的魔女嗎?」瑪奇朵偏頭一笑,似真似假的口氣讓青年無法分辨她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不過不用擔心,小洛。我和瑪莉小姐得出趟遠門,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來唷。」   「欸?」洛卡斯將注意力放回眼前的活人身上。「要去旅行嗎?」   「嘛,算是吧。」瑪奇朵輕啜了口咖啡。「我和瑪莉小姐要去參加獵人測試唷。」   「獵人測試?」青年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妳?」   「是"你們"才對。」瑪奇朵伸出修長的食指對他搖了搖。「所以我才會這麼費工的到處跑,把這小袋子弄到手。」   她從口袋裡掏出跟彈珠差不多大小的正方形藍色布料,用手指拉了拉,彈珠大小的布料緩緩擴大成一個可以裝東西的大袋子。「這袋子可以裝進三個大行李箱,至少拍賣會的主持人是這麼說的。有了這東西,我就可以輕鬆的帶衣服出門了──哦,還有鞋子首飾,隱形眼鏡什麼的……連人偶劇舞台也可以一起帶著唷!反正不會有重量。」   洛卡斯的大腦過濾著她的話,最後終於選出一個重點問題:「妳就為了帶幾件衣服跑去友克鑫市……參加那種一聽就很不正當的拍賣會,還操縱屍體,殺了這麼多人……就為了帶幾件衣服?」   「真是的,你們男孩子就是不懂這種問題!女生就算是去參加武鬥大會也必須打扮得美美的才能上台呀。就算是參加獵人測試,沒有換洗的衣服那哪行?難道要我全身是汗是血的穿著同一件洋裝度過整個測試?我才不要。」瑪奇朵伸手壓了壓寶藍色袋子,袋子便隨著她的動作開始縮小。「話說回來,還是新鮮的屍體好用呢,靈活程度就是比舞台劇人偶好。唯一的缺點就是會散發屍臭……」   「我真的無法理解妳在想什麼。」青年搖搖頭。「為什麼能這麼鎮定的把這種話說出口?而且還殺了人……」   「屍體不就是不會動的人體而已嗎?」瑪奇朵用那雙卸下了隱形眼鏡的漆黑眸子望著洛卡斯,白淨的臉上沒有絲毫不悅。「就像你和我,遲早有一天會成這種不能動也不能說話的物體。就像娃娃一樣,但又不大一樣。要說起來,我也不懂呢,為什麼會對於殺人這種事這麼執著呢?你沒有吃過肉?為了娛樂而狩獵?為了目的而殺戳?」   她頓了頓,接著再次露出笑容,一口白牙在青年眼裡看來宛如一嘴能撕裂他脖子的利齒。   「不過別擔心,我絕對不會為了需要能操縱的屍體而殺了小洛或黑石城裡的人,你們都是我的朋友嘛。」   洛卡斯有那麼一瞬間產生了感動的錯覺。   「不過,獵人測試啊……」洛卡斯若有所思的說到。「總覺得,瑪奇朵妳好像總是有做不完的事,而且有很多去外面世界的機會呢……」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黑石城裡的人嘛。」瑪奇朵掏出一面電子平面版,遞給洛卡斯。「獵人協會發來的通知。」   「哇!獵人協會發的?我還以為他們都是寄紙信……」青年驚訝的伸手接過板子,細細讀起板子上的字。「收到此通知後的一個月要到……指定的地點?火車站?」   「對唷,就像上面寫的那樣。」瑪奇朵點點頭。「所以我和瑪莉小姐明天一早就要出發。」   「咦──這麼快?」   「沒辦法,找這個袋子耽擱太多時間了。小洛你人最好了,會幫我轉達給城裡的大家吧?」瑪奇朵又是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還有還有──備用鑰匙就放在前院花樹左邊數來第三個的盆栽土裡,有空的話幫我看看有沒有人闖進來唷,小洛。」   「誰敢闖進妳家啊……到處都是會自己起來走動的娃娃……」洛卡斯瞄了眼堆滿娃娃的展示櫃、桌子、地板,認出幾隻黑石城裡的孩子親手做的粗糙人偶。「妳明天多早出發?孩子們應該會很想妳。」   「第一趟出城的馬車在早上六點出發──我們就在那時候走。」瑪奇朵笑到,對他那番"到處都是會動的娃娃"的評論沒有任何反駁。「孩子們那時候都還在睡覺呢,就麻煩你幫我告訴孩子們我短期間內不會進城囉。」   「……好啦。」洛卡斯無奈地答應,他伸手摸了摸後頸,張開嘴,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終於下定決心講出這句話:「那……明天……我來送妳吧。」      的確是恐懼。   瑪奇朵能操作屍體的能力,自己會動的詭異娃娃,還有對殺人的無動於衷,她的每一個謎點,都讓洛卡斯毛骨悚然。   但他還是不自覺地想接近她,想聽她說那些自己從未經歷過的故事,想知道的更多,想體會的更多,想更認識她,想知道她究竟看過什麼、聽過什麼,想知道外面世界的一切──   清晨的空氣相當冰冷,卻也叫人神清氣爽。出城的第一輛馬篷車就停在瑪奇朵那二層樓的洋房門口,打扮華麗依舊的瑪奇朵兩手空空的站在馬車後頭,紅眼娃娃則靜靜的坐在馬車裡。   「妳路上小心,回來後記得來跟我們打聲招呼。」洛卡斯望著眼前全套綠色洋裝的的瑪奇朵,有些意外,同時卻也沒那麼意外的發現自己送她的綠寶石項鍊跟她今天的打扮是多麼相襯,就像她早就計畫好一樣。   「小洛你自己也要保重唷,」瑪奇朵眨了眨那雙褐色的眼睛,對他露出與往常無異的笑容,駕馬車的車夫轉頭催促了一聲,她這才爬上馬車的棚子裡。「還有小洛,你在找的東西被你媽媽收到廚房的抽屜裡了──」   洛卡斯睜大眼,正想開口問她怎麼知道自己在找東西,瑪奇朵用她一如往常的,那似笑非笑、似假非假的神情與口氣,輕描淡寫的接了一句:「因為我是魔女嘛。」   出城的馬車開始搖搖晃晃地動了起來,用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在黃土小徑上前進。瑪奇朵對著青年揮了揮手,大喊著最後的道別:「掰掰──小洛──」   他也揮了揮手,目送著馬車與坐在上面的人在清晨的陽光中緩緩離去,沒有,也不想追上前。   不是喜歡或不喜歡的愛慕,也不是崇拜,更不可能是享受與她在一起時的恐懼,他對瑪奇朵的感情除了對未知的恐懼之外,只有單純的羨慕。   他靜靜地望著逐漸遠去的篷車,多希望自己也能坐在上頭,前往未知的冒險。   篷車逐漸消失在鄉野的盡頭,他閉上眼,深深吸了口早晨的空氣,再次睜開眼時,眼前只剩下充滿鳥鳴的寧靜鄉村,彷彿篷車從未存在過一樣。洛卡斯露出笑容,轉過身朝黑石城的方向緩步回去,邊走,邊發覺自己應該會想念她。   那個住在黑石小城外的魔女。   <第一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