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章 潛水艇之戰

  第七章 潛水艇之戰   下午五點三十六分,食人妖島外海,塞拉斯潛水艇第二層。   我叫夏塔,本名是啥咱就別再提了,總之一個小時前,我只是一個在地球被人追殺的普通人類。一個小時前,我堅信飛機這種東西是不可能撞到別人身上,尤其是當你在大街上飆車的時候。一個小時前,我從來沒有想過穿越這檔子事真的會發生,還悲劇的發生在老娘我自己身上。   一個小時前,我仍天真的認為人魚是一群人類美少女經過特效打扮而成的電影生物。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著咖啡色的巨大人魚用牠的人手抓住某個倒楣鬼,猙獰的魚頭張開大嘴,露出三排細小的利牙,一口把別人的頭給咬掉。啊啊,看看那猙獰的魚眼睛,多兇狠啊。再看看那逐漸擴大的三排牙齒……   媽的再不跑下一個就是我了!   「去死吧!」   「吼啊啊啊啊──」   我用光速逃離那離我只有兩秒之隔的生死戰場。還有別懷疑,那可疑的野獸吼叫聲就是人魚發出來的。   所以──究竟發生了啥事呢?   事情就是某個自稱船長的傢伙宣稱潛水艇被人魚和海怪攻擊,叫我們所有人上二樓幫忙殺魚,然後我跟著自稱蟒還救了我一命的大叔一起爬上狹窄的樓梯,第一個見到的畫面就是長了兩條人腿的巨大魚類用牠的人類手抓住一個考生,把別人的腦袋給吃掉的畫面,所以天殺的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這到底是啥狀況啊!?   我用多年訓練出來的閃躲動作閃過一條條人魚與不長眼睛的菜刀,又是一個講起來容易實際非常險惡的狀況──潛水艇絕對不是什麼豪華郵輪,底下那一層因為要塞一堆考生所以空間較寬敞,可是上層就完全不一樣了,那一條條通道窄得連兩個人要同時通過都有點困難,更別提現在這個又是人又是魚的驚悚情況──這些人魚究竟為何能擠進來也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喝!在法國餐廳裡訓練出來的糕點師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被……嗚喔!」   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蟒突然拉住我的衣領,硬是把我拖到一邊去。我還沒站穩,就聽他低沉沙啞的聲音像鬼魅一樣從耳邊傳來:「……處理過魚吧,糕點師?」   我轉頭看了他一眼,再看看被蟒徒手掐住的人魚,固做鎮定的回了一句:「我們英國的仰望星空派可是很有名的。」頓了頓,再補一句:「可是光是魚頭仰望星空就已經夠嗆了,再加上兩條人類手臂那能看嗎?蟒叔您老保重我先逃命去!嗚咳!」   蟒拽著我的衣領,另一手依然掐著人魚,硬是把我們拖到牆角。緊接著,他大叔突然掏出一把菜刀,瞬間害我以為要被屠宰的人就是我。他拿著菜刀,用俐落到每個廚師都會讚嘆的刀法剖開這條比他還要高的人魚肚子。「人魚就跟一般的魚沒兩樣……」   「……蟒叔,您的意思是在這世界的魚有手臂和大腿是很正常的嗎?」   「大部分都是保育類,真的想吃在黑市裡也可以買到。」大概是沒注意我的表情,蟒自顧自的繼續肢解被他掐著的人魚。「就是這樣,糕點師。把內臟全清出來……可是要小心,千萬別傷到這部分。」   蟒用刀柄戳了戳魚肚內一個我從沒見過的銀色器官。「這地方可是最值錢的。食人妖島外海的人魚根本沒人敢碰……這些傢伙不停爬進來,正好大大撈一筆。夏塔,」   「嗯?!」我把視線從那看起來很可口的魚肝上移回來,正好趕上蟒把那個銀色器官給割下來的畫面。   「去蒐集這東西,越多越好。」   我手忙腳亂的接住那把速度快的能殺人的菜刀,希望是錯覺吧,總覺得蟒好像因為菜刀沒刺到我嘆了口氣。   不,問題是……   「你要我拿把菜刀去跟那些東西硬拼!?」我晃了晃手上的菜刀,你就算給我步槍我也不一定敢在這種距離跟這些人魚火拼啊!?   「妳不是說自己的工作地點是個……要有自殺一千次的勇氣才能走進去的地方?從現在起,糕點師……妳的工作場所換了。這是個要有被殺一千次的勇氣才能完成的工作,被殺和自殺哪個比較難?」蟒一臉雲淡風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又順手扔了一個袋子。「人魚一定要活殺……割下來後就扔袋子裡。時限為到達食人妖島為止。」   「問題是那──」   「我要最少一百個。要是少一個,」蟒突然轉頭,用那像蛇一樣狹長的瞳孔瞪了我一眼。「我會把妳扔進海裡,讓人魚把妳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他是認真的。   我多年來的經驗告訴我他很認真絕對沒有在開玩笑。   我望著他像蛇一樣溜進混亂中的背影,深深吸一口氣。   「好吧,好吧,夏洛蒂,不過就是幾條食人魚,當年妳仰望星空派也沒少做,雖然味道還真是讓人不敢恭維,嗯,對,就是幾條……」   食人魚繼續用牠們的手臂抓住考生,張嘴打算咬別人腦袋,考生也不是來玩的,一把把菜刀在他們手裡都成了屠殺之刃一樣。   「……長了腳的魚。」   -   實際上,沒有這麼糟糕啦。   我面無表情的學蟒徒手抓住一隻朝我衝過來的人魚,面無表情的一刀劃破別人的肚子,把內臟啥來的全弄掉,成功採收第N個詭異的銀色器官。   還必須順手把突然衝過來的人魚給砍走。   喔,真的,所謂殺過一次人魚後,接下來就變得容易多了。只要在這些比你高三個頭的巨大魚類衝過來的一瞬間踢牠們的人類腿一腳,然後在牠們跪下來的時候伸手抓住這些傢伙的魚鰓,並在牠們用跟鐵管一樣硬的人類手抓住你之前,一刀劃破別人的肚子就行了。   還有採收的動作一定要快,我發現這些傢伙一旦停止扭曲顫抖抽蓄,他們體內的那個銀色器官就會立刻腐化。除了這以外,如果花太多時間在一條魚身上,誰知道後頭會不會衝來另一條魚啃你腦袋啊。   至於我是如何好幾次差點被人魚勒死咬死偷襲,又是如何好幾次抓住人魚卻因為牠一直反抗導致器官腐爛,咱就別提了。   「一切都是經驗啊經驗。」我捧著那個詭異的銀色器官,一臉感慨的站在一個跟人魚搏鬥的大叔旁邊嘆到。   「喂!糕點師!過來幫個忙啊!」那個大叔抵住人魚粗壯的手臂,兩位生物的頭距離過渡親密的接觸只差了大概0.5公分吧,於是我握緊菜刀,趁著這位大叔幫我抵制人魚的時候,衝上去在那片咖啡色長滿觸鬚的魚肚上劃下一刀,黏稠的血液噴得到處都是,可是沒時間浪費!   「大叔你再撐一下!」我動作迅速的把腸子心臟肝臟等等雜七拉八的東西給掏出來,最後終於看到那一個亮晶晶的銀色器官,「終於──第一百個──」   然後很老套的,出事了。   「大家小心!」某個水手大吼,尾隨他的聲音而來的,除了衝進來淹沒我們腳踝的冰冷海水之外,還有一根根土灰色的粗壯無骨觸角──或觸鬚,我不想說觸手,因為那意義實在太深遠──跟著衝進來,這些柔軟黏滑的觸角見到活物就抓,毫無抵抗力的人魚一隻隻被這個觸角給抓去,而我們這些人類因為手上有菜刀,可以在觸角伸來的一瞬間砍它一刀所以暫時沒有被抓走。   但事情還不止這樣。不止那最後一個銀色器官離我而去,整艘潛水艇突然像先前沉掉的那艘船一樣一陣劇烈晃動,不曉得從哪湧進來的海水也開始逐漸升高,裝在每扇門上方的紅色警報燈配合刺耳的警鈴開始響起。   我扶住門框避免跌進水裡,「現在又怎麼了!」   「海怪襲擊!大家穩住!」在前方的水手大吼,在更前面的某人喊了些話,不過周遭太吵了讓我啥都聽不到。   「哈,竟然在這時候……」站我隔壁的大叔扶著門框,擦了擦沾在臉上的血跡。「喂,糕點師!這潛水艇應該撐不了多久了!待在這只會被淹死,最好趕快爬到最上層!」   「我的老天。」我扶了扶額角,順便打量了一下情況。這條通道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水手已經開始匆忙的往前面撤去,蟒那傢伙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現在沒了人魚,這通道瞬間空曠很多……啊他娘的。   「大叔,」潛水艇又是一陣晃動,警鈴和閃爍的紅光對平息心情一點幫助都沒有。我伸手壓住隔壁那位大叔的肩膀,我的臉色現在肯定非常難看。「最後一隻人魚是往那個方向去的,沒錯吧?」   「啊?沒錯……喂!喂!糕點師!別去惹這種麻煩!妳會小命不保啊!」   「我不追上去才真的會沒命!先走一步!」我跨過那條高的莫名其妙的門檻,跟著我記憶中觸角消失的地方衝過去。我的第一百個銀色器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誰管他什麼潛水艇沉了還是海怪襲擊,如果我活著到了食人妖島可是被蟒扔進海裡因為少抓一隻人魚,那像話嗎!   跨越一條條門檻,途中還有水手幫忙指路,我勉強跟著觸角留下的痕跡跟到一條陌生的走道,然後發現,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或人魚在哪。   「嘖,去哪了……」我在走道上的其中一間房間門口停下腳步,打量著這在一般時候看起來應該很恐怖的景像。原本應該是關著大門整個扭曲變形,大概是被啥東西給撞的,扭曲的洞口還殘留著人魚的皮和詭異的柔軟物質。潛水艇時不時得給你震一下,讓已經淹到膝蓋的冰水不停向上濺。   我深深吐口氣,一陣白霧隨即在我眼前擴散。很冷,沒錯,的確很冷。要形容我現在有多糾結,就在大雪天的時候跳進結冰的湖裡,然後被冰蓋住遊不上岸就知道我現在是啥感覺了。   被困在一艘正在被水淹沒的潛水艇上,而且還是密閉式空間,更別提我根本不知道這裡的路,還要去找一隻被什麼,海怪抓走的人魚──   那個警報器的規律聲響更是在挑戰人類的神經。   「轟隆隆隆隆……嘎──」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響突然從牆裡爆出來,劇烈的晃動讓我撞上那扇扭曲的門並跌進房間,那這還不是最糟的──不知道那隻海怪是破壞了潛水艇的哪個地方,反正原本來好好的燈突然一下子暗下去,唯一的照明只剩下在門上閃爍的紅光。   潛水艇又是一陣晃動,害我又一次差點跌進水裡。   「太好了,現在還來個停電,我的運氣真是好到讓人想哭啊……」   我扶著鐵製桌子勉強站穩,再次抬頭,正好與一張乾扁的人臉四目相對。那是一具風乾的女人屍體,因為晃動而倒上桌,閃爍的紅光有一下沒一下的照在它臉上,忽明忽暗的效果跟鬼屋特效還挺像的。   本人我對屍體和女人沒啥大愛,只好默默的將頭轉向一旁,然後悲劇的發現這房間裡掛滿了類似這樣乾扁的人類屍體。一具具乾黃的人屍像衣服一樣被掛在天花板上,潛水艇這左一搖右一晃的讓他們全部在半空中晃動,乍看之下有點像一群減肥過度的人集體上吊。   潛水艇這東西我這輩子從來沒搭過,所以對於房裡這一具具屍體,還真沒辦法發表什麼意見。不過那個電一停只剩下紅光閃閃閃,加上刺耳的警鈴和水聲,真是夠讓人發毛。   「好,沒關係,夏洛蒂,只不過是幾具屍體而已,妳自己被飛機撞的時候也差不多是這德行。現在妳再不去找人魚,妳就會二度變成這德行。嗯。」我點點頭,注意力被前後傳來的聲響給吸引過去。   幾名水手從我身後的走道衝過去,風乾人屍房間的另一端是另一扇敞開的門,而且有一隻一看就不是正常東西的海怪觸手飛快的向後縮去。   「吼啊──」   一隻被觸角抓住的人魚身影飛快的從門口後面閃過,比起不會動的風乾人屍,會把人扔進海裡的蟒絕對比較可怕。   操起菜刀,死都要給他追上去!   「放下那條人魚!」我大吼,而海怪當然不會甩我。   我跳過門檻,閃過被水沖下來的雜物和人魚屍體,跟著那條被抓住的人魚闖進一扇扇門和不曉得被啥東西給弄出一個個大洞的牆。順帶一提蟒給的那個袋子意外的牢固,完全沒有一絲破裂損毀的痕跡。嗯,如果它破掉讓這些銀色器官掉出來,我可能就得直接在這裡咬舌自盡了。   「靠這混帳觸角到底要跑哪去啊!」我又是一個急轉彎,撞進狹窄的樓梯間,水已經淹到我的腰部了所以這撞擊並沒有造成太多痛覺。感謝老天那觸角在往上跑,如果它往底下的水裡鑽我可能會精神崩潰的當場站在原地說你好,總之我跌跌撞撞的衝上樓,然後……然後……終於見證到了所謂的奇蹟!   但這奇蹟並不是一個魔術師拿小道具耍小花招,讓人失望了真不好意思。   有個人拿了把菜刀狠狠的砍在海怪的觸角上,讓海怪鬆開那隻奄奄一息的人魚,他是誰我沒時間管,重要的是那條人魚──我撲上去,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剖開魚肚掏出內臟最後取出那顆亮晶晶的銀色器官,這下終於可以深深的喘口氣──   並吐出老娘的肺腑之言。「Fuck my life.」   「……是妳?」我的救命恩人開口,聲音意外的耳熟。   我揉了揉被紅光刺得發酸的眼睛,從人魚身上爬起來,小心翼翼的把最後一顆銀色器官扔進蟒的袋子裡,這才鬆了口氣,抬頭看著這位讓我想跪下來膜拜的奇蹟人物。一雙藍色的眼瞳,高瘦的身形,黑髮與小麥色的皮膚,像外國人一樣深刻的五官,什麼都有了就只差原本那套麵包小賊的衣服。   「喔!阿拉丁殿下!雖然我現在很想膜拜您大人,不過……」   我默默轉頭,看著逐漸淹上來的水。「現在好像不是最好的時機。」   阿拉丁殿下不愧是救了我兩次的救命恩人,竟然能完全不吐槽,直接老成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希望妳會游泳,糕點師。這條路被海怪封死了,得從下面繞路回去。」   「……」我看了看那條被一堆廢鐵雜物給堵住的通道,再轉頭看了樓梯口淹上來的水。飆這種最誠摯的髒話的時候,永遠都是母語最親切。   「Well. Fuck my life indeed.」   -   「情況如何,船長?」渾身濕透的蟒走進操作室,不論潛水艇多麼劇烈的搖晃,他依然像個沒事人似的穩穩的照著原本的路線前進。他走到大鬍子身旁,跟著望向攝影機錄下的一個個小螢幕畫面。   「喔,你來啦!沒啥問題,會被海怪襲擊是預料中的事!我們已經把速度調到最快,可以在完全解體前到達目的地!」大鬍子用中氣十足的大嗓門回到。「這次考生素質不錯啊,只少了兩個人而已!……哦,你的那個小糕點師飛哪去啦?」   蟒低低笑了幾聲,提了提手上的棕色布袋。「難得碰到人魚,怎麼能不趁機撈一筆。」   「喔──不只是這樣吧,你這傢伙!」大鬍子瞇起眼睛,盯著其中一個小螢幕。「想撈一筆你自己一個人動手就成了,何必還要一個生手去幹?明明就是想訓練她!這小子!哈哈哈──」   「哼哼……」蟒沒有否認,只是悶笑兩聲。「那孩子資質不錯……放掉太浪費,又沒時間慢慢訓練,只好讓她自己去學了。學得倒挺快,不是嘛……呵呵……」   「是挺快的。」大鬍子點點頭,用下巴指了指其中一個螢幕。「而且生存能力也挺強的啊!」   畫面裡,一個年輕男子從水裡探出頭,爬到潛水艇第一層的走廊上。緊接著,一個黑髮女孩跟著從水裡游上來,男子蹲下身拉了她一把。讓蟒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的,是女孩手上那一袋東西。大鬍子注意到同伴的笑容,隨口問了句:「你要她蒐集幾個啊?」   此時的蟒已經轉身離開,卻還是回了句讓大鬍子微微睜大雙眼的話:「我要她蒐集一百個……不然就把她扔進海裡餵人魚。看來,我看人的眼光果然不錯嘛……船長。」   「你那種變態等級的挑剔成度能讓你找到人,還真是奇蹟發生了!」大鬍子對離去的蟒嚷到。「對啦,你這傢伙去把海怪解決一下吧!海怪之眼帶回去,又是好一筆收入啊!喔!還有啊,那些判徒的風乾屍體也順便回收一下!揍敵客家好像有在收,順道帶去賣給他們吧!」   蟒擺了擺手,表示明白,不慌不忙的離去。大鬍子船長搖搖頭,轉向小螢幕,大聲的自言自語著:「夏塔嘛?被蟒看上的可憐孩子,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囉!……不過,竟然能識破賽拉斯的毒料理,不簡單,實在不簡單啊。……喂!曼登!給我最新的方位!還有通知一下食人妖島,說我們五分鐘後從海底洞窟上島!」   「明白!」   同一時間,渾身濕透的夏塔突然打了個噴嚏。「總覺得背後涼涼的……」   「嗯?不會著涼了吧?」她的夥伴轉頭看了她一眼,夏塔擦了擦鼻子,擺擺手。   「老娘我這輩子從來沒著涼過。八成是蟒那混帳在說我的壞話吧……」   <第七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