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azy 小說區

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章 非常理的世界

  第八章 非常理的世界   缺氧缺氧缺氧缺氧缺氧!   如果肺能說話,它現在一定是在那樣尖叫。   我跟著光點,在快把我凍得四肢麻痺的水裡奮力向上游。明明是很近的距離,感覺卻像好幾公里一樣,全身的肌肉都因為過少的氧氣而緊繃著,但最不舒服的還是胸口和頭。想張嘴吸氣的慾望越來越強烈,還好殘存的理智告訴我現在吸氣就死定了。   「噗哈──」我衝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隻手伸進水裡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上平地。   「還好吧?」男性嗓音這麼問到,很自然,也是一個好久沒聽人問過的問題。   我抬頭看了這位幫我兩次的阿拉丁大哥一眼,擺擺手,用僵硬的四肢緩緩爬起來。「還活著!早些時候也是你出手幫忙,太感謝了,這位……呃……」   「艾洛伊。」他大哥握住我的手把我扶起來,某種性質上,也挺像握手的。   「夏塔。」我反握住他的手站挺身子,活像老人一樣的直了直腰,順便趁機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傢伙。撇除我之前說過的他很像外國人而且很有男模特的架式,這位大哥看起來大概也是二十幾歲吧,先前那厚重的衣物被單薄的無袖背心給取代,腰間綁著一條專門掛菜刀的皮帶,上面掛了兩把多用途長菜刀。   又是個帥哥。總覺得帥哥這特性跟穿越兩個字好像完全脫不了關係。   我鬆開手,開始考慮要不要把皮夾克給脫掉。泡過冷水的皮膚因為血液循環開始陣陣發麻,緊貼在身上的冰冷衣物也真是讓人渾身不對勁,但又不能直接把衣服給脫了真是麻煩……就在這時候,我毫無預警的打了個噴嚏,忍不住伸手摸摸後頸。「總覺得背後涼涼的……」   「嗯?」站在前面的艾洛伊轉頭看我一眼,又是一句久違的那種不經意的關心。「不會著涼了吧?」   「老娘我這輩子從來沒著涼過。八成是蟒那混帳在說我的壞話吧……」我擦了擦鼻子,擺擺手。「我們還是趕快去找船長那幫人吧,天知道這潛水艇還能撐多久……還有蟒要的東西也得塞給他。嘖嘖就是這些無良的傢伙……」   潛水艇又是一陣天搖地動,好在這晃來晃去人都習慣了,沒有害人再一次摔進水裡。艾洛伊這傢伙更神,還能完全沒事的向前走,邊走還能回頭講話,真不愧是漫畫世界嗎……   「所以那袋魚石是給蟒的?」他問,順手把一條倒在走道上的管子給撐起來,等我過去。「說起來,那場賭局很精彩。」   「喔謝了!」我從管子底下鑽過去,他大哥撐著管子的手一鬆,後頭那乒拎乓啷一陣害我差點沒跳起來。他一臉沒事人繼續往前走,我試著推了推那根他單手就撐起來的水管,靠連推都推不動!   「前面應該就是操作室了。」他在前面大喊,我看了他的背影一眼,應了一聲,趕緊追上去,接著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   ……老實說,他不講話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傢伙看上去完全沒有戒備的樣子,照理來說他根本沒有搭理我的必要,不說一開始就是他把我推進水手堆裡面才得以走到甲板上,剛剛在水裡也是他不止一次停下來等我或把東西推開來讓我過去,這……這簡直好的太可疑了啊!?可是這傢伙的動作語氣啥來的都很自然,完全無法感覺出他在算計人的陰險感,這種可疑的傢伙比蟒更讓人精神緊張啊!?   怎料,走在前面的這位大哥竟然還真的迸出一句:「妳好像很緊張。」   這問題真是讓人心情一震。   「很……很明顯嗎?」難道我的表情全寫在臉上嗎!   「啊,不是。」這位大哥停下腳步,回過頭露出一抹會讓純情少女臉紅心跳的笑容。「只是看妳在跟蟒下賭局的時候,好像還挺會說話的?剛剛妳接話也接的挺快的,應該不是這種會突然安靜下來的人吧?」   這貨果然是個混過的。   「嗯。」我因為劇烈的搖晃扶著牆壁,緩緩向前進。「這個嘛,說來話長啦,不過主要還是因為──在這種鬼地方能碰到最好的傢伙大概也就只有蟒那個混帳了吧,可是突然碰到你這種明明沒有利益關係卻……呃,你知道。」我朝他攤了攤手。「難免會讓人精神緊張你說是吧。」   「會這麼說蟒的人可能也只有妳一個吧?」其實他大哥會這麼說我一點都不驚訝。他停在一扇扭曲的根本不可能被推開的門前,雙手搭在腰上。「這麼說來的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的確沒有義務放慢速度等一個陌生人……」然後他做了某件事,讓身上那層淡淡的銀白氣體全聚集到拳頭上。「老實說,我的確對妳挺感興趣的,糕點師夏塔。」   「轟咚!」   「……」我張大嘴,驚恐的看著那扇被他一拳打破的厚重鐵門。   「比方說妳現在的這個反應。」他看似輕鬆的拉開那扇門,單手撐著,比了個請的姿勢。我沒有猶豫太久,快手快腳走進去,天知道那扇門到底有多重就算是女性也不能讓別人撐門等太久。他跟著進門,後面又一次傳來重物撞擊的聲響。「明明就是念能力者,為什麼會這麼驚訝,還有,明明有認出賽拉斯毒料理的實力,為什麼看起來會這麼茫然不知所措。」   「呃──」   別人問起這種問題,該叫我從何說起。   因為我是個在地球死掉後跑來你們這艘船上重生的傢伙?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你口中的念能力者是啥玩意兒?因為我根本就沒有來參加你們這賽拉斯測驗的打算?   我伸手重重的拍了拍身旁明顯比我高的艾洛伊的肩膀。「因為這就是人生啊,殿下。」   一語道盡心酸事。   我重重嘆口氣,搖搖頭,一邊大步走向前方大大的「操作室」,一邊嘗試無視冷冰冰的衣服貼在身上,那快被凍死的感覺。   存在咱倆間的,是種少見的默契;他知道我暫時不會再多說,我也知道他暫時不會再多問。但這話題還沒有結束,我倆都知道。   -   躲在操作室裡的人比我想像中還要少。幾個負責操作潛水艇的水手在那邊忙,那位很眼熟的大鬍子雙手插腰,似乎在監督大家工作,幾個也是全身濕透沾血的考生靜靜的站在不會干擾水手的角落。   我和艾洛伊走進來,大鬍子最先招呼我們:「唷!還活著啊?馬上就要到食人妖島了,做好準備啊!」   「是叫我們準備逃難的意思嗎……」我甩了甩手,嘗試把袖子上多出來的水分甩掉,但顯然沒太大用處。艾洛伊走上前,似乎是在研究那些亂七八糟的潛水艇儀器,而我則開始搜尋起蟒。要找到他應該不是件難事,因為這地方大概很少有人會像他一樣弓個背、像蛇一樣的打量其他人。操作室不大,第二次掃過這房間後,我確信他的確沒有躲在這裡拐騙別人吃毒藥。   我摸了摸後腦勺,把手上的袋子向上提了提。「去哪了這傢伙……」   「在找蟒嘛?」大鬍子用相當爽朗的大嗓門問到,並自顧自的回答:「那傢伙去回收一些食材了,先過來跟我聊兩句吧!糕點師。」   「呃?」其實接下來那句話應該是"跟我有啥好聊的",但一陣晃動讓我不怎麼優雅的向前跌去,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接受大鬍子的邀請,站到他身後。   「聽過食人妖島嘛,糕點師?」大鬍子問,我則在後面搖搖頭。「食人妖島嘛,是個氣候很惡劣的地方,島上還有很多魔獸,大概除了揍敵客家這樣的瘋子,沒人敢去住吧,哈哈哈!」   「哦──所以這個揍敵客家是一群有被虐狂的神經病是吧。」我點點頭,如果不是被虐狂,誰會想住在一個隨時會被啃腦袋的地方啊。   「哈哈哈哈!妳這樣說也是,不過我們賽拉斯也沒好哪去,明明知道是火坑,卻還往裡跳!不過呢,賽拉斯不管做什麼事都一定有目的,這點妳可得記好啦。」大鬍子雙手抱在胸前,兩眼目不轉睛的盯著一大堆閃爍著紅色「SYSTEM ERROR」的螢幕。「難得蟒看上一個新人,我就給妳點建議吧,糕點師。」   大鬍子依然沒有轉頭,語氣也沒有明顯的改變,接下來從他口中說出的一句話雖然很普通,甚至可以說是可笑,但卻讓我感到一陣惡寒,完全沒辦法解釋,那種瞬間的恐懼。   「千萬別睡過頭了。」   我猛然退後兩步,差點撞上身後走近的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幽幽的從我身後傳來,接著是一隻手接過我拎在手上的袋子。   「……真狼狽啊。」   我喘了口氣,默默的轉過頭,樣子不比我好到哪去的蟒悠哉悠哉的走過我身邊。不知道他指的是我被嚇到的樣子狼狽,還是我這滿身是血又濕透的德行狼狽,但現在有個問題更讓我好奇:「要比狼狽蟒叔您這是去哪個血窪裡打滾了?」   這傢伙全身上下全是血,活像爬到什麼瑪麗女爵還是皇后的浴池裡再爬出來一樣。好在他是男的而且是個大叔,為了保養皮膚那一套說法不適用在他身上。   「只是去看了一下海怪。」蟒用濕答答的袖子擦了擦沾滿血的臉,可是他袖子上也全是血,這德行看起來還挺像殺人狂的。   說起來他好像的確就是個殺人狂。   「準備一下……小夏塔。我們要上去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從容的朝大鬍子走去,而我的表情呢,真是糾結再糾結再糾結。     「要上去是指啥?……蟒叔你為什麼會拖著這麼多風乾人屍!?還有小夏塔是怎麼回事啊!突然稱呼得這麼親暱不會是想把我扔海裡吧!?蟒叔我真的有好好蒐集一百個銀色器官!真的!啊?!蟒叔你別不理我啊──」   「走了。」蟒招了招手,領頭走出操作室,我驚恐歸驚恐,還是得硬著頭皮跟出去。   蟒這貨可沒有艾洛伊大哥那種好性格,他把操作室的門一推,也不管後面有沒有人就直接鬆手走出去,害我只好匆忙的頂住那扇重的跟什麼一樣門,並基於禮貌問題,回頭看了一眼,艾洛伊大哥轉過頭對上我的目光,露出一抹微笑,表示他知道了。   門關上了。閃爍著紅光並開始積水的狹窄走道上只有我跟蟒兩個人,他大叔帶頭走在前面,我默默的跟著,並打從心底希望這傢伙別真把我扔進海裡。   「……言靈。」蟒沒頭沒尾的扔出這句話,我在後面"啊?"了一聲,這傢伙沒理我,繼續說下去:「剛剛船長給妳的忠告……那一瞬間傳出來的惡念,是言靈……也是念的一種。不過……這種念往往是在人自己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釋放出來……船長剛剛只是想到島上的情況,不自覺的把那記憶透過念傳給妳而已。」   「……蟒叔,你這樣講只會讓人更加驚恐。」   「呵呵……這種對未知的恐懼,是多麼曼妙……」這死變態走進另一扇門,我露出鄙視的表情看著他怪笑的背影,小心翼翼的跟進去,發現這裡貌似有可以通到頂端的梯子。「還有……那個小子不錯嘛?叫……艾洛伊是吧?」   「哦,蟒叔你也發現了嗎?好久沒有人能立刻了解我的意思了。」我探個頭望著直通頂端的梯子,蟒只是詭異的低笑幾聲,沒有搭腔。   「潛水艇快浮上水面了,但還不會靠岸……我們要在它靠岸前出去。」蟒動作敏捷的攀上梯子,三兩下就爬到頂層。「愣著幹什麼?快上來。」   「喔!對了蟒叔啊,是說考生都死哪去了?」我跟著爬上梯子,順便問這個讓我疑惑很久的問題。從底層剛上第二層的時候人還挺多,後來是人魚越來越多人越來越少,但也沒見到什麼人被吃掉就是了。後來我去追海怪,路上除了幾名水手外沒見到半個考生,操作室裡也是零零散散的沒什麼人。   蟒敲了敲上方的門,似乎是在確認什麼東西,然後才慢慢轉起手把。「有些被沖出去了,有能力的就會自己游上岸……有些還在潛水艇裡面……被困住,等死,或機警一點的……可以在爆炸的時候逃出來。」上方的圓型蓋子門「喀」一聲開了,水立刻從開啟的縫裡流進來。蟒緊抓著手把,又是等了好幾秒,才緩緩鬆手,讓門自己向上打開。他毫不猶豫的爬出去,我深深吸一口氣,一咬牙,跟著爬進刺骨的冰冷空氣中。   真是一個奇怪的景象──但不是指這地方本身有什麼奇怪的地方。這是個洞窟,那種跟外頭沒有連接通道,要從海底繞路才能鑽進來的洞窟。陸地就在前方不遠處,岩牆上還掛了火把。「我還以為我們會從沙灘之類的地方上岸。」   「我們不是來渡假的……夏塔。」   我看了蟒一眼,知道他說的沒錯。但一提到島嶼,難免就會想到什麼海灘啊樹啊之類的,雖然這個景象被添加了一堆食人妖。   「所以……」我看著遠方搖擺不定的火把,很難看清楚岸上的路通到哪去。「我們到食人妖島了?」   「這麼說也可以……這裡是外海與內海的交接口,連接食人妖島的海底洞窟。」蟒向前走了兩步,瞇著眼不曉得在打量什麼。「我們要從地底通道步行去食人妖島。」   「哦──」   潛水艇相當不穩的向前進,就算浮在水面上也是一下子浮一下子沉的,不過仔細想想水都把大半艘潛水艇給淹了,這潛水艇究竟為什麼還能運作而且還能浮起來呢……   「過來,夏塔。」蟒穩穩的站在潛水艇上,不等我答應,就擅自拖著我的衣領把我拉過去。「自己小心落地。脖子摔斷我可不會給妳個痛快。」   有時候呢,有些話是只能自己去親身體會才能理解的。   「呃,蟒叔你……」整個人突然身子一輕,然後是比雲霄飛車還刺激好幾倍的速度。「在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貨,這個大叔,竟然徒手把我給扔出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猜自己在外人眼裡,應該是一道非常完美的弧線,而且還在發出慘叫聲,在潛水艇和陸地中間飛越過去。   混帳這不是在漫畫裡才會發生的情節嗎啊這好像的確就是漫畫世界,不對現在的問題是──是──   我要怎麼在不摔斷手腳的情況下撞上陸地那可是岩石啊天殺的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我要冷靜!這可不是少女漫畫也不是言情小說,不會有帥哥突然冒出來英雄救美!根據我應該不太準的目測,照這個角度落地應該可以把傷害程度減低到最小,前腳落地!然後彎一下膝蓋,順著衝擊力往前滾──這一滾可滾了好幾圈,直到整個人撞上岩壁才停下來。   「轟咚──」   真他媽的不是普通的痛!   「哇啊──痛痛痛!痛死了!蟒你這混帳……」我揉著頭從碎石堆裡坐起來,這一撞肯定會全身瘀青……抬了抬手腳,滿奇蹟的竟然沒有脫臼或斷掉的跡象。   「還活著嘛……」蟒這傢伙依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那語氣還明顯很失望。   我緩緩爬起身,全身的劇痛阻止我衝上去掐住他脖子的企圖。我扶著岩壁,有氣無力的吐出一句:「蟒叔……把我這等弱小的平凡人往岩石上摔是很沒道德的行為,真的。」   蟒沒回話,只是揚了揚眉毛,一臉若有所思的看向我身後的岩壁。我跟著轉過頭,盯著那個被我撞出來的大洞,再看看幾乎沒怎麼受傷的自己,沉默了好幾秒,才再次默默把頭轉回來。   「……好吧,或許沒有這麼弱小啦。」   「轟噹──」又是一陣驚人的巨響,但這次並沒有可憐的平凡人用身體跟岩石互撞,是那艘潛水艇,在水裡爆炸了。火順著在水面上擴散的油燒起來,還好這洞穴不算是密閉式空間,頂端有個大概直通外面的大洞,讓黑煙不會把洞穴裡的人活活嗆死。一般情況下我會認為潛水艇裡的人全死定了,但這是個大叔可以徒手把一個人扔上岸,人體可以把岩石給撞一個大洞而毫髮無傷的地方,所以看見那一個個活像水鬼爬上岸的傢伙,我並沒有驚恐到哪去。   「哼……」蟒看著一個個從水裡爬上來的水手和考生,又是一陣低笑。「比預期中多一點……也好。人多一點,競爭性也比較強……尤其是到了食人妖島上……真正精采的,還在後頭。哼哼……」   「蟒叔。」我伸手重重的拍了拍他大叔的肩膀,震驚的指向油火亂竄的水面。穿越到這鬼地方,也有幾個小時了吧,過去幾個小時我以為自己已經見識到不合常理的漫畫世界極限,但現在出現在我眼前的景象,又一次狠狠的推翻了我的想法。   一個人,像變魔術一樣的,走在水面上。   一步一步,穩穩的向前走過來,身體完全沒有沉進水裡的跡象,火光在他身後一襯活像光環一樣,然後這傢伙還一臉理所當然的走上岸,拍了拍衣服。   我見到耶穌了嗎!?   我目瞪口呆的瞪著這個長得一點都不像男人的生物,大概是察覺到我震驚的目光,那位神蹟小姐好奇的轉過頭看了一眼,但蟒及時把我拖走,邊拖邊用每個人都應該在水上走路的口氣說:「有什麼好驚訝的?這對變化系的人來說不會難到哪去……只要去仔細研究點物理,再花個幾年時間去修練就行了。」   我保持著驚恐的表情看向蟒。「你……你的意思是,在這世界人人都可以當耶穌?」   「沒聽過的東西……但這地方奇怪的東西可多的……外世界還有更稀奇的東西等著我們去探索。妳認為……把岩石給捏成粉末,把妳扔到岸上,或空手拆除一棟房子會是什麼難事嘛?這是個不能用常理去描述的世界……」蟒向洞窟裡唯一的通道走去,邊走,邊做出又一次讓我震驚的事情。他拿起掛在牆上沒有被點亮的空火把,伸出兩根手指,一團細小的火苗突然在他兩指之間憑空冒出來,他替火把點火,從容的為我做出一個讓人更震驚的結論。   「妳沒看過的東西還多著呢……夏塔。」   <第八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