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從冒天轉過來囉~
我也是BJD娃主蜥蜴(Livazy)
  • 269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三章 鏡子裡,鏡子外


 
 
第十三章 鏡子裡,鏡子外
 
 
  「啪。」奈絲特收起手中的鏡子,抬眸,褐色的雙眼盯著前方光潔的牆面。
 
  「兩個極端的中間點啊──」伊凡躺在冷硬的石板地上,將手中的筆記本翻過來又翻過去。「照這個邏輯還以為把這段謎語顛倒過來,就能看見什麼新的隱藏線索呢。」
 
  「那你找到什麼隱藏線索了嗎?」沃塔瞥了地上的人一眼,語氣明顯的在諷刺。伊凡沒有回答,只是在地上發出一聲無奈的哀嘆──「肚子好餓。」他說。
 
  「我不懂,為什麼要放這麼多假花呢……」唯一不被幻象迷惑的克萊達瑪研究著牆上沒人能看見的塑膠花,不解的皺起眉頭。「妳說藤蔓迷宮不該這麼雜亂,奈絲特?」
 
  「嗯。藤蔓迷宮裡的藤蔓應該要有某種條理,不像妳形容的那樣四處亂攀。」奈絲特轉向另外三人,順便看了眼漆黑的隧道。「我們待在這裡也很危險,黑暗中的陰影現在暫時是消失了,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現身。」
 
  「現身才好啊,黑暗中的野獸到底是什麼神奇的可怕怪獸,能讓你們那位消失的同伴神智混淆?真想親眼目睹一下。」伊凡合起本子,雙眼不自覺的轉向牆壁。「克萊達瑪小姐──妳剛剛說,隧道裡有股花香是嗎──」
 
  「你是想說讓我們跟著花香走吧。」克萊達瑪連頭都沒有轉一下。「太危險了,這種黑暗裡的植物。花香是吸引我們的陷阱這可能性比什麼都大,冒然跟著花香走,就算碰不到魔獸,也可能碰到另一種能把我們困住的陷阱。」
 
  「對自己的身手這麼沒自信嗎?」伊凡坐起身,口氣雖然聽不出挑釁的意味,卻讓克萊達瑪轉過頭直直地盯著他看。
 
  「你認得所有已經被發現了的危險植物嗎?」她反問,口氣讓伊凡半開玩笑的舉起手投降。
 
  「我錯了,大姐姐,別這麼兇嘛。」
 
  克萊達瑪收回視線,緩緩地吐了口氣。「抱歉,發生太多事情了。夏塔消失的太過不尋常,還有這些謎語和藤蔓,讓人一刻都放鬆不了。」她頓了頓,目光轉向漸層入漆黑的長廊。「走廊就這麼一條路,夏塔還能去哪了……」
 
  「謎語上是怎麼說的,小子?」沃塔向地上的伊凡問到,伊凡打開小本子,又一次把上面的筆記給唸了一次。
 
  「黑暗與光明之間。如果牆上真的有機關……」奈絲特喃喃重複,一雙腳開始向前走,另外幾個人不解地看著她往黑暗中走去,然後在光與暗交接的陰影地帶停下腳步。她轉向其中一面牆,起步,然後消失在陰影中。
 
  「……奈絲特?」克萊達瑪喊了一聲,漆黑的長廊裡卻沒有一絲回音。「奈絲特!」
 
  「哎呀,不見了耶。」伊凡跳起身,一臉興致勃勃的朝奈絲特消失的方向看去。「你們在這裡等著,保持火把的光線不要動喔。」語畢,他三兩步跑到奈絲特剛剛站著的位置,又伸手又探頭,然後,半邊身體突然融入了牆裡,剩下另外一半還站在外頭。
 
  「你小子又在耍什麼花招?」沃塔拿著火把站在原地,扯起嗓子喊了一聲。伊凡揮了揮依然在牆外的那隻手,過了好幾秒,一張臉從牆裡縮了回來。
 
  「哦──原來這還有隔音功能!你們兩個過來吧,奈絲特在這裡,這個──」伊凡又揮了揮手,一張臉又一次消失在牆後,不到一秒又出現。「是鏡子!」
 
  「鏡子?」
  
  「啊,把火把放在那裡不要拿過來,對就是那裡,然後走過來。」
 
  沃塔先起步,克萊達瑪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跟在他身後。兩人走向只有半截身子的伊凡,走近了,才看清牆面上聰明的謊言。牆上有兩個正好能讓一個人通過的走廊入口,夾在兩個入口中間的則是一面牆。鏡子就斜放在入口的後方,巧妙的排放角度正好反射著牆的背面,卻完全照不到直線前進的人。一邊亮一邊暗的光線讓鏡面沒辦法反射出均勻的光線,而讓兩個入口的假牆顏色與真實的牆有些差距。
 
  沃塔拿出手電筒朝鏡面上一照,反射的光線讓鏡子裡的牆和真實的牆沒有任何差別。
 
  「沒想到這種魔術的視覺把戲也能套用到迷宮上。」沃塔將手伸進那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縫隙的光滑牆上,意外的看著自己的手就這樣消失在眼前。「利用光線來欺騙人的眼睛。」
 
  「看起來就像真的藤蔓……」克萊達瑪伸手輕觸平滑的鏡面,不敢置信地望著反映在鏡面上的綠色藤蔓──跟牆上一樣的錯綜複雜,看不出紋理,所以才讓人不會注意到鏡面藤蔓的紋路跟真實牆上的紋路根本接不在一起。
 
  「沃塔,手電筒借我。」奈絲特的聲音從鏡面後的黑暗裡傳來,伊凡領先鑽了進去,沃塔和克萊達瑪則跟在後頭。
 
  鏡子後是另一條漆黑的走廊。克萊達瑪眨了眨眼,沒過幾秒雙眼便習慣了那片漆黑。她轉頭看看身後的入口,冷靜的發現自己根本看不出一點入口的痕跡,看起來就像一面普通且爬滿藤蔓的牆。隧道裡肯定有某種光線,她想,不然他們不可能看的見任何除了黑暗之外的東西。
 
  除了黑暗之外,走道裡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味,有些鹹,又有點腐臭的氣息,伊凡搶先對空氣裡難聞的氣味發表意見:「聞起來簡直像放了太多鹽又爛掉的烤肉。」
 
  「會像烤肉是因為你就是個吃貨。」沃塔晃了晃手電筒,「奈絲特妳在哪?」
 
  「這裡。」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接過沃塔手中的手電筒,下一秒,強烈的光線照在其中一面牆上,照亮了一面染上褐色紋路的牆。奈絲特看著牆上宛如迷宮般錯綜複雜的紋路,冷靜的開口道:「看來不是爛掉的烤肉,而是乾掉的血跡。克萊,這是怎麼回事?」
 
  克萊達瑪望著同一面牆,開口,緩緩回答:「就只是同樣的藤蔓,沾到了血而已,就這樣。重點是,你們能看到血跡,可是看不到藤蔓。如果干擾你們感官的幻覺跟視覺有關,那這些血跡你們不應該會看到才對……」
 
  「喔──會不會跟這謎語有什麼關係?」伊凡在黑暗中揮了揮筆記本。「來腦力激盪一下,血液會跟什麼有關聯,光與暗,真與假,善與惡,還是生與死?」
 
  「生與死吧。」沃塔應到,一邊打量著牆上乾涸的血跡。「人活著必須靠血液流動,血流光就死了。」
 
  「不管牆上的血跡是怎麼來的,你們能看到那肯定代表這是某種線索。」克萊達瑪微微皺起眉頭,再一次端詳著染血的藤蔓,每一條藤蔓都沾上了同樣面積的乾血──極不合理的平均。「奈絲特?」
 
  「……克萊,妳說的藤蔓就是像這樣嗎?」奈絲特依然拿著手電筒照在那片褐色的複雜紋路上,克萊達瑪應了一聲,讓奈絲特不解地搖搖頭。「藤蔓迷宮不該這麼複雜……沒有解也沒有門的藤蔓迷宮根本就是一個封閉的空間,那我們也不可能進的來了……可是這裡面的確能看出藤蔓迷宮的構造,這構圖也太邪門了。」
 
  「其實我很好奇這血跡會什麼會沾在這裡,看起來好像才幾個小時而已呢,腐爛的味道又是哪來的,鹹味又是什麼呢?」伊凡晃了晃手指,朝走廊的另一端指去。「不然這樣好了,你們兩位女士在這裡研究這迷宮構圖,我就跟這老傢伙去前面看看情況吧?」
 
  「等……」
 
  「也好。」奈絲特打斷克萊達瑪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快速的答到。「有情況的話,碰面再談吧。」
 
  「OK!」伊凡豎起大拇指,晃晃蕩蕩的朝前方的黑暗走去,沃塔又看了牆上的血跡一眼,將巨劍扛到肩上,只留了一句話:「手電筒就給你們了,自己小心。」
 
  「你們兩個,」奈絲特說話時沒有回頭,一雙眼睛依然盯著牆上的紋路。「那陰影對你們可能不會手下留情。小心吧。」
 
  「知──道囉──」
 
  伊凡又是揮了揮手,沃塔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兩人一前一後的朝走廊的另一端走去,身影最後終於消失在黑暗中。克萊達瑪目送著那兩人消失的背影,陷入一陣很長的沉默,最後才低聲說道:「是美食獵人吧。」
 
  「嗯。」奈絲特頷首,一雙眼睛仍然沒有離開牆上的紋路。「氣息完全不一樣,不是會來參加賽拉斯的人。還有一個主要原因,他們想去找黑暗中的野獸,是兩個不要命的瘋子。」
 
  「對自己身手太過自信了吧,獵人很容易這樣。」克萊達瑪不安的四處張望,兩個夥伴的離開讓周遭的空間顯得更加死寂,也更讓人警戒。「妳覺得夏塔身上的黑氣……可能跟她失神有關聯?」
 
  奈絲特終於將視線從牆上移開,一雙淡藍的眼瞳不帶一絲情緒的注視著克萊達瑪。「妳有沒有聽過一首童謠?大概是這樣唱的……」
 
  她張著嘴,哼著沒有音樂伴奏的詭異歌謠,黑暗裡卻聽不見一點回音。
 
  「天要黑了,天要黑了,黑暗中的野獸要來囉,來囉,牠的爪子像刀一樣銳利,速度比風還要快,一下子咬掉你的小手,咬掉你的皮膚,吃掉你的血管,拔掉你的指甲,挖出你的心臟,哎呀還在跳動,還在跳動,你只能看著野獸把你吃掉,逃也逃不掉。」
 
  奈絲特哼完了最後一個低音,面不改色的立刻接了一句:「這是某個海島上的小村莊流傳下來的,那座島上就有一座廢棄的海妖神殿,這不會是巧合吧?一開始的確不知道黑暗中的野獸到底是什麼,可是夏塔描述的特徵怎麼聽都很符合對野獸特有的描繪。我們就暫且推測,童謠裡黑暗中的野獸就是那個追著我們跑的巨大陰影吧,牠為什麼沒有像童謠裡敘述的那樣,把抓到的人給吃掉?」
 
  「吃掉的話,肯定會看到血之類的痕跡……」克萊達瑪點著頭。「夏塔卻消失了。」
 
  「這也都只是推測而已。」奈絲特重新審視起牆上的血跡紋路,不著痕跡的皺起眉頭。「這血跡是有人故意沾上去的,還是這裡發生過什麼事呢。」
 
  「不像發生過意外,因為地上完全沒有痕跡。」克萊達瑪用腳踩了踩石板地,一雙眼不時地望向黑暗深處。「這血跡肯定代表什麼……啊,伊凡好像把筆記本給拿走了?」
 
  「逃出謊言的道路藏在光與影之間,真與假之間,善與惡之間,生與死之間。通往真理的道路就在光與影、真與假、善與惡、生與死之初的原點。回到原點,才能找到海妖的黎明,這是我能給的最後提示。野獸要來了,要來了。」奈絲特面無表情地把筆記上的內容給背了一次,拿著手電筒緩緩的從牆頂照到牆底。「在光與影之間我們找到了隱藏的通道,假設眼前的線索跟真與假有關,血跡要怎麼跟虛假和真實牽扯在一起?」
 
  「退一步看,一切都是夾在兩個極端的中間。就說極端是兩個空間好了,」克萊達瑪閉上眼,在空氣中用手指畫了一個十字。「這一頭是正這一頭是負,中間這裡肯定有某種媒介阻隔,或連接這兩個空間,而且必須是我們能用肉眼看見的媒介。」
 
  「是魔法空間理論吧,傳說中的東西。」奈絲特看了克萊達瑪一眼,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口,最後淡淡的接了另一句話:「如果妳這麼講,我能想到會夾在正與反中間的東西就只有鏡子。」
 
  「有很多關於鏡中世界的傳說。說不定照照鏡子,就會看見隱藏的真相。」
 
  奈絲特沒有回話,只是掏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並緩緩轉過身背對著那面染血的牆,舉鏡,望著眼前身後的景象。「克萊,這個陷阱好像讓我們無從選擇。」
 
  「什麼意思?」
 
  奈絲特將鏡子塞進克萊達瑪的手裡,並用下巴指了指那面染血的牆。克萊達瑪不解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背過身,拿起鏡子窺探身後的景象,鏡中反映出來的景象讓她微微抽了口氣。
 
  鏡子裡沒有牆,藤蔓,或是血跡。鏡子映出的景象,是一個有著女性人類身體的美麗生物。她閉著眼,如魚鰭般的透明片狀物像頭髮般向外散開,一雙長滿鱗片的腳輕輕的併在一起。其中最吸引人的,是那朵從她胸口長出來,綻放的粉紅色花朵,花瓣一片片重疊,外圍粉紅,在往花苞的方向卻逐漸轉成了鵝黃色。一根根羽絨般的淺白色花蕊從花心裡向外伸展,在若有若無的光線中前後擺動。
 
  活的或是死的,是海妖還是什麼生物,克萊達瑪不敢肯定。她唯一能肯定的,是女性生物胸口的那朵花只會在有海水的地方生長,而且自古以來一直被人稱為真理之花──找到那朵粉紅的真理之花,出口就近了。
 
  「花香。」克萊達瑪怔怔的望著鏡中的景象,輕聲說到。
 
  奈絲特點點頭,像為了加強什麼似的重複了一次:「花香。」
 
  克萊達瑪放下鏡子,猛然轉過身,背後依然是同一面染了乾涸血液且爬滿藤蔓的牆,她再回過身,用微微顫抖的手舉起鏡子,鏡中也依然是綻放的真理之花與女性生物。不信邪似的,她用鏡子照向其他沒有染血的牆,鏡中的景象立刻從不可思議的幻象轉變成普通的藤蔓與牆壁。
 
  「念能力也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奈絲特喃喃自語到,抬眼又看了看牆上的血跡。「看來,這是一種我們沒人見過的新式藤蔓迷宮。」
 
  「……我們該去找那兩個美食獵人嗎?」克萊達瑪朝黑暗瞥了一眼,奈絲特也朝黑暗瞥了一眼,然後搖搖頭。
 
  「我想他們早就知道這迷宮的出路了,只是故意跑下來找黑暗中的野獸而已。」奈絲特拿著手電筒朝黑暗照去,卻照不出任何光的折影。「畢竟不是一路人,分開走反而能省下許多麻煩。」
 
  「不然他不會刻意提起花香,也不會刻意叫我們把火把留在原地。他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說而已,說到最後這畢竟是一場測驗,我們是考生。」克萊達瑪低下頭,深深的吸了口氣。「那也只好跟著花香走了……奈絲特,妳沒問題吧?」
 
  「這隻手還能用。不過肢體上的衝突還是能避免就盡量避免的好。」奈絲特閉上眼睛,深深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花香是從那個方向來的。」
 
  「妳領路吧。」克萊達瑪抽出身後的利刃,對閉著雙眼的奈絲特說到。「有危險的話我會警告妳。」
 
  「在視覺聽覺都被幻象影響的情況下,睜眼或閉眼的確沒有太大的差別。」奈絲特抬了抬下巴,開始在閉著眼的情況下向前邁開步伐。「跟緊,克萊。這裡可能有各式各樣能欺騙眼睛的暗道,別走散了。」
 
  「喀!」
 
  黑暗中突然響起的腳步聲讓克萊達瑪整個人顫了一下,她立刻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廊盡頭的鏡子暗門──兩眼立刻鎖定住那黑暗中的陰影,「奈絲特,這裡!」
 
  強光立刻轉向黑暗中的影子,先是照亮那一襲黑與白的衣物,再來是一雙染了血的手,擋在臉前好遮住刺眼的光線。「我是人類!不要攻擊!」光線下的人驚恐的尖聲喊到,「我是這裡的員工!」
 
  克萊達瑪退後了一步,刀子緊緊握在手中,奈絲特盯著那自稱員工的女子,緩緩將手電筒朝下從她的臉上移開,因此照亮她一身染血的白色圍裙。她仔細盯著那名員工的臉,扔出一道命令:「把手拿下來。」
 
  隨著逐漸向下移開的雙手,浮現在黑暗中的是一張年輕驚恐的臉與漆黑的眼瞳。不是食人妖,克萊達瑪和奈絲特同時鬆了口氣,卻依然無法放鬆戒備。克萊達瑪謹慎的打量著那女子的動作,一邊開口問道:「妳會念能力對吧?」
 
  「……是的,我會念能力。」那女子用顫抖的聲音回到,一雙眼睛驚恐的回望著眼前的兩位女子。「所以才能活到現在。上面──」她張著嘴,兩片唇瓣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動著。「一下子,身邊的工作夥伴突然……根本就不知道誰是人類,誰是食人妖……一下子,人全部都死了……」
 
  克萊達瑪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打量著她的表情與動作。奈絲特保持著同一個站姿,沉默了幾秒,才緩緩道出:「妳的手鐲。」
 
  「手鐲?」女子顯然愣了一下,但目光隨即觸碰上手腕上的銀色鐲子,並不解的打量了一下那個鐲子。「手鐲……怎麼了?」
 
  「沒有沾到血。」奈絲特突然露出一抹淺笑,用輕鬆的語氣說了一句:「妳肯定很保護這鐲子吧,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啊,嗯,因為沾到血的話會變色,所以把血擦掉了……」女子低下頭轉了轉手鐲,「那個……你們是在找,真理之花,對吧?我是這裡的員工,在抵達這裡開始工作之前就有人跟我們解釋了這裡的大概構造,只是沒有人說……我們竟然是跟食人妖在一起做事,講白一點……」她的聲音又一次開始略微顫抖。「我們根本就是被買來餵給食人妖的飼料……」
 
  克萊達瑪和奈絲特互望了一眼,片面的訊息得到短暫的交流。克萊達瑪轉過頭望著那名員工,語氣明顯的沒有先前的緊繃:「妳碰到黑暗中的野獸了嗎?」
 
  那女子猛然抬起頭,一雙眼中閃過一絲深深的恐懼。「要用絕才能躲過黑暗。如果不把氣息給藏起來的話……黑暗是無所不在的。我可以帶妳們找到真理之花……如果妳們可以保障我的安全。我只想……活著離開這座島。」
 
  「好吧。」奈絲特沒有一絲猶豫的回答,她看了克萊達瑪一眼,用手電筒的光線在黑暗裡揮了揮做安排。「我走前面,妳在中間指路,克萊妳在後面觀察情況。這樣的安排沒問題吧?」
 
  女子搖搖頭,克萊達瑪則默不作聲的站到後方去。
 
  「好,」奈絲特點點頭。「帶路吧,員工小姐。」
 
  「好的,」女子回答,假裝沒注意到其中一面隱藏的鏡子上自己的身影。「往前走,我喊停的時候就停下,然後往右轉。」
 
  但她的目光還是不由自主的瞄過去,鏡子中,有對在黑暗中異常明亮的眼眸與她對視著。
 
  -
 
  「歡迎回來,伊耳謎少爺。」管家畢恭畢敬的對推門而入的黑髮男子鞠躬。「賽拉斯的員工皆已抵達地點,第一組考生的人數剩下二十三人,第二組考生目前還有五十五人。其中已經有兩位考生抵達電梯,大約十幾人在藤蔓迷宮裡,除了抵達電梯的兩位考生,只有一位考生已經獲得員工的認可,另外有大約五人正在跟員工一道行動。」
 
  「我知道了。」年輕的黑髮男子面無表情的走向攝影機的螢幕,一雙漆黑無光的眼瞳注視著螢幕上的人影。「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領路人是食人妖?」
 
  「除了抵達電梯的兩人以外,表態的只有一人,少爺。」管家伸手在複雜的鍵盤上敲了幾個按鈕,其中一個螢幕的畫面轉到某個房間裡的三個人身上,管家伸手指指螢幕上身高最矮,一身漆黑的人影。「領路人原本打算吃了她,卻在最後一秒改變主意,還給予她認可。」
 
  「是嗎?」青年揚了揚眉毛,臉上卻看不出一絲明確的情緒。「她是誰?」
 
  「根據賽拉斯的消息,是個叫夏塔的糕點師,似乎跟其中一個員工有關係。」管家又按了幾個鍵,讓螢幕的畫面鎖定到她那張幾乎沒有任何特徵的普通臉上。「武士對她的反應也相當反常。在追她和另外兩人的時候,武士明顯的放慢速度,像是刻意跟在她身後。後來她突然停下腳步,被武士的手給碰到,但其中一名考生把她拉離黑暗。」
 
  畫面中的女孩此時正好擺出一張非常藐視人的神情望向她其中一位夥伴,張開嘴說了些話。黑髮青年盯著畫面中的人,用有些驚訝的語氣說到:「而且意識還非常的清楚呢。」
 
  「是的,少爺。」管家將雙手揹到身後,筆直規矩的站著。「事實上,她只花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從恍神恢復到現在這樣。」
 
  「果然找賽拉斯來挑人沒有錯。」黑髮青年一手握拳朝另一隻手上敲去。「就是這樣的人才有辦法與我們家保持長期的雇主關係。以後需要棘手的食材,就是需要她這樣能輕易融入環境的人才行。」
 
  「是的,少爺。」
 
  「盯著她。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回報給我,這次的糕點師數量有點少,盡量別讓糕點師死太多。奇犽喜歡吃甜的。」黑髮青年邊說邊轉過身,朝身後的木門走去。「我要去檢查海妖的情況。跟要回主宅的僕人吩咐一聲,可以開始準備了。」
 
  「明白了,少爺。」管家對著青年的背影深深一鞠躬,待門板完全關上後,才轉過身面對螢幕。
 
  「真理與謊言只有一線之間。」管家低聲自言自語到。「這些考生,可千萬別錯殺了自己的領路人。」
 
  
  <第十三章 完>
 
 
啊靠我發在冒天卻忘了在這發了,這應該是十一月左右就發上來的文不過被拖到現在XD"
十四章正在進行中,努力在一月之前寫出來吧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